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玄幻奇幻 > 破天录 > 第163章 不料三言破法阵
  一行人再次来到演剑堂,心中唏嘘,各有感叹,之前来了两次,一次赵小宝重伤濒死,一次苏由等人全部挂彩,现在身子骨都没好利索。

  之前口号喊得震天响,打了几管鸡血,此时再来到演剑堂时,苏由等人都不禁心中有些发虚,尤其是演剑堂四角处那四尊巨大无比的石像从四面盯着他们,更是带来无比巨大的压迫感。

  李乘风等人到来以后,大师兄也悄然来到,他捏着指诀,发动了演剑堂的机关阵法后,深深看了他们一眼,一言不发便扭头离去。

  苏由苦笑道:“看来大师兄已经对我们绝望了”

  天俊也是仰天长叹:“是啊,这次连是什么阵法都不说了,他是真的想练死我们啊!”

  李乘风笑道:“走一步看一步吧,我这一阵也看了阵法讲演,兴许能认出几个。”

  苏由笑容更苦了:“乘风师弟呀,你可有所不知,这法阵一道,千变万化,不到冲阵或陷阵的那一刻,是说不准究竟是哪种法阵的,咱们第一次遇到的连环阵不就是么?你可是忘了?”

  李乘风笑道:“是啊,那与其坐而论道,不如仗剑前行。”

  苏由点了点头,拔出了佩剑,他看向李乘风,道:“师弟也应该早早的寻一把合适的佩剑来才是。”

  李乘风苦笑着拿出自己的骨刺,自己也觉得简陋拿不出手,虽然锋利无匹,可是看模样真是丑到爆炸,便是赵小宝的女人剑也拉风许多。

  一行人拔出各自的武器,小心翼翼的往演剑堂而去,李乘风见苏月涵也要跟进来,他立刻瞪眼道:“你老老实实给我呆在外面。”

  苏月涵不服气道:“阵法讲演奴婢可背的比少爷熟,一会进去了,说不定我还能指点指点你们,为什么不让奴婢进去?”

  李乘风气得笑了出来:“你能背那又如何?没听师兄说么,阵法之道千变万化,不到冲阵和陷阵那一刻,是说不准究竟是哪种法阵的!”

  苏月涵道:“是啊,那与其坐而论道,不如仗剑而行!”

  李乘风见她居然拿自己的话来堵自己的嘴,顿时气结:“那你的剑呢?”

  苏月涵眼波流转,笑吟吟的说道:“奴婢语如刀,话如剑,若是能指出这阵法变化,岂不是胜过千军万马?”

  李乘风一把按住了苏月涵的脑袋:“吹什么大气!以为吹牛不上税就可以使劲吹是么!老老实实给我呆在外面!”

  苏月涵跺足怒目而视,她转身可怜巴巴,大眼闪烁的看着苏由:“苏师兄,咱们几百年前可都是本家,你就不帮我说句话么?”

  苏由顿时骨头都酥了,他干笑道:“说不定让小师妹去了,大师兄瞧见我们遇到危险,会心软呢?再说了,咱们会一起努力保护小师妹的嘛!”

  李乘风无语的瞧着苏由,心中暗道:你的名字应该改叫酥油吧?这么酥,这么油!

  苏月涵立刻邀功似的对李乘风笑道:“看吧看吧,连苏师兄都这么说!”

  李乘风瞪眼道:“不行,我是你少爷,我说不行便不行!”

  苏月涵眼珠一转,道:“可我现在是藏剑阁的小师妹,你一个人说了不算。同意我一同去的,举手!”

  苏由和天俊下意识便一举手,何柱见他们两人举手,也跟着举了举手。

  李乘风大怒:“三天不打,上房揭瓦,你这是要造反吶!”

  他刚要伸出手去抓她,便见苏月涵细腰一扭,从苏由等人身后绕了过去,飞快的冲进了演剑堂之中,她站在大门后面,朝着李乘风扮着鬼脸:“乘风师兄还不快点,你太慢了!”

  李乘风气得鼻子冒烟:天底下还有这么嚣张的丫鬟?这是要上天啊?

  李乘风咬牙便往里面追去,苏月涵咯咯一笑,便往演剑堂里面钻去,两人一追一逃,只一会儿李乘风便听见身后轰隆隆一响,他心中一跳,扭头回看,却见演剑堂的石门已经轰隆关闭,其他人已经全部进来。

  李乘风怒道:“你们都进来做什么!”

  苏由一愣:“你们不都进来了么?”

  天俊道:“苏师兄进来了,我便进来了。”

  何柱道:“苏师兄和天俊师兄进来了,俺便进来了。”

  李乘风怒目看着赵小宝:“你又是什么说法?你也跟他们一块进来了么?”

  赵小宝一挺胸,理直气壮的说道:“少爷进来了,小宝便进来了!”

  李乘风气结,他仰头长叹道:“你们就坑吧,坑死拉倒!”

  他正说着,此时巨大空旷的演剑堂忽然轰隆作响,地面之下传来轰鸣的机关声,过了一会,演剑堂不远处浮现出十个机关石像,分别位于不同的位置。

  苏月涵立刻道:“啊,是冲剑阵!这个法阵不能变化,阵眼一般藏在中场的中间,那里把守的兵力最多,大家不要冲前阵,前阵和后阵防御力量和冲击力量最强,大家绕到旁边,从两侧攻击!”

  李乘风怒笑道:“你还指挥起来了你!看把你厉害的,你以为就这么简单么?”

  他正说着,却见苏由和天俊已经冲了出去,两人持剑朝着两边的侧翼开始猛攻,此时法阵尚未布置完毕,阵法还没来得及发动,两人一路猛冲,机关石像虽然反击,但力量远未达到峰值,再加上这法阵的布阵是前二中五后三,而中场两翼只有两个机关石像把守,两人一下便冲了进去。

  紧接着何柱从右侧冲入,他像一头蛮牛一样一下撞入一个机关石像的怀中,然后以惊人的巨力,一下将这个几千斤重的石像举了起来,猛的往另外一个石像跟前一摔,一下两个机关傀儡便摔了个滚地葫芦,虽然没有破损,可中间阵眼处的石像傀儡却一下显露了出来。

  此时苏由与天俊两人从左右两边夹击而来,两人长剑剑气如虹,照着石像的头部眼窝和腰间缝隙便直贯而入一下将这石像机关切割开来。

  这一下,法阵还没来得及发动,阵眼便被攻破,其他的石像机关尚未动弹,地面下面便传来轰隆隆的声音,地面上的青石地板缓缓挪动着,左右移动,上下起伏,剩余的石像机关被运送了下去,被打散的机关也都一块儿消失在移动的石板下。

  李乘风目瞪口呆:“这,这法阵就算破了?”

  苏由等人也不敢相信:之前他们拼个法阵那么吃力,现在竟然如热刀切奶酪,一路势如破竹!

  苏月涵笑语盈盈的扮了个鬼脸,她背负着手,那傲娇的小表情仿佛在对李乘风说:快来夸我,快来夸我!

  李乘风笑骂道:“看把你得意的!有本事说对下一个!”

  苏月涵哼了一声,道:“那你就听着吧!”

  她心道:天下法阵就没有几个我苏月涵不认识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