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玄幻奇幻 > 斗神战帝 > 第五十四章 生擒龚真淳
  龚真淳大吃一惊,连忙尽全力控制血剑,欲从水流中挣脱出来。

  然而,血剑进入水流中,却是被那水流一卷,顿时滴溜溜的旋转起来,上面的黑色真气一眨眼便被水流冲洗得干干净净。

  龚真淳顿时失去了对血剑的控制。

  血剑在如同江河奔腾的水流中,继续旋转,上面的血气也在飞速消失,被水流强行冲洗,短短两个呼吸,剑上的血色消失不见,变成了正常的地级下品宝剑。

  血气消失,龚真淳与血剑的心神连接也断了,他彻底失去了这柄地级下品宝剑。

  这使得龚真淳心中一震,神色瞬间骇然,露出了惊恐之色。

  血剑术已经是龚真淳的最强杀招,为此他自残,逼出了一口心头精血祭剑,元气大伤,受到了极其严重的反噬。

  现在,就连血剑术都被大黑牛破掉,龚真淳自然是魂惊胆丧。

  趁着身上的力量还没有彻底消失,龚真淳连忙转身而逃,向远处的天空飞速远遁。

  “伤了牛爷的屁股,你还想逃?”

  大黑牛咧嘴一笑,操控水流一甩,地级下品宝剑如同一道流光,爆射至罗凡面前,倒插在了罗凡脚前。

  天空中,大黑牛两前蹄落下,水流化成滚滚如云的妖牛,然后在空中四蹄奔腾,如同一片乌云向龚真淳追了上去。

  龚真淳此刻已经虚弱,速度比平时慢了一截,并且随着反噬越来越严重,身体越来越虚弱,速度也越来越慢。

  短短几个呼吸,大黑牛便追至了龚真淳身后。

  龚真淳脸色绝望,知道自己逃不掉了,干脆停在了空中,大声喝道:“我乃天极宗长老,若敢杀我,本宗宗主必让你玄阳宗血债血偿!”

  “我信你个邪!”

  大黑牛冷喝道,牛眼中闪过冷锐的光芒,它可不在乎什么天极宗主的怒火。

  罗凡闻言,却是神色一动,连忙喊道:“留他一命!”

  在江州城中,罗凡通过旁人的言论稍稍了解了一下天极宗与玄阳宗的恩怨。

  听说二十年前,天极宗宗主武狂尊,向玄阳宗宗主赵荡魔发出生死挑战,最终在决斗中击杀了赵荡魔。

  从这则消息可以判断出,天极宗主武狂尊的实力定然极其的强大。

  玄阳宗目前的宗主是顾命秋,罗凡不知顾命秋与武狂尊相比,实力如何,但武狂尊能够击杀玄阳宗上代宗主,想必顾命秋实力胜于他的可能性极低。

  不然的话,顾命秋应该早就挑战武狂尊,为上代宗主报仇雪恨。

  所以,罗凡猜测,玄阳宗主顾命秋的实力,应该是不如天极宗主武狂尊。

  这龚真淳乃真道二重强者,在天极宗地位肯定不低,袁昆死了不打紧,若是龚真淳死了,必然引发武狂尊的怒火。

  到时候,武狂尊若是因龚真淳之死而发飙,跑到玄阳宗要人,如果顾命秋不是武狂尊的对手,恐怕是保不住罗凡和大黑牛。

  这龚真淳,暂时还得留他一命。

  原来大黑牛准备一蹄子踩爆龚真淳的脑袋,听得罗凡一喊,才改变了想法,一蹄子踏在龚真淳的胸膛上。

  龚真淳顿时口吐鲜血,在空中爆退出十数丈,身体往地面摔去。

  原本就已经虚弱的他,受大黑牛一蹄,也被踩个半死,这一下摔落于地,怕是得直接摔死。

  大黑牛飞向前,脚下滚滚如云的黑色妖气飞出,龚真淳还没落地,便被那妖气卷了起来。

  很快大黑牛便带着龚真淳飞了回来,落在罗凡、苏幼萱前方。

  龚真淳体内,有黑气涌动,大黑牛用妖气封印了他,再加上龚真淳自身重创,血剑术的反噬随着大黑牛那一蹄子已经彻底到来,整个人一点力气都没有,哪怕是在武道三重的罗凡面前,都没有了反抗之力。

  大黑牛看着罗凡,不解的道:“留着这厮干嘛?老牛我一脚踩死他了事。”

  罗凡微微摇头,道:“虽然附近没人看到这一战,但他前来阻拦我们,天极宗肯定知晓,他若是死了,天极宗肯定怪罪到我们头上。

  天极宗主武狂尊二十年前,曾击杀过玄阳宗上代宗主赵荡魔,实力很强,武狂尊若是上玄阳宗要人,而此人若是不在了,恐怕会引起一场大战。

  若是玄阳宗无人抗衡得了武狂尊,自然是保不住我们,所以,此人暂且让他活着,带回玄阳宗,将由宗门处置,如果玄阳宗的长辈们有信心抗衡天极宗,再杀也不迟。”

