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玄幻奇幻 > 斗神战帝 > 第五十五章 宗门震动
  郑星河将罗凡一行领入了府邸中。

  吩咐仆人将府门关闭,并且退出院外,这才迫不急待的问道:“这是怎么回事,天极宗长老龚真淳,怎么被你们抓住了?”

  罗凡道:“这话说来就长了,还得从我们青河堂弟子袁昆说起,他是天极宗打入本宗的奸细……”

  “天极宗的奸细?”

  罗凡话没说完,郑星河便惊呼起来,脸上涌着强烈的怒气,道:“天极宗还想对我玄阳宗做什么?”

  见罗凡停止了说话,郑星河挥手道:“说,你接着说。”

  罗凡从袁昆前些日子接近苏幼萱开始说起,一直说到东绝岭的大战为止,详细的说了一遍。

  郑星河听了神色严峻,目光诧异的看了苏幼萱一眼,道:“你说天极宗真正想要的是苏幼萱?”

  罗凡点点头,道:“苏幼萱不答应进入天极宗,他们会苦口婆心的劝说,而我不答应,他们立即便想将我杀了,天极宗应该是发现了苏幼萱的体质非凡,但不知袁昆是怎么发现的。”

  郑星河很是意外的道:“她再非凡,还能比你更非凡?”

  本来罗凡进入玄阳宗的表现就够惊人了,东绝岭的大战中更是击杀了武道五重的袁昆,那更是令郑星河对罗凡刮目相看。

  相反苏幼萱,郑星河看起来就没什么非凡出众了,刚入玄阳宗时武道二重的修为,在弟子中居于末流,现在突破武道三重了,也只能算普通,在众多弟子中属于中游。

  罗凡耸耸肩,郑星河的问题他不怎么好回答。

  “我堂堂真道武者,尚且没有发现苏幼萱的非凡之处,袁昆那小子不过武道五重,怎么能够发现?”

  郑星河神色讶异,道:“袁昆的百宝囊呢,把他的东西都拿出来看看。”

  罗凡将袁昆的百宝囊拿了出来,然后全部倒了出来,都是些不怎么贵重的普通物品。

  突然,一根青色的玉梭一亮,泛起了光泽。

  并且,玉梭轻微的震动起来,泛起的光泽越来越亮。

  “咦……!”

  罗凡惊呼一声,这根玉梭在百宝囊中普普通通,罗凡没有在意,没想到拿出来之后竟然有如此变化。

  郑星河看着这根发光的玉梭,却是目光一亮,惊声道:“测灵梭?这可是极为少见的可以感应武者资质天赋的宝物。”

  罗凡讶道:“这是感应武者资质天赋的宝物?”

  只见测灵梭在震动中,慢慢旋转起来,最后梭尖对准了苏幼萱,梭身上的光泽也闪亮到了极致。

  看着测灵梭的光泽强度,郑星河顿时倒吸了一口凉气,看着苏幼萱脸色大变。

  罗凡见状,问道:“郑长老,这是怎么回事?”

  郑星河深深的吸了一口气,看着苏幼萱宛如看着一块瑰宝,道:“这是测灵梭的最强反应状态,这意味着苏幼萱的资质天赋,达到了测灵梭的最高感应值,甚至更高。”

  大黑牛道:“最高感应值是有多高?”

  郑星河声音有些震撼,道:“只要有功法,有资源,将来至少也是真道九重天,在我玄阳宗,简直就是埋没了她的天赋啊。”

  苏幼萱顿时便张大了小嘴,惊呼一声。

  她竟然有着如此惊人的天赋,连她自己都不敢置信。

  罗凡倒是波澜不惊,他早就知道苏幼萱非同一般,能够完美的吸收赤灵果的药力,药力没有一丝一毫的外泄,将来的成就,恐怕不仅仅是真道九重天而已。

  “我,真道九重天?”苏幼萱的语气很是不敢相信。

  “是至少真道九重天。”罗凡纠正了一下说法。

  郑星河点点头,道:“我们玄阳宗,最高级的一门功法也只是地级中品而已,并且还不完整,你这样的天赋,在玄阳宗都没法彻底成长起来。

  不过,玄阳宗将你培养成真道强者还是可以的,到时候,你可以寻找自己的机缘,或者是加入拥有地级上品功法的大势力。

  将来成了真道九重的强者,在整个大越王朝那都是最在最巅峰的存在,足可一言九鼎,连大越王朝的皇帝都得向你低头。”

  苏幼萱微微一愣,道:“我从没想过这么多,能够拜入玄阳宗,将来能够在武道九重中能有一翻建树,我就心满意足了。”

  得知了苏幼萱的天赋,郑星河对她的态度大变,道:

  “那你以后把目标定得更高一些了,武道九重,只能算是武者的基础阶段,这一阶段哪怕是修炼到最顶峰,那也只是实力强些,寿元与普通人没什么区别。

  寿元难过百年,只有踏入真道,才算是真正的踏入了强者的殿堂,开始延年益寿,与普通人有了根本的区域,真道九重天,一重延寿一百年。

  我真道一重的修为,延寿一百年,共拥有两百年的寿元,如果是真道九重,啧啧,延寿九百年,将拥有一千年的寿元,那是真正的强者,站在云端俯视天下,淡看人间变幻。

  江州四宗中立宗最短的青云宗,至今才六百年而已,千年寿元,相当于普通武者活上十世,啧啧……我玄阳宗立派至今,也不过千余年而已!”

