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玄幻奇幻 > 斗神战帝 > 第三十章 入门大比
  罗凡闻言,不禁一声轻笑,道:

  “一个外门弟子,也称得上是‘巨头’?武道六重,也能算是‘超级强者’?这位师兄你是在说笑话呢,还是在故意嘲讽别人?”

  沈临神色一僵,他只是沈家支脉出身,在青河堂一直跟在沈家主脉出身的沈若飞身后耀武扬威,对于沈若飞,自然是马屁不断,能吹多高就吹多高,嘲讽沈若风他是万万不敢的。

  现在被罗凡这么一说,沈临真不知该如何接话,目光微微瞟了沈若飞一眼,见沈若飞满脸寒霜,只是目光凶狠的看着罗凡,似乎并没有对自己动怒,心中松了一口气。

  沈若飞自然不会因为罗凡一句话,而把枪头转向沈临,反而看着罗凡更加的凶狠阴沉。

  一旁,沈真杰冷声喝道:“罗凡,到了玄阳宗,你休要再猖狂,玄阳宗宗规森严,别说你那头蛮兽黑牛不在这里,就算在这里,也帮不了你。”

  罗凡淡淡的扫了沈真杰一眼,嘴角微微露出一丝不屑的笑意,道:“所以呢……?你想再和我决斗一次么?”

  感受到罗凡目光中的锋锐,沈真杰心中微颤,不由自主的后退了半步。

  不过,想到现在是身处玄阳宗,并且沈家有不少天才后辈都是玄阳宗弟子,沈真杰心中的胆气便足了起来。

  沈真杰因为自己的后退而怒哼一声,道:

  “玄阳宗宗规,门下弟子每一旬之内,必须挑战且被挑战一次,罗凡,以后可有得你受的,那日你打我一次,将来我会十倍、百倍奉还。”

  罗凡哈哈一笑,道:“玄阳宗的宗规我也懂,你倒是提醒我了,以后每十天之内,我都可以挑战你一次,沈真杰,每个月我能挑战你三次,我保证你每次都能感受到最极致的打击。”

  沈真杰的脸色微变,心中在盘算着,以后每一旬的第一天,都得让熟人挑战自己,把那一次被挑战的次数用了,免得落在罗凡手中吃亏。

  玄阳宗立下门下弟子每一旬之内,必须挑战且被挑战一次的宗规,就是想通过激烈的竞争激励门下弟子,不断的变强。

  不变强,在每一次挑战或是被挑战中,就会挨打。

  不过,宗规虽然严厉,却并不是所有的弟子都能够感受到这份残酷的竞争。

  只要宗门内,有自己同族之人,那么,挑战也好,被挑战也罢,都能够在自己人之间糊弄过去。

  这是无可避免的事,一些大的武道家族,族人众多,拜入玄阳宗的后辈子弟可能好几个,甚至多达上十个,他们互相配合,自然能够化解宗规定下的残酷竞争。

  但是,若是弟子间闹出了矛盾,那么这个挑战以及被挑战的宗规,却正好是他们解决矛盾的渠道。

  因此,即便有些人会将互相挑战的宗规糊弄过去,但总体而言,众弟子之间的争斗还是很激烈,因为一点矛盾而大打出手的对决经常可见。

  罗凡的态度,令沈若飞十分不爽,道:“我听真杰说你很狂妄,起初我还不信,现在看来……你在我沈若飞面前都敢如此放肆,的确是狂妄得很。

  对付你这种狂妄之辈,只有一个字——打!我沈家在玄阳宗,后辈弟子众多,就连内门弟子中都有我沈家精英,小子,你给我等着,我沈家的弟子,会将你打到心服口服为止。

  沈临,只要这小子的修为突破武道三重,你就挑战他,让他好好感受一下,被人爆打的滋味,每一次都要打到他爬不起来为止。”

  一旁的沈临顿时露出一丝凶残的笑意,道:“飞哥放心,只要他够被我挑战的条件,我一定会让他后悔从他妈的肚子里滚出来。”

  玄阳宗的挑战宗规中,对于挑战、被挑战的双方有规定,之间的修为差距不得大于一重天。

  沈临是武道四重的修为,罗凡现在才是武道二重,修为差距是两重天,不在宗规的挑战条件之内。

  只有等罗凡突破武道三重,沈临才能挑战罗凡。

  若是沈若飞要亲自挑战罗凡,那至少也要等罗凡达到武道五重的修为。

  罗凡脸上涌出邪邪的笑意,两眼看着沈临,道:“欢迎你来挑战。”

  罗凡的态度,令沈若飞超级不爽,他非常厌恶罗凡脸上的那种笑容,这让他有一种自己是傻瓜的感觉。

  “哼——!”

