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玄幻奇幻 > 破天录 > 第92章 宴会忽悠设骗局
  李乘风这句话把张金宝吓了一跳,他双手使劲摇着:“使不得使不得,若是让师叔师伯知道了,你我性命难保!”

  李乘风笑道:“说笑而已,师兄不必紧张,若是真出了人命,连累了师兄,那就不美了。”

  张金宝松了一口气,他道:“师弟尽管放心,禁地触发了机关,很快便会有师兄去查看的,这小子最多吃几天苦头就放出来了。”

  李乘风心中暗道:若是放不出来那便更好。

  李乘风有心去禁地瞧一瞧,却不知道在何处,问张金宝他必然不说,反而引起怀疑,只好打消念头。

  到了夜晚,李乘风按时赴宴,此时的他已经心中隐隐有些后悔:到底年轻气盛。

  可自己装的逼,头破血流也要继续装下去。

  更何况在李乘风看来,这一切并不是没有收获。

  夜晚,李乘风本来按照计划是一人独去,可刚出门,便见苏月涵打扮得漂漂亮亮的又钻了出来,她笑嘻嘻的说道:“奴婢陪少爷一同前去。”

  李乘风笑着一拍她脑门:“你是过去蹭吃蹭喝的吧!肯定是之前听到了我们的话,对不对!”

  苏月涵笑嘻嘻的捂着脑门,朝着李乘风皱了皱鼻子,心中暗道:倒是不想去,可若是真不去,指不定那些贱货要对你做些什么呢!

  李乘风带着苏月涵穿行在藏锦阁的长廊之中,他一路走,一路看着四周的景色,一时间颇为感叹。

  站在锦绣山河的殿群门口极目远眺,入目的是灿烂星河,远处是天仓和落穹二星,天仓在前,落穹在后,这两个行星极为巨大,李乘风刚来到这个世界的时候很是被震撼了一把:它们离这个世界看起来极近,比正常的太阳看起来要大至少二十倍,甚至肉眼都可以看清楚上面密密麻麻的天坑,每一个天坑都有铜钱大小,大的甚至有橘子大小。

  据传说,这是曾经上古神战时留下的遗迹,是远比罗九重大战孙河洛还要久远得多得多的传奇战役,李乘风偶尔会曾想象:究竟是何等样的战斗才能造成如此恐怖的破坏?

  在这两个巨大无比的月亮下,锦绣山河的建筑群藏匿在夜色之中,法阵带来五彩流光如同河流缓缓的流淌在星空与地面之间,一道道的波纹扭动出各种曼妙玄奇的图纹,时而瑰丽,时而惊艳。

  “此处虽好,奈何不能久留啊……”李乘风忽然一声长叹。

  苏月涵有些不能理解李乘风此时突如其来的感叹:“少爷,你这话什么意思?”

  李乘风摇了摇头:“我想的太简单了……”

  苏月涵更迷糊了,李乘风道:“一会宴会里面你便知道了,希望我是错的。”

  大齐承平已久,奢华之风早已蔓延至大齐上下的每一个角落,其中尤以宴会为最。齐人好热闹,动辄以举办诗会、酒会、茶会为名来举办宴会。藏锦阁的宴会尤其奢靡,离得老远,李乘风便听到阵阵丝竹乐声传来,皇甫松的前堂灯火通明,一名仆从袖手等候在门口,恭敬的请进每一名宴客。

  走进去,入目的是宽敞足能容纳上千人大小的宴客厅,厅中摆着四五十张长桌,每一张长桌前拜访着两个蒲团,供人跪坐。在长桌上摆放着十荤五素五道凉菜,就这样还有人在不断的上着流水席。

  李乘风被请到右手上席,列位座上宾,苏月涵则被带到后排,安置在仆从的座位区。

  一时间堂上宾客如云,高朋满座,一个又一个师兄、师姐上前来与李乘风攀谈,可是来的越多,李乘风心一点一点越往下沉去:战家的势力真的完全超越了他的想象。

  在他看来,就算自己与战齐胜一同进入藏锦阁,那也有他可以腾挪闪躲的空间,可进来以后才发现,这些师兄居然来拍一个刚入门的战齐胜的马屁,那以后自己在藏锦阁的日子要怎么混?就算不被战齐胜整天找麻烦,那么些个师兄师姐,每个来找他一次麻烦,那他就根本别想要修行了!

  怎么办?

  李乘风飞快思索着应对办法,这时候皇甫松端着酒杯上前拉着李乘风挨个敬酒,一一为他介绍藏锦阁的诸位师兄和藏秀阁的一些师姐们。

  藏清阁的修士是不会来的,藏锦阁瞧不起藏清阁的土鳖穷鬼们,就好像藏清阁也瞧不起他们这些二世祖一样。

  李乘风礼貌的应酬着,心中飞快思索着应对之策,他看见季春华后,忽然计从心来,笑道:“季师姐,你现在真是光彩照人。”

  季春华笑颜如花,掩嘴笑道:“都说战家子弟狂傲不羁,不易相处,我看这多是流言。战师弟这般会说话,看来甚是会讨女孩子喜欢。”

  李乘风笑道:“师弟只是实话实说而已。”

  季春华咯咯直笑,她传的修士服虽然是藏秀阁的统一服装,但是经过她的精心改造,衣领处开口颇大,露出一片雪白的胸脯,肩窝更是露了出来,一团凝脂中粉腻浮香,甚是诱人,她这一笑,高耸的胸脯一颤一颤的,让一旁的皇甫松很不是滋味。

  皇甫松连忙道:“师弟,顾师姐和冯师姐你便忘记了么?可不能厚此薄彼呀!”

