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1小说网 > 玄幻奇幻 > 剑动九天 > 第一一零三章 指点一下 2/3
    “拜见老祖!”白军和白峰连忙转个身,又向白庭远给拜了下去,还真是省事。

    可黑驴不乐意了,道:“老头,你怎么抢本座的生意?”

    抢、抢生意?

    这可是我的后辈子孙啊,拜我这个老祖宗不是很正常的事情,抢什么生意?嘶,难道你这头恶驴也想当白家老祖?这这这这,这是天大的污辱啊,你一头恶驴竟想做白家的祖宗?

    白庭元瞬间就气得浑身发抖,这贱驴实在恶毒啊,居然敢污辱他们白家都是驴生的!

    这倒真是冤枉黑驴了,可谁让黑驴天生自带拉仇恨属性的?

    “找死!”白庭远连问都不想问了,只想一掌劈死这个恶毒的畜牲。

    轰!

    一位黑洞王全力出手,威能极其恐怖!

    “给本座定!”黑驴很是随意地抬了抬蹄子,禁锢符文发动,白庭远扑出的身形顿时一滞。

    虽然这定身仅仅持续了一秒钟,可白庭远却是在得到自由之后连连后退,看着黑驴的眼神跟见到鬼似的。

    一秒钟!

    如果黑驴在此期间出手的话,足以让他死上好几次、甚至好几十次了!

    嘶!

    全场一片倒抽冷气之声,即使之前有人不认识白庭远,可没见白军和白峰跪拜口称老祖吗?一位黑洞级的强者居然出了一招就被吓退了,这是什么概念?

    都说强龙不压地头蛇,人家敢压,那说明强得不是一星半点啊!

    便是那被称为轩林的紫衣青年都是露出一抹讶然之色。随即皱眉深思,如果换成自己的话。能不能抵抗这一击?答案却是完全得不确定!

    他叫季轩林,乃是太虚宗年轻一代中的佼佼者。目前已经是黑洞皇,在年轻一辈中实力可排进前十,端得厉害!

    这意味着他的前途无量,所以白庭远才会巴结着他,将他请到白家做客,却恰好收到了白峰的求助,两人便一起过来了。

    季轩林看向周恒,他本能地认为这个一直在闷头吃菜的男人才是正主!他道:“在下太虚季轩林,没请教阁下大名?”

    太虚。他将这两个字咬得很重,神情之间有一股强烈的骄傲!

    这是自然,普通人只知道太虚宗强大,是这一片星域的王,可太虚宗的门人却更加清楚,他们的宗主还是天下最强的圣人,前几年甚至还将另一位圣人狂抽嘴巴!

    得知消息后,这自然让太虚宗上上下下自豪无比!

    抽圣人耳光!

    这只有他们的宗主才能做到了!

    至于惑天为什么要抽石阳,这其中具体的经过却没有人知道。只以为石阳对他们美绝天下的宗主动了歪念,结果就是被狂抽的份了!

    但这不是重点,重点是连圣人的耳光都能抽!

    太虚宗,天下第一宗!

    在这样的认知下。太虚宗上下自然都是骄傲无比,恨不得生出八只脚,像螃蟹一样横行霸道!

    周恒看了这年轻人一眼。带着一种长辈看小辈的欣赏。

    圣人一脉毕竟不凡,这季轩林不过几千岁。可已经跨进了黑洞境,足以让许多神兽都是汗颜!只是他为惑天的师弟。是太虚宗辈份最高的两个人之一,便是九洞强者来了也要称他一声前辈,这架子是一定要摆的!

    他轻轻咳嗽一下,道:“我叫周恒,论辈份,你应该称我……”称什么呢,他又不知道这季轩林是太虚宗第几代的弟子!

    “总之,叫我一声祖师爷就对了!”他只好用祖师爷来模糊代之。

    季轩林却是气得发抖,周恒与他的修为一样,同样是黑洞皇而已!这么年轻能有这样的修为确实不简单,可说到要当自己的祖师爷?

    这太过份了!

    **裸的污辱加蔑视啊!

    他心中暴怒,可脸上却反倒更加平静,嗡,他右手一晃,已是多了一把长剑,森寒发亮,他轻轻一振,道:“那就请‘祖师爷’指点一二!”

    周恒很是随意地一甩袖子,道:“既然你诚心请教,我便指点你一二吧!”

    你、你还当真了啊!

    季轩林那一声祖师爷可是咬了重音,讽刺之意不言而喻,可周恒竟是硬当没有听出来,反倒顺竿爬蛇,真把他当成了晚辈,这便宜占得!

    他深深地吸了口气,对方的境界并不弱于他,绝不可先乱了自己的心!

    “那就多谢了!”季轩林一剑刺出,咻,他一步踏前,却身形居然跨过了空间,直接便出现在了周恒面前,一剑刺出!