  说到后面,郑星河满是羡慕。

  当武者修炼到了延年益寿的地步,让自己的寿元越长几乎是所有武者的追求。

  “千年寿元……!”

  苏幼萱眨巴下眼,有点吓着了,她对于真道武者了解不多,惊呼道:“活那么久,岂不是成了老妖精了?”

  郑星河闻言哈哈一笑,道:“是啊,不说千年,只要活上几百年,哪个不是成精了啊,哈哈……!”

  笑罢,郑星河看了龚真淳一眼,神色又变得严肃起来,道:

  “袁昆身上既然有测灵梭,天极宗的意图就明显了,测灵梭能够对必成真道强者的天才武者会有所反应,天极宗是想通过袁昆找出我玄阳宗能够成真道强者的天才弟子。

  然后要么收买,要么灭杀,让我玄阳宗将来难出真道强者,等我们这一辈的真道强者老去,后辈如果没有新的真道强者出来,玄阳宗自然落败。

  一个没有真道强者的宗门,哪还能算是宗门,必然消散,天极宗是要绝我玄阳宗的后路,让我玄阳宗灭宗啊!”

  一直没有开口的大黑牛说道:“怕它个鸟,既然天极宗有灭玄阳宗的想法,那我们先灭了天极宗!”

  郑星河苦笑一声,道:“牛兄有所不知,江州四宗中,天极宗实力排在第一,拥有两位真道四重强者,我玄阳宗本来实力也算不弱,但二十年前,哎……

  前宗主赵荡魔在决斗中死在天极宗主手下,我玄阳宗就没有真道四重的强者了,哪有灭天极宗的实力。

  再说了,即便有这实力,也不能明目张胆的灭啊,否则会被朝廷当成魔道势力给剿灭的,若不是这个原因,天极宗早把我玄阳宗灭了。”

  罗凡神色微讶,道:“顾宗主不是真道四重么?”

  郑星河摇摇头,道:“顾宗主天赋自然是极佳的,但修炼时日尚短,前宗主赵荡魔死后,便将宗主之位传给了他,就是看重顾宗主有突破真道四重的潜力,这些年顾宗主一直再向真道四重冲刺,最近一次闭关,已经闭关三年了。”

  罗凡、苏幼萱都神色微动,顾命秋都一百一十多岁了,竟然还是修炼时日‘尚短’。

  对于他们而言,上百岁那都是老得不能再老的老头子,但对于拥有四百年寿元的真道三重强者而言,一百一十多岁相当于武道武者二十多岁,正值壮年。

  罗凡指了昏迷的龚真淳,问道:“那他怎么解决?是放还是留,或者是杀?”

  郑星河沉默半晌,叹息一声:“哎……我倒是想把他给杀了,但会给武狂尊打上玄阳宗的理由,玄阳宗承受不起这样的后果,此事……先去请示穆堂主吧!”

  ……

  郑星河带着罗凡一行人,见了青河堂主穆天刀。

  穆天刀看到昏迷的龚真淳,同样大吃一惊,吃了罗凡讲述的经过后,更是又惊又喜,看着苏幼萱目光大变。

  事关天极宗,穆天刀也不知如何处置龚真淳,沉默半晌,才道:“此事……先去请示一下战堂的余堂主吧!”

  战堂堂主余战天,真道三重强者,是玄阳宗内门排名前几的人物。

  战堂负责玄阳宗与仇敌的战斗,若是和天极宗斗起来,战堂第一个出动,此事当然得询问战堂的意见。

  余战天得知事情的经过,同样神色震撼,大吃一惊,天极宗现在可是玄阳宗惹不起的存在,龚真淳抓回来,简直就是个烫手山芋,很不好处理。

  余战天思量半晌,道:“此事本座难以决定,还是先去请示一下大长老吧!”

  大长老赵鸿城,真道三重巅峰的修为,玄阳宗上凭宗主赵荡魔的儿子。

  顾命秋闭关修炼时,玄阳宗便是赵鸿城主事。

  赵荡魔死在天极宗主武狂尊手下,赵鸿城对于天极宗自然是非常的仇恨。

  但如此天极宗势强,拥有两位真道四强,玄阳宗势弱,一位真道四强都没有,赵鸿城自然对龚真淳杀意滔天,也不敢动手。

  于是,赵鸿城将玄阳宗各堂堂主、长老都召集起来商量对策。

  罗凡、苏幼萱两个外门弟子去了一趟江州城,竟然发生了这么大的事,把天极宗真道二重的长老龚真淳都生擒回来了,各堂堂主、长老心中都深深的震撼了一把。

  整个玄阳宗高层,都因此事而震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