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1小说网 > 玄幻奇幻 > 剑动九天 > 第一一一六章 代天行罚 3/3
    “我有没有说过,非常讨厌有人拿手指着我的脸?”周恒淡淡说道,终于开口了。

    这个浑蛋!

    绝对没有说过!

    欧阳庭在心中说道,他再次跳了起来,但这一回他学乖了,没有再用手指着周恒。这是一个强敌,他升起了强烈的警惕。

    第一次可以说是大意,可第二呢?

    高手是不可能在同一条沟里翻上两次船的,会被两次打翻在地,说明对方的实力很强大很强大,肯定在他之上,不然哪可能两次得手?

    这并不奇怪,因为他才是黑洞王而已,而龙族因为血脉强大,黑洞境强者无数,至少比白骨宗多上十倍是完全没问题的!

    因此,他遇到一个黑洞皇、黑洞帝,甚至五洞真君都不奇怪!

    稀奇的是,这个龙族居然敢打自己!

    他不知道自己是白骨一脉吗?他不知道白骨一脉有新圣人石阳吗?

    “不过,我更讨厌的是,有人想杀我的儿子!”周恒看着欧阳庭,眼神中杀气十足。

    “你儿子?”欧阳庭看了眼周安,他冷冷一哼,“别说你儿子现在还活得好好的,就是真宰了又如何?难道你还想杀我报仇不成?”

    啪!

    欧阳庭只觉脸上一痛,心中居然升起了一种觉悟,看来这是第三次了!果然,他的眼前出现了熟悉的一楼众,大家都用看着白痴的表情看着他。

    “你——”欧阳庭跳了起来,很想用手指伸向周恒,可举起一半之后。他硬生生反应了过来,连忙强行收起。怒目道,“你欺人太甚了!”

    欺人太甚?

    周恒简直要怒极而笑了。你差点杀了我儿子,而且不是你手下留情,而是我儿子足够强大,可你居然还说我欺人太甚?

    这是什么逻辑?这是什么奇葩想法?

    啪!

    他一巴掌再次把欧阳庭打进了地板里,那就直接揍吧!

    当欧阳庭的脸第四次出现在一楼的时候,底下的人已经见怪不怪了,该喝酒的继续喝酒,该吃菜的继续吃菜,可总有新来的人。看到天花板上破了三个窟窿,还有一张人脸的时候,不禁吓了一跳!

    这是什么情况?关键是,周围的人也太淡定了啊!

    没看到一张脸从二楼探了出来?

    啪!

    欧阳庭再次起身,又再次被拍倒,好像在和周恒演戏似的,配合得十分精妙。

    于是,二楼的地板上、一楼的天花板上也不断地出现新的窟窿,很快就达到了九个!

    周恒没兴趣再抽下去。这种人渣有什么活着的必要?别人不敢动白骨一脉的人,但他敢,反正以后他连石阳这个新圣人都要斩掉!

    欧阳庭终于意识到不对了,对方的杀气越来越炽烈。冰冷得刺骨,让他全身的血液都要停止流动!他连忙以神识发出求救的信号,万一真死在这里。就是日后有人将周恒杀了给他报仇又有什么意义,他又活不过来!

    “为什么?”他急问道。“你儿子又没有死,我可是白骨宗的传人。你不怕引来杀身之祸?”

    周恒露齿一笑,道:“你们白骨一脉如果都是这种人的话,总有一天我会从上到下斩个精光,连根拔起!”

    “你、你好胆!”欧阳庭震惊了,就像他之前出言轻蔑老青龙一样,周恒这话也等于在新圣人石阳身上泼脏水,他这个徒弟如果不说点什么的话,简直就是欺师灭祖!

    “那又如何?”周恒杀气毕露,他已经失去了废话的心情。

    “你不能杀我,我是石阳圣人的徒弟,你杀我,整个龙族都要倒大霉!”欧阳庭大声叫道,救兵还没有来呢,他只能尽量拖延时间。

    “这位大人,还请三思!”四周围,其他龙族也劝道。之前抽欧阳庭的耳光确实很过瘾很解气,可说到要杀了这个可恶的家伙——不行!

    那就要点燃龙族和白骨宗的战火,事情就闹大了!

    周恒微微一笑,道:“我并不是龙族,所以,这是我和他、和白骨宗的私人恩怨,不会连累龙族!”

    这、这也是一个人类?

    四周的龙族大奇,他们原以为周恒是黑洞级的强者,这才血脉完全返祖,看不出龙族特征来,没想到龙域之中居然还有另一个人类势力!

    可就算周恒不是龙族也不行啊,事情是在龙域发生的,最后你要是拍拍屁股走人,这帐还不得算在龙族头上?

    他们连忙又劝。

    周恒毫不动容,道:“无论如何,此人今天必死,谁来了都救不了!”

