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1小说网 > 玄幻奇幻 > 剑动九天 > 第一一零二章 差太多了 1/3
    白峰神色冰冷地看着周恒,而周恒则是带着淡淡的笑容,云淡风轻,至于另一位当事人凌飞则是浑身发颤,越来越害怕。

    他一时情急乱抱大腿,但现在才意识到,白家有多么强大!

    一个白峰确实没什么,可他身后还有一个彗星级的强者啊!而且,据说白家还有更加强大的存在,与太虚宗都是有着关系!

    太虚宗,在太虚星域就代表着至高无上,一切子民都要仰其鼻息生存!

    就是天、就是地!

    周恒再强,就算能够打败白峰的老子又如何,能够连后面的太虚宗都一并放倒吗?虽然说,为了他那丁点屁事根本不可能出动太虚宗的强者,可随便出来一个那也是代表着太虚宗啊!

    凌飞越想越怕,可现在已经不可能再回头了!

    “周兄,我父亲乃是此城城主,我白家更是与太虚宗有着极深的关系!”白峰将自己的背景摆了出来,这是他最后一次努力了,“你现在回头还来得及!”

    从白峰的角度来说,他简直就已经是低声下气了,可对于周恒来说,这完全就是以势欺人啊!

    白家又怎么了?太虚宗又怎么了?

    惑天还是他师姐呢!

    他拍拍桌子,道:“伙计,过来,我要点菜!”

    “周小子,你太不地道了,明明是吃白食还要吃那么多——不行,本座也要!”黑驴高举蹄子,“伙计。给驴大爷三份狗肉!”

    “你、你们——”白峰气得发抖,这真是**裸的蔑视啊!

    “四位老先生。给我困住他,我请父亲过来!”他深深地吸了口气之后。对身后的四名老者说道。

    “遵命!”那四个老者同时欠身说道。如果要他们击杀周恒,那他们一定会抗命,因为他们认为周恒的修为与他们差不多,血战的话他们中极有可能有一个要跟着陪葬,但只是困住的话,那风险就要小多了。

    四人分散在周恒周围,但都没有出手的意思,只要周恒不离开,他们便不用出手。

    黑驴将桌子拍得飞起。道:“伙计,死哪去了,快点过来,驴大爷要点菜!你们不想做生意啦,当心驴大爷将你们这店给拆了!”

    白峰的神情越来越冷,却是挥了挥手,道:“给他们上菜!”这一人一驴表现得越是从容,他就越是不敢大意,一边取出传讯石与父亲沟通。

    这已经不是一间酒楼的事情了。周恒连父亲的面子都不卖,那就是白家尊严的问题!

    不能摆平周恒,白家在封远城还有统治力可言吗?

    周恒与黑驴心中有底,自然镇定自若。当菜上桌之后,他们便乐呵呵地吃了起来。凌飞站在一边,想笑又实在没有这个心情。想哭却又哭不出来,尴尬无比。

    “想吃啊。想吃就说嘛,你不说想吃本座怎么知道你想吃呢?你想吃就说。不要光流口水,都要流成河了!”黑驴调侃道。

    “我、我不饿!”凌飞勉强扯出一抹笑脸。

    “哈哈哈,你当然不饿,刚刚才吃了霸王餐嘛!”周恒笑道。

    凌飞顿时尴尬死了。

    黑驴左右看看,道:“小声点,我们也是吃白食的!”

    它说是小声点,可声音却是丝毫不低,被白峰他们听得清清楚楚。白峰他们自然不会相信周恒实力那么强,会有必要吃白食——这样的强者,跑到哪里不会被敬若上宾?

    一定是在调侃他们!

    太可恶了啊!

    黑驴群嘲的功力又开始发威了,明明没有刻意卖弄,却成功地拉到了大量仇恨。

    此时,酒楼中的其他客人自然早就离开了,这种浑水谁敢淌啊。但热闹还是要看的,他们都没有走远,就在附近等着,知道这事情没可能那么容易解决。

    不多时,一道人影从远处走了过来,明明走得很慢,可两三步之间却已经来到了酒楼之下,一个迈步,直接从窗口中走了进来。

    这是一个看上去三十来岁的男子,长相很是粗犷,脸膛紫红色,毛发乱张,好像一头人型狮子似的。

    正是封远城城主、白峰之父白军。

    白军已经得知了事情的始末,因此他一出现就看着周恒,可让他惊讶的是,他居然看不出周恒的底细!

    连他都看不透?

    这说明周恒的实力要么远远在他之上,要么就是以某种功法隐藏了实力,让人看不透!

    前者?不可能!

    对方太年轻了,不是看上去的时候,而是实际年龄上的年轻,甚至不会超过自己的儿子!这样年轻的家伙可能在实力上超过自己?

    开玩笑!