  苏幼萱道:“罗凡说的有道理。”

  大黑牛想了想,眼中的冷锐气息逐渐收敛起来,道:“虽然杀了也不算多大个事,但听你的,把他抓回玄阳宗再说。”

  “算你们识相。”

  龚真淳轻哼一声,道:“你们玄阳宗的长辈会把我供起来,客客气气的送回天极宗,否则武宗主的怒火一燃烧起来,你们玄阳宗可承受不了。”

  罗凡不屑的看了龚真淳一眼,道:“你们天极宗真有那么牛,就不会派什么奸细进玄阳宗,也不会出动真道长老在半路上拦截我们两个玄阳宗外门弟子,直接向玄阳宗下个令,玄阳宗就乖乖的把我们送到你们天极宗去了。”

  罗凡的话顶得龚真淳哑口无言,过了半响才说道:“你们会见识到武宗主的怒火的。”

  罗凡呵呵一笑,不再搭理他,将地级下品宝剑收进自己的百宝囊,然后又在百宝囊中拿出一根绳子,将龚真淳捆了起来。

  龚真淳、袁昆身上的百宝囊,都被罗凡取了下来,这是战利品。

  袁昆的百宝囊空间很小,东西也不多,没什么价值。

  龚真淳的百宝怇空间就大多了,和罗凡的一样,是中品百宝囊,里面有着一柄上品宝剑,一大堆金子,还有一小堆泛着微光的晶石,约莫有百来颗。

  除此之外,还有着几本书籍,几个药瓶,以及一些杂七杂八的东西。

  大黑牛兴奋的道:“可有什么值钱的宝物?”

  罗凡道:“真正价值高的就是那柄地级下品宝剑,其余的,那一百多颗真晶还算是有价值,其他的就一般了。”

  真晶,是真道强者修炼所需的宝物,一颗真晶价值银两百万,一百多颗真晶,就是一亿多两银子,比起罗凡百宝囊中的十万片金叶子的价值还要高了十倍不止。

  至于上品宝剑,价值数百万两银子,在罗凡眼中就普普通通了。

  一个武道三重的武者,竟然评价真道二重武者的百宝民情中,没什么有价值的东西,龚真淳的脸顿时便黑了:“你看不上那还给我好不好?”

  龚真淳黑着脸道:“本座的东西,可是没那么好拿的。”

  罗凡冷冷的看了龚真淳一眼,道:“你还是自求多福吧!能不能从玄阳宗离开,还是两说呢。大黑牛,回去了。”

  ……

  半下午时分,罗凡一行回到了玄阳宗,直奔青河堂而去。

  青河堂中,大黑牛穿过前堂的广场、弟子居住区,一直往后堂的长老府邸而去。

  一头体型巨大的大黑牛,驮着罗凡、苏幼萱,然后罗凡手中还提着一个捆得严严实实的老者,自然是极为的引人注目。

  “罗凡抓的那个老者是谁啊?”

  “这头黑牛好大啊,都有半个房屋高了。”

  “罗凡、苏幼萱外出一趟,究竟发生了什么?”

  ……

  青河堂的弟子看着罗凡一行,一个个神色讶异。

  大黑牛马不停蹄,一直来到郑星河的府邸。

  “老郑——!”大黑牛咧嘴一喊。

  这让后面跟着看热闹的青河堂弟子吓了一跳。

  “那……那头大黑牛说话了?”

  “他喊谁?老郑……难道是郑星河郑长老?”

  “会说话的妖兽,那是相当于真道强者的蛮兽啊!”

  “罗凡和苏幼萱怎么坐着一头蛮兽?我的天,我也想坐坐!”

  ……

  青河堂弟子顿时一个个惊呼出场,场面一下子热闹起来。

  郑星河很快从府邸中出来,先是向大黑牛点点头,然后目光看了罗凡、苏幼萱一眼。

  最后,郑星河的目光落在罗凡手中的老者上,顿时神色一变:“龚真淳?”

  龚真淳本就虚弱,然后长途奔袭一直被罗凡提在手中,晃来晃去,早已经晃晕了。

  龚真淳乃天极宗长老,真道二重的强者,在江州可是大有威名。

  现在,竟然被捆得严严实实,气息虚弱,并且被武道三重的罗凡提在手中,属实吓了郑星河一跳。

  郑星河顿时便反应过来,这是发生了大事,他向远处看热闹的弟子看了一眼,大手一挥,喝道:

  “散了,都散了,看什么看,马上散了。”

  长老发话,众弟子不敢不从,虽然很想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但还是恋恋不退的退走了。

  “你刚才听到了吗,郑长老念出了那个老者的名字,好像是龚真淳!”

  “龚真淳是谁?”

  “孤陋寡闻,天极宗有个真道二重的长老,便叫龚真淳!”

  “开什么玩笑,真道二重的强者,怎么可能被罗凡提在手中。”

  “也是啊,可能是重名吧,不知罗凡这次出去都发生了什么事。”

  “那肯定是重名好吧,真道二重的强者啊,那可是和我们青河堂堂主一个档次的人物!”

  ……

  退走的弟子们,依旧在议论纷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