91小说网 > 玄幻奇幻 > 剑动九天 > 第二章 转折
    新书开张,请收藏、推荐、点击~~~

    ——————————————————

    这拦路的少年叫周坎,和周恒同龄,也是十七岁。不过他的修为可比周恒高多了,已是炼体六层,就差一步便能踏足炼骨境!

    周坎的父亲叫周剑明,资质也相当不错,不幸的是与他同时代的还有周定海这样一个天才!在周定海的光环下,周剑明自然黯然失色,一直都是拿来当绿叶比的悲剧人物。

    正因为如此,周剑明对周定海恨之入骨,可惜,任他怎么努力也追不上周定海的步伐——哪怕周定海将大多数的时间都花在了给周恒寻找灵药上。

    让他欣慰的是,他的儿子却继承了他的天份,早早就达到了炼体六层,是周恒仰望都望不到的。

    在周剑明的暗中示意下,周坎一直跟周恒过不去,像现在这种情况也不知道发生过多少回了。

    “大废物,怎么,耳朵聋了吗?”周坎嘻嘻哈哈地说道,以前是因为父亲的吩咐,现在都已经成了习惯,似乎每天不欺负一下周恒就浑身不舒服。

    周恒冷冷地看着对方,这家伙敢这么嚣张,是因为他的爷爷同样是家族长老!

    按周家的族规,只要修为达到炼血境便能成为长老,和年龄无关、和辈份无关。一旦成为长老,那么便进入了周家的权力中心,比象征性的家主所掌握的权力不知道高出多少!

    周坎的爷爷周宪明乃是炼体十二层的存在,是周家的第一高手,也是排行第一的长老,位高权重!再加上周定海又常年在外给周恒寻找“治疗”的灵药,周剑明才敢授意儿子欺辱周恒。

    “滚开!”周恒淡淡说道,便要绕过去。

    ——对方也就能逞逞嘴巴上的威风,可不敢真得动手,毕竟周恒也不是没爹的苦娃子!

    “大废物,你的好日子就要到头了!”周坎脚下一挪,又将周恒给堵了下来,“再有三个多月便是年底庆典,家族规定,凡是年满十八还没有进入炼肉境的,便要从族谱中剔除,不得再做修炼,转而从商为家族赚取利益!”

    “以后见了我,要记得叫声大人!”

    “还有这裤裆,你不钻也得钻了!哈哈,哈哈哈哈!”

    周坎大笑,充满了得意。

    周恒眉头一皱,确实,家族有这样的规定。

    周家虽然是原石镇唯一的武道家族,统治着镇里两千多号人,可收入多、开销也大,特别是供给武者修炼!

    武者修炼,便是从食物中抽取能量,转化为本身的真元力。因此,武者的胃口极大,一天吃个五六顿、甚至**顿都不稀奇,而且每一顿吃得量都能抵得上普通三口之家一天的伙食!

    这足以将一个小康之家吃穷掉!

    整个周家上上下下有近四百人,若是人人都修炼的话,那即使以周家的家底也吃不消。因此,家族便有了这么一个规定,让那些天资不好、不适合练武的族人转而去做生意,反过来供养家族的武者。

    这种牺牲是必要的!

    没有强大的武力,周家如何能够守得家业?搞平均化只有一个结果,那就是周家的没落!

    虽说经商也是为家族做贡献,可这个世界崇尚武力,以实力为尊,一旦沦落为商人的话,连在族谱中待着的资格也没有,只比仆人强上那么点。

    周恒现在才炼体一层,而且还是初期,想要在三个多月内突破到炼肉境?这根本就是痴心枉想!

    也难怪周坎得意成那样,周恒若是去从商的话,周定海又脸面何存?

    看着对方的小人嘴脸,周恒不由地将拳头捏得紧紧的,恨不得一拳轰上去!

    不过,他忍住了。

    两人之间的差距太大,他根本打不中对方,却反过来给了周坎一个出手的理由,到时候他挨了打却还是他的错——人家的大长老爷爷可不是摆设。

    忍!

    总有一天,他会将这所受的耻辱加倍奉还!

    周恒再次绕过周坎,这回对方却没有再做阻拦,只是发出一连串的冷笑。

    回到自己的住处,周恒坐了下来,猛地一拳头打在桌上,怒容满面。

    他毕竟只是十七岁的少年,正是最热血、最冲动的年纪,却要硬生生、日复一日的忍下别人的冷嘲热讽,又岂可能没有一丝火气?

    “黑剑啊黑剑,你害了我这么多年,我也不指望你有什么补偿,只求你老人家快点心满意足,别再折腾我了!”周恒心中说道,这是他修行路上的拦路虎,不跨过去一切休提。

    “继续修炼!”

    “虽然烈阳诀在晚上的功效没有白天好,但我绝不能浪费一分一秒!”