    所以,这小子肯定是修炼了某种秘法,将本身的境界隐藏了起来。

    白军可没有那么鲁莽,明明心中已经有了结论,但他还是决定先礼后兵,道:“本座白军,封远城城主!阁下,敢问本座或者犬子以前可有得罪之处?”

    “没有!”周恒放下筷子,随口说道。

    “我白家以前可有得罪之处?”

    “应该也没有!”

    “那请问阁下,为何要与我白家做对?”白军神色一肃,如果将事情上升到白家的高度,那他就绝对不能退后一步,就算他肯退,白家也不会允许!

    “谈不上做对,我的要求很简单,给此人一些补偿,让他安全离去!”周恒淡淡说道。

    “阁下与此人是知交?”白军问道。

    “今天刚刚见过!”

    “阁下,你为了一个素不相识的人,就要与我白家为敌?”白军的语气渐重,他绝不相信世间有这种好心人,周恒极可能是对头家族派来捣乱的!

    如果这样的话,那就绝对不能退缩一步!

    周恒微微一笑,道:“你自我感觉太好了,白家还没有么大的面子让我刻意针对!还有,做人要阳光一点,不要老是怀着阴谋论,以为天底下都是黑暗的!”

    这这这这小子居然在教训自己!

    白军的脸色一变,他深深地吸了口气,道:“阁下,我们过几招如何?”

    “你不是我的对手!”周恒很诚实地道。

    “哈、哈!”白军冷笑,虽然看不透周恒,可修炼的年份摆在那呢,这世上虽然有天才,可天才也需要时间的积淀才能成为强者!

    像周恒这么年轻,又能在实力上超过自己的,便只有太虚宗的几位天才,可周恒属于他们中的一个吗?

    显然不是!

    “我不信!”白军一字一字地道。

    “你信不信关我什么事?”周恒奇怪地道。

    白军顿时脸色发黑,太可恶了啊,居然这么调侃自己!他再也不能忍了,一手按出,符文之光扬动,这一出手就动了杀招!

    咻,黑驴随手将一根肉骨头丢了出去,却是刚刚好打在了白军的脸颊上,力量奇大,顿时将他打得身形歪折,嘭地一下撞进了墙壁之中。

    一片灰尘弥漫,所有人都是傻了眼睛。

    堂堂彗星境强者居然被一根随手丢出来的骨头给打飞了!

    这这,这头驴子也太可怕了吧!

    凌飞浑身发颤,但这回却不是害怕,而是激动!

    能够如此轻描淡写轰飞一个彗星境,这绝不是巅峰彗星帝那么简单,而是……黑洞境!

    这一人一驴都是黑洞王!

    “爹——”白峰愣了一下之后,连忙跑过去将老子从墙窟窿里拉出来。

    白军昏头转向,其实他撞进墙里这一下并不重,重的是在此之前被黑驴用骨头撞的那下,让他的脑袋到现在还在嗡嗡地直鸣!

    “爹,我立刻向祖家求助!”白峰说道。

    如果白军此时神智清醒,说不定便会阻止白峰,因为一位黑洞境强者的面子是值得卖的,毕竟人家虽然打了白家一下,却并没有打在脸面上,封远城并不算什么大地方。

    可他此时连自己是谁都迷迷糊糊,又哪能阻止白峰,就是抱着脑袋,眼前全是一片片的星星。

    过了好一会,他才从迷糊中醒了过来,再看向黑驴的时候,他的眼神中顿时充满了敬畏。

    太强大了!

    黑驴顿时眉开眼笑,道:“知道本座强大了吧,快点来顶礼膜拜,本座乃是天地祥瑞,信本座者,天天发大财!”

    这什么黑洞级强者啊,一口一个发财,丝毫没有强者风范!

    可这是一位黑洞级强者的“令喻”,谁又敢不遵?

    众人面面相觑之后,都是跪倒在地,对着黑驴敬拜起来。

    对于黑驴来说,顶礼膜拜只是随口一说,可它却忘了黑洞级强者的强大,这相当于帝王般的存在,谁又敢将一位黑洞级强者的话当成玩笑?

    黑驴可是见过大场面的,虽然先是愣了一下,但立刻就洋洋得意,将一只蹄子翘了起来,跟个流氓似的。

    于是,当白家老祖赶到的时候,便看到自己的子孙正在向着一头浑身透着痞气的黑驴跪倒,这一幕气得他差点吐血,丢人啊!太丢了!

    “轩林,让你看笑话了!”白家老祖勉强压下怒火,对身边一个紫衣青年说道。

    这青年极是英俊,身材修长,浑身有符文流转,自有一股不怒自威之势。他淡淡一笑,道:“庭元兄,需要帮忙的话,尽管开口!”

    “暂时应该不需要!”白家老祖的眼睛盯着周恒,他不相信自己会收拾不下这么一个年轻人。(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