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玄幻奇幻 > 破天录 > 第79章 投鼠忌器猪吃虎
  李乘风以为这是一片草原,但等他力气稍微恢复了一点后,向前走了几百米米,这才发现这竟然是一处悬崖平台,往前看,前面是一望无际的云海,左右,后方石阶隐匿山下,回身可见的同样是无边无际的云雾,这当真如同茫茫大海中的一处孤岛。

  李乘风在草地上转悠了一圈,找出一块土疙瘩往云海一扔,立刻被云海所吞没,既听不到落下的声响,也不清楚这土块究竟去了哪里。

  李乘风小心翼翼用一只脚探了探,发现这云层竟然还有些弹性,似乎可以踩在上面。可此时形势不明,他也不敢贸然轻举妄动。

  这第一关算是过了没有?自己究竟第几?

  李乘风一时间有些发呆怅然,他过了一会,自己坐到了一旁,开始补充最后剩下来的一点干粮和水。

  在用掉这最后一点食物和水的时候,李乘风还有些犹豫,这三关只闯了第一关,自己便已经弹尽粮绝,体力枯竭,接下来两关要如何闯?

  但想了一下,李乘风还是将最后一点干粮和水全部吃掉喝掉,虽然这是自绝后路,但如果不吃,那说不定接下来自己连闯第二关的力气都没有。

  李乘风咽下最后一块小肉干,喝下最后一口水后,自己便开始闭目养神,这样约莫过了一个多时辰,李乘风身上的力气开始恢复了一部分后,他便听到了一些动静。

  李乘风扭头看去,却见此时石阶上出现了第二个人,这人李乘风一看,不是别人,正是战齐胜!

  对于战齐胜能第二个上来,李乘风有些讶异,此时的战齐胜形容也十分狼狈,虽然衣着还算整洁,可他此时也是脸颊消瘦,眼窝深陷,活脱脱像一个*的难民,根本没有了之前世家公子的风范。

  虽然比自己晚了一个多时辰,但李乘风对于战齐胜的速度依旧充满了震惊和警惕,因为在他的眼里,战齐胜不过是一个狷狂嚣张的纨绔子弟,金玉其外,败絮其中,可没成想,他居然可以第二个爬上这登天梯!

  莫非……他身上有什么藏而不露的法宝可以帮助他?

  李乘风看见战齐胜感到震惊和警惕,而战齐胜看见李乘风居然第一个出现在这平台之上,心中更加的震撼和警惕。

  他虽然知道李乘风手上有点功夫,而且身怀异术,要不然不能将自己的随从孙伯打成重伤,但战齐胜依旧没有将李乘风放在眼里,哪怕他从魔物猛鹳的爪下生还,哪怕他怀揣金帖。

  因为战齐胜知道,他和李乘风之间的距离,就如同西北到这成安之间的距离一样,差距何止万里!

  修行,并不是普通人想的登天之路,更不是文教三年一次的全国大考,只要十年寒窗,勤奋努力,就有可能一步登天,金榜题名。

  再穷的人家,只要肯拼,买本书,上个私塾,那也是可以的,甚至只要天分好,会有私塾主动免去学生的学杂费。

  可修行却完全不是!

  穷文富武,毁家修行,这是至理名言!就算是一个大富之家,家中出了一个修行人,那基本上这个家是“毁”定了,十年修行到筑基,百年修行筑金身。这是一个修行人正常的修行之路,这漫漫修行路上,所需要花费的钱财,用金山银海来形容,那绝不为过。

  这需要几十号,上百号,甚至是上千号的人来供养一个修行人!

  在这样漫长的路途上,一个就算有点小钱,有点小身手的破落小子是绝不可能在这样漫长的修行路上耗得过他的。

  可今天,战齐胜警惕了!

  因为他知道,修行路上,家势固然是底蕴,钱财固然是助力,可有一样东西,却是最最关键的:那便是天赋!

  天底下所有人都认为他战齐胜是战家四子“龙凤狗猪”中最不值一提的猪!

