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玄幻奇幻 > 斗神战帝 > 第五十三章 你竟敢伤牛爷的屁股

第五十三章 你竟敢伤牛爷的屁股

  袁昆低头,看着穿透胸膛的长枪。

  他一张嘴,嘴中鲜血狂涌,流淌而下。

  他一抬手,想要将穿透胸膛的长枪拔出来,但双手刚刚靠近枪杆,便无力的垂下。

  袁昆眼中的光泽飞速暗淡,眼皮无力的垂下,口鼻之间不再有呼吸,已经命绝。

  远处天空中,激战之中的龚真淳大吃一惊。

  袁昆死了就死了,他并不心疼。

  但是,袁昆乃武道五重的修为,却被武道三重的罗凡杀死,这个结果却是令龚真淳极为的惊讶。

  能够越级挑战的武者,本就罕见,哪怕是宗门之中,也是很多年才会偶尔出现一个。

  而罗凡,却是越两重境界将袁昆击杀,这比通常而言的越级挑战更加的罕见,即便以龚真淳真道二重的见识,都感到极为的惊讶。

  “在老牛面前,还敢分心,嘿……!”

  大黑牛一声冷笑,牛角的乌光大盛,将天空中的黑色剑芒绞碎片,身体往龚真淳直接一撞。

  大黑牛的速度,何等之快,龚真淳稍稍分心,便冲至了面前,牛角一挑,便如同一道源码刺狠狠的插向龚真淳胸膛。

  这一对牛角,比地级下品宝兵都更加坚固,这一下若是击中,龚真淳的胸膛肯定得刺个穿透。

  龚真淳连忙一剑封挡。

  牛角和地级下品宝剑碰撞在一起,发出铛的一声巨响。

  龚真淳仓促之间的防御,却是难以抗衡大黑牛这全力冲撞的一击,地级下品宝剑猛的一震,龚真淳身体又受重击,又向后方爆射而出,口中再一次溢出鲜血。

  “陪你玩了这么久,就是给机会罗凡,让他放手一战,嘿嘿……现在他们的战斗已经了结,我们之间也该结束了。”

  大黑牛咧嘴一笑,道。

  龚真淳闻言顿时黑了脸,他和大黑牛激战这么久,可是动用了地级下品宝剑,实力全开,已经全力以赴,可大黑牛却说只是陪他玩玩?

  这令龚真淳心中生出一股不妙之感,难不成大黑牛还有更强的手段没有施展?

  大黑牛话音一落,大嘴一张,那滚滚如云的黑色妖气顿时往它嘴中汇聚而来。

  黑色妖气汇聚于嘴中,凝炼成了液体,化成一团黑色的水流。

  水球虽然只有常人脑袋般大小,但并不规则,阻绝可见波涛汹涌,给人的感觉这不像是一团水球,而像一片汪洋大海。

  大黑牛一声大吼,黑色水球如同一发炮弹爆射而出,向龚真淳爆射而去。

  龚真淳顿时感应到了危险,身影一闪,连忙远远飞退。

  但那黑色水球却是锁定了龚真淳的身影,哪怕龚真淳闪避间故意变幻了方向,黑色水球也同样变幻方向追了上去。

  短短三个呼吸不到,黑色水球便追上了龚真淳。

  龚真淳连忙一剑挥出,剑芒爆射,将爆射而来的黑色水球劈了个正着。

  轰——

  黑色水球就像是个炸弹一般爆炸开,发出一声震天爆响。

  刹那间,爆炸的菜园便覆盖方圆数十丈,整片天空黑茫茫一片。

  爆炸开的黑色水球又化为了滚滚妖气,如同水流一般,回到踏虚而来的大黑牛脚下。

  当黑色的妖气退走,天空中显露出龚真淳的身影。

  龚真淳出现在之前位置的二十余丈开外,一身衣袍破破烂烂,血迹斑斑,显然极为的狼狈。

  龚真淳的脸上,也有着几道伤痕,突然他身体一晃,‘哇’的一声,吐出一口鲜血。

  显然在黑色水球炸开的那一瞬间,受到了极其可怕的冲击力,受伤不轻。

  龚真淳此刻,脸色极其的阴郁,两眼之中,满是愤怒的火焰和刻骨的杀机。

  “畜生,你真的惹怒本座了,非要分个你死我活,你以为本座真的怕了你这头蛮级一阶的四蹄畜生?”

