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科幻灵异 > 养鬼为祸 > 第三十四卷 第三千三百三十二章:留下

第三十四卷 第三千三百三十二章:留下

  对方外放而出的压迫力,不是归一境可比,轮回镜的身份已经昭然若揭,而三人听完我的话,表情并没有太大的波动,似乎对整件事情早就了若指掌。

  “不是。”而为首的女道非常很干脆的回答了我的问题,紧接着看着我,问道:“你就是夏一天吧?”

  “那你们来此的目的,就是单纯的要杀我了?”我冷冷的问道。

  “不是。”为首的女道继续回答,我微微凝眉,问:“既不是杀我,那你们想如何?”

  “和我们走一趟。”女道不容置疑的说道。

  我冷冷一笑,说:“如果我说不呢?”

  “那就虚体和我们走一趟。”女道一脸的无情,这句话仿佛说了不下百次。

  “跟你们走?也行,但我至少该知道你们是谁,而带我去见谁吧?”我看向了另外一男一女,这两位刚才来的时候什么表情,现在还是什么表情。

  “我们是道盟的执剑者,奉命拿你。”女道的话语,仍旧带着干练和无情。

  “执剑者?什么意思?”我从这名字上,大致联系上了他们三位腰带上的那把小剑了。

  “奉道执剑!”女道嘴里念出了这四个字,而这四字吐出的时候,她身边的男女顿时手一翻,各自的武器都摸了出来,这是打算强攻了,毕竟怎么看,我都不是很配合的人。

  “呵呵,奉道执剑,不知道奉的什么道,执的什么剑?祸事又不是我自己惹来的,你们要怪,应该怪这里的中枢头领吧?要不是他们下令灭我天之境,又怎么会引来我的报复?”我冷冷说道。

  “此中枢领袖谭风雨已经被我执剑者擒获,押解往最近执剑台,而你有两个选择,现在放下手中武器随我们同往,亦或者反抗,被我们擒往执剑台。”女道冷冷说道。

  “哦?有什么区别么?”我阴冷一笑,我肯定不能被他们抓获,要不然去了执剑台,岂不是成待宰羔羊了?他们道盟什么情况还用说么?

  而那什么中枢领袖谭风雨被擒获的消息,她说了我就能信?那是不可能的。

  执剑者,应该是道盟的执法团队,干的活计无非是清扫内乱的警察职业,所以看着就一副杀伐凛冽的表情,修为还奇高无比。

  “没有区别。”女道回答得依然很干脆,而下一刻,另外两个同伴,率先进攻了!

  两位都是拿剑,女子手中的看似把普通的细剑,不过当它锋芒毕露的时候,剑光耀眼无比,绝对是不可多得的宝剑!

  而青年手中的是把稍短的短剑,从袖中疾抽而出的时候,到处锯齿的剑刃吓了我一跳,这东西应该不是寻常货色。

  女道也动了,她用的不是剑,而是一把拂尘,猛然朝我挥来的时候,银丝一道道变长,如漫卷飞云朝我笼罩而来!

  我现在的实力当然没办法和三位轮回镜硬撼,就算是一对一都不行,而如果在这个时候就给消耗掉过半以上的实力,对我而言就危险了,因为如果追逐中没有了能量,那等待我的无异于死亡。

  我立即缩地术离开,随后摸出了一张鲲鹏令,瞬间使用,随后闯入了跨界隧道之中!

  然而让我预料不到的是!对方三人,竟同时摸出了和鲲鹏令差不多的一面牌子,须臾就借上了我同一个空间隧道,竟尾随而来!

  我脸色铁青,真没想到还有这样的操作,不过这个时候,他们已经在通道里朝我释放了法术攻击!

  从来没有在这种险境对敌的经验,但也管不了这么多了,我立刻挥动劫天神剑,硬接了对方的攻击!

  轰隆!

