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盛宠医品夫人> 第二百七十五章 斥责

盛宠医品夫人 第二百七十五章 斥责

  灵堂内的每一个人都没有因此放松,仍是如临大敌一般死死盯着夜微澜,都在担心他下一步的动作。

  梁霄对上夜微澜的视线,神情始终淡淡的,但眼神越阴冷无比,就像看一个死人。

  夜微澜心里越发毛躁。这种感觉让他很不自在,连带眼神中也多了恨意。

  “梁霄,若不是你从中作梗,皇位早已被我夺回,你助纣为虐,就不怕遭报应么?”

  夜微澜质问梁霄,“你们梁家还真是如出一辙,你父亲为了权势名望选择了先帝。而你,也为了同样的东西保一个根本不配做皇帝的人!”

  夜微澜咬牙切齿,恶狠狠地低头看了夜微言一眼。

  夜微言察觉到夜微澜的视线,不自觉吞了口口水,但他的动作幅度不敢太大,怕会不小心碰到匕首上。

  “我为何要支持一个害死我三姐的人?”梁霄终于开口,冷冷地反问夜微澜。

  夜微澜身形一僵,似是被梁霄问住了,但他很快就淡定下来。

  他今日既然会在宫内动手,就已经什么都豁出去了,无论任何人说什么,夜微澜都不会惊慌。

  “没错,梁芳茹是我亲手杀的。”夜微澜很是大方地承认。

  灵堂内,除了梁霄和徐若瑾之外,俱是露出了不同程度的惊讶神情。

  徐若瑾早已从伊莲那里听说整件事的经过,此时听夜微澜亲口承认,她的眼里仿佛能喷出火来。

  她一点也不后悔方才对夜微澜说过的话,夜微澜这样的人真的是死不足惜!

  夜微澜为了自己的路,把所有人当垫脚石,甚至连结发妻子的性命都可以随意处置。

  这样的人,根本没有活在世上的必要。

  梁芳茹的死过去这么久,梁霄从来没有主动提起过,但这不代表他不记得,也不表示他会放过夜微澜。

  “要怪之能怪她自己,看不清形势,居然还要为了你和梁家与我对着干。我才是他的夫君!她什么都得听我的!”夜微澜的语气不容许有半点辩驳。

  徐若瑾恨恨地看着夜微澜,恨不得立刻冲上去扇他两个耳光。

  “三姐有多护着你,你知道吗?为了你,她几乎与梁家都决裂了!你又何时见过她与我们来往?”

  徐若瑾叱问夜微澜。

  夜微澜冷笑,“她优柔寡断的性子,会这么做是情理之中。我本来也以为她会老老实实做她的涪陵王妃。可惜,你们梁家人一个个都是养不熟的狼!”

  “你嘴巴放干净点!”徐若瑾毫不示弱,立刻吼了回去。

  就连夜微澜都是微微一愣,“我说错了么?关键时刻,连她也要来拖我的后腿。这种人不要也罢。”

  夜微澜就像是故意激怒徐若瑾,毫不在意地说出这种没有人性的话。

  徐若瑾愤怒不已,身形微动,死死咬着下唇,心里更是替死去的梁芳茹不值。

  梁芳茹一直以来惦记的就是这样一个人渣。

  徐若瑾越发惋惜,梁芳茹在天之灵,不知是否会后悔。

  早知道如此,徐若瑾就该不管不顾,用尽强硬的手段也要把梁芳茹带离夜微澜的身边。

  “你和我说这些是何意?难道想让我不计较三姐的死,然后帮你夺了这江山?”梁霄反问夜微澜。

  梁霄的话一出口,众人只觉得荒谬无比。

  严弘文和熙云公主都没有想到梁芳茹过世的内情是这样的。如此说来,难怪梁芳茹的葬礼如此仓促,甚至还与皇后选在同一日……

  熙云公主似乎想到了什么,给严弘文使了个眼色。

  严弘文轻轻一点头,没有说话。

  面对梁霄的质问,夜微澜沉默一瞬,接着勾起嘴角,“识时务者为俊杰,你不帮我难道要帮一个贪生怕死之徒?”

  夜微澜说的自然是他手臂紧紧箍住的夜微言。

  夜微言的脸胀得通红,只是不知道是羞愧难当,还是憋得喘不过气。

  梁霄淡淡地扫了夜微言一眼,没有接话。

  “我今天就要让你看看,你的好主子宁肯保住自己的性命,也会豁出去你的命!你最应该支持的人到底是谁!”

  夜微澜对着梁霄怒吼,此时的他与方才判若两人,像是积压了许久的情绪终于宣泄出来,心情异常激动。

  夜微言能明显感觉到脖子上的肉一突一突地跳动,就像他的心,越跳越快……

  虽然不想,但夜微言的脑海中浮现出不少血腥的画面,面对死亡,他感觉到自己内心如此的渺小。

  双腿发软,视线模糊,冷汗流个不停,全然没有了最初的淡定和沉着。

  一开始夜微言还坚信夜微澜不会动手,但是到了这一步,他也拿不准了。

  夜微澜手起刀落,自己的命可就要搭在这里。到时纵使有十个沐阮,也照样回天乏术!

  夜微言自然是不想死的,而且还是被人逼宫,这样毫无脸面的死法传出去,恐怕要成为历史的笑柄。

  他想的越多,就越是紧张。脑海里也想是走马灯似的想到了很多乱七八糟的东西。

  一会儿是小时候,一会儿是几天前,来来回回地穿梭。

  再这么下去,就算夜微澜不动手,夜微言也会被自己压垮。

  田公公看在眼里,急在心上,他忍着胳膊上传来的痛苦,细细寻找着夜微澜的破绽。

  只要夜微澜有一点松懈,田公公就会立刻不故一切地冲上去。

  但说起来容易,田公公站在原地不敢轻举妄动,头上渗出细密的汗珠也不敢擦,就怕错过绝无仅有的机会。

  夜志宇心中犹豫,就连动作都没有一开始那么戒备。

  夜微澜根本不把这些人放在眼里,他真正担心的,只有梁霄一个。

  在他三番两次地试探之下,梁霄仍是不为所动,他就知道再怎么努力都没多大用处。

  与其继续纠缠下去,还不如趁早解决这个后患!

  “是你逼我的!”

  夜微澜盯着梁霄,从牙缝里挤出这几个字,接着手中的匕首一紧,“还不快下令!杀了梁霄,不然死的就是你!”

  夜微言瞬间感觉到一股彻骨的冷意从脖子上传来,贯穿全身,让他一下就清醒过来。

看过《盛宠医品夫人》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