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破天录> 第211章 三寸之舌扭乾坤
  千山雪毕竟不是凡人,他很快回过神来,强忍着即将爆发的怒意,说道:“这两件事情岂可混为一谈!石武山崩塌,藏剑阁从中获利最大,此事显而易见!”

  李乘风立刻道:“我奴婢貌美过人,也显而易见!”

  千山雪怒道:“我千山雪奴婢如云,美姬如雨,我为何图谋你的一个小小丫鬟!动机何在!”

  李乘风一拍巴掌,密不透风的接道:“说得好!我藏剑阁乃是四天阁中最弱,尤其石武山乃是藏剑阁辖地,若是石武山倒塌,最大嫌疑便是藏剑阁,更何况藏剑阁如今危在旦夕,再没了石武山,便等同于自绝了重振藏剑阁的希望,我们岂有如此惹祸上身自绝后路的道理!”

  李乘风与千山雪这一番唇枪舌剑,当真是你来我往,火星四射,众人看得大开眼界,暗呼过瘾。

  千山雪平日里睚眦必报,阴冷虚伪,那是有了名的,别说藏清阁,就是藏锦阁看他不顺眼的那也是一大把,只不过平日里畏惧他的修为和地位,不敢吱声而已。

  此时李乘风一阵狂怼,当下便有人满面红光,暗自兴奋。

  论修为功力,千山雪一根手指头也碾死了李乘风,但比胡搅蛮缠的口才,那真是十个千山雪绑一块也说不过李乘风。

  想来也是,一个是锦衣玉食的公子哥,从下哪里有人敢跟他斗嘴?别说斗嘴,便是与他辩论的人都几乎没有。他能这般思路清晰的引导众人仇恨到大师兄身上,这已经是天赋过人的表现了。

  可李乘风呢?

  这是一个从小在市井厮混打滚长大的人,十几岁便在青楼厮混,没日介的跟混混对着骂街,与龟公当门互喷,与姐儿大耍贫嘴,那是一整天可以不带重样的人物。

  这样的人跳出来狂怼一个高高在上的公子哥,那当真是一技之长,攻敌之短,一下便将千山雪喷得双目发红,头脑发昏。

  众人一阵交头接耳,不少人纷纷点头:“说的好像有些道理。”

  “莫非不是藏剑阁做的?那是谁做的?”

  “真的是走地龙不成?”

  “怎的这么巧的?我才不信!”

  欧阳南此时也高声道:“乘风师弟所言极是!”

  千山雪扭头恶狠狠的瞪了一眼,他喘着粗气,强撑着说道:“你说我非礼她,证据何在!”

  李乘风立刻追问道:“你说我们藏剑阁为幕后主使,证据何在!”

  千山雪怒道“欧阳南采购那些材料,却是为何!掌柜一人不够,其他证人我也找得来!买这些材料,不是为了施展天摇地动阵,那又是为何!”

  李乘风哈哈大笑,他对孔云真一礼,道:“孔师伯,还请对千山雪师兄上刑!”

  众人哗然,孔云真更是蹙眉道:“这是为何?”

  李乘风一指千山雪,道:“大师兄方才所言,意思便是身怀其器,便怀其罪!那按照这个道理……”说着,李乘风对千山雪下裆一指,道:“大师兄身怀阳根,眼含双目,正是非礼我家丫鬟的动机与证据所在!”

  场上一片哄笑,不少人大拍巴掌,哈哈狂笑。

  李乘风这已经完全超越了强词夺理胡搅蛮缠的程度,进入到了指鹿为马颠倒黑白的境界了。

  藏秀阁不少女修士双面赤红,有的掩面偷笑,有的扭头低啐,有的摇头不语,还有的饶有兴趣的打量着李乘风。

  欧阳绣则是羞怒的对大师姐道:“大师姐,这刁民居然如此诬陷千山雪师兄!你不……”

  大师姐微微瞥了她一眼,欧阳绣的话立刻便咽了回去。

  大师姐继续看向场中,她眼神中透着古怪,虽然她知道李乘风是一个她从未见过的奇怪之人,但眼下这情况真是打死她也想不到:李乘风居然还有这等天外飞仙的奇招,从根本想不到的地方突然冒出一招,让人防不胜防!

  千山雪几乎已经气得快要爆炸,他狂怒道:“你竟然羞辱于我!你这是以下犯上,我要杀了你!”

  他身形一动,刚要往李乘风跟前扑去,忽然间一道剑光一闪,一把长剑从天而落,铮的一下劈斩在千山雪之前,一下将地面劈斩出一道深深的沟痕,众人一看,正是藏剑阁的镇阁神剑“破天剑”!

  千山雪顿时一凛,他看向大师兄,冷冷的说道:“大师兄,你要与我决斗么?”

  大师兄淡淡的说道:“一个月后,自然会见分晓,何必忙于此时?我们藏剑阁虽然落魄潦倒,但也容不得有人以大欺小!”

  孔云真用力一顿权杖,石室之中猛的炸出一道光环,震得众人眼前一黑,一时间堂中猛的安静下来。

  孔云真怒道:“大呼小叫!成何体统!!”说着,他一指大师兄和千山雪,怒道:“你们两个,竟然在此处动武!”

  大师兄道:“孔师伯,我只是防止有些人恼羞成怒,痛下杀手而已。”

  千山雪怒道:“谁要这般做了!”

  李乘风忽然嘿的一笑,道:“大师兄有这般实力,又被我说得恼怒异常,自然有动机有证据便是了!”

  孔云真怒道:“李乘风,你修得胡言乱语!千山雪就算多看了你丫鬟几眼,又如何构成非礼之罪!”

  这一番话说得千山雪简直感激涕零,他连忙道:“孔师伯明鉴!我就算多看她几眼,又如何定我非礼之罪!”

  李乘风微微一笑,那胸有成竹的笑容看得千山雪竟然心头有些发毛,他活这么大,还真没有在这么多人面前被人如此下不来台,如此丢脸过!

  李乘风对孔云真一礼,然后慢条斯理,摇头晃脑道:“圣人云:非礼勿视!难道诸位师兄师伯,没听过圣人所言么?”

  这么个非礼啊!

  堂中顿时一阵哄堂大笑,大师姐平日里古井不波的一张脸竟然嘴角微微抽动了一下,流露出一丝丝极淡的笑意。

  千山雪像被人塞了一嘴屎一样,他自幼熟读诗书,这番话他如何不知?

  孔云真一时哑然,他此时多少有些理解方才千山雪的感觉了:竟然被一个刚入门的弟子在众人怼得无话可说,这简直是太丢脸了!

  孔云真恼怒道:“千山雪何等身份,何等地位岂会觊觎你的丫鬟!”

  李乘风哪怕对上孔师伯,他也毫不怯场,立刻话赶话的逼问道:“那是不是换个地位高的人,那就意味着千山雪师兄有这动机和证据了?”

  孔云真气得有些发晕,下意识便道:“你说的是谁!”

  李乘风扭头看向一旁的藏秀阁,看向那个满头火红长发的女子:“那大师姐呢?”

  才被孔云真压下去的众人一阵哗然,千山雪猛的目光凶厉的瞪向李乘风,此时秦灭亲和欧阳南对视了一眼,秦灭亲也张口结舌的喃喃道:“他怕不是真的疯了吧?”

看过《破天录》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