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玄幻奇幻 > 斗神战帝 > 第五十六章 把罗凡交出去
  玄阳宗主殿。

  大长老赵鸿城,以‘代宗主行事’的身份,坐在宗主宝座之上。

  左右下方,各有着几张座椅,入座的都是各堂堂主级人物,离宗主宝座最近的三人,都是真道三重的修为。

  传功堂主周衍坤,刑堂堂主方铁山,战堂主余战天,都是玄阳宗站在绝巅的大人物。

  除此之外,入座的还有贡献堂主、武藏堂主以及外门四堂堂主。

  至于其他的真道长老,其中也有道二重的存在,却是因为玄阳宗主殿座位有限,皆站在各自的堂主身后。

  大殿中,罗凡、苏幼萱并排而立,昏厥状态的龚真淳被捆得严严实实,躺在一旁,至于大黑牛,不喜欢这种场合,见了赵鸿城之后便已离去。

  反正事情前前后后都详细的跟青河堂主穆天刀、战堂主余战天、大长老赵鸿城说过了,众长老聚集是商量对策如何处置龚真淳,而不是再听他们讲故事大黑牛留下也没用。

  各位堂主、长老,都一脸惊色的打量着殿中的两人,准确的说,是在打量着苏幼萱。

  罗凡虽然入玄阳宗后表现得很惊艳,但跟苏幼萱将来必成真道九重强者的耀眼光芒一比,在众长老眼中无疑显得十分的逊色,没什么兴趣。

  在众多真道强者的目光注视下,苏幼萱感觉压力巨大,很是不自在,低着脑袋。

  罗凡虽然并未受到多少真道强者的目光直接注视,但和苏幼萱站在一起,也能够感受到那一股股来自真道强者的威压。

  安静了半晌,大长老赵鸿城终于开口,道:“诸位,事情经过你们都已经知晓,如何处置龚真淳,还请说说建议。”

  对于龚真淳,很多长老都想直接杀了,但慑于天极宗的威势,却又不能杀。

  要想与天极宗不发生争斗,最好的办法自然是直接将龚真淳放了,但对方算计玄阳宗,又落入了玄宗手中,就这么直接放了,那也显得玄阳宗太窝囊了。

  所以,没有哪个长老愿意开口说放人,这种长他人志气,灭自己威风的话,都不太想第一个开口。

  赵鸿城声音一沉,道:“这么多人,难道就没人给个建议吗?”

  赵鸿城想杀龚真淳的心最为强烈,但他心中清楚,人不能杀,作为赵荡魔的儿子,他与天极宗的仇恨最为强烈,自然是不可能提出将龚真淳放了。

  这个建议,只能由别人提出来,然后他反对,再然后由别人陈述厉害关系,指出不能杀龚真淳的理由,最后他再为难的做出放了龚真淳的决定。

  赵鸿城第二次发问,刑堂堂主方铁山身后,一位真道二重的长老向前走出,道:

  “依我之见,龚真淳在我玄阳宗留不得,否则武狂尊来我玄阳宗要人,谁人可挡?不如将龚真淳放了,免去一桩祸事。”

  此言倒是合赵鸿城心意,但赵鸿城却是一冷喝,道:

  “方厉明,你说的倒是轻巧,天极宗与我玄阳宗本就有大仇,现在天极宗更是谋算本宗,欲绝本宗后路,以达灭掉本宗的目的,现在天极宗的长老落在本宗手中,本宗就这么将他放了?你这是什么狗屁建议。”

  罗凡目光微微向方厉明瞟了一眼。

  郑星河说过,方少常是刑堂长老方厉明的孙子应该就是这个刑堂长老方厉明了。

  方厉明痛心疾首的道:“大长老,我哪不知天极宗与本宗仇恨滔天,且亡我之心不死,但如今天极宗实力强盛,放眼江州四宗都可排第一。

  天极宗除了宗主武狂尊以外,还有上任宗主步无忌,一共两位真道四重强者,不是我长他人志气,灭自己威风,我玄阳宗现在可是一位真道四重强者都没有。

  我们若是留着龚真淳不放,天极宗任意一个真道四重强者前来要人,到时候,请问谁能抵挡?到那时,还不是得放人!

  与其等别人打上山门,将我们踩在脚下后再放人,还不如现在就放了,并且还得派人护送回天极宗,否则就龚真淳这模样,死在了路上,天极宗只怕也会把账算在我玄阳宗头上。”

  赵鸿城深深的吸了一口气,一副头疼的样子。

  这一次赵鸿城没有反驳方厉明,过了半晌道:“其他诸位长老,你们也说句话。”

  刑堂堂主方铁山咳嗽一声,道:“哎……厉明长老的话虽不好听,但却是实话,如今我玄阳宗无法和天极宗抗衡,说句不好听的,现在两宗之间有什么争斗,我们只能低头认怂。”

  传功堂主周衍坤神色一肃,道:“方堂主这话我就不爱听了,什么叫只能低头认怂?此事是我玄阳宗占着道理,是天极宗谋算本宗在前。

  并且……龚真淳之所以落入本宗手中,也是因为他主动挑事,这事不管说到哪里,他天极宗都占不到理。

  我玄阳宗以道理处事,龚真淳既然被本宗生擒,那就根据他的所作所为审判罪则,给予惩罚,根据本宗刑法,他至少也要在玄阳宗关押十年。

  天极宗虽然强大,但若前来要人,名不正,言不顺,本宗不给,难道武狂尊还敢在我玄阳宗杀人不成?

