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破天录> 第216章 明人面前无暗语
  李乘风哪里肯跟大师姐走?他知道,自己若是跟着去了,只怕九死一生,但他又不能表现出怯意,否则,焉知这会不会是大师姐又一次的试探?

  事实也是如此,大师姐从未放弃过找到机会去攻击李乘风的心理防线,以此试探出李乘风的虚实真伪,一旦她察觉出李乘风是在虚张声势,那她就会毫不客气的像猛兽猎食一样,一口咬住李乘风的咽喉,将他撕扯成碎片!

  李乘风瞥了大师姐一眼,似笑非笑道:“大师姐,上一次你单独找我,可不怎么愉快。这次,就免了吧。”

  周围人一听,简直八卦之火冲天而起,直透九重云霄。

  李乘风带着苏月涵朝着传送台走去,周围的人都用一种敬畏仰慕的目光看着他:整个灵山派,敢这样跟大师姐说话的,就眼前这位爷了!

  不管他到底是不是入门新人,修为到底怎样,家世究竟如何,可他这份肥硕大胆,便足以让人敬佩了。

  大师姐盯着李乘风,只见他扭头便走,她心中暗自冷笑:到底没沉住气,让我试探出来了!

  可她念头刚落,便见李乘风走到传送台上,忽然对她眨巴了下眼睛,说道:“上次去的是你选的地方,这次去我的地方。你不是已经在那儿等了一晚上了么?”

  众人此时几乎已经要跪下:这都什么情况?上一次他们就有过单独幽会?这一次还要去他的地方?如此嚣张?大师姐究竟看上这个混账小子哪一点?为什么我们都看不出个好来呢?

  莫非……真要用跪下的角度看,才能看出不凡来?

  周围年轻一代男修士们看着李乘风的目光已经不能用敬仰来形容了,他们简直如同在看神,甚至连愤恨都谈不上,因为大师姐离他们太遥远了,人不会去觊觎一件离他们太遥远的事物。

  而且大师姐平日里神龙见首不见尾,许多人只是未见其人,只听其名,在他们心中,大师姐是一种高高在上,远在天边的存在,他们想的更多的是,究竟是什么样的男子才能配得上大师姐这样的女子?

  千山雪?

  今天的灵山大会显然已经有了答案,大师姐对千山雪不屑一顾!

  莫非是因为这个李乘风的缘故?

  这小子真是祖坟冒青烟,上辈子积了九世的阴德,才能修来这样的造化!

  再蠢的蠢材也知道,如果真和大师姐结为修侣,那他们至少可以少奋斗五十年!而且一下便可以成为天下闻名的人物,甚至可以在大师姐的帮助下冲击大修行人的关键门槛。

  一时间众人目光各自不一,艳羡、嫉妒、轻鄙、懊悔、愤恨,混杂在一起向李乘风看来。

  年轻一代的弟子当中绝大多数人对此非常不理解,但有几个人却是多少有些体会的。

  譬如战齐胜,譬如皇甫松,譬如季春华、冯文娟等人。

  能把他们几个耍得团团转的人,又岂是易与凡人?

  皇甫松不知怎的,此时忽然心态都好了许多,觉得之前被李乘风戏耍也没那么感到羞耻了。

  这不连大师姐都跟他有一腿么?

  此子必定不是凡人!

  战齐胜看向李乘风的目光带上了更多的警惕与凝重,他小心翼翼的掩藏着自己的身形,在人群中仔细观察着这个重要的敌人。

  同样孙博义也是绝望愤恨的看着李乘风,他若是与大师姐搭上了关系,那还有他报仇的机会么?不行,绝对不行!

  一定要毁了他们这个关系!一定要为自己的兄长报仇!

  大师姐仿佛听不懂李乘风暗含撩拨的话语似的,她点了点头,对李乘风道:“那行,我这就跟你一同去。”

  李乘风暗自叫苦,他之所以说这么暧昧,当然是想将大师姐激走,可大师姐竟然厚着脸皮承认了,这下李乘风可有点坐蜡!

  你真的是个女人吗?

  你真的是灵山派高高在上的大师姐吗?

  这种情况下你不应该感觉到羞怒,然后愤然离去才对吗!

  顺杆爬这算是怎么个回事啊!

  可李乘风却没留意到,大师姐被掩盖在帽兜里面的耳根此时又红又烫,她藏在长袖中的手都在微微颤抖,似乎努力控制着自己心中的杀意。

  苏月涵之前与李乘风打情骂俏,此时却也知道厉害,她与李乘风对视了一眼后,两人故作镇定上了传送台,待传送到藏剑阁的鹫峰山,李乘风便飞快思索着应对办法。

  旁边跟着灵山派的大师姐,便仿佛跟着一个死神一样,李乘风汗流浃背,浑身紧绷,唯恐这个大师姐突然暴起发难,那他们两个连还手甚至躲闪的余地都没有。

  这一路上沉闷而压抑,李乘风也不敢放慢步伐,只能是故作悠闲,强自镇定,走到山门下的时候,李乘风实在是有些按耐不住了,他刚要转身说话,却见大师姐忽然停了下来,她看了看四周,见这里视野开阔,周围没有藏身之处,微微放出真元气息试探了周围,确认四周无人后,这才说道:“你到底想要如何?”

  李乘风见她开口说话,顿时松了一大口气,他转过身,对苏月涵点了点头,苏月涵微微咬着嘴唇,她盯着大师姐,眼中满是忧虑。

  李乘风笑着摸了摸她的脑袋,说道:“放心吧,大师姐若是想要我的命,你在这里也只是陪我一块儿送死而已。”

  苏月涵很想说:那我便陪你一块死。

  可这句话在嘴边转悠了一圈,终究还是没有说出来,因为她觉得很是晦气。

  大师姐看着苏月涵往远处走去,她忽然开口道:“我让你离开了么?”

  苏月涵身形一顿,站在了十几米开外的地方,看着他们两人。

  李乘风顿时明白:大师姐是在担心李乘风故意支开苏月涵,让她成为知情却又逃出她控制范围内的人,这样他就可以拿苏月涵来要挟于她。

  李乘风这一下,顿时心中大定,他微笑着看向大师姐,道:“大师姐这番话是什么意思?师弟我听不明白。”

  大师姐盯着李乘风,道:“你到底是什么人!为何你在禁地之中伤重待死,也能毫发无损的出来?”

  这一句话问得李乘风为之一凛,他不由得紧张了起来。

看过《破天录》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