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大哥你……”天龙妖帅眼睛有凸出来的望着这一幕,话在嘴中滚来滚去,却始终未能吐出来,显然眼前这幕对他也是造成了不小的冲击。“怎么回事?”那远处的血猿妖帅二人也是满脸的惊疑不定,旋即对视一眼,眼中皆是有着一抹骇然:“难道那秦牧还与龙族有关系?这小子究竟是什么来路啊!”“咳!”在那漫天怪异的目光中,秦牧也终是逐渐的回过神来,他望着自己那被秦潜紧紧抓住的手掌,尴尬的咳了一声,然后不着痕迹的把手抽回,笑道:“怎么?秦潜大哥听说过我?”其实此时秦牧心头也是相当的惊异,看秦潜这模样,显然是听说过他,这让得他相当莫名,虽说他在神元大陆闯了一些名头,但还远远不至于传到兽域来,更何况,还是被四大霸族之中的龙族所知晓。“呵呵,前些时候陆河大人曾传过话回龙族,特地提起过秦牧小哥。”秦潜笑道。秦牧微微点头,果然是陆河前辈传回的消息。看这模样,似乎他在龙族之中拥有着相当高的地位啊,不过这似乎也并不奇怪,毕竟那是一名货真价实的轮回境强者,而且他活了这么多年,想来就算是在以寿命悠长著称的龙族之中,也绝对算是老古董的层次。“如果早知道是秦牧小哥的话,就没这么多麻烦事了。”秦潜笑了笑,然后对着后方的天龙妖帅招了招手,后者有些犹豫的跟过来。“天龙。这事可是你莽撞了,还不快给秦牧小哥道个歉。”听得这话,不仅天龙妖帅眼睛瞪大起来,就连小九以及那三名九幽魔蛟族的强者也是惊讶的看了秦牧一眼,刚才就算是面对着小九,秦潜都未曾如此殷切,但眼下……“秦大哥!”天龙妖帅也是不明白这事情的转变,有点傻眼的道。“秦牧小哥乃是陆河大人的传承者,岂是你能够得罪的?”秦潜目光一沉,道。“陆河大人。”听得这名字,就算是以天龙妖帅的性格都是吓了一跳,身为龙族的人,他自然很明白这个名字在龙族中代表着什么,那可算是如今龙族中地位最高的人之一了,他怎么都想不到,眼前的秦牧,竟然会与这位传说中的大人物有关系。在这天地间,轮回境便是最为强大的境界,但无数天赋惊艳的强者终其一生,都是未能踏入这一步。所以即便这天龙妖帅实力强大,在这兽域也算是一方诸侯,可在面对着真正的轮回强者时,依旧是相当的敬畏。“呵呵,天龙妖帅也曾经对我这龙纹神典很感兴趣呢。”秦牧盯着天龙妖帅,似笑非笑的道。秦潜闻言,面色顿时一变,那天龙妖帅见状这才感到不妙,连忙干笑道:“秦牧小哥说的哪里话,那是我一时头脑发热,如果早知道这是陆河大人所传,再给我个胆子也不敢觊觎啊。”“秦牧小哥,天龙有时做事的确鲁莽,还望不要怪罪。”秦潜笑着抱拳道。秦牧笑笑,这秦潜的热情程度让得他感觉到一点不太对劲,虽说陆河的确在龙族中拥有着极高的地位,但秦潜毕竟也不算是寻常人物,即便因为陆河的关系会对他和颜悦色,但也远远达不到眼下这种堪称刻意的讨好。“此事就作罢吧,秦潜大哥也不用在意了,既然事情解决,那我们便先行离开了。”秦牧冲着秦潜拱了拱手,道。那秦潜听得秦牧要离开,顿时一急,连忙阻拦:“哎,呵呵,秦牧小哥莫急莫急啊。”秦牧双目微眯,他看着秦潜,笑了一下,轻声道:“秦潜大哥是有什么事情吧?”秦潜微滞了一下,旋即苦笑着点了点头,轻声道:“是我们龙族出了点事,需要秦牧小哥的帮忙。”秦牧微惊,龙族的事竟然需要他来帮忙?“哎,你这家伙少信口雌黄,你们龙族都解决不了的问题,秦牧去能有什么用?”