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玄幻奇幻 > 破天录 > 第194章 生死不变诺千金
  苏月涵想再往前爬,可身子卡住却难以再向前爬行,她深吸了一口气,身子肋骨咔嚓直响,整个人胸膛缩小了一圈,然后她往里面又爬行了一米,终于可以用手摸到这块灵晶。

  苏月涵五指用力,指尖如同铁钩一样,生生的将这块灵晶连石头一块抠了下来。

  此时山体再一次发生剧烈的震动,裂隙中传来咔嚓的碎裂声,苏月涵心跳如鼓,手脚并用的飞快从里面爬出,当她身形刚从这个裂隙中爬出时,里面便轰隆一声崩塌下来,万斤巨石压将下来,将裂隙压得严严实实。

  苏月涵若是再慢上半分,别说她是千面妖,便是深渊魔物也要被压成肉泥!

  苏月涵跪倒在地上,嗑了一口鲜血,她抬起头来,去寻找着李乘风的身影,可一眼看去,李乘风却杳无踪影!

  这一下,苏月涵顿时手脚冰凉,她此时浑身发冷,像是瞬间丧失了所有的力气,一颗心不断的往下沉着,有一个魔鬼一般的声音在她脑海中嗡嗡回荡:他果然扔下你了!男人总是这样,有危险他们就跑了!你在他眼里,根本就不重要!他怎么可能会为了你在这么危险的地方留下来!

  苏月涵眼眶中的泪珠不断的打着转,泪水簌簌而下,她抓着手中的灵晶,刚要一声嘶喊,将它捏碎,忽然间一个熟悉的身影从她身后冲来。

  这个人冲到她跟前,一只手抄起了她的腿弯,一只手抄起了她的背脊,一个拦腰将她抱了起来,一边往外冲,一边大声道:“你怎么去了这么久!”

  苏月涵愣愣的看着跟前的这个人,她眼泪还在眼窝处打着转,一滴泪水还挂在脸颊处,她吃吃道:“你,你……”

  李乘风咬牙狂奔,他嘶喊道:“我就去方便了一下,你至于哭成这样吗?”

  苏月涵咬着嘴唇,扑哧一声笑了出来:“就这会你就忍不住了?”

  李乘风怒道:“废话,下矿以后,我他娘的方便过吗?”说着,他笑了起来:“哦,我知道了,你是觉得我扔下你不管了是吧?”

  苏月涵哼了一声,道:“你扔下我可就没有灵晶了!”

  李乘风嗤笑道:“你真以为我稀罕这破玩意么?我稀罕的是……”

  苏月涵眼波流转,媚眼如丝,她忽然支起身子,吻在了李乘风的唇上,李乘风瞪大了眼睛,用额头将她顶开,怒道:“卧槽,老子都看不见路了!你他娘的不能一会再亲么!这么饥渴啊你!!”

  苏月涵被李乘风顶开后还有些羞恼,但听到李乘风后半句话后,很快又红着脸,手缠住了李乘风的脖子,紧紧的依偎在了李乘风的怀中,近乎贪婪的嗅着他身上浓烈而阳刚的气息。

  这一刻,她分明感受到了自己的胸膛之中有一股温暖的暖流在孕育着,仿佛有什么东西在生长着。

  苏月涵知道,这是她的心在重新生长的迹象。

  难道,这个人……真的是他么?

  苏月涵不敢再顺着这个问题往下想,因为她害怕自己会再一次的失望,再一次的受伤。

  她只是紧紧的搂住了眼前的这个人,紧紧的抱住了这惊魂亡命,却缠绵暧昧的时刻。

  回首百年身,前望少年郎。镜中水月戏一曲,悄诉衷肠。

  只贪眼前欢,不问旧时伤。似醉非醉梦未醒,不问离殇。

  ……

  李乘风沿着石洞一路狂奔,前面有挡路的巨石,李乘风便掷出手中的法宝“红中”,将巨石轰开,这样一路开山劈石,李乘风畅通无阻的冲出了狭长的石洞。

  陡然间李乘风眼前一亮时,周围空间豁然开朗,入目的不再是刺眼的蓝光,而是柔和的日光,脚下也不再是坚硬的山石,而是柔软的皑皑白雪,李乘风不敢大意,抱着苏月涵又往外狂冲了几百米远,生怕身后的石武山崩塌下来,被乱石砸死。

  但好在这一次崩塌,是石武山内部的坑道石窟的崩塌,石洞中只冲出一阵呛鼻的烟尘,山顶上再一次引起的泥石流却是朝着另外一个方向滚滚而去。

  隔着老远,李乘风都能听到轰隆隆声响,如同远天滚雷。

  李乘风冲进石武山后山的丛林之中,确认没有危险了,两人这才摔倒在雪地中,靠在了一棵大树上,两人喘着粗气。

  李乘风上气不接下气,脸色煞白,喘气如牛,呼吸声如同拉扯的风箱,他看向一旁的苏月涵,不解道:“你喘气干什么?跑的是我,又不是你!”

  苏月涵红着脸,瞪着眼,看了一眼李乘风的手。

  李乘风这才留意到自己一只手从她腋下穿过,正好抓着她的胸,李乘风老脸一红,干笑了起来:“不是故意的!”

  苏月涵此时逃出生天,心里面却百味杂陈,她看着外面空旷的天空和白茫茫绿莹莹的丛林,觉得一时间不知所措,方才生死一瞬,定情相托的爱意在这冰冷的世界中有些无处搁放。

  李乘风见她红着脸,低头不语,还以为她尴尬,便随口道:“你说,这石武山怎么不早不晚,偏偏这个时候走起地龙来了?咱们这运气,到底是好呢,还是坏呢?”

  李乘风看了看随身带着的破天剑,又看了看手中两张威力巨大的麻将法宝,还有苏月涵藏在怀中隐隐发亮的灵晶,他心中暗自感叹。

  虽然这一趟危机重重,凶险连连,可收获却是十分巨大。

  石武山的崩塌,他成了最大的受益者,只怕除了他,以后可能一时半会不会有人再能找到这么大的一块灵晶了。

  至于破天剑,虽然断了,但将来若是能修复完整,再加上灵晶,说不定就能让破天剑重现神威!

  只是,当下得小心翼翼的将破天剑和灵晶藏好,否则匹夫无罪怀璧其罪!

  拿着这两件重宝,若是让其他人知道了,只怕立刻便有杀身之祸!

  苏月涵低着头,她轻声说道:“奴婢觉得……是有人做法导致的。”

  李乘风一惊,坐了起来:“为什么这么说!”

  苏月涵轻声道:“少爷有没有想起你带下来的那只松鼠?”

  李乘风一愣,随即明白过来,恍然大悟!

  如果真的是走地龙,在发生震动之前,地下一定会有一定的反应,松鼠是会有预警的,可如果是修行人做法,那则是毫无预兆,瞬间发生的,所以松鼠根本没来得及示警!

  李乘风破口大骂道:“哪个狗日的混账王八蛋,居然敢害你老子,让老子知道了,非扒了你的皮不可!”

  他扭头看了一眼苏月涵,见她媚眼如丝,鼻翼翕动,奇道:“我骂人,你这一副做贼心虚的模样干什么?”

  苏月涵斜了李乘风一眼,眼神娇嗔羞恼,她飞快的又看了一眼自己的胸,李乘风这才恍然,发现自己抓着苏月涵胸部的手还没有收回来,讪讪的笑了起来:“怕你着凉,帮你捂一捂。”

  苏月涵大羞,身子一拧,挣开李乘风的魔爪,她晕生双颊,啐了一口:“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