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1小说网 > 玄幻奇幻 > 剑动九天 > 第一零三六章 痛揍使者 1/3
    “放**的狗屁!”周恒没有发怒,倒是倪安北先怒了,他一把揪住那使者的胸口将对方硬生生提了起来,“你这个混蛋,再敢说一句这样污蔑的话,老子就杀了你!”

    “倪队长,你这是在包庇叛徒吗?”那使者并没有反抗,却是丝毫无惧,只是用冷笑的表情看着倪安北,“如果无辜,又何须惧怕调查?”

    “你他娘是在调查吗?你在污蔑一个英雄,一个可能给龙族带来希望的英雄!”倪安北吼道,周恒对于阴影死灵的杀伤力实在太大了。.

    若是他这项能力可以随着境界提升而提升,那么终有一天可以荡平魔海,还龙族一个安宁天空!甚至,还可以让周恒去支援另外三大神兽,那时龙族就能真正成为四大神兽之首——现在是自封的,也只有龙族的脸皮之厚才会一直以四大神兽之首自居。

    “倪队长,你以为他表现出来的能力正常吗?你应该清楚,他之前可是没有这样的能力,只是失陷在了魔海几个月,却突然拥有了这样的能力,如若不调查清楚的话,如何能够服众?”那使者淡淡说道,他的实力也不过彗星皇,可说话之间条理清楚,逻辑姓极强。

    这种人,一看就不是战场上的好手,却是舞弄阴谋的行家里手!

    倪安北只觉对方的话很荒谬,怎么可以怀疑一位英雄呢?可他上战场杀敌厉害,要他动脑筋反驳却是太难了!他的心思全花在了战斗上,这种情况还真是难为他了。

    “但也不能这样!”他强调道。

    “倪队长不用激动,现在只是小小的调查,你看,我只是孤身前来,并没有带上禁卫队是不是?”那使者露出了一抹笑容,但扫过周恒的眼神却是充满了森冷。

    倪安北并没有注意到,只觉对方说得有理,若是军部真得怀疑周恒是叛徒,与魔海中的死灵勾结的话,这次派来的就是禁卫军直接把人带走了!

    做下调查配合一下,那应该没什么损失吧,虽然说是有点委屈!

    如此一想,倪安北也平静了下来,松开了提着那使者胸口的手,退后两步,抱胸而站。不管怎么说,周恒都是他手下的兵,他一定要在场,免得被人欺负了。

    那使者也不在乎,只是嘴角露出一抹鄙夷的笑容。

    他也需要有个人在场旁证,因为他会绕得周恒团团转,让对方不知不觉间掉入他的语言陷阱中,然后越陷越深,坐实了与死灵勾结的“事实”!

    这小子一看就是涉世不深,居然敢抢了凛冬少爷的头名,真是活得不耐烦了!尤其是从魔海活着回来后还要如此高调,这不是在逼严家对你出招吗?

    他有信心,只要周恒跟着他的思路走,便能不知不觉把周恒给绕进去!

    “周恒,把你们第九小队遇到死潮的情况说一遍!”他说道,心中则冷笑,只要周恒的陈述中有一丝丝的不妥之处,他都会抓出来放大,以此为切入点。

    几点疏忽之处加到一起,那就是一个大漏洞了!

    周恒如老僧枯坐,一言不发。

    “周恒,你们遇到死潮之后,你是怎么逃出来的?”那使者又问。

    周恒沉默以对。

    这小子还挺有两手的,只是你能坚持多久?

    “周恒,你是不是与阴影死灵勾结,把队友们带向了死潮!”那使者突然厉声喝道。

    这是绝对的冤枉,因为死潮的位置是由军部提供的,要说“勾结”那也是军部!不过那使者倒不是要用如此低劣的伎俩扣死周恒,而是要**周恒开口!

    因为这是谁都知道的事实,在这时候开口无论说什么都不会错!

    那使者自然也知道这点,他之所以这样问目的也只是让周恒开口——开了一次口,想要再闭上就难了!

    周恒坐得四平八稳,毫无开口的意思。

    “周恒,你消失九个月的时间,是不是得到了阴影死灵的传承?”

    “周恒……”

    “周恒……”

    那使者一开始兴致很高,百般污蔑而不带一句重复的,可一个人唱独角戏也不是个事,两个小时之后,他感觉到了词穷。

    怎么这小子的耐心那么好?

    周恒没急,他倒是有些疯了!

    军部的意思自然是嘉奖周恒,可严家却利用权力拖缓了这次嘉奖,并派他来到这里,调查周恒是假,其实是要让周恒露出语言上的破绽,把他打成叛徒!

    这并不是不可能,因为周恒仅仅只是彗星境,凭什么让万千死灵都对他畏惧害怕?这可是连老祖宗都做不到的事情!

