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玄幻奇幻 > 破天录 > 第96章 私生子脱困入阁
  大师姐往禁地里面走去,一眼瞧见被囚困在禁地中央石坪处的战齐胜,她愣了一下,微微瞥了一眼后便要从旁边经过,可她走过两步,忽然间脚步停下,愣在了原地,随后又扭头向战齐胜看去,目光里面充满了震惊。

  “战齐天?”

  大师姐眼睛里面陡然间燃起熊熊战意,她刹那间气场全开,周围空气都燃烧了起来,一股火焰瞬间蔓延开去,眨眼间便将这石坪变成一片火海!

  战齐胜被困在囚笼之中,他冷冷的盯着大师姐,眼中透着与被羞辱的耻辱与愤怒,四周尽是熊熊燃烧的烈火,树藤都被灼烤得不断卷曲干裂,一些树叶也燃烧了起来,火焰如同一条火蛇,朝着战齐胜蔓延而去,很快便灼烤得他毛发也开始卷了起来。

  但战齐胜一动不动,他眼珠子直勾勾的盯着眼前的大师姐,只有腮帮子一动一动,依旧在咀嚼钻地蚁,发出咯嘣咯嘣的脆响。

  “你不是战齐天……”大师姐上下打量了一番战齐胜,周围气场突然间收敛一空,四周的火焰瞬间凭空消失,空气中也为之一凉,仿佛之前火焰根本没有出现过“战齐天没有你这么废物。”

  战齐胜眼中的愤怒越发的深重,他盯着大师姐,声音有些发涩,如同被锉刀在喉咙里面狠狠挫过一样:“你是谁!”

  大师姐冷冷道:“你现在不配问!你是老三还是老四?”

  战齐胜微微张了张口,终究又把想要说的话咽了回去,显然这些日子连番的遭遇狠狠刺伤了他高傲的内心。

  他一直为自己私生子的身份而自卑,自卑到了极处,便化作了自傲,他深深的以自己的战家血脉自傲,即便是私生子,但那也是战家的私生子!出身再差的战家子弟,那也是高高在上的存在!

  大师姐自顾自的说道:“龙凤狗猪……不是狗就是猪,狗现在管着战家的钱袋子,离开不得,那你便是‘猪’战齐胜了?怎的被困在这里?”

  战齐胜恍若未闻,他目光看向前方,留意到一只硕大的钻地蚁正顺着之前烧得枯萎的树藤朝他爬来,他眼珠直勾勾的盯着它,待它爬到自己跟前时,他忽然下一口朝跟前的树藤咬了过去,这一口,恶狠狠的将烧得干枯的树藤都咬下一截来,他连树藤带钻地蚁,用力的咬合咀嚼着,并歪着头,斜睨着大师姐,眼中带着饿狼一般的目光。

  大师姐不以为意,仿佛高高在上的生命根本不介意地面卑微蝼蚁的怒火与挑衅:“我与战家有些渊源,要我放你出来么?”

  她扭过头,目光搜寻了一下,躲在不远处的大个子赶紧将身形小心的藏在参天大树的后面,心中默默念叨:看不见我看不见我看不见我。

  大师姐搜寻了一圈,扭头对战齐胜道:“大个子躲着不出来,我放你出来便是。”

  战齐胜冷冷的盯着她,张开嘴,露出嘴里面一口的木屑和牙齿上的鲜血,他啐了一口,吐出口中的杂物,声音沙哑的说道:“滚开!”

  大师姐一愣,像是不敢相信在灵山居然有人敢这样跟她说话。

  战齐胜裂开嘴笑着:“我要在这里呆着,呆的时间越长一分,我心中的怒火便旺盛一分,我心中的怒火越旺盛一分,我心中的力量便会越增长一分!”他还有一句话没有说完,总有一天,我的怒火会化作天底下最强的力量,将你们统统碾碎杀绝!

  大师姐仔细打量了一眼战齐胜,忽然微微颔首:“看来,你是扮猪吃老虎啊。”

  战齐胜脸色一变,他扭过头去,有一种被人窥视灵魂的感觉。

  大师姐道:“只可惜,就算能吃老虎,也吃不了龙啊。”

  战齐胜又转过脸来,他冷冷的说道:“战家子弟一脉相连,同气连枝,不是你三言两语就能挑拨离间的。”

  大师姐淡淡的说道:“哦?是吗?”说完她转身便走,洒脱自然。

  战齐胜盯着大师姐,此时他的眼中才流露出浓烈的欲望。

  这是一个能够激发强大男人占有欲望的女人,虽然不知道那宽大修士袍下的身躯究竟如何,但仅凭那张冷艳到了极处的面孔,便足以挑起一场强者之间的战争。

  万幸,这个女人自己便是天下间少见的强者,否则,等待她的将是凄惨无比或者颠沛流离的命运。

  大个子在远处眼巴巴的瞧着大师姐走进了禁地之中,令他惊讶的是,禁地中的机关法阵并没有发动。

  难道,她身上有通关印?定是如此了,没有通关印,她也不敢擅闯禁地呀!

  大个子松了一口气,他看向场中的战齐胜,忽然间觉得无比纠结起来:谁能想得到,这个家伙真的是战家的人呀!这个小个子跑得倒快,尽把难题丢给自己,这下可怎么办?不放,战家的人记起仇来,那可是很可怕的,放了,若是师叔师伯知道了怪罪下来……

  唔,大不了就挨些责罚,比起被这个看起来有点可怕的家伙记恨起来,这点责罚就不算什么了。

  大个子想了想,他伸手在参天古树上按了一下,手掌中淡淡的亮起一个符文,这棵极为高大的参天巨树发出一阵阵沉闷得令人牙酸的声响,按压在地上的树枝藤条飞快的收了回去,一直被挤压站立的战齐胜一下跌倒在地上。

  战齐胜从来没有想过,这样趴在地上,也能让人感觉到如此的幸福舒坦,但他仅仅只是躺了一息功夫便挣扎着爬了起来,步履带着蹒跚的往外走去。

  ……

  “什么?人不见了?!”

  咣当一声,一个价值五十两银子的镇窑花瓷水花杯被砸得稀碎,皇甫松惊怒交加。

  “好端端的一个活人,如何会不见了!”皇甫松一把将跟前的仆从拎了起来。

  这名仆从一脸惊恐:“老奴也不知道,今日前往战公子府邸拜访,大门紧闭,喊门无人。”

  皇甫松皱着眉头,在大堂中来回踱步,季春华、冯文娟和顾月莲三女面面相觑。

  冯文娟小声道:“莫非战师弟昨日酒醉,现在尚未起床?”

  这老奴道:“老奴回来时曾问过周围修士,他们说有人看到战家公子和他奴婢一块背着包裹出去了。”

  皇甫松眼中瞳孔猛的一缩:“背着包裹?”

  顾月莲猛的跳了起来:“该不会是……”

  季春华声音发尖,忍不住喊道:“不可能,这不可能!”

  “不要乱,不要乱。兴许是有什么误会。”皇甫松惊疑不定,他焦急的在前堂来回踱着步,他忽然停下来,对仆从道“你进去看了没有?”

  这仆从一脸皱纹堆在一块,一脸苦涩:“老奴哪儿敢呀!”

  季春华身形一闪,刹那间冲了出去,皇甫松一愣,也跟着冲了出去,剩下其他两人互相对视了一眼,也跟着冲了出去。

  ===========================

  今天第一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