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玄幻奇幻 > 破天录 > 第115章 打猎不成反啄眼
  苏月涵的这一声,仿佛对裘楚囚他们等人最大的羞辱。

  裘楚囚愤怒得差点一蹦三丈高:“混账,你敢以下犯上,戏耍师兄!”

  李乘风一脸惶恐道:“师弟哪敢!不知师兄何出此言?”

  裘楚囚咆哮着,口水飞溅:“哪里有将人当成魔宠的道理!你简直无法无天!不仅戏耍师兄,更冒犯我们灵山派!”

  一旁的瞿同秋和赵一白赶紧搭腔造势:“就是就是!秦师兄,你说是不是!”

  他们看向秦灭亲,却发现秦灭亲眼角微微抽动,脸色无比凝重,他们顿时一愣,心中一沉。

  李乘风也在悄悄打量着秦灭亲的表情,他知道,自己这几日苦背灵山派门规和藏剑阁的戒律,终于有了成果,这电光火石的时间,硬是让他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钻了一个空子!

  李乘风露出了笑容,这笑容简直让人仇恨值爆表:“那请问,灵山派和藏剑阁可有一条门规戒律规定了,修行人不许收……人当魔宠的?”

  “这……”裘楚囚瞬间傻眼,他求助的看向秦灭亲,却见秦灭亲脸色黑如锅底,心中越发躁怒“这,这不成体统!”

  李乘风道:“对对,确实不成体统,人怎么能成魔宠呢?可是,又有哪条规矩规定,因为不成体统,所以便不能收成魔宠呢?”他对秦灭亲一礼,道:“还没请教师兄,咱们灵山派藏剑阁那条写了,不许收人当魔宠的?”

  秦灭亲脸色铁青:“并无此戒律门规。”

  李乘风一拍巴掌,贱兮兮的笑了起来:“着呀!”

  裘楚囚看见李乘风这副模样便忍不住狂怒道:“等下,他若是魔宠可会法术!可能骑乘?”

  李乘风赶紧小心翼翼的秦灭亲问道:“敢问秦师兄,咱们灵山派藏剑阁那条写了,魔宠一定要会法术,可以骑乘的?”

  秦灭亲脸色又黑了几分:“并无此戒律门规。”

  李乘风又一拍巴掌:“着呀!”

  裘楚囚不甘心,怒道:“那你这魔宠是何等种类,你说得上来么!”

  李乘风想了想,看了一眼一脸呆滞的赵小宝,道:“裘师兄,你难道没认出来么?”

  裘楚囚咆哮道:“放屁,老子当然不认识这等狗屁模样的魔宠!”

  李乘风一脸关爱智障儿童的表情看着裘楚囚,他叹道:“裘师兄,你想啊,他不顾安危投奔而来,这是何等忠心耿耿啊!这不是狗腿,那又能是啥?”

  哈?狗腿?这样也行?

  裘楚囚快要被气晕了,语无伦次起来:“这分明是人,又怎么是狗腿!不不不,狗腿是人,不是魔宠!不不不,我的是想说……”

  李乘风打断道:“裘师兄,我知道你的意思,但是你看,我这狗腿魔宠,是不是长得人模狗样,比他魔宠俊多啦!”

  说着,他暗中戳了赵小宝一下,赵小宝立刻会意。

  虽然不情不愿,但到底是一块长大的发小两人配合多年,早就达到了一个眼神便知道要做什么的境地。

  赵小宝立刻蹲了下来,摆出狗蹲地的姿势,伸出舌头哈着气,李乘风摸了摸他的脑袋,伸出一只手,道:“左手。”赵小宝立刻乖乖伸出左手,放在李乘风手掌心中,李乘风又道:“右手。”赵小宝又换了右手放在他手心中。

  李乘风心满意足的摸了摸他的头发,然后一脸微笑的对瞠目结舌的裘楚囚道:“裘师兄,你看,这多好的狗腿魔宠啊!通人性啊!”

  苏月涵忍不住了,她转过身,使劲咬着自己的手,她肩膀剧烈颤动着,唯恐自己爆笑出声来。

  这主仆俩有毒!