  但只有他自己才知道,他是一个私生子,是一个外来的内部人,他的长兄是百年一出的绝世奇才,是战家上下所有人都默认的未来家主,未来的冠军侯,他虽然年轻,但军神大名在西北已经是家喻户晓,他此时掌握着战家的军队大权。

  而二姐是高高在上的凤凰!论美貌姿容,战齐胜没有见过天底下所有的美女,但他绝对不认为有女人能在美貌上超过他二姐的,论修行天赋,他唯一听说能与他二姐相提并论的,便只有皇宫里面的那位转世天仙赵飞月!

  有时候他甚至会觉得如果二姐不是一个女子的话,未来的家主很有可能会是他的这个二姐;由于是女子之身,所以她将注意力都集中在了修行之上,战家之中修为最高的便是他的二姐。

  而至于他的三哥……虽然被称为“看门狗”,但战齐胜知道,这个三哥可绝对不是省油的灯,只看冠军侯可以放心的将战家的财政大权交给他来掌管,其才华能力,便可想而知!

  有这样的三个哥哥姐姐,战齐胜又怎么可能会是一个废物呢?又怎么可能心甘情愿的当一个废物呢?最关键的是:当初自己偶然机会得知真相,自己的亲娘被赶出战家,沦为卑贱奴仆,至今仍被人糟践,自己当时便发誓诅咒,要让欺负自己亲娘,瞧不起自己的那些人后悔!

  为了这个目标,他努力把自己装扮成一个废物,装扮成一个狂人,装扮成一头猪!可私底下,他发疯一样的磨练自己,发疯一样的打磨自己!这为的是什么?

  为的不就是今天闯三关,然后一鸣惊人么!

  想不到,这第一关,自己便输给了一个眼中钉,肉中刺一样的家伙!

  一定是自己最后打盹的那会儿,他超过了自己!一定是这样!!

  战齐胜无比的后悔!

  战齐胜盯着李乘风,他的拳头一点一点的握紧,眼中充满了愤怒与不甘!

  要不要……在这里就杀了他?

  战齐胜眼中杀气一点点的浮现出来,而另外一边,李乘风也是如此!

  这个狗日的,居然这么厉害?不是说他是“龙凤狗猪”中的猪么?莫非……是扮猪吃老虎?!

  李乘风想到这一点,心中顿时一沉。

  有一个猪一样的对手,并不可怕,哪怕这只猪会飞,哪怕这只猪现在就在天上飞,可李乘风知道自己迟早有一天也会翱翔九天,自己只要能撑下来,迟早会反超。所以,只要对方是猪,那就没啥好怕的。

  可现在……

  对方好像不仅不是猪,而且还是一只怪兽!

  李乘风很清楚这一路登天梯爬上来,他究竟经历了怎样的磨难,这需要怎样强悍的体力,怎样可怕的毅力才能坚持下来!

  自己虽然也是被人唤作少爷公子的年轻人,但家中有苦自己知,就算是一个普通人家的孩子,都不会十岁的时候就要想着赚钱,更不会十几岁就要闯荡江湖。

  李乘风可以自信的说,就算是最穷最苦人家的孩子,他们经历过的苦,自己都吃过,而自己经历过的,他们肯定没经历过!

  自己的付出、坚持和锻炼,只有李乘风最清楚!

  而这样一个锦衣玉食的世家子弟,居然也坚持下来了!

  李乘风的眼睛微微眯了起来,目光中同样流露出一阵阵的杀气!

  如此可怕的对手,又有深仇,如何能留?

  两人尽管心起杀机,却又一时间没有动弹。虽然他们都坚定的相信一旦动手,死的必定是对方,一个坚信自己的过人身手,一个坚信自己身上怀揣的护身法宝。

  但真正让他们忌惮的是,如果他们在这里就弄死对方,灵山派会有什么样的反应?

  “过碑下马,跨界止戈”这可不是开玩笑的一句话!

  一旦违反教规,就算不被严惩,被逐出山门,那也绝对不是李乘风和战齐胜能够容忍的结果。

  杀,还是忍?

  这是一个同时摆在两个人面前的难题!

  两个人都想杀死对方,但都同样投鼠忌器,可眼下这关头,又都不愿意第一个后退,一时间他们像是狭路相逢的猛兽,互相盯着对方的要害,杀气腾腾,虎视眈眈!

  他们不约而同的想道:干掉他!

  ==========================

  筒子们,登陆阅读贡献会员点击啦!鲜花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