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破天录> 第220章 假作真时真亦假
  柳素梅双手轻轻按在琴弦上,葱指柔荑,雪白皓腕,她手指轻勾,勾动角音,古琴发出一声清澈的响声,音波荡漾,如同清泉四处流溢,刹那间室内似乎都清香四溢。

  李伯和黑衣青蜂都如临大敌的盯着柳素梅,李伯全身精元紧守灵台,他低垂着眼帘,眼观鼻,鼻观心,手藏在衣袖中,捏着指诀,体内的精元气血高速运转,整个人如同一口翻滚的大锅,气息鼓荡。

  但凡经验丰富的修行人都知道,抵御迷幻类的法术,最重要的就是紧守灵台,时刻保持头脑的清醒以及神识的稳定,不要为外来事物所干扰。

  而迷幻类的法术,成功率最高的时候便是在对方毫不知情的情况下,而如果受术者清醒的知道对方要使用幻术,或者幻术师已经明显暴露要使用幻术的意图时,幻术的成功概率将会直线下降。

  李伯暗自凝神警惕,却见柳素梅轻拢慢捻抹复挑,朱唇轻启,开口唱的却是一首古风诗词。

  “女曰鸡鸣,士曰昧旦。子兴当夜,明星远璨。将翱将翔,弋凫与雁。”

  “弋言加之,与子宜之。宜言饮酒,与子偕老。琴瑟在御,莫不静好。”

  这一曲古风琴音徐徐奏来,堂中赵小宝听得如痴如醉,他仿佛看到一对情侣正在花前月下,海誓山盟,那仿佛便是他,另外的美人则巧笑倩兮,美目盼兮。

  他正心神俱醉之时,忽然间胸口按过来一只手,这只手在他胸口膻中穴一按,赵小宝顿时清醒过来,他定睛一看,却见自己置身大堂之中,跟前的小铃铛似笑非笑的看着他,眼中充满了戏谑。

  赵小宝脸颊一红,再看向场中时,却见场中柳素梅依旧在悠悠的弹奏着古琴,反复吟唱着这首“琴瑟在御,莫不静好”的曲子,仿佛在唱诵着她自己的心声。

  此时在场中,黑衣青蜂们,无不神色迷醉,一个个定在当场,一动不动,反倒是李伯满脸涨红,头顶一道白气蒸腾而起,宛如三花聚顶。

  此时的李伯,能够清楚的感知到周遭的事情,他眼帘低垂,借着眼缝的余光打量着周围的情形,见其他青蜂纷纷中招,陷入了迷幻境地,他心中更是紧张警惕,体内的气息高速运转,同时他刻意将自己的神识一分为二,一部分紧守灵台,另外一部分仿佛高高在上的灵魂,俯视着周遭的一切,随时应变。

  这可谓是应对幻术的最佳应变办法!

  可是,当李伯体内气息运转了三个大周天后,他便发现有些不对劲了!自己体内的气息居然开始慢慢的不听使唤,如同脱缰的野马,开始拼命的往其他的经脉狂奔而去,任凭李伯如何控制,也无济于事!

  这一惊,可是非同小可,因为这是走火入魔的先例!

  李伯惊得几乎要跳将起来!

  自己到底还是中招了!

  可是,没听说过天底下有任何的幻术可以直接让一个清醒的修士可以进入到走火入魔的状态啊!

  莫非,这不是幻术?

  李伯此时气血已经翻涌得无法控制,他面色涨得紫红,额头处的血管根根暴起,似乎下一秒钟就要爆裂开来。

  而此时的黑衣青蜂们,一个个神情呆滞,七窍中开始缓缓流淌出鲜血,如果有人凑近了看,便会发现他们的眼珠中一片血红,显然是体内血管爆裂的恐怖迹象。

  李伯大吼一声,飞快在自己胸口点了两下,强行封住了自己体内的气血,进入到一个内息的状态,在这个状态中,他体内的气血是凝固不行的,可以暂缓体内气血沸腾乱蹿的恐怖情形。

  李伯咬着牙,挣扎着说道:“你这不是幻术!”

  柳素梅手指最后在琴弦上勾了一下,她讶异的看着李伯,道:“我什么时候说我弹的这是幻术曲子了?我可是只说,请尊驾品鉴一下这曲子罢了。”

  李伯气得哇的一声吐出一口鲜血,他不甘的看着柳素梅,咬牙道:“你别得意太早,你这琴声能杀得了我,也就能杀得了……”说着,他回头看向被蒙住的谢氏等人,这一看,却忽然间看见在谢氏等人跟前竟然贴着一张符箓,这张符箓发着淡淡的光芒,将她们都笼罩在其中,不受琴音的干扰。

  李伯惊怒交加:“这是……”他话没说完,便见这符箓下面钻出一条小青蛇,一口咬在这张符箓上,将这张符箓撕了下来,然后它听见一阵清脆的铃铛声,便顺着地面嗖嗖的爬了过去。

  这条小青蛇一路爬去,直到小铃铛的脚下,嗖的一声钻进了她的袖口之中,消失不见,只剩下小铃铛嘻嘻笑着,一副“气死你不赔命”的神情。

  看到这一幕,李伯哪里还不知道自己上当了!

  这是明修栈道,暗渡陈仓啊!

  李伯强忍怒气,硬生生的咽下了一口将要喷出的鲜血,他恨恨的瞪了柳素梅和小铃铛一眼,然后一声狂吼,从原地拔地而起,破房而出,整个人如同冲天炮一般冲天而起,然后如流星一般坠向李府之外,落在一匹骏马上,便立刻策马狂奔而去。

  李伯强忍着体内气血停顿带来的巨大痛苦和憋闷,他一路策马,朝着出城狂奔而去,来到门口时有不开眼的卫兵想要挡着索要文书也被他策马碾过。

  这一路飞逃,直逃出去十来里远,李伯这才松了一口气,他一口鲜血狂喷出来,眼前一黑,几乎周遭都陷入了无穷无尽的黑暗之中。

  李伯剧烈喘息着,待周围又慢慢亮起来时,他定了定神,再往周围一看时,却顿时愣在了原地!

  此时的李伯周围竟然是骑着高头大马的黑衣青蜂,他们一个个呆若木鸡,目光凝滞的看着前方,像一个个泥胎木偶一样坐在马背上,任由马匹驮着他们前行。

  李伯立刻摸了摸身上,低头一看,之前自己吐血染红衣服的印迹竟然也都全然没有!这些本该被已经震死在李府的黑衣青蜂竟然一个个都完好无损,如同行尸走肉的与他“结伴而行”!

  这是怎么回事?

  李伯浑身发毛!

  上一息,他还因为逃命而如丧家之犬;可下一息,他却如同苏醒的行尸走肉,任由骏马驮着他信步于成安城外的官道山路中?

  莫非……自己果然还是中了幻术,之前所“看到”的,都是幻觉?

  想到这里,李伯硬生生的打了一个冷战!他忽然间看见自己身前最近的一名黑衣青蜂的背上贴着一张纸条,上面写道:李府于我有恩,请勿登门再扰。柳素梅拜上!

  李伯瞬间将纸条捏成一团,他眼神惊疑不定:自己果然中了幻术!

  可是,自己是从什么时候开始中这个幻术的?

  是柳素梅弹奏时?还是柳素梅进门时?又或者说,她还没进来,自己就已经中招了?

  这个柳素梅在修行界名声不显,可是这一手幻术……却竟然如此的可怖!!

看过《破天录》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