  沈若飞冷哼一声,大手一挥,带着几个沈家出身的弟子便走了。

  玄阳宗宗规森严,虽然鼓励弟子之间进行激烈而残酷的挑战竞争,但却只能按照宗规所定的来。

  弟子之间若是违背宗规而不择手段的对决,会受到宗门极其严厉的处置。

  罗凡刚刚入门,沈若飞根本没有任何办法对付罗凡,只能通过以后来恐吓,既然罗凡根本不在乎这种恐吓,那么沈若飞只能无趣的离开。

  “那小子的实力,你估计在什么程度?”转过一列房屋后,沈若飞向沈真杰询问。

  “罗凡虽然狂妄,但实力的确不弱,我估计应该能与武道三重后期的武者争锋。”沈真杰脸色不爽的说道。

  对于罗凡拥有这等实力,沈真杰很是郁闷不甘。

  “这么说,就算是宋天乔,对上他也没有十足的把握,去找项少云,在入门大比上,一定要狠狠收拾他!”

  沈若飞脸色有些狰狞,罗凡显然把他气得不轻。

  “罗凡和项少云同属青河堂,也不知能不能在入门大比上相遇,并且,项少云未必听我们的啊。”

  沈真杰说道,项少云是青河郡项家的直脉子弟,项家和沈家都是九级武道家族,沈真杰心中清楚,项少云可不会听他们沈家的。

  “在入门大比上收拾一个人而已,只要遇上了,那就是顺手为之,小事一桩,只要给予对方利益,绝对没有问题。”

  沈若飞说道,他十四岁加入玄阳宗,至现在已经八年,为人处事可比沈真杰精滑得多。

  沈若飞继续说道:“罗凡不一定遇上项少云,那今晚我去另外三堂走一趟,给另外三堂的新弟子强者也打声招呼,还是那句话,只要给予对方利益,这就是小事一桩,不管罗凡在入门大比上遇上哪个,都会被收拾得很惨。”

  沈真杰闻言竖起大拇指,道:“飞哥,还是你厉害。”

  ……

  第二日,清晨。

  青河堂一百名新弟子整齐的站在广场上,每二十人一列,共分五列,每一列前方,都有一位外门执事带队。

  长老郑星河现身,说了声出发,五位外门执事带着各自负责的新弟子分别上了五辆兽车。

  东林郡,是江州东部四郡的第一大郡,郡中九级武道家族足有八个之多,其他的武道家族,更是数量众多,远胜其他三郡。

  东林郡的后辈武者,天才数量也远胜其他三郡,每个郡都只招收一百名弟子,东林郡的一百名新弟子质量要高出不少。

  因此,东林堂人才济济,一直是玄阳宗外门四堂的第一大堂,每一届入门大比,都是在东林堂举行。

  玄阳峰山脚,方圆数十里,外门四堂位于山脚四个方向,之间的距离都在十里往上。

  五辆兽车从青河堂离开,没过多久,便来到外门第一大堂——东林堂。

  东林堂的建筑,比青河堂更加的恢弘大气,广场也比青河堂大了不少,处处透露着外门第一堂的尊荣。

  青河堂在山脚东部,东林堂在山脚西部,距离最远,青河堂的新弟子是最后一批到达。

  “看,垫底的终于到了。”

  “嘿嘿,青河堂这次应该是要三连底了。”

  “听说青河堂这届新弟子有两个相当出色,可惜,紫山堂、东扬堂的这届新弟子也都很强,我们东林堂更是稳居第一,青河堂看来还是要垫底。”

  ……

  看着青河堂的兽车队驶入东林堂广场,另外三堂的弟子,皆议论纷纷,一阵阵轻笑声传来。

  青河堂的新弟子下了马车,另外三堂的弟子轻笑声依旧传来,令青河堂的弟子一个个脸色铁青,心中激出一股怒气,战意蓬勃。

  广场四周,有着不少老弟子观战,以东林堂的弟子居多,青河堂的弟子最少。

  很显然,青河堂的老弟子,对于这一届新弟子的希望并不大,很多都不愿前来观看入门大比。

  广场前方,有一座高台,上面坐着外门四堂的长老级人物,正中摆着四个座位,左右各摆放着四个座位。

  郑星河只是坐在左边的座位上,可见中间四个座位上的人,比起郑星河的地位更高,是外门四堂的四大堂主。

  当青河堂的新弟子从兽车上下来列队,郑星河说道:“青河堂的新弟子都到了。”

  高台上,众长老级的真道强者目光纷纷看向中间四座右首第一人——东林堂堂主‘于连山’。

  于连山起身,抬步踏上天空,声音浩荡的说道:“本届入门大比,现在开始。”

  言罢,于连山回到座位,郑星河等左边座位上的四位真道强者,同时起身,飞至广场上空。

  四人分别来自外门四堂,共同主持这届入门大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