小九走上前来,目光有些不善,道。后面的三位九幽魔蛟族半步造化强者也是盯着秦潜,眼神同样是有些讶异。秦潜看了看小九,有点犹豫,片刻后他方才一挥手,一道光圈将三人笼罩进去,显然是不想将对话传开。“是陆河大人传来的话,说我们龙族如今遇见的那问题,或许就秦牧小哥能解。”秦潜叹了一口气,道。“哦?”秦牧也是有点惊讶,旋即他双目微眯,修长十指交叉,轻声道:“莫非是邪族的问题?”听得此话,秦潜愣了愣,旋即无奈的点了点头,他倒是没想到秦牧竟然直接猜了出来。秦牧眉头微皱,果然如同他猜想的一般,龙族实力强横无匹,随便派出一人就不是现在的他可以抗衡的,但如今他们却是需要他的帮忙,秦牧想来想去,他身上唯一能够直得称道的地方,或许也就只有他对于邪族的一种针对性力量了。而且,也只有那些诡异莫测的邪族,方才能够让得强如龙族,也是焦头烂额。“邪族?是那些东西?”小九眉头也是皱了起来,看来对于邪族,他同样是知晓一些,毕竟不管如何,他也算是天地间的一尊强大存在。

  “确切情况是如何?”秦牧看着秦潜,问道。“这个恐怕只有等秦牧小哥到了龙族后才能细说了。”秦潜苦笑一声,道:“这事挺急的,从陆河大人话传回来后,我们便一直在暗中寻找秦牧小哥,没想到今日会在这里遇见。”“还要去龙族?”小九有些狐疑的看了秦潜一眼,秦牧的实力如今虽说大有长进,可一旦深入龙族,出了点事,怕是连逃的机会都没。“这位九幽魔蛟的朋友不用担心,我龙族也不是什么寻常小族,这种手脚断然是做不出来的,而且秦牧小哥与陆河大人有这关系,我龙族也必定会将其视为朋友。”秦潜忙道。秦牧笑了笑,道:“秦潜大哥多虑了,陆河前辈与我有恩,而他也是龙族的人,如今龙族有难,我自当相助。”对于龙族,他的确有着不小的兴趣,当然,他兴趣最大的,还是陆河所提起的那“远古葬龙渊”,秦牧想要真正的将龙纹神典修炼到大成,那这“化龙骨”的一步,必不可缺,原本他还在头疼该如何才能扯上这条关系,但没想到眼下龙族却是主动找上门来。按照陆河所说,那“远古葬龙渊”似乎对于龙族相当的重要,外人根本不可能得以进去,不过现在龙族似乎需要他的帮忙,这样的话倒是能够是否可以借此让得龙族答应他进入“远古葬龙渊”。“那便多谢秦牧小哥了,这人情,我龙族记下了!”秦潜闻言,顿时大喜。“你这家伙答应这么快干什么?雁过不拔毛可不是你的作风啊,这种空口白条你也信?”小九凑近秦牧,低声道。秦牧无言,一旁的秦潜也是尴尬了咳了一声,道:“只要秦牧小哥帮我们龙族解决掉眼下的问题,想来我族不会亏待于他的。”“秦潜大哥,你们打算何时动身?”秦牧问道。“一切看秦牧小哥的意思,当然,越快越好。”秦潜犹豫了一下,道。秦牧微微点头,从秦潜的脸庞上,他看得出一些急迫之色,当即心中也是有些震动,这龙族究竟出了什么事,竟然会如此的紧急。“那便三天后动身吧,这三日我们还得安排一些雷渊山的事。”秦牧想了想,道。“好,三天后我来雷渊山接秦牧小哥,至于雷渊山,秦牧小哥放心,这段时间,谁敢有半点异动,莫说你,就算是我龙族都绝不放过他!”秦潜沉声道,说着,他还扫了天龙妖帅一眼,后者顿时尴尬点头,不过现在他倒没了半点的狂气,眼下的情况他分辩得出轻重,这秦牧显然已是成了一个对龙族极其重要的人,如果他再来得罪的话,或许连龙族都不想保他。“呵呵,那便这样决定吧。”秦牧笑着点头。