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玄幻奇幻 > 破天录 > 第196章 青石地下一点红
  千山雪的注意力一直在大师姐的身上,他见薛蛮提起李乘风时,大师姐的手微微一颤,他顿时留上了心。

  千山雪笑道:“这李乘风可是在我们藏锦阁假扮战齐胜的那个胆大包天的家伙?”

  薛蛮愣了一下,道:“可能便是……”

  天底下没有不透风的墙,虽然皇甫松竭力隐瞒此事,但毕竟那天他宴请李乘风这个“战家四公子”的事情来了许多人,很多人都见到了这个“战家公子”长的什么模样。

  可等过了几天,又看到一个真正的战家公子时,此时便是傻子也知道,皇甫松上了一个惊天大当!

  随后李乘风又在藏锦阁面前拳打师兄,这可当真是想不出名都难了。

  藏锦阁上下,哪有还有不知道李乘风这个人的?

  千山雪笑了笑,道:“这个藏剑阁的新人,倒是有意思得紧!很多年没看到过这么有意思的新人了。”

  大师姐捧着茶盏的手指微微用力,她眼帘低垂,掩饰着内心中剧烈的心理活动。

  她虽然是不朽金身境界的大修行人,法力通天,举手投足之间便有移山平海的之能,可是眼下,她却觉得自己脆弱不堪,连一个刚入门的新人也能威胁到她的安全!

  千山雪对大师姐笑道:“听说,大师姐还带他一同去了禁地?”

  大师姐身子微微紧绷,她捧起茶盏,慢悠悠的品了一口,道:“这茶不错。”

  千山雪立刻对身旁最近的一名婢女道:“去,拿一半……不,把所有的雨前云雾都拿给大师姐。”

  大师姐也不推辞,仿佛她早已经习惯了这种事情,无论任何人在她眼前献殷勤都不能让她有所反应。

  大师姐借着喝茶稳了稳心神,她抬眼道:“你消息,很是灵通嘛。”

  千山雪有些得意,口中却谦虚的说道:“哪里哪里,我的人比不过藏秀阁的灵雀。”

  灵雀和天底下许多修行门派的情报组织一样,它既是藏秀阁的情报组织,同时也对灵山派负责,其辖下核心成员为藏秀阁的弟子,弟子们大多掌控着天底下消息流传最广的酒庄、茶庄、酒楼和青楼。

  大师姐道:“我的事情,用不着向你交代,你把你自己的事情处理好就行了。”

  千山雪有些难堪的笑了笑,他看向薛蛮,眼神中透着不善,作为一个极要面子之人,这个大大丢了他脸面的薛蛮在他心中已经判了死刑。

  只是……要怎么让他死,才能显得独树一帜呢?

  又或者说,能够博佳人一笑?

  薛蛮见千山雪不住的打量着自己,他心中发毛,试探性的问道:“主人,若是没其他事情,小人便……”

  “着呀!”千山雪猛的一拍桌子,欢喜的站了起来,他笑道“这个办法不错!大师姐,今天让你瞧一个我新学到的法术。”

  千山雪捏了三个指诀,他指尖冒起一阵幽幽的紫光,然后他对着薛蛮一指。

  薛蛮瞧出不对,顿时惊骇想逃,可刚转身便被这紫光笼罩其中。

  薛蛮恐惧之极,他立刻又翻身回来,朝着千山雪拼命磕头:“主人,饶命,饶命啊!”

  可薛蛮每磕一个头,便觉得千山雪的身形高大了一分,十个头磕下去后,千山雪的身形竟然已经高如山岳,薛蛮惊得目瞪口呆:这是主人新学的什么法术,好生厉……

  嗯?不对!

  薛蛮很快发现,周围所有的东西都变得无比巨大,甚至连千山雪身后的婢女也都身材如山!

  薛蛮往四周一看,却看见青石地板上原本一条条细小的缝隙,此时竟然宽大如同沟渠!