    太虚宗,主修的便是空间法则!

    季轩林有足够的自信,他在空间法则上整整走出了十二步,虽然距离十五步的极限还差了一点,可比起一般只需走出五步的黑洞皇,他完全可以碾压!

    想当我的长辈?先吃我一剑吧!

    一剑刺到!

    季轩林露出一抹笑容,他这把剑可是黑洞级的宝器,是因为他的天赋杰出、又勤修苦练,赶在一千岁前突破到黑洞王这才得到的恩赐!

    被这件宝器轰中,必受重创!

    周恒微微一笑,伸出两根指头,一捏!

    季轩林的剑顿时停下,无法再往前分毫。

    “小子,加油啊,加油啊,就差那么丁点了!”黑驴在一边大呼小叫。

    季轩林憋得脸色通红,他的锋尖确实与周恒的胸膛只差了不足半寸,可这点距离却如同天堑一样,根本无法跨越过去!

    不带这么埋汰人的,这头黑驴太贱了!

    可对方的力量怎得那么恐怖,他好像面对的不是一个人,而是一头人形神兽!

    神兽?

    季轩林“福至心灵”,突然道:“阁下,你是哪一脉神兽?”

    “神兽?”周恒淡淡一笑,随手一甩,将季轩林震退回去,他摇摇头,“我虽然与神兽有些渊源,但并不是什么神兽!”

    他的龙族血脉是后天形成的,本质上他可是完完全全的人族,而他也从来没有想过要抛弃人族的身份。

    “嘿嘿,现在连神兽也敢惹到我太虚宗头上了吗?”季轩林有一丝怒容,太虚宗现在如日中天,有第一圣人坐镇,横扫天下无敌,可一头小小的神兽居然敢跑到太虚星来惹事,这真是不知道死字怎么个写法了!

    周恒叹了口气,道:“我说,你的耳朵有问题吗?我都说了是你祖师爷,你把神兽扯出来干嘛?”

    “胡说八道!”季轩林大怒,这小子还想占自己的便宜!

    太虚门上上下下,哪有神兽血脉的弟子?

    “看我逼你露出原形!”他纵舞长剑,再冲杀出。

    身为太虚宗这一代年轻高手中的佼佼者,季轩林确实不凡,在空间法则的领悟上远远超过了同辈,剑气好像无视了空间的存在,明明一剑横扫,可剑光却是从竖里、从斜里、从头顶、从脚下打了出来!

    诡异无比!

    便是换了黑驴上场,也必须用禁锢符文定住对手,又或者干脆用瞬移符文跑路,硬拼实在不智——没见过落日弓的威能吗?这虽然不能和落日弓媲美,但在效果上却是一样的。

    可谁让季轩林现在遇到的是周恒呢?

    他在空间法则上整整走出了二十步,更有落日弓参考,还得了李子清讲解空间漩涡之秘,若非境界的限制,他完全可以将空间法则推进到百步以上!

    在他面前,季轩林的这种攻击跟小儿嬉戏似的!

    那就指点一下吧!

    他随意划指,每动一下就有一道空间切割发出,将季轩林的剑光生生切成无数道碎片,然后粉碎!

    只守不攻,任季轩林狂轰乱炸!

    季轩林越打越心慌。

    守不可久,因为进攻击无论被挡下多少次都无所谓,只要有一次打中即可!而防守方,挡下了一千次一万次又如何,被击中一下就全功尽弃!

    百密尚且一疏,是人就会有出错的时候!

    可周恒却没有错过一步!

    这意味着,要么周恒的神识强大无比,让他可以周密无比地运行,要么他的实力远远在自己之上!

    季轩林宁愿相信是前者,如果是后者的话,对他的打击就太大了!

    “还不死心?”周恒微微皱眉,指点一下倒是没什么,他终究是太虚宗的长辈,可如此拎不清,那就成死缠烂打了!

    这种人,周恒很讨厌!

    他两指一划,一道空间切割打出,“啊”地一声惊呼,季轩林的右腕顿时飙血,长剑脱手。周恒右手一探,手掌竟是跨越了空间,从虚空中出现,一把将长剑抓住,再一闪,便回到了周恒身上。

    “学艺不精,还如此骄横!”周恒双手握剑,火系法则发动,剑身顿时变得通红起来,有一滴滴铁水落下!

    “不——”季轩林惊呼,心痛无比,周恒竟是要生生摧毁他的宝器!

    他怎么敢、他又怎么能!

    虽然这件宝器只被他温养到了黑洞王级别,可也绝不应该是黑洞皇可以摧毁的!

    他又哪里知道,周恒二十步的空间法则足以压制他在宝器烙印下的空间法则,再加上三十步的火系法则灼烧,这件宝器又岂能不融?

    在他心疼无比的目光下,这件宝器生生化成了铁水!

    这仇可结大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