  天极宗敢以魔道行为对付我玄阳宗,朝廷势必严惩,他天极宗再厉害,还能厉害过大越朝廷?还敢无视朝廷法令?”

  周衍坤的话顿时引起了几位长老的附和,这事明显是天极宗欺负到玄阳宗头上来了,并且还是谋算着让玄阳宗绝了后路,灭宗除名。

  遇到这样的事,如果还不挣扎反抗一下,那也太窝囊了,作为真道强者,可是有不少人受不了这窝囊气。

  “幼稚!”

  方成明一声冷喝,道:“各位,你们可不是十几岁的小孩子了,也不是二三十岁的年轻人,都活了近百年甚至一两百年的人物,怎么想法还如此幼稚?

  寄希望于朝廷?大越王朝的宗门更替还少了?大越王朝存在了多久?已经五千多年,但是往上算两千年,现在的江州四宗,一个都不存在。

  这两千年来,以前的宗门灭的灭,断绝的断绝,这才慢慢的形成了现在的江州四宗,武者之间,向来是谁的拳头大就谁有道理,现在就是天极宗的拳头大!

  朝廷的确是对于魔道势力打击森严,但大越朝大大小小有多少宗门,有几个宗门没有仇杀事件?

  武狂尊来我玄阳宗杀个人,朝廷就会将天极宗列入魔道?别做梦了,只要不是真正罪大恶极,只要不是威胁到朝廷的地位,武者势力互相间杀几个人,朝廷会管个屁!”

  那些血气强盛的长老们,被方厉明一翻话说得沉默起来,方厉明的话虽然好听,但属实有着几分道理。

  大越朝廷,不会轻易的介入武者势力间的争斗。

  众长老你一言,我一语的发表了一下意见,因为方厉明的那番话,主张放人认怂的占了大多数。

  赵鸿城微微点头,如此看来,经过长老会议,倒是可以决定将龚真淳放了,将这个烫手山芋扔出去。

  赵鸿城正要下定论,方厉明又大声说道:“依我之见,龚真淳不仅要放,并且还要放得洒脱,放得大气,千万不要小肚鸡肠,因为一些小事又引起两宗之间的矛盾激化,挑起战斗。”

  众长都安静下来,赵鸿城看着方厉明,道:“如何放得洒脱,放得大气?”

  方厉明道:“各位都清楚,在东绝岭的战斗中,天极宗方面,可是死了一人,罗凡手上沾染了天极宗的人命,天极宗能善罢甘休?

  如果把龚真淳放了,这事没有引起天极宗的报复,反倒是因为罗凡而激起天极宗的怒火,那龚真淳岂不白放了?

  依我之见,将罗凡连同龚真淳一起送至天极宗,任由天极宗处置,如此一来,天极宗再无半分理由对付我玄阳宗。”

  罗凡闻言,顿时全身寒毛都炸了,心中顿时涌出一团暴怒的火焰。

  苏幼萱没有被天极宗劫走,识破天极宗算计玄阳宗的阴谋,皆因罗凡之故。

  宗门不论功行赏奖励罗凡,反而要把凡交给天极宗处置,这是什么狗屁道理?

  还不等罗凡说话,已经有人抢先怒喝一声,传功堂长老周衍朝喝道:

  “将有功于宗门的弟子交给敌宗处置,那玄阳宗就不仅是认怂,而是犯贱,更是自毁根基,自掘坟墓,若是宗门连有功的弟子都保不住,那谁还愿意呆在这个宗门,玄阳宗不用别人来摧毁,自己就要溃散。”

  赵鸿城若有所思,道:“周长老说得也有道理,我们可以低头认怂,但我们不能让门下弟子寒心,自掘坟墓,方长老,你的话太过了。”

  方厉明大声道:“过?如果你们能够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你们就会明白,我说的一点都不过,而是救宗门于水火之法。”

  众长老都一脸惊疑的看着方厉明。

  赵鸿城不解的道:“方长老此言何意。”

  方厉明指着苏幼萱,道:“难道诸位都把这位忘了么?你们以为天极宗知道我玄阳宗有一位将来能够成就真道九重的绝世天骄,会没有一点想法。

  告诉你们,只要有任何借口,都会引来天极宗的疯狂打击,这一次若不能让天极宗彻底满意,恐怕本宗保不住这位绝世天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