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玄幻奇幻 > 斗神战帝 > 第六十六章 群情愤激
  玄阳宗的内门弟子,有两个途径而来。

  一是外门弟子突破武道七重之后,晋升为内门弟子,这种内门弟子修为至少是武道七重,其中不乏武道八重的佼佼者,甚至是武道九重的强者也有。

  一是玄阳宗的长老后辈,踏入武道之后会直接进入内门弟子,这些内门弟子修为不等,年纪小的就连武道一重、二重的都有,年纪大点的,武道八九、九重也不稀奇。

  以总人数而论,由外门四堂晋级而来的内门弟子数量为多,但是,武道九重修为的尖端弟子,却是直接进入内门的长老后辈居多。

  论背景,长老后辈弟子身后,有真道强者做靠山,论实力,也是长老后辈弟子更强。

  自然而然,内门弟子中真正占据话语权的是人数较少的长老后辈们。

  从外门四堂晋升而来的内门弟子数量虽多,可在内门,他们要么成为长老后辈的跟班,要么就夹着尾巴做人,是万万不敢招惹那些长老后辈的。

  罗凡和赵昊的决斗消息传开,顿时令所有的内门弟子都大吃一惊,毕竟,宗主亲传弟子之间的决斗,可是极其少见。

  罗凡和赵昊虽然同是宗主亲传弟子,但是两人的出身却是有着天壤之别。

  罗凡是从外门弟子被顾命秋收为亲传,变成了宗主亲传弟子。

  而赵昊,则是玄阳宗第一武道世家‘赵家’的天才后辈,其父是东扬堂主赵方州,其叔祖是大长老赵鸿城,其曾祖父是上任宗主赵荡魔。

  两人的身份一对比,很明显的,赵昊属于长老后辈,并且还是长老后辈中出身数一数二的存在,同为长老后辈身份的内门弟子自然是跟赵昊站在了同一边。

  “那个走了狗屎运,从外门弟子变成宗主亲传弟子的罗凡,竟然敢和赵昊师兄决斗?”

  “听说那个罗凡,在进入玄阳宗之前,连家族武者都不是,只是个流浪武者而已!”

  “何止是流浪武者啊,还是小时候被人扔到大荒,然后被妖兽养大的野孩子呢……!”

  “罗凡能算老几?就凭他也敢与赵昊师兄争锋?他有这个资格吗?”

  “你们不知道吧,这场挑战是赵昊师兄主动向罗凡挑战的,罗凡是被迫应战。”

  “原来是这样啊,看来是罗凡得罪了赵昊师兄啊,否则赵昊师兄何等身份,打罗凡一顿都脏了他的手吧?”

  “是啊是啊……赵昊师兄身份尊贵,且为人谦逊,是翩翩君子,他挑战罗凡,肯定是罗凡的不对,做了什么人神共愤的事,令赵昊师兄极度生气,才会教训他。”

  “能与赵昊师兄决斗,也算是罗凡这辈子的福气,赵昊师兄打他一顿都是他的荣幸!”

  ……

  当罗凡与赵昊对决的消息传开,众内门弟子顿时惊议纷纷,言语之中一片倒,全部都是恭维赵昊的声音。

  对于罗凡,区区一个外门弟子,并且天赋未被测灵梭承认,却被顾命秋收为宗主亲传弟子,内门的长老后辈弟子心中一个个嫉妒得很。

  而赵昊,却是他们心中崇拜的人物。

  一个是心中嫉妒的,一个是心中崇拜的,这些长老后辈弟子,自然是统一的站在了赵昊这边,对罗凡极尽诋毁。

  内门中,长老后辈弟子占据着话语权,那些惊议声中一句句皆是对罗凡的声讨。

  广场中央,那两个决斗的弟子还没分出胜利就停手了,两个宗主亲传弟子要决斗,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他们两个的决斗已经无关紧要,赶紧让出舞台,交给罗凡、赵昊表演。

  在众目睽睽下,罗凡、赵昊都来到了广场中央,两人相隔十丈站立。

  赵昊一脸怒容,瞧着罗凡一眼罪大恶极的样子,道:“四师弟,我真没想到,你竟然如此的胆大妄为,如此的目中无人。

  小师妹天赋绝伦,激发测灵梭最高值反应,将来必会成为我玄阳宗有史以来的最强者,师尊都好好交待,要她一心一意,刻苦修炼。

  小师妹的修炼时间,是多么的宝贵,可你……可你竟敢让小师妹替你洗衣服,你还有没有将师尊的命令放在眼里?

  今天,我若不狠狠教训你一顿,简直天理难容,师尊他老人家出关之后,也会怪罪我这个做师兄的,没有好好保护小师妹。”

  赵昊一脸义正言词,似乎罗凡是一个被他审判的罪犯。

  苏幼萱可是任真材实料被顾命秋收为亲传弟子的,天赋超过了玄阳宗有史以来任何一位前辈,他成为宗主亲传弟子,没有任何嫉妒,因为天赋到了这种程度,若是还不能被宗主收为亲传弟子,那也没有第二个人能了。

  并且,苏幼萱容貌绝美,美女总是受人喜欢的,苏幼萱成为宗主亲传弟子后,一举名震玄阳宗,无论内门外门,所有的弟子对容貌绝美、天赋逆天的苏幼萱都崇敬得很,简直当成女神膜拜。

  现在,听到赵昊说,罗凡竟然让他们心中女神替他洗衣服,一个个妒火狂烧,看着罗凡神色激动无比。

  “魂淡,竟敢让苏师姐给他洗衣服!”

  “他算老几,他连给苏师姐提鞋都不配!”

  “赵昊师兄,揍他!给我狠狠的揍他!”

  ……

  一时间,群情愤激。

  不少弟子撸起了袖子,恨不得亲自上场,狠揍罗凡一顿。

  赵昊见众弟子郡情愤激,嘴角若有若无的露出了一丝笑意,道:

  “罗凡,看到没有?你是多么的令人厌恶,令人憎恨,你若还有一点自惭之心,乖乖滚过来让我教训一顿,然后去向小师妹好好认个错,道个歉。”

  面对众弟子的愤恨和激动,罗凡站立不山,纹丝不动,目光看着赵昊,淡淡的一笑,道:

  “你挑战我,原来就是耍这些手段?你可真是令我看不起,别说这些没用的,想教训我就拿出点真本事,现在的你就是跳梁小丑而已,只能用两个字评价你——辣鸡!”

  赵昊闻言暴怒,两眼一瞪,眼中尽是愤怒的火焰。

  众弟子则是瞬间鸦雀无声,神色惊愕,没想到罗凡面对赵昊,竟然还有如此胆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