    周恒来到院子里,盘膝坐下,运转烈阳诀炼化刚刚吃下去的晚饭,直到他精神实在不支了,这才爬进屋里睡下。

    他没要佣人,父亲一直在外奔波,替他寻找“治病”的灵药,而母亲又早早过世,他早就习惯了一个人生活。

    一晚过去,周恒又开始了他平淡、枯燥的一天,忍受着烈日的曝晒,将辛辛苦苦修炼来的真元力去填黑色断剑那似乎没有底的胃口。

    到了第四天早上,周恒并没有再去广场。

    虽然坐在那块大石头上吸收到的热量最多,最利于烈阳诀的修炼,但周恒有种感觉,黑色断剑的变化近在咫尺!

    他不知道会不会产生什么奇异的场面,说不定这把断剑会从他的体内浮出来破空而去,又或者爆发出刺眼的光芒,总之,他不想冒这样的险。

    在自己的院落中修炼,虽然效果差点,但也不差今天这么一丁点了。

    周恒按下心中的激动,盘膝坐在地上,在烈日之下开始了修炼。

    半个小时、一个小时……时间一点一滴地过去,很快便已经过去了四个小时。

    嗡!

    周恒丹田中的黑色断剑发出了轻微的颤抖,形成了一道道波纹,在他的丹田中泛动。这颤动越来越强烈,最终变成了山崩海啸一般,汹涌澎湃。

    周恒的每一块肌肉都紧跟着颤抖起来,似乎要将他生生撕裂一般,让他痛不欲生!

    “该死的!小爷养你忍你这么多年,你还真不知好歹,竟然还要折磨小爷!”周恒心中发狠,这十年的苦恨他从没有向任何人抱怨过,可这把该死的黑剑居然还要折磨他,顿时让他怒不可遏!

    “给我镇!”

    周恒也不知道该怎么做,就是憋着一肚子的怨气,以意志向黑剑镇压过去。

    黑剑的颤动变弱了一些,虽然不是很明显,但确实是弱了!

    周恒心有傲气,可惜始终无法像常人那样修炼,让他一直隐忍。有些人可能会在这样的沉默中锐气全失,而周恒却是变得更加孤傲,只等有朝一日九天化龙,爆发出万丈光芒来!

    现在这是意志的比拼,与力量无关,终于将他的傲气完全激发出来!

    “这是我的身体,你在我身体内就得听我的!”

    周恒在心中狂啸,意志越发变得坚韧顽强,向着黑剑狠狠地镇压过去。

    嗡!嗡!嗡!

    黑色断剑似乎不甘被周恒镇压,又开始地剧烈的颤动起来,一股股波动荡开,震得周恒浑身都似要迸裂一般!

    周恒心中冷哼,毫不示弱地展开反击,定要将黑色断剑镇压。

    一人一剑就这么耗上了,展开了拉锯似的持久战。黑色断剑无痛无觉,可周恒却是血肉之躯,浑身汗如雨下,衣物很快就完全湿透,每一块肌肉都在发出痛苦的呻吟。

    可对于一个怀了十年怨气的少年来说,这黑色断剑便是罪魁祸首,又岂肯在它面前认输?

    他忍了十年,今天、不忍了!

    修炼烈阳诀十年,周恒的意志也得到了极大的锤炼,让他有能力进行这样的对抗,否则不用一分钟他就要直接晕死过去。

    十分钟、三十分钟、一个小时!

    周恒的身体颤颤欲倒,此刻只要谁推他一把的话,他肯定一头栽倒,立刻晕死过去。可就是一根弦始终绷紧着没断,他苦苦地支撑了下来,意志经过这般磨砺,已是如钢铁般坚硬。

    争得就是一口气!

    虽然黑色断剑只是一件死物,可周恒就是咽不下,输谁都可以,就是不能输给这个害了他十年的东西!

    两个小时、三个小时!

    周恒早已经达到极限,他都无法感觉到身体的痛楚。不是痛楚消失了,而是他已经麻木了,便是此刻手腿断折也不会有任何感觉。

    但他的意志却变得越发强大,死死地镇压着黑色断剑,没有一点妥胁、没有一分退让!

    黑色断剑的颤动越来越微弱,终于,完全停止了颤动。

    当它完全停下来的一刻,一道幽黑如墨的光影猛地从剑身上爆发出来,比星光还要璀璨,比艳阳还要夺目!

    轰!

    周恒的脑海中立刻浮现出九幅图案来,深深刻进了他的记忆中,每一幅图案都在不断地变化着,那是一柄剑,在不断地纵横劈削、斜挑穿刺,极尽玄妙!

    这是……九式剑法!

    这把神秘的黑色断剑居然传授给了他九式剑法!

    周恒不由地目瞪口呆,只觉不可思议到了极点!可这把断剑能够在他的丹田中寄居十年——说不定更早的时候便已经存在,只是他没有发现而已——如此稀奇古怪的事情都发生了,再传授他九式剑法又有什么好奇怪的?

    仅是一瞬间之后,所有画面破碎,化成无数道黑色的光点,逸散在他的脑海中,融进了他的血液骨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