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玄幻奇幻 > 斗神战帝 > 第二十一章 跪下赔罪
  大黑牛从天而降,落在了醉仙轩外面。

  醉仙轩恢复了往日的热闹,看到大黑牛从天而降的客人们全部都惊呆了。

  罗凡让大黑牛自行前往它住的牛棚,和苏幼萱走入醉仙轩,然后点了些酒菜,慢慢品尝。

  这几日,罗凡都学着喝了点酒,除了第一次喝多了醉了,后面都是量到即止,逐渐的体会到了喝酒的爽快。

  醉仙轩中的客人,一个接一个惊讶的向罗凡、苏幼萱看来,两人骑牛从天而降的消息,显然正以一种极快的速度在传开。

  能够飞行的牛,哪怕是普通人都知道,这很了不得,武者基本上都清楚,知道这是与真道强者同等存在的蛮兽。

  罗凡、苏幼萱能够骑着蛮兽飞行,但自身气息却只是武道二重,属实令人震撼,对于两人的身份,都好奇得很。

  罗凡、苏幼萱在醉仙轩慢慢品尝美酒美食,青东县的武道圈却像是发生了地震般一样震动。

  两人骑牛飞行的消息自然不用说,太多人亲眼看见了,无人不知。

  不过,还有一则消息,同样令人震撼,安家家主、接班人、一众主力尽皆丧命的消息,也在各大武道家族间秘密传开。

  安家是五级武道家族,虽然在于青东县排不上最顶尖,但绝对能算是豪门之一。

  然而,如此一个豪门,在罗凡面前却是那么的不堪一击,遭遇到了毁灭性的打击。

  这则消息让众武道家族无不胆颤心惊。

  尤其是心中对罗凡动了歹念,昨夜派人前往醉仙轩的家族,更是心中震怖,生怕自己步安家后尘。

  ……

  “噫,那不是封家家主封远山吗?”

  “这可是青东县的大人物啊,今日神色怎么如此慌张?”

  “我没有看错吧,封家家主封远山,竟然独自一人在青东县城骑马狂奔,他要去哪里?”

  “封远山的脸色似乎很难看啊,目光中有着明显的恐惧之色,谁将他吓成这副样子?”

  ……

  一人一骑在街道上狂奔,引起了众多武者的围观和惊讶,议论纷纷。

  封家乃青东豪门,作为封家家主,封远山有着武道五重的修为,在青东县是不折不扣的大人物。

  平日里,常人相见封远山一面都难。

  然而此刻,封远山却神色惊恐,单独一人在青东县城的街道上骑马狂奔,属实令人惊讶。

  最终,封远山来到醉仙轩外。

  离醉仙轩还有十丈,封远山便下了马,然后双膝一坠,跪在了地面。

  醉仙轩位于青东县城的中心城区,最是繁华之地,武者往来众多,封远山对着醉仙轩一跪,可是让附近之人无不震惊,下巴惊掉一地。

  “怎么回事?”

  “封远山竟然向醉仙轩跪了?”

  “这什么情况?封远山可是青东县的豪雄啊,武道五重的强者,竟然会向醉仙轩跪下?”

  “看封远山似乎神色慌乱惊恐的样子,难不成这醉仙轩中,有让封远山如此惧怕的强者?”

  ……

  看着封远山这一跪,众武者心中都震撼的得很,对于眼前的这一幕十分的惊讶好奇。

  只见封远山跪下后,直接将头磕在了地面,大声喊道:“青东县封家家主封远山,特来向罗凡公子请罪,请罗凡公子大人大量,饶恕封家冒犯之罪,封家定知恩图报,给予罗凡公子足够的赔偿,请罗凡公子开恩!”

  对于罗凡的名字,青东县城中所知者甚少。

  所以,封远山这话更是令附近之人一头雾水。

  罗凡公子?

  这是什么人物,竟然令封远山如此惧怕,放弃了尊严,在大庭广众之下跪拜磕头?

  这罗凡公子也太牛了吧,神人啊!

  不少多少人的目光都投向了醉仙轩,看封远山的表现,罗凡公子应该就在醉仙轩中。

  醉仙轩中,几乎都是武道中人,一个个面面相觑,显然搞不错封远山这一跪,所跪的罗凡公子究竟是谁。

  不过,一些思维聪敏之辈,很快便将目光投向了罗凡。

  虽然他们不知罗凡的名字,但如果说醉仙轩中能有一人能够让封远山这个武道五重的强者连尊严都不要,就这么跪拜求饶,那么……这个骑着牛从天而降的少年,显然是最有可能的那个。

  有一人看向罗凡,便有第二人,第三人……

  很快,醉仙轩中的武者目光都落在了罗凡身上。

  众人心中判断,只有这个骑牛从天而降的少年,才合得上罗凡公子的身份。

  他们的判断显然没错,但罗凡听了封远山的话,并没有答理。

  如果罗凡没有大黑牛护道,昨天晚上,指不定被哪个家族派来的人给擒了,然后便是严打拷问,抢夺罗凡的机缘造化。

  等罗凡把心中的秘密都透露出来,失去了利用价值之后,迎接他的自然是死路一条。

  这些事说起来,就是几句话的事,但做起来,却不知是何等残忍,罗凡会经历何等的悲惨之事?