    天底下谁可以超过老祖宗?

    在自大的龙族中眼里,这个答案自然是没有任何人!

    那就好了,周恒凭什么拥有连老祖宗都没有的能力?这不是因为勾结了死灵吗?

    这样的说法在自大的龙族中肯定会有很大的市场——当然前提是把周恒打成了叛徒!

    当周恒掉进陷阱之后,倪安北就是人证,便可借题发挥,将周恒押回军部,私底下先杀了,让周恒便是意识到自己中了语言陷阱也没有反驳的机会!

    这样的人若是放任不理,以周恒对死灵的巨大杀伤力,他积累军功之快将赫人无比!一旦周恒踏进黑洞境升入军部,其职位肯定将压过严家的那位,到时候所有暗幕都将大白于天下!

    这是严家不能承受之重!

    所以一定要将周恒扼杀在摇篮之中!

    从这点来说,周恒的引蛇出洞之计是奏效了。

    只是……周恒太冷静了啊,你丫怎么可以被人冤枉了两个多小时连气都不粗一下的,你还是不是雄龙啊!

    那使者发现自己都要流冷汗了,这小子怎么那么难缠啊!他不怕周恒善辩,再善辩都有可能出错,可一句话不说……这怎么错啊!

    他却不知,周恒在魔海之中整整飘浮了九个月!

    这九个月,他忍受了任何人都难以想像的冷寂、孤单,若非他的意志坚韧若斯,其他人不用一两个月就要疯掉了!这可不是闭关九个月,需要时时刻刻地压制自己的气息不流转出来,让心跳完全停止,整个人的意识其实是无比清醒的。

    连这九个月都忍了下来,那一丁点叽叽喳喳的废话又算得了什么?

    那使者忍不住一口气喝光了第七杯茶,他突然词穷了,思维也有些乱,毕竟是一个人唱独角戏啊,一股脑儿说上两个小时已经是准备充份了。

    是不是从头再来,重复一次?只是他从哪一句开始的?记不太清楚了啊!

    “你叫什么?”就在这时,周恒突然开口了。

    那使者先是一愣,继而大喜,有一种喜极而泣之感!

    皇天不负有心人啊,你大爷的终于开口了!那使者突然觉得世界是如此美好,这时候哪怕周恒将他祖宗十八代都问候上一圈,他也只会心花怒放。

    “我姓于,于好时!”那使者好像伺候大爷一样说道。

    “于好时——”周恒突然出手,向着对方的脑袋抓了过去。

    “你敢袭击长官?”于好时可以任倪安北抓住胸口,但绝不会让周恒同样如此,因为双方的军阶差得太多了,他可是军部的人,虽然是个跑腿的,可这九九四三营地也只有倪安北能够与他平起平坐!

    他冷哼一声,一掌拍出,反向着周恒攻了过去。

    嗡!

    紫焰天龙发动,如同一支箭射向于好时,狂霸的气势冲击之下,于好时顿时动作一滞,而周恒的大手却是毫不受阻挡地伸了过来,一把将他的龙角抓住。

    周恒顺势将手臂一抡,向着地面狠狠地压了过去,嘭,于好时的整个脑袋已是没进了泥土之中。

    “……回去告诉你身后的那人,想要对付我的话就亲自过来,像你这种小蟹小虾,下一次再跑过来的话,我直接将你扔进魔海去!”周恒淡淡说道。

    说罢,他向着倪安北微微点了点头,扬长而去。

    “周恒——”倪安北追了出来,丝毫没有在意他的军帐中正有一个人蹶着**、脑袋还种在了泥土之中,“你就不怕军部对你严惩?”

    周恒微微一笑,道:“军部若是真要调查我,又怎么可能只派出一个人?他肯定是那只黑手的爪牙,按捺不住跑过来试探一下我而已!”

    倪安北的脸上顿时布满了杀气,他并不擅长玩弄阴谋和权术,可他又不是笨蛋,被周恒这么一提醒之后,他立刻反应了过来。

    想到第九小队那些战死的胞泽,他黑着脸走回了军帐,不一会,只听一声凄厉的惨叫响起——于好时这次可真是倒了大霉了。

    最后,倪安北还是将于好时放了回去,毕竟人家打着军部来使的旗号,他可以以“切磋”的名义将对方揍一顿,但终究不敢滥用私刑。

    仅仅过去了四天,突然又有人跑到了九九四三营地,十分**哄哄地让倪安北把周恒叫了过去。

    那只黑手这么快就有回应了?

    不应该的啊,四天时间都未必够让于好时回到军部,更何况再派新的人过来了!

    周恒再次来到了倪安北的军帐,只见一个身材极瘦的老者正坐着喝茶,而倪安北居然连在一边陪坐的资格都没有,毕恭毕敬地在一边站着,好像孙子似的。(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