  李乘风赶紧向同样打扮得花枝招展的顾月莲和冯文娟施礼,几番话哄得她们转阴为晴,喜笑颜开。

  一圈酒喝下来,李乘风即便酒量过人,此时脑袋也已经有点发热,他全场看下来,发现皇甫松邀请的基本上都是跟他关系要好的人,大多都是朝中官员之子,最不济也是地方大员的后代,譬如冯文娟和顾月莲便一个是远安太守的三女,一个是绥远道守备将军的小女儿,最低也是四品高官。

  有人的地方便有江湖,有江湖的地方便有帮派,有帮派的地方便有势力划分和人以类聚物以群分的圈子。

  这个圈子,便是藏锦阁能量颇为强大的一个圈子,全部都是达官贵人的后代,富商和不够官职级别的后代全部被排除在外。

  李乘风见场中气氛已经高涨,他故作神秘的问道:“说起来,小弟初来乍到,人生地不熟。想要做一笔买卖,却不知道从何做起。”

  皇甫松等人大奇,战家的人居然还会做买卖?战家不是只会打打杀杀的么?

  季春华面色古怪道:“师弟不想着修行,反而要做生意,这是何等道理?”

  李乘风叹道:“你们有所不知,小弟在家中行四,是最不成器的那个,此番出来,小弟立志要干出一番让爹娘刮目相看的事业来。可是……在家千日好,出门一日难呀!我们战家虽有势力,可这里毕竟是灵山,离家万里,鞭长莫及呀。”

  皇甫松狐疑道:“师弟……莫非是手头紧?”

  这一句话说得其他人都目光奇怪了起来,战家子弟手头紧?那这真是天大的笑话。

  李乘风笑道:“师兄说笑了,只是小弟在想,灵山派的师伯们会不会介意有外人来在此地做买卖呢?”

  季春华笑道:“师弟,这里有哪个是土生土长的本地人?咱们灵山派的同门来自五湖四海,既入灵山,便是同门。”

  皇甫松有点明白过来,他试探的问道:“师弟的意思是,战家想把生意拓展到灵山派来?”

  李乘风一拍巴掌:“着呀!还是皇甫师兄智慧!一点就通!”

  顾月莲性格较为直梗,道:“可是,咱们灵山来向来自给自足呀。”

  李乘风微笑道:“难道诸位师兄师姐法宝护甲也都能全部自给自足么?”

  这一句话说得所有人都沉默了,这些当然不够用,没有修行人会嫌自己的法宝太多,季春华压低了声音,道:“战家能拿出什么法宝来交易?”

  每一个修行门派或者一个庞大的势力家族,都有自己的镇派法宝,灵山派四天阁有四大镇派法宝,无一不具有惊天动地的威力,但这些法宝都是无价之宝,不会有人将他们拿出来买卖,而一些小范围流通或者制式装备的法宝则具有每个门派独特的特点和特色,是修行人抢购的对象。

  其中战家的流沙护甲和刃血是天下闻名的宝贝,其中流沙护甲更是每个修士梦寐以求的装备,它并不具有惊人的法力和防御,但是它具有唯一的装备属性:可以防御叠加。

  寻常法器护甲修行人只能穿一件,若是外面再套,则法器会产生冲突对抗,对穿戴者造成极大的损害。但流沙护甲却不会,它几乎对天底下一切法器护甲都不造成排斥反应,可以产生在盔甲上再叠加盔甲防御的效果。

  而刃血则并不是一件法器和法宝,但是它更加的抢手,因为它是一块磨刀石,一块一次性的磨刀石,可以在战斗前涂抹在法器之上,造成法宝锐利破甲增倍的效果。

  若是这两件战家特有的宝物能够流通到灵山来,若是只有他们几个才有,那他们就发达了!就算自己用不完,也可以拿来与其他师兄进行贸易,兑换那些平日里他们想买,却花钱也买不到的法器法宝。

  想到这里,皇甫松等人呼吸都急促了,眼中瞳孔放大,脸颊上不自禁的泛起一阵潮红,眼巴巴的看着李乘风。

  李乘风又不是修行接的老油条,如何得知战家都有什么宝物,他避重就轻的笑道:“你们想要的,又能拿出来的,小弟都可以拿来。”

  皇甫松声音有些发颤:“师弟,此话当真!”

  场上几人小声说着话,唯恐其他人听了去,他们一个个眼睛放光,此时看向李乘风的目光已经不再是看着一个具有潜力的师弟,而是……一根无比粗壮的大腿。

  他们每个人心中都闪动着同一个念头:师弟,不,亲爹……还缺腿毛吗,不计较位置的那种?

  ====================================

  又是大章爆更!童鞋们,支持在哪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