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破天录> 第236章 虎口脱险走樊笼
  李乘风万万没想到,自己居然能摔到藏秀阁的温泉池中来,这看似香艳,但实际上如同落入虎口,凶险万分!

  李乘风瞧见季春华杀气腾腾,手中法术跃跃欲试,他顿时毛骨悚然,立刻大声道:“慢着!你们不能杀我!”

  这里原本是藏秀阁神女峰的浴沐池,是藏秀阁乃至整个灵山派都有名的温泉养生的去处,这里的温泉四季常温,不仅具有入药效用,同时还是炼丹的必备药引。

  只有藏秀阁具备一定资历的女修士才有资格进入这里沐浴,别说男子外人,就算是藏秀阁许多待了一辈子的女修士,都未曾来过这个她们向往却又从来未曾去过的地方。

  因此这些女修士压根就没想到,这里居然会有外人闯入,居然还是个男人,而且,特么的居然还是从天而降?

  所有的女修士都看得呆了!

  这里的女修士,每一个实力都不同凡响,每一个都可以吊打李乘风,但她们完全没有反应过来,每一个人都张口结舌的看着这个天上掉下的李乘风。

  尤其是他出场的方式还非常的震撼!

  最让她们震撼的是这个家伙摔下来的第一句话……居然是痛骂大师姐!

  这一下把她们都震住了,以至于李乘风掉下来时出现的各种法术异象,她们都没留意!原本想要找李乘风麻烦的,都心中一动,没有动弹。

  只有记恨于心的季春华准备先找李乘风讨要一点“利息”。

  季春华当然不傻,她当然不会贸然的就杀李乘风,但是她在李乘风那里吃了那么大的亏,若是见面没个表现,那灵山派的人会怎么看她?

  是不是会把她当一个软柿子,可以随意揉捏?

  李乘风此时却是不知道这么多的弯弯绕绕,强大的求生意志让他第一时间脑筋飞转,迅速的将黑锅甩向了大师姐!

  “是大师姐让我掉到这里来的!”李乘风大声喊道。

  这里温泉浴池中的女修士们一个个面色古怪,面面相觑,李乘风扫了她们一眼,真是入目之处横看成岭侧成峰,远近高低各不同,只看得李乘风心中怦怦直跳,只觉得比他逛窑子还要刺激很多!

  毕竟这里都是平日里一个个高高在上,端庄秀丽的师姐们,此时却都一个个或衣衫半裸,或一丝不挂……这场景冲击,简直让血气方刚的李乘风大受冲击。

  季春华瞧见李乘风的目光,她怒喝道:“你这小贼,看什么看,再看挖了你的眼珠子去!”

  李乘风立刻双手遮掩,背过了身去,他大声道:“诸位师姐,我可什么都没瞧见!从上面摔下来,可摔得师弟我两眼发黑,啥都没瞧清呀!”

  这话她们谁也不信,毕竟李乘风瞧见季春华后第一时间便反驳,她们都是瞧在眼里的。可偏偏听完以后,她们却都安心很多。

  季春华冷笑道:“你这小贼,休得巧言令色,搬弄是非!大师姐为何会让你到这里来?你知道这是什么地方吗?”

  李乘风想要转身说话,季春华立刻喝道:“看什么!不想要眼睛了吗?”

  李乘风自知理亏,他赔笑道:“别别,季师姐可别挖了我这眼睛去,要不然,我上哪儿瞧您这么好看的美女呀!”

  其他的女修士有性子轻浮一些的都忍不住咯咯笑了起来,觉得李乘风真是胆大包天之人,一个灵山派的新人,敢当众怒怼千山雪,现在他掉到这个藏秀阁禁地来,居然还敢出言调戏师姐!

  “季师姐,光挖他眼睛是没用的,你呀,还得割他的舌头!要不然,这巧舌如簧的,说得人心里面乖痒痒的,小心你舍不得呀!”有放荡一点的师姐便忍不住出言戏弄季春华。

  季春华啐道:“你这骚蹄子,是看上这个小贼了么?还舌头?要不要再多割一个头给你呀!”

