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玄幻奇幻 > 斗神战帝 > 第四章 刀枪不入
  

  罗凡、苏幼萱走出服装店,便看到十数骑围了过来。

  街道上,众人都向两边退避,远远的看着这边,一个个神色惊奇。

  “汪家的二号人物汪通豹来了,他可是武道二重巅峰的修为,汪家仅次于家主汪通虎的存在。”

  “那个罗凡,才是武道一重而已,打死了汪精龙不赶紧跑人,难道他想对抗整个汪家吗?”

  “如果打死汪精龙后,罗凡弄一匹马,离开东荒镇往大荒中一跑,还真有可能逃过汪家的追捕,现在……不可能喽。”

  “汪家家主汪通虎,可是武道三重的修为,并且实力强大,在武道三重武者中都是高手,罗凡怎么抗衡得了汪家?”

  “别说是汪通虎,就是武道二重的汪通豹,也不是罗凡能抗衡得了啊!现在我真是想知道,罗凡凭什么脱身,他打死汪精龙,也算是为东荒镇除了一大害,可别把自己的性命也搭里面去了。”

  “哎……我看悬,武道九重境界,一重境界一重天,武道一重的武者,不可能与武道二重抗衡,更别说是武道三重,如果罗凡没有人救援,怕是要栽在汪家手中。”

  ……

  这里离东荒客栈不远,罗凡打死汪精龙的事已经传开,众人议论纷纷。

  虽然东荒镇的人,对于罗凡打死汪精龙心中暗暗叫好,不禁为为罗凡喝彩,但也为罗凡捏了一把汗,不觉得罗凡能够从汪家手中脱身。

  汪家的十数骑中,后面十二骑一字排开,领先的一骑上坐着一个年约四旬的黑袍中年人,目光凶狠,透露着武道二重的修为气息。

  正是汪家的二号人物‘汪通豹’,东荒镇无人不识。

  汪通豹目光冷冷的扫过服装店,落在罗凡身上,透露出冰冷的杀机:“你……就是罗凡?”

  “二爷,就是他,就是他打死了汪少。”

  “二爷,他一拳就打死了汪少,还把我们三人的手臂打断了,下手好狠啊!”

  “二爷,汪少死前七窍流血,死得好惨啊,这小子出手太狠毒了。”

  汪精龙的三个跟班,小跑来到汪通豹身旁,指着罗凡喝道。

  罗凡大步向前,目光在汪家众武者身上一扫,新来十三骑,后面十二骑中,六个武道一重,六个武道二重。

  前面那一骑也是武道二重,但无论是身份地位,还是气势强度,都远胜后方的六个武道二重,显然实力在同境界中位于一流。

  面对武道二重中的一流者,罗凡也神色如常,道:“我就是罗凡,你是汪家哪位?”

  汪通豹瞪着双眼,怒喝道:“老子汪通豹,罗凡,你杀我侄儿汪精龙,万死也不足以谢罪,说……你想要怎么死?”

  罗凡哈哈一笑,道:“汪通豹是吧,别说这些废话,汪精龙是我不小心打死的,你汪家想要为他报仇,尽管放马过来,我罗凡小命一条,但你汪家要取,得看看有没有这本事。”

  汪通豹阴沉着脸,大手一挥,道:“左六骑,将这狂妄的小子生擒,得让他受尽折磨而死,以慰精龙在天之灵。”

  “是,二爷。”

  汪通豹身后,六个武道一重的骑士齐声喝道。

  话音落,六人同时从马背上跃起,落在了前方,一字排开。

  唰——

  一片白花花的光芒一闪,六人都取下了后背的单刀,刀锋闪着寒芒,杀气逼人。

  汪通豹身边的十二骑,是他的贴身侍卫,六个武道一重,实力都是武道一重中最顶尖的存在,手中拿着武器,六人联手,哪怕是武道二重的武者都对付得了。

  看着那闪着寒芒的刀锋,两旁观点的人不少都倒吸了一口冷气,心中为罗凡捏了一把汗。

  苏幼萱看着六柄杀气逼人的单刀,顿时心便提到了嗓子里,惊道:“罗凡,你行不行啊?要是危险你就自己跑吧,别管我。”

  罗凡回头,冲苏幼萱邪魅一笑,道:“小意思,他们在我面前玩刀,呵呵……简直让人笑掉大牙。”

  大黑牛嘴角也咧的老长,笑意盈盈,弯角轻轻碰了碰苏幼萱,让苏幼萱不用担心。

  这大黑牛的灵性苏幼萱已经见识过了,知道它很通人性,见大黑牛一副笑意盈盈的样子,苏幼萱心中的紧张便淡了很多。

  “罗凡也是武道一重,难道空手能对付六个手拿单刀的顶尖武道一重武者?并且,还有六个武道二重武者在一旁虎视眈眈,还有更强的汪通豹呢?罗凡如何抗衡?”

  苏幼萱心中惊诧,不解。

  罗凡大步向前,右手伸出食指朝六人勾了勾:“不怕死的就上来,我来教教你们怎么玩刀。”

  “找死——!”

