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玄幻奇幻 > 破天录 > 第165章 狂飙突进悟新法
  何柱逃过一劫,他摸着头,咧嘴笑道:“乘风师弟,多谢你了咧。”

  李乘风也对自己这一瞬间的应变极为满意,他觉得自己又多对花草之力的掌握精进了一层,他意识到花草之力远远不像自己想的那么简单,如果想象力发散开来,这种看起来很弱小的力量也能出奇制胜。

  李乘风笑道:“你这样冲,就不怕我们掩护不到位,你被剑劈死,被火烧死啊?”

  何柱抓着头发,有些不好意思的笑道:“师兄们不会坑俺的咧。”

  李乘风这一刹那有些动容:这是一个多么耿直的傻大个啊!

  李乘风上前将何柱拉了起来,用力拍了拍他的肩膀:“干得好!”这是苏由等人也将剑重重的插进了阵眼石板之中,演剑堂传来轰隆一声巨响,法阵顿时停止了运转,离火阵宣告被破!

  李乘风扭头看向苏月涵,却见苏月涵朝他傲娇的笑着,一副鼻孔朝天的样子,李乘风又好气又好笑的上前,一把按住了苏月涵的脑袋,使劲揉着,咬牙笑道:“可以啊,死丫头,可以啊你!”

  苏月涵一声尖叫,想要逃离李乘风的魔爪,可却被李乘风按着狠狠的欺负了一番。

  一旁苏由看着羡慕眼热,他转身哈哈干笑一声,想要伸手摸傻大个的脑袋,可手一抬,却发现只到傻大个的脑袋,顿时尴尬的回手摸向了自己的脑袋。

  天俊看到,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傻大个也跟着摸着脑袋呵呵笑了起来。

  这是他们第一次如此紧密无间的配合,当中任何一环有差迟,何柱便会身死,没有他亡命的撞飞阵眼石像,这个法阵便破不了,这个法阵破不了,那李乘风他们被法阵耗死便是时间问题。

  这一刻,李乘风感觉到有一种看不见的力量和情感将他们悄无声息的联系在了一起,让他有理由相信:他一定会更强,他们一定会更强!

  这时候法阵之中再一次传来轰鸣声,地面上的石板再次移动,将原来的石像运了下去。

  李乘风此时很有些好奇,这演剑堂下面到底又是一个怎样惊人巨大的机关,那些破损的石像又被运送到了哪里去?它们是如何被修好的?这些石像傀儡又是如何被制作出来的?它们运转的原理又是什么?

  来到灵山派,李乘风觉得自己像是接触到了一个混沌世界的一角,只是探查到了一点点跟前的范围,还有大量的迷雾和位置区域等待着他的探索与发现

  李乘风正想着,演剑堂之中再一次浮出机关傀儡,这一次,傀儡数量空前,多达二十具,只把李乘风等人看得脸色发白,他们下意识的看向了苏月涵。

  苏月涵一看它们的站位是前四中十后六,中场站位分散,两头站位密集,如同一个巨大的枣核,她立刻道:“这是烈剑阵,是全攻全守的法阵,我们破不了!”

  李乘风脸色难看:“那你之前吹牛!”

  苏月涵嗔道:“烈剑阵是中型法阵,具有极强的防御能力和进攻能力,这种法阵是专门用于战场的,咱们这几个人上去,还不够填牙缝的呢!”

  李乘风佯怒道:“别废话,现在怎么办!”

  苏月涵笑嘻嘻的说道:“我们没有办法,可少爷你有办法呀!”

  李乘风一愣,他眼睛一亮,说道:“你是说……”

  苏月涵笑道:“少爷的控草木系法术虽然被火系克制,可是对付其他系,却是好用得很呢!这个烈剑阵只是能够增强攻击和防御,却无法防御少爷这种可以从内部破坏机关傀儡的法术。”

  李乘风精神大振,他看着这二十个杀气腾腾的机关傀儡,他想起之前在救下何柱时自己灵光一闪的所为,他心中暗自有了想法,意念刚动,他手中便飞快的生长出一条草质的鞭子。

  李乘风身形一闪,手中长鞭抽向离他最近的机关石像,这机关石像持剑一剑朝着草鞭斩落,这一剑威猛之极,几乎连空气都要斩开。

  可是当石剑斩到草鞭上时,这草鞭顿时炸开,分散成无数细小的草绳,飞快的顺着石剑生长而去,然后如同无数蔓延游走的小蛇一样,往这石像机关的手腕、手肘、肩膀、脖颈处的缝隙中钻进去。

  李乘风不断的游走着,他每到一处地方,哪里地面的草便迅速枯萎下去,而他手中控制的草绳却越来越长,越长越疯狂。

  只一会儿,这个机关石像所有缝隙中便都生长出了野草,它整个身子都颤动着,想要动弹,但所有的机关齿轮都被野草塞得严严实实,难以转动。

  这些野草生长出来后,立刻又汇聚在一起,拧成了一根绳,继续一路蔓延随着李乘风向前而去。

  苏月涵、苏由、赵小宝等人目瞪口呆的看着李乘风像是在指挥着一条无孔不入的绿蛇,飞快的钻进石像机关的体内,然后将它们一个一个的控制住,又像是一个技艺精湛的手艺人,精巧的将它们全部串成了糖葫芦。

  李乘风如同一头猎豹在法阵中穿行着,他身后无法动弹的机关石像越来越多,等他将最后一个动弹的机关石像都串在一起后,他回头一看,却见身后像是一条巨大的绿色蟒蛇,它的身子将所有的石像傀儡都捆绑缠绕在了一起,入目之处,令人震撼。

  苏月涵昨夜便知道李乘风是一个修行的天才,但她不知道,李乘风同样是一个斗法天才!

  修行和斗法,虽然听起来是一回事,但说起来却是两回事。

  前者讲的是人如何变强,后者讲的是人变强以后如何利用这个力量去战斗。

  修行很重要,因为它代表着人的最高境界在哪里,可斗法也同样重要,因为它代表着你能不能在激烈的战斗中存活下来。

  境界高的,未必一定就能打过境界低的,就如同战家的战仆也一样层被李乘风绝技放倒。

  苏由等人也是目瞪口呆的看着李乘风,他们此时心情无比的激动。

  修行天才极为难得,同样斗法天才也是极为难得,可又是修行天才,又是斗法天才,那可真是……凤毛麟角,而且他们无一不是震动天下的大修行人!

  苏由忍不住扑了过去,双手按着李乘风的肩膀使劲摇晃着,他激动得满面红光:“乘风师弟!厉害!厉害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