  李乘风赶紧转身摆手:“诸位师姐开恩,不管是哪个头,都是要命的!师姐们手下留情!”

  季春华喝道:“谁让你转过身来的!”

  李乘风赶紧又转过身,心中暗自叫苦:自己之前戏耍于季师姐,这回掉人家手掌心里面,也不知道要被如何报复了?这可真是报应不爽啊!

  这放荡师姐掩嘴笑道:“哎哟喂,我可不敢跟大师姐抢男人,季春华,你胆子大,不妨试上一试?若是用过以后……觉得好用,不妨分姐妹们一杯羹呀!”

  嗯?

  李乘风听着觉得有些不对劲,他忽然想起一个经典的笑话:皇后日渐消瘦,饮食不振,太医为其诊断后,开出药方:壮汉十名。当天,十名壮汉被送进宫中。十日后,十名骨瘦如柴的男人被送出宫来。有太监看到后不解询问:此为何物?太医答曰:药渣!

  这是把自己当药品……是要采阳补阴啊?

  靠,坚决拒绝当药渣!

  李乘风有些不敢停留了,这藏秀阁全部都是女人,而女人扎堆以后,胆子会成倍增长,这光出言调戏他几句,李乘风就已经有点吃不消,不敢想象若是真有点人做点什么,或者破了他的童男身,那他可就没地方哭去了。

  李乘风赔笑道:“诸位师姐,师弟还有要事在身,不敢耽误师姐们修行,暂且告退了。”

  季春华冷笑道:“擅闯藏秀阁禁地,你还想跑?”

  李乘风苦笑道:“季师姐,这真是个误会。今日大师姐教我修行,可惜我天资驽钝,从半空中跌落下来,这才误闯此地……实在并非本意。”

  季春华眼珠一战,忽然道:“那你的意思是,你该怪大师姐咯?”

  李乘风正巴不得将锅甩到大师姐身上去,他道:“师弟可不敢责怪大师姐,毕竟爱之深,责之切,大师姐……也是为了师弟好嘛!”

  哎哟!

  这些师姐们一个个意味深长的打量着李乘风:还爱之深,责之切!

  这小子怕不是失心疯了?居然敢这么说?

  李乘风吃准她们不敢当面去问大师姐,因此胆大包天的捏造两人之间的关系,让她们投鼠忌器。

  果不其然,李乘风这么一说,季春华眼中更加闪过一丝忌惮之意,但她打量李乘风的目光却又多出几分意味深长的味道。

  一开始以为他是战家四公子,这才倒贴白送,可后来发现他是个无良小贼,自然恨之入骨,可很快她又发现,这个家伙居然跟大师姐还有一腿,而且,大师姐跟他好像的确关系暧昧!

  这可就太吓人了!

  大师姐是何等样人,那可不仅仅是在灵山赫赫有名,放眼整个大齐的修行界,“烈焰冰山”那也是如雷贯耳的雅号。

  这样对天底下任何男子都冷言冷语,从不主动搭理的女子,居然跟一个新入门的弟子说不清道不明,而且还居然教他修行!

  这里面要是没有些暧昧关系,那真是打死她们也不相信呀!

  季师姐此时忍不住又动了一些心思:看来这个家伙,确实有些门道。

  想到这里,季春华咯咯一笑,道:“真是吓死人了,大师姐都搬出来了。那我们这些小师妹,还能说什么呢?走吧,难道,我们还能将你留在这里不成?那大师姐……岂不是还要找我们拼命?”

  李乘风大喜,连忙一礼到底:“那师弟这就告退了!”说罢,他不住的往后退,等退得远了,撒腿便往外跑,将身后那些胆大师姐泼辣的笑声远远的扔在了脑袋后面。

  李乘风狂奔一阵,奔出了神女峰,他刚看见传送台,要往上奔去,可忽然间瞧见传送台上下来一个窈窕身影,这个女子用纱巾遮着面孔,只露出双眼,但仅凭一双眼睛便让人觉得此人秀美动人。

  但这人一看见李乘风,便立刻眼中流露出强烈的恨意,她双拳紧握,站在一旁,目光闪动,犹豫不决!

看过《破天录》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