  六人齐声怒喝,同时动手,向罗凡冲了过来。

  一字排开的六人,很快围成一圈,将罗凡包围在中间,六柄闪着寒光的单刀从不同的方向同时向罗凡劈了过去。

  同一时间,面临六柄单刀的攻击。

  两旁观战的人,这一刻目光都直了。

  这六柄单刀闪着寒光,锋利无比,若是劈在身上,得劈出六道深深的伤口,一击就得将罗凡重创,有性命之忧。

  可罗凡面对这六柄单刀的攻击,却是不慌不忙,不避不闪,神色平静如常,似乎劈来的不是刀,而是纸片。

  眼看六柄单刀就要劈中罗凡,罗凡突然间吸了一口气,后背一弓,全身肌肉一紧,崩得坚如铁石。

  罗凡只是微微侧身,避过了脑袋要害被刀劈中,下一瞬间,六柄单刀全部劈在罗凡身上。

  铛铛铛铛铛铛!

  六声爆响,如金铁交击,六柄单刀都反弹而起,飞溅出火花。

  罗凡身上的衣衫被劈出六道裂缝,却没有一丝鲜血流出,似乎这六刀都没能破开罗凡的皮肉。

  “什么——?”

  这一瞬间,无论是出刀的六人,还是一旁的观战者,不知多少人齐声惊呼起来。

  罗凡的身体,竟然刀枪不入?

  就在所有人都震惊得差点将眼珠子惊爆出来的时候,罗凡一声怒吼:“赔我衣服——!”

  他的关注点,在衣服的六道裂缝上,这可是他刚买的衣服,并且才刚刚穿着走出服装店。

  大吼间,罗凡手一伸,便有一柄单刀落在了他的手中。

  然后便是一片刀光闪动。

  一刀在手,罗凡的气势顿时变得凌厉,单刀在罗凡手中如臂使指,速度如飞,一眨眼的时间劈出六刀。

  六声惨叫,几乎同一时间响起。

  六人连连向后方爆退,他们的身上都多了一道伤口,被开膛破腹,一道刀痕从腹部一直延伸到下巴,受到了致命的重伤。

  六人退出十数步,都向后倒地,鲜血流了一地,肠子都流了出来,已然活不成了。

  “在我面前动刀,才是真正的找死。”

  罗凡淡淡的道,他虽然才十四岁出头,但与荒兽的生死博杀已经不下千次,死在他手上的荒兽也超过千头,早已习惯血腥的味道。

  杀几个人,罗凡感觉和杀几头荒兽没什么区别,心中一点波动都没有,神色冷酷。

  在大罗村中,无论是剑法、刀法,还是枪法,罗凡都有专门的强者教导。

  他们虽然都没有教罗凡具体的武技,而只是一些劈、刺、砍、挑……之类的基础动作,但这些基础动作在实战中千锤百炼,比起不少武技都还可怕。

  不管是刀、剑、枪等各种兵器在手,都能够如臂使指,以最佳的方式,最快的速度斩杀对手。

  一刀,六个武道一重全部受到致命伤,倒在地面生命迅速消逝,已经没了活路,给众人带来的震撼,几乎不亚于刚才的刀枪不入。

  好快的刀!

  好可怕的刀法!

  好可怕的刀速!

  众人心中无不震撼,尽皆骇然。

  刀还是那柄刀,刚才连罗凡的身体都没劈进去,可到了罗凡手中,却是变得无比的可怕,一眨眼取了六条人命。

  真正可怕的,是罗凡这个人。

  看着倒在地面的六人,就连汪通豹身后六位武道二重的骑士,都心中一揪,像是被人抓了一把,看着罗凡眼中露出了惊惧之色。

  那神出鬼没速度如飞的可怕刀法,连武道二重武者,都感到畏惧。

  汪通豹阴沉着脸,双眼几乎眯成了一条缝,透露出的目光却是锋锐无比,透露着惊世杀机。

  汪通豹从马背一侧取出一柄长刀,寒光闪闪,品质比起刚才杀向罗凡的六柄单刀,更胜一筹。

  手中长刀向罗凡一指,汪通豹脸上如同蒙上了一层寒霜,冷喝道:“今日若不杀你,我汪家在东荒镇除名,右六骑,随我一同斩杀罗凡,不必生擒,只要有机会,便将他致于死地。”

  说话间,汪通豹从马背上一跃而起,落在前方。

  后方,六位武道二重的骑士也纷纷下马,在汪通豹身后一字排开,气势凶狠。

  顿时,有七个武道二重武者,涌出滔天杀意,都锁定了罗凡。

  观战的众人,心中又悬了起来。

  仅是六个武道二重武者,实力就比刚才六个武道一重武者强大得多,还加上一个武道二重武者中实力位居一流的汪通豹,何等可怕?

  哪怕罗凡刚才夺刀反杀六位武道一重,表现得极其惊艳,但同时面对七位武道二重,众人还是紧张,心中又替罗凡捏了一把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