秦潜见状,也就不再多说,再度抱拳,然后便是带着天龙妖帅迅速离去,而随着他们的离去,这片天地间的气氛也是逐渐的松缓下来,那无数道望向秦牧的目光中,皆是弥漫着一些震动,先前秦潜那话放出来,以后这小兽域,还有谁敢得罪雷渊山?谁又能想象到,一个并不算多耀眼的小小雷渊山,如今却是跟四大霸族之中的九幽魔蛟族以及龙族都是扯上了这么大的关系?此时此刻,那些众多强者以及势力,总是彻彻底底的死了眼红秦牧手中神物宝库的心思,而后一个个带着一些感叹与不甘逐渐的带着人马退出神物山脉。秦牧望着这收场的一幕,也是一笑,然后转头看向小九,笑道:“走吧,先跟我们回雷渊山,我们兄弟好好聚聚,然后么,呵呵,我倒是想去见识一下,那龙族究竟是遇见了多大的问题。”随着秦牧等人的凯旋而回,雷渊山则是陷入了一片欢腾之中,那神物山脉之中所发生的种种之事,即便是雷渊山中一些资质相当老的强者都是感到心血沸腾,谁能想到,一个在小兽域并不算得最顶尖的雷渊山,居然能够拨得头筹,甚至最后令得那三大妖帅都不敢有丝毫的不满?这种成就,让得不少雷渊山的人感到一种难掩的自豪,而这种自豪,显然不可能是以往沈旻统领时所给予他们的,那时候的雷渊山,还需要向血龙殿俯首称臣,虽说向强者示弱算不得什么卑微的事,但这个世界上,总归没有人喜欢被人俯视而待。每一个雷渊山的人都很清楚,从此以后,雷渊山在小兽域的地位,必定将会超越血龙殿那三道最为强大的势力,从而成为小兽域之中最为耀眼的存在。在这小兽域,也不会再有人拥有着挑衅雷渊山的胆量!如果说以往一些雷渊山强者还会因为易主而暗自心中有着一些间隙以及不认同感,那么现在的他们,终于是真正的开始认同并且敬畏这新任的妖帅。他们相信,在新任妖帅以及那位从始至终都未被人看透的青年统治下,雷渊山的威名,一定会响彻兽域!一座山峰之上,秦牧俯视着下方那陷入异常热闹与欢腾的雷渊山,也是轻轻的吐出一口气,在面对着三大妖帅时,他原本以为他们将会放弃雷渊山,但没想到,最终局面会衍变成这番模样。“看来你这一年多时间倒是过得挺精彩的,神元大陆是片不错的地方。”突然有着笑声从后方传来,秦牧转过头,然后便是见到在那一块青石上,小九懒洋洋的盘坐着,手中拎着酒壶,在其旁边,则是身材高壮如铁塔般的小炎。“那里的确挺精彩的。”秦牧略微有些感慨,当他从那神空岛上苏醒过来后,便是经历了诸多事情,直到最后一步步的在那神元大陆中拥有了不弱的名声,而这之中经历了多少生死一线,也唯有他自己心中方才清楚。“我倒是有些倒霉,回到兽域时,已是重伤,所幸生死关头血脉觉醒,最后方才被族内强者感应到。”小九咂了咂嘴,旋即拎着酒壶喝了一口,略作沉默,轻笑道:“那时候,我还以为这辈子都看不见你这个家伙了呢。”“我们都福大命大,可不会那么容易死了。”秦牧笑了笑,那眼中倒是有些怀恋之色涌动。小九笑了笑,修长手指轻轻的弹在酒壶上,喃喃道:“天神阁那老贼可别死了啊……”山峰上,流动的空气仿佛是在这一瞬间凝固下来。原本还带着笑容的脸庞,都是在此时涌上了许些寒人心魄的厉色,当初所发生的事,一直是一根狠狠刺在他们心中的尖刺。“如果我现在是九幽魔蛟族族长,就直接拉起九幽魔蛟族杀回衍化大陆宰了那墨长空,顺便灭了天神阁。”小九撇了撇嘴,那眸子中,却是有着刺骨的杀意在流转着。

看过《邪暝》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