  “竟然是自己变小了!”薛蛮瞧见远处一只蚂蚁悄悄的爬来,往日里这只蚂蚁渺小得他根本不会去留意,可此时,它竟然与自己一般大小!

  薛蛮惊骇欲绝,他拼命的向千山雪大喊了起来:“主人,饶命啊,主人!”

  可他的声音十分微弱,完全被千山雪的得意笑声所覆盖。

  千山雪大笑拊掌:“怎么样,这个法术,如何?”他邀功献宝的看着大师姐,大师姐微微颔首,淡淡的说道:“尚可。”

  千山雪微微有些失望,一旁的阿绣却是兴奋的说道:“千山雪师兄,这法术好生奇妙,可不可以教教我?”

  千山雪保持着礼貌的笑容,他笑道:“你修为尚且不到家,学来怕是有危险。”

  阿绣很是失望,她脸上遮掩不住的有些难过,千山雪挪开目光看向被便成蚂蚁大小的薛蛮,他正要施展法术将他弄死,却见屋外忽然人影一闪,一名戴着兜帽,蒙着面纱,身着黑色修士服,袖口镶着三道青边的修士扑了进来。

  这名修士一下扑到堂前,单膝跪下,目光惊恐,语气焦急紧张的说道:“师兄!石武山,出事了!”

  千山雪一愣:“哦?出什么事了?”

  这名修士咽了一口唾沫,有些恐惧,他道:“石武山……走地龙,塌,塌了。”

  “嗯?”千山雪不惊反喜“哦?那些苟延残喘的家伙,终于动手了?”

  千山雪哈哈笑了起来,他得意洋洋的对大师姐道:“大师姐,现在,你可知道我邀请你来有何目的了吧?”

  大师姐不动声色的说道:“难道不是欣赏你的杰作么。”

  千山雪笑道:“那不过是雕虫小技而已,没什么意思。今天,便让大师姐瞧瞧真正有意思的事情!”

  大师姐冷哼了一声,说道:“哦?石武山塌了,这真的很有意思么?”

  阿绣也是极为聪明的人物,她稍微思量,便立刻反应了过来,脸色未变的看着千山雪,迷醉的眼神终于清醒了几分。

  千山雪笑道:“大师姐大可不必如此,区区藏剑阁的雕虫小技,又岂能离间你和我?”

  大师姐将茶盏放下,淡淡的说道:“我和你,本来就没什么关系,何来离间一说?再说了,你和我,也并不能代表藏锦阁与藏秀阁,这是两件事。”

  千山雪脸上的笑容有些僵,他道:“藏剑阁想利用石武山挑拨三天阁的关系,他们好置身事外,大师姐可莫要中计!”

  大师姐站了起来,一言不发,盈盈向外走去,阿绣则跟着站了起来,她回头看了一眼千山雪,目光复杂,但最终还是跟着大师姐走了出去。

  大师姐走到门口,这才回头,她淡淡的说道:“你知道他要怎么做,可你还是会按着对方的设计来做,这便是阳谋!”

  说完,大师姐身形一闪,化作一道青光,刹那间消失在原地,阿绣也很快化作一道青光跟上。

  千山雪的脸色顿时变得极其难看,他盯着来报信的人,怒喝道:“滚,给我快滚!!”

  报信之人目光惊惶,立刻退了出去。

  他这一退,立刻显得前堂有些空,千山雪愣了一下,像是在努力回想着什么,过了一会儿,他才一拍巴掌,道:“哎呀,薛蛮呢,薛蛮那个混帐小人呢!”

  不远处的一名婢女神色惊恐的用手指颤颤巍巍的指了指,道:“在,在这里……”

  千山雪一瞧,只见青石地板上摊着一片血迹,不大,恰似一滴鲜血滴在上面。

  千山雪不解道:“这是什么?”

  这名婢女脸色煞白,身子微微发抖的说道:“方才那人进来的时候,踩中他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