  一声巨响,空间隧道就给我们炸开了一个巨大的口子,而往前通行的路,也跟着给毁掉了,我们并没有出现在距离刚才多远的空间,甚至还能够看到大型的中枢界面就在我们身后!

  女道从空间中出来后,立即挥舞拂尘和我对上!

  呼呼的旋风之声狂吹而来,我左挡右支,不小心腿竟给她缠住了,一扯一拉之间,朝我她身上急靠!

  而另一个女子长剑紧随而来,她的速度也快得离谱,远不是我能够想象的,看来实力比我实在强大太多了!

  其实相对于女子,我更加警惕那手持短剑的青年,因为此时此刻他并没有出现在我周边,这让我心中无如悬着一把利剑一般!

  嗡!

  果然,就在我给回拉的时候,背后似乎有冷光冲我而来,让我浑身忍不住激灵了下,这毫无疑问是有人在对我进行攻击!

  幻剑天就是这么神奇的法术,在我给拉往对方的时候,我同样铺开了幻剑天的剑气,所以只要在我的剑境范围中,对手的一举一动,都会给我捕捉到!

  “幻剑天!”我冷喝一声,随后剑歌迅速咏唱,而这时候,周围空域的剑气顿时如花坠,纷纷扰扰而下!

  身后的冷气瞬间消失不见,而那朝我急冲而来的女子,也猛然退后,似乎也明白这时候冲入我的剑境,绝非什么好事!

  “和上边说的吻合,他的剑歌能立即使用。”女道缠绕我的拂尘一挥,立即也跟着后退!速度快得令人窒息!

  不愧是道盟的执剑者,来去如风,干脆果决,看得出是历经百战的善战仙家,跟一般的九重天仙家全然不同!

  我的剑境继续释放,因为不可避免的,他们的速度根本来不及全身而退,硬受这一击不可避免!“煮雨燃情送坠花,经时繁年也微凉,何时偏山堪年岁,残月云钟下夜塘!天一道!残夜岁花!”我长剑一引,猛然间所有的剑花都炸成了金色的剑气,噌噌噌的不断扩散,而这三个轮回镜的仙家全都承受

  着范围攻击,护身罡罩的能量急速下降!

  这同样使得三位执剑者的能量高速流逝,但这个时候,我没有继续去对抗他们,幻剑天一收,立即又念动了鲲鹏令的咒语,并且以最快的速度逃离这片区域!

  毫无疑问,这三位执剑者和一般的仙家不同,就算是同为轮回镜的,也是极端的存在!我和他们对抗,简直自寻死路!

  我再一次跨入了空间通道,暗想他们总不能再一次使用那类似嫁接阵盘一样的东西吧,那玩意应该可一不可再才是。

  然而,我的如意算盘打错了,这三位没有半点犹豫,迎着剑境的残余攻击能量而上,再次摸出了新的阵盘,并且和我的空间隧道挂钩!

  我脸色顿时一白,再来一次,我肯定是死路一条,毕竟这三位轮回镜恐怕准备比我想象的要充分得多!

  “没用的,你身上拥有数不清的鲲鹏令,已众所周知,你觉得能逃过我们执剑者,那就想错了。”持剑女子说完,急速朝我靠近过来!

  而女道和青年也没有落下,快速的欺身而上,这次他们选择了更加激进的对抗方法,打算在我进入通道的时候,就把我消灭在萌芽之中!

  我咬牙回看他们一眼,冷声说道:“是你们逼我的,既然给你们逃的机会不逃,大家都留下好了!”

  三位都从我眼中看出了一丝决然,身为经历无数战斗的执剑者,敏感的都认识到了我这句话的分量,不过,他们奉道执剑的执念,比生死怕来的重要!

  我原来已经斑斓脉络的身体,在这个时候猛然又多出了一条条异样的脉络,而力量在这时候仿佛注入了一抹新生,瞬间在纵横连携中,爆发出了惊人的力量!“四脉创元!!”我怒吼一声,力量再破极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