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玄幻奇幻 > 破天录 > 第105章 吾心安处既为家
  苏月涵看着几乎要抓狂崩溃的李乘风,她忍不住安慰道:“少爷,此情此景,做首诗吧!”

  李乘风大怒:“这无门无窗无盖瓦,破屋破房破篱笆。你让我哪来的心情作诗?”

  苏月涵拍掌道:“少爷,这便是好诗呀!”说着,她接着说道:“无门无窗无盖瓦,破屋破房破篱笆。头顶日月星辰海,吾心安处既为家。少爷,我接的棒不棒?”

  李乘风歪着脑袋打量着苏月涵,转怒为喜的笑道:“不错呀,到底是文曲星的后代,隔了这么多代,还有天赋遗传,不错不错!”

  苏月涵仰着头,笑得眼睛都眯了起来,一副“请再继续表扬我”的模样。

  李乘风拍了拍苏月涵的脑袋,道:“好好,既然你表现这么棒,那这里就交给你收拾了!”

  “哎?!”苏月涵一脸懵逼,完全反应不过来。

  李乘风叉着腰,道:“来,先把这片杂草都拔了吧,少爷我看着闹心!”

  苏月涵瞪大了眼睛:不不,不是,你就算不怜香惜玉,也用不着辣手摧花吧?

  这么大片杂草,真用手去拔,这还不把腰给累断呀?

  苏月涵瞪着李乘风,李乘风看了不看她一眼,悠悠的说道:“要不,你来种田,我来除草?”

  苏月涵咬着细细白白的贝齿,恨不得冲上去一把将这个家伙掐死。

  两害相权取其轻,我忍!

  别让姑奶奶等到你筑基那天,否则……姑奶奶非把你吸成人渣不可!

  苏月涵气呼呼的冲到杂草丛中,双手飞抡,拔得杂草连根带泥都扬了出来,尘土朝李乘风飞了过去。

  李乘风赶紧躲开,怒道:“喂,你打击报复啊!”

  苏月涵扮了个鬼脸:“那你自己来做呀!”

  李乘风笑道:“休想激将!看在你是女孩子,少爷我让着你,咱们说好了分工就分工!少爷我睡会,你弄完了告诉我!你可快点啊,这太阳快下山了,咱们一会还要想办法准备晚饭呢。”

  说着,他走到破屋边,靠在一处破墙上,双手抱着行李,呼呼睡了过去。

  苏月涵这真是怒从心头起,恶向胆边生:好呀,真把我当丫鬟使唤呀!

  苏月涵仔细听了下,发现李乘风已经在微微打着鼾,走了将近一整天,他早就累了,这会儿一靠便睡了过去。

  苏月涵手指藏在身前,飞快捏了个指诀,她闭上眼睛身形定在原地,一股蓝光从她脚底潜入地面,然后化作无数个蓝色的小点向四面八方扩散开去,只一瞬便看不见了踪影,但不到半息的时间这些蓝色的小光点又迅速汇聚回来,苏月涵此时睁开眼睛,心道:这附近倒是安全。

  她方才将元神刹那间化作无数微小得几乎无法被察觉的分身向四面八方扩散打探,若是稍微接触到修行人的气息便会敏感察觉,然后迅速反弹回来,不仅能够提供警讯,同时还能指明方向,是苏月涵独有的法术:裂魂预警术。

  苏月涵看了一眼李乘风,她恨恨的捏了个指诀,然后她身形速度比之前快上了近十倍,整个人几乎化作一道残影,她手脚速度飞快,只一息功夫便将这田中野草全部拔光。

  苏月涵直起身,刚得意的拍了拍手掌,她手指一探,一股劲风打在李乘风身后的墙壁上,顿时这墙壁碎裂,李乘风连同着墙一块往后跌了下去。

  “谁,谁!”李乘风猛的跳了起来,一把拔出随身携带的骨刺,警惕的盯着四周,却发现四周空无一人,只有前仰后合的苏月涵正哈哈大笑。

  “死丫头,你是打着灯笼上茅房,找屎啊!”李乘风大怒,抡胳膊挽袖子便要上前。

  可他刚动,却发现苏月涵站在一片光秃秃的田地之中,不远处是堆积成两个小土包的草堆。

  “你这就干完了?”李乘风满脸不可思议。

  苏月涵得意道:“你睡了有一会啦!”

  李乘风扭头看了看身后的斜阳:“我睡了这么久?”

  苏月涵拍手道:“我忙完啦,该你啦!”

  李乘风点了点头:“嗯,种田的事情不急,我也没种子呀!来,你先把屋子里面收一下,腾个地方出来晚上好睡觉。”

  苏月涵怒道:“那少爷你做什么!”

  李乘风很是认真的想了想,小心翼翼的问道:“少爷我……为你鼓劲叫好?我可是会喊666的咸鱼哟!”

  苏月涵怒道:“什么666!什么咸鱼!少爷你就知道欺负我!把我欺负跑了,看谁来照顾你!”

  李乘风伸了个懒腰,漫不经心的说道:“废话,这荒山野岭的,我不欺负你,我欺负谁呀?你若是将小宝找来,那你就解放了,咱们两一块欺负他。”

  说到这里,李乘风有些意兴阑珊,他叹道:“也不知道小宝怎么样了!”

  苏月涵也巴不得小宝能来,这样她就不用做这等苦力活了。

  苏月涵见李乘风意气消沉,便道:“少爷,奴婢肚子饿了,咱们一会吃什么呀?”

  李乘风想了想,抽出腰间骨刺,道:“走,跟我去打猎去。”

  苏月涵惊愕道:“现抓啊?”

  李乘风翻了个白眼:“难不成你还现种啊?你可以比一比,看你是先饿死,还是这庄稼先长出来。”

  苏月涵嘟囔道:“可奴婢饿得连走都走不动了。”

  李乘风收拾了一下行李,在四周做了个简易的机关,然后朝苏月涵摆了摆手,头也不回的朝丛林里面走去:“一会我打找猎物了,可就当场吃了,你不来就饿肚子!”

  苏月涵肚子里面咕噜噜的响了起来,她立刻很没骨气的说道:“哎,少爷等等我呀!”

  作为修为正在慢慢恢复的千面妖,苏月涵这具新躯体也在越来越适应当中,但取而代之的副作用便是:她的食量暴增,甚至比李乘风的饭量还要大几倍!

  李乘风和苏月涵走入丛林之中,这时候积雪未化,地面上可以看出来有一连串兔子脚印,李乘风朝着苏月涵比划了一个噤声的手势,然后悄悄指了指,果然瞧见一只肥头大耳的灰兔正在伸头探脑悉悉索索的觅食。

  在这白雪皑皑的丛林中,这只灰兔圆滚滚的煞是可爱,苏月涵爱心骤起,瞪大了眼睛,对李乘风嗔道:“小兔子这么可爱,你怎么可以吃它!”

  李乘风瞪眼道:“一会吃红烧兔肉,爱吃吃,不吃滚!”

  苏月涵立刻化爱心为食欲,一指不远处那只已经竖起身子开始逃走的灰兔,道:“快快,它要跑啦!”

  李乘风:“……”

  修行路长,唯生命与美食不可辜负,爱心什么的,都见鬼去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