    “好大的口气!”就在这时,一个傲然而又森冷的声音接上了口,一道人影也从窗户里走了进来,身形瘦小,看上去四十多岁,可满脸都是皱纹,好像老得都要掉皮了。

    “祈师兄!祈师兄!”欧阳庭大喜,这是石阳的第六个徒弟,七洞级别的强者祈山!七洞啊,便是九洞真君也能招架一会了——当然,不是那种九洞修满,开始冲击九十步的准混沌境。

    他连忙告状,道:“这家伙出口不逊,竟污辱师尊大人!”

    祈山扫了周恒一眼,眼神冰冷,死气漫延,他随口道:“你自裁吧!”

    不问对错,不管是非,一上来就让人自裁!

    周恒叹了口气,摇了摇头,然后展颜一笑道:“白骨宗果然都是一样的货色,那我也可以杀得心安理得了!”

    “放肆!”祈山大怒,竟然敢说这种大逆不道的话。

    “先杀行凶者,再杀包庇者!”周恒随口说道,“我七年没出手,大家都把我忘了吗,竟然敢动我的儿子!”

    “哈哈哈,今天不但你要死,你所在的家族也要因为你这句话而死,不,还要诛连九族!”祈山理所当然地说道。

    白骨一脉的戾气都好重!

    欧阳庭奸淫杀戮,灭了安家满门,现在这祈山动不动就是灭九族,这白骨宗都是怎么了?还有起码的准则吗?

    周恒没有理会祈山,只是盯着欧阳庭,右手伸出,轰,一片火焰沸腾。

    这可是高达三十步的火焰法则!

    欧阳庭立刻色变,他只是黑洞王啊,在这样恐怖的破坏力面前,他自然只有哆嗦的份!

    祈山也是露出了惊容,他能够感应到周恒这道火焰之力的可怕。若是换了平时,他肯定不想和这样难缠的对手为敌,可现在却是骑虎难下,由不得他不挺身而出!

    他挡在了欧阳庭面前,已是将宝器给祭了出来,一把巨大的剪刀!

    专剪人头的!

    欧阳庭顿时胆气大壮,这可是一位七洞真君,哪怕打不过九洞强者,可要撑到更强的救兵到来却肯定没问题!他畏惧尽去,道:“你这人有毛病,我杀的是龙族,奸的也是龙族,于你何干?你儿子又没死没伤,活蹦乱跳完全没事,又没有什么损失,你凶个屁啊!”

    对于他这种奇葩的思维方式,周恒已经没兴趣去理论,他身形一闪,向着欧阳庭袭去。

    “大胆!”祈山出手阻止。

    周恒冷冷地看了他一眼,凶威狂炽。

    祈山竟是全身一软,硬是停住了!

    周恒一把抓住欧阳庭的喉咙,将他生生提了起来,火焰卷舞,开始焚烧!他并没有动用全力,他要让欧阳庭为杀了那么多无辜之人付出代价!

    “啊——”欧阳庭惨叫,他才只是黑洞王,在死亡之道上仅仅走出了三步,如何能够抵抗这高达十四步的火焰灼烧?

    “也许烈焰也未必能够焚烬你的邪恶!”周恒淡淡说道,“但我想试试!”

    “放人!快放人!”祈山又怒又惊又羞,他居然被周恒的一个眼神给吓住了,这完全是奇耻大辱!而且,看他这架势竟是要生生将欧阳庭当众烧死,这就是在打白骨宗的脸了!

    龙族的人既看得解气,又充满了担心!

    欧阳庭太嚣张了,当众承认杀了大量龙族、又强暴了某个龙族女子,谁能忍下这样的恶气?可解恨是解恨,欧阳庭毕竟是新白骨圣人的徒弟,杀了他能善了吗?

    “不要急,下一个就是你!”周恒冷冷看着祈山,露出一抹杀气腾腾的笑容。

    欧阳庭拼命挣扎,却发不出一丁点的声音。他的喉咙已经被烧毁,而神识也被周恒封制,只能饱尝痛苦却连呻吟一下都做不到!

    这无疑让他更加难爱,不断地张舞着双手,要推开周恒,可他的力量能够和周恒比吗?

    “我叫你、放手!”祈山终于鼓足勇气,大喝一声向着周恒杀了过去。

    嘭!

    周恒一拳轰出,大五行符文闪耀,五种二十步的法则完美地融到了一起,相生相辅,将威力提高到至少五十步的程度!

    五十步,那已经可以归入准混沌境了!

    祈山怎么挡?凭什么挡?

    嘭!

    他被生生轰起,然后又被周恒一把抓住,嘭地按倒下去。

    于是,一楼众又看到了一张新鲜的面孔。

    噗!

    众人又喷了出来。

    今天的傻子怎地那么多,一个个轮流表演这种节目?

    “人在做、天在看,天不罚你,我代天行罚!”周恒冷冷说道,轰,右手火焰大作,瞬间达到了三十步,欧阳庭顿时被焚为灰烬。(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