  呆在李乘风这货跟前时间长了,要么迟早要被他气死,要么要被他笑死!!

  裘楚囚彻底懵逼傻眼了,他觉得自己几乎要爆炸,对方简直就是在明目张胆的戏耍自己,可偏偏他又拿不住对方的把柄!

  “你,你!!”裘楚囚面皮涨得紫红,他怒不可遏道“你这是……”

  瞿同秋赶紧帮声:“你这魔宠方才目无尊长!”

  裘楚囚已经是病急乱投医,立刻下意识的说道:“对!”

  李乘风一脸忐忑,一拍赵小宝,道:“你怎么冒犯师兄们了?快,向师兄们,赔礼道歉!”

  赵小宝可怜巴巴的看了李乘风一眼,然后无奈的朝着瞿同秋、裘楚囚等人道:“汪,汪汪,汪汪汪汪汪!”

  苏月涵再也忍不住了,她噗哧一声,哈哈大笑起来,这声音刚笑出来,她便觉得不妥,再次用双手死死的捂住了嘴巴,整个人都蹲了下去,浑身发抖。

  李乘风仿佛没听见这笑声似的,他一脸认真的对裘楚囚和瞿同秋道:“师兄们,方才我家狗腿向你们道歉了,听懂了没?”

  裘楚囚刚要发作,秦灭亲断然喝道:“够了!!”

  裘楚囚咬着牙,忍气吞声的咽下了后面的话,他狠狠的盯着李乘风,站到了秦灭亲的身后,不再说话。

  秦灭亲却是盯着瞿同秋和赵一白,眼中充满了怒火,在他看来,眼前这一切都是这两个家伙惹出来的,连累得他们自取其辱!

  瞿同秋和赵一白吓得两股颤栗,他们自然知道事情不妙,在吊丧眉秦灭亲的心中留下了这等印象,只怕以后的日子要难过得很!

  赵一白飞快想着应对的办法,他忽然间瞧见了李乘风一旁的“大猫”,他顿时一喜:“等下!!”

  正准备离去的秦灭亲等人回头对他怒目而视,裘楚囚没好气的怒道:“有屁快放!”

  赵一白一指安童化身成的“大猫”他得意洋洋的笑道:“凡我藏剑阁入门弟子,只允许收留一仆一宠!你说你的魔宠是这个……狗腿,那这花斑虎又是何物?”

  这一句话说出来,瞿同秋眼睛一亮:“对呀,你还不是触犯了门规戒律!是不是秦师兄!”他们看向秦灭亲,却见秦灭亲脸色居然比之前还要黑,就连裘楚囚都不说话了!

  他们是忘记了么?

  自然不是!他们当然知道,可李乘风这般胡搅蛮缠,已经把他们彻底激怒!赶走李乘风已经不再是他们的选择,他们要:杀了他!

  而最好的办法就是让安童下手!所以,他们故意忽略了这一点!

  可是,人算不如天算,谁料这碰瓷拦路二人组此时化身为猪队友,自鸣得意的把一个不是破绽的破绽给指了出来。

  裘楚囚恨不得一脚将这两人踢死,但此时只得配合演戏,他怒目瞪向李乘风:“你又要怎么说?”

  “啊?这个?”李乘风一脸为难的看一眼再次虎脸懵逼的安童,他心中暗叹:虽然这通人性的幼年花斑虎很是难得,但到底是自家兄弟重要一点。

  李乘风一脸诚恳的将安童化身的“大猫”拎了起来,道:“不瞒师兄,这个其实是师弟今晚的食物。”

  “啊?”不仅赵一白和瞿同秋两人傻眼,这下连秦灭亲和裘楚囚也都傻眼了。

  安童更是心中狂骂:我艹你娘咧,这是什么情况?说好的戏码怎么变成这样了?

  赵一白不甘心的说道:“你舍得将这花斑虎吃掉?!莫要哄骗我们!有本事你吃给我们看!”

  安童心中暴怒狂骂:卧槽,吃你麻痹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