  现在仅是一跪,说几句好话就想恩怨两清,没那么容易。

  “罗凡公子,请罗凡公子开恩,给封家一条活路!”

  封远山依旧跪在地面,额头磕地。

  安家的遭遇,把封远山吓傻了,他不敢想象,如果封家也同样遭到罗凡的致命一击,会没落到什么地步。

  为了避免这个结果,封远山豁出去了。

  脸面,尊严,能当饭吃吗?能让保住性命吗?

  不能!

  所以,封远山抛弃了脸面,抛弃了尊严,只盼能够求得罗凡的原谅,不步安家后尘。

  “罗凡……!”苏幼萱向外面看了一眼。

  她从没遇到过这种情况,有些不知所措。

  罗凡则要镇定得多,道:“我们吃我们的,不管他!”

  不一会儿,又有一人策马而至,更是令人震撼。

  “姜家家主姜胜龙,他竟然也往醉仙轩而来了?”

  “姜家可是六级武道家族,姜胜龙是武道六重强者,真正站在青东县顶尖的大人物,他可比封远山的地位还要高了许多啊!”

  “姜胜龙怎么也一副神色惊恐的样子,他该不会和封远山一样,也是向罗凡公子求饶而来吧?”

  ……

  在众人的震撼与疑问中,姜胜龙离醉仙轩还有十丈便下了马,和封远山一样,往地面一跪,一头磕在地面,大声喊道:

  “罗凡公子,青东县姜家有眼无珠,得罪了公子,实属不该,我乃姜家家主姜胜龙,特意前来向罗凡公子致歉,希望您宽宏大量,饶了姜家这一回,日后罗凡公子若有所求,尽管向姜家开口,姜家一定全力以赴。”

  ……

  “什么情况?姜胜龙竟然也跪了?”

  “这罗凡公子到底是何方神圣,竟然能让姜胜龙都放充尊严和颜面,在众目睽睽之下跪地相求?”

  “这罗凡公子很了不得啊,我青东县城什么时候来了如此可怕的人物?”

  附近的人更震撼了,围观的观众越来越多。

  醉仙轩内,罗凡依旧神色淡然,姜胜龙的话和封远山之前说的一样,没有影响到他丝毫。

  不过,醉仙轩内的武者却是看着罗凡越来越惊讶,越来越震撼。

  ……

  又过了一会儿,又有一骑来到醉仙轩外,又起一股骚动。

  来人是魏家家主‘魏同光’,武道六重强者。

  见封远山、姜胜龙都跪在地面,魏同光很干脆的也一跪于地,将头标标准准的磕在地面。

  青东县城,仅仅三个六级武道家族,现在其中两个六级武道家族的家主,竟然同在醉仙轩外,向同一个人磕头求饶。

  这让附近围观的人们,属实震惊得不轻。

  魏同光同样也声音洪亮的自报了家门,请求罗凡饶恕。

  这令围观的人极其不解,真不知安、姜、魏三大家族,究竟是怎么得罪了罗凡,在罗凡面前竟然要如此放低姿态。

  不过,当萧家家主萧博出现在醉仙轩外,并且也向醉仙轩跪下后,附近的围观者顿时便沸腾了。

  此时,已经有很多很人都汇聚到了醉仙轩外。

  萧博,身为青东县武道圈中唯一的一位宗师级强者,修为高达武道七重,在青东县他的名气排第二,没人敢排第一,是当之无愧的青东县霸主。

  然而,这位青东县的霸主,竟然也和封远山、姜胜龙、魏同光一样,跪在了醉仙轩面前。

  这可是武道宗师啊!

  众人皆不敢置信,堂堂武道宗师,竟然会向人下跪。

  不过,众人联想到了之前大黑牛在天上飞的画面,却是不难猜测,能让堂堂武道宗师下跪求饶,那位罗凡公子,恐怕就是乘坐大黑牛在天上飞的那位年轻公子。

  “我……青东县城萧家家主萧博,代表萧家特来向罗凡公子赔罪……!”

  萧博也跪在醉仙轩面前大喊。

  一个武道七重,两个武道六重,一个武道五重,全部都跪在醉仙轩外向罗凡赔罪、求饶。

  这等情景,算是在青东县生长了一辈子的武者,都没见过,一个个都傻眼了一般心中的震撼,难以用语言描述。

  等萧博前来,罗凡和苏幼萱已经吃饱喝足。

  罗凡对于萧博的话同样充耳未闻,与苏幼萱直接往客栈而去。

  罗凡的嘴角,透露着邪邪的笑意:还不知对方赔罪的诚意,就让他们先等着吧……

  PS:又是周一了,求推荐票,求收藏,冲榜ING。。。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