  龚真淳声音低沉的吼道,双眼之中透露而出的目光极其狠厉。

  大黑牛饶有兴致的看着龚真淳,嘴着脸道:“怎么着?到了这个地步你还有杀招没有施展不成,来来来……施展出来看看,牛爷让你输得心服口服。”

  龚真淳受了伤,从刚才大黑牛爆发的速度判断,知道自己逃跑无望,除非先将大黑牛击杀。

  龚真淳的双目,突然间生出了一抹血红之色,显得极为的妖异。

  只见他将手中的地级下品宝剑一抛,然后一掌拍在自己胸膛。

  噗——

  一道血箭从龚真淳咽喉之中喷射而出,他的脸色顿时苍白了几分。

  “哇靠……你自残啊,呵呵……这一点牛爷可比不上你。”

  大黑牛见状,咧嘴笑道,神态很是轻松。

  虽然龚真淳此举怪异,但显然,大黑牛也有着强大的底牌,十分自信。

  远处地面,罗凡、苏幼萱站在一起,两人对于龚真淳的举动都微微皱眉,龚真淳先是自残,接下来要施展的手段,怕是很不一般。

  那喷射而出的血箭,正好射在了抛至上空的地级下品宝剑上。

  地级下品宝剑滴溜溜的一转,将所有的鲜血都吸收进去,剑身顿时泛起了血红色的光泽,变成了一柄血剑。

  “让你尝试一下本座的终极杀招——血剑术!”

  龚真淳冷喝一声,大手一挥,一缕黑色真气飞射而出,缠绕着血红色的地级下品宝剑,爆射而出。

  咻——

  血剑划过天空,产生一道妖异的血光,空气被切割,产生了尖锐的刺耳声。

  这一剑的速度、力量,都远超龚真淳之前的剑术,极其可怕。

  大黑牛那随意的脸上,在这一瞬间都露出了一丝凝重。

  不过,大黑牛的反应速度极其迅捷,只见他一个摆头,弯弯的牛角便扫在了爆射而来的血色剑光之上,血色剑光被击得弹射而回。

  不过,随着龚真淳虚手一划,那血色剑光一眨眼便转变了方向,又向大黑牛杀了过来。

  这一剑,直接杀向大黑牛的身体。

  大黑牛连忙调整了方向,牛头一摆,又将血色剑光挡住,使其反弹而回。

  不过,大黑牛仓促转身,任谁都看得出来,挡住这一剑它显得十分的吃力。

  龚真淳站在天空中,只是轻轻挥手,天空中的血剑再次向大黑牛杀去,刺向另一边身体。

  大黑牛体型庞大,能够被攻击的地方太多了,血色剑光速度又快,这一次大黑牛转身不及,血色剑光顿时便刺中了它的屁股。

  咻的一下,血色剑光从大黑牛屁股上一闪而过,掉落下一片黑毛。

  下一瞬间,大黑牛的屁股上出现了一道血痕。

  “哎呦……!”

  大黑牛惊叫一声,喝道:“你竟敢伤牛爷的屁股!”

  虽说大黑牛受伤了,但龚真淳此刻内心却是剧震。

  他的兵器,可是一件地级上品宝兵,并且,是在他施展血剑术的状态下,那血剑一刺,就算是真道三重、四重的武者,被刺中了身体也得被刺个穿透。

  但是,血剑刺中大黑牛,却只是斩落了一片黑毛,似乎连牛皮都没能刺穿,仅是在屁股上留下了一道血痕而已,这防御力也太恐怖了吧?

  这已经是龚真淳通过自残爆发出的至强攻击,施展了血剑术,副作用巨大,他至少半年的时间里身体虚弱,无法动用半点真气,结果就只伤了大黑牛的皮毛,令他属实震惊。

  “这畜生的皮毛坚硬,我可不信他头上的皮肉防御力也这么强,全身上下就没有破绽之处!它挡不住血剑术的攻击,总要死在本座剑下。”

  龚真淳心中暗道,挥手间,血剑继续爆射而出,化成一道血色剑光杀向大黑牛。

  这血剑术一施展,龚真淳便与之心神相连,只要少量的真气便能够御使它离体攻击,无论是变化,还是速度、力量,都比他用手施展剑术时厉害得多。

  因此,龚真淳虽然震撼大黑牛的防御力,但凭这血剑术他还是感觉胜券在拨。

  大黑牛屁股上中了一剑,虽然只是伤了皮毛,但也谨慎了许多。

  “小样,老牛不跟你来真的还真是不行了。”

  大黑牛冷喝一声,只见他突然间竖立而起,就像是人形站立。

  两只后蹄站在黑色妖气上,两只前蹄却是如同人手一般,灵活的划动起来。

  滚滚如云的黑色妖气,在大黑牛手中化成了一条长长的水流,就像是一条奔腾的大河。

  “大黑牛竟然能施展武技?”远处观战的苏幼萱惊呼一声。

  罗凡微微一笑,对于大黑牛的底细,他当然清楚得很,所以就算大黑牛屁股中一剑,他也毫不担心。

  看着大黑牛人模狗样的动作,龚真淳脸上也露出惊奇之色,他还从没看到哪头蛮兽战斗时,会像个人一样站起来施展武技。

  那滚滚黑气在它手上化成了一条如同江河一般的水流,估且算是武技吧!龚真淳心想。

  虽然大黑牛动作怪异,但龚真淳对于自己的血剑术还是很有信心,可不信大黑牛凭那妖气所化的水流就能挡住了。

  一眨眼的时间,血红剑光便射至了大黑牛身后。

  大黑牛头也没回,两只牛蹄一所,那黑色水流瞬间伸延到了身后,阻挡在了血红剑光之前。

  血红剑光瞬间射入水流之中,速度瞬间停顿,如同陷入了泥沼一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