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玄幻奇幻 > 破天录 > 第206章 灵山大会聚群英
  李乘风笑着高声朝苏由和天俊喊道:“天师兄,是我啊!”

  苏由大着胆子回过头,瞧见李乘风正在门口朝他招着手,苏月涵也在后面笑得花枝乱颤。

  苏由试探的问道:“乘风师弟?”

  李乘风笑道:“苏师兄和天师兄怎的就不认识师弟了?”

  苏由和天俊又惊又喜,天俊小心翼翼道:“乘风师弟,你,你……你没死啊?”

  李乘风笑道:“好像是还没死。”

  苏由大喜,连忙解释道:“乘风师弟,我们,我们还以为你在石武山下面已经遇难,你怨恨我们没去救你,所以才化成妖鬼来找我们报仇来了。”

  李乘风笑了笑,说道:“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又怎么能怪苏师兄和天师兄?”

  天俊松了一口气:“乘风师弟不怪我们便好!”

  苏由好奇道:“乘风师弟,你是怎么逃出来的?”

  李乘风道:“那可说来话长,简而言之便是:我们找到了一条直通后山的矿道,歪打正着就逃出来了。”

  这可是李乘风和苏月涵私下商量好的应对理由,否则石武山倒塌,李乘风和苏月涵作为地震发生后依旧能够从矿井中逃出来的仅有的两人,将来若是有人前来调查,他们是不可能不被问询到的。

  如果他们说漏了嘴,不仅会引来怀疑,而且很有可能会把他们在石武山下的所得所遇都一块暴露。

  试想想,若是让其他人知道,李乘风手中居然有天下五神剑之首的破天剑,那其他人岂有不疯抢的道理?

  天俊好奇,他追问道:“灵晶矿区竟然真有矿道可以直通后山?那山下的黑鼠,你们没碰到?”

  李乘风苦笑道:“怎么没碰到?我们两个跟那些黑鼠一起逃窜了许久,正是它们将我们引出矿区的。”

  苏由一拍巴掌:“着呀!原来如此啊!”

  苏由一脸佩服的说道:“我方才还在想,这石武山灵晶矿区的岔路多如牛毛,乘风师弟怎的就偏生挑了一条能逃生的矿道逃了出来,这运气也未免太好了一点。原来,竟是跟着这些钻山打洞的黑鼠一块逃了出来!”

  天俊也连连颔首赞叹:“也多亏乘风师弟情急之下想得到这其中关节,要换个人,只怕吓都吓死了,哪里还敢跟着黑鼠一块逃?佩服,佩服!”

  李乘风打了个哈哈,刚要谦逊几句,忽然间听见一阵钟声嗡嗡传来,天俊和苏由侧耳听着,却听见这钟声连着响了十八下,他们顿时脸色一变,对视了一眼后,脱口道:“灵山大会?”

  “什么灵山大会?”李乘风不解的问道。

  苏由和天俊神色凝重,苏由道:“这是召集整个灵山派弟子的钟声,但凡灵山弟子,必须到场。”

  天俊道:“定是因为石武山走地龙的事情!”

  苏由叹道:“是啊,石武山是咱们藏剑阁的命根子,出了这么大的事情,只怕,这石武山是保不住了!”

  天俊怒道:“要我说,这走地龙定是藏锦阁搞的鬼,否则早不走,晚不走,偏偏这个时候走地龙?”

  这一句话让李乘风心中猛的一震,他想起之前他和苏月涵在石武山下的推理:看来,这走地龙定是人祸,而非天灾!

  可是,这会是谁呢?

  李乘风隐隐的好像觉得自己抓住了什么线索,可一时半会却又觉得有些模糊。

  苏由对李乘风道:“这也是巧了,我们今天路过此处的时候,见到有白烟升起,好奇之下过来瞧瞧,却没想到与乘风师弟重逢。若是我们不过来,乘风师弟怕是要错过这灵山大会。”

  天俊也道:“若是错过灵山大会,被追究下来,轻则幽禁一年,重则逐出山门!”

  李乘风吓了一跳,赶紧道:“那我们这便出发?”他看向苏月涵,对苏由和天俊,道:“她要去么?”

  天俊道:“倒是不用。”

  苏由道:“无妨,一会四天阁要点名,咱们藏剑阁……实在是没什么人可点了。多一个就算一个吧。”

  四人商议好后,李乘风和苏月涵很快跟着苏由和天俊从藏剑阁的传送点来到了灵山派的主山:问天山处。

  李乘风等眼前刺眼的亮光一去后,便发现这个地方他很熟悉,这是一个巨大无比的石屋,屋内呈环形,正中朝东的位置伫立着五个石台,居中一个石台高高耸起,为最高,顶处有有一张座椅,看不清全貌,但给人感觉威严不可侵犯。

  在这石柱之侧,分别立着左右各两根石柱,依次平齐,上面各有一把座椅,但规模大小都比居中的座椅要小得多。

  在这五个石柱的下方分别是一级一级的石阶,分为七阶,每一阶石阶都为环形,层次分明,阶级明显。

  在石阶的下方是一块圆形场地,场地中央放着一个三人抱的鼎炉,鼎炉之中插着九柱长短不一的香。

  正是他闯三关时,在通过第二关后来到的通关石室!

  此时的石室之中人头涌动,人声鼎沸,中央圆形场地的传送点中不断的亮起亮光,有灵山派的师兄弟传送过来,然后分别按照四天阁的归属,去往各自的区域。

  其中藏清阁人数最多,他们紧紧挨着中央石柱的左侧位置,在七阶区域之下便站了有上千名弟子,这些大多都是入门弟子,而在七阶之上,分别站立着对应各自境界等级的弟子。

  李乘风留意观察了一下,发现最底下站着的是袖口绣着赤边的弟子们,第一阶站着的是橙边弟子,第二阶是黄边弟子,以此往上,到第七阶时便已经是袖口镶着黑边的长袍修士,人数已经寥寥到只有一人,这人颔下留着长髯,看起来显然是师叔师伯辈的元老。

  李乘风跟着苏由和天俊来到藏剑阁所在的区域,李乘风发现藏剑阁的区域原本位置最大,显然以前人数最多,但此时藏剑阁的区域中只有寥寥几人,当真是小猫两三只,形影相吊,可怜得很。

  而这其中,首当其冲站在第三阶的大师兄看到李乘风和苏月涵,他顿时一愣,眼中爆出一道精芒,但很快一闪而逝。

  在大师兄旁边的裘楚囚和安童两人对视了一眼,很快低垂下眼帘来,在下方阶梯处的秦灭亲和欧阳南则飞快对视了一眼,两人交换了一个眼神后,便很快眼观鼻,鼻观心,当期了泥胎木偶。

  李乘风带着苏月涵站在了没有阶梯的最前方,简直尴尬显眼到刺目,因为整个藏剑阁区域就没有其他人,只有他们两人!甚至连苏由、天俊和随后赶来的左飞以及何柱都站到了阶梯上面去。

  李乘风自己也觉得很是尴尬,他连忙学着大师兄他们的动作,眼观鼻,鼻观心,准备当泥胎木偶,而此时李乘风忽然觉得如针芒在背,像有一股实质性的力量指着他的背脊。

  李乘风下意识的抬头看去,却见在斜前方藏秀阁的区域最高处站着一名红发女子,正一目不瞬的盯着他看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