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玄幻奇幻 > 破天录 > 第72章 天帝跟前耍神通
  两人此时一路牵马随行,沿途可以看见越来越多的行人,全部都是赶往灵山参加大典之人,其中路途中还可以看到不少摆摊设点的生意人家,不少路人在其中休息打尖。

  李乘风留意到这些摊点和店铺门口都挂着一面小小的旗帜,这面旗帜是一个等边三角形在上,长方形在下的形状,这个长方形分成了四个方格,每个方格中都有一个图案,从左往右,从上到下,分别是一把剑、一鼎炉、一枚簪和一卷书。而上方三角形的旗帜中则绘制着一座云雾飘渺的山峰,峰顶在云雾之中若隐若现。

  李乘风在一家卖茶水的摊点跟前喊了两碗茶,喊来店家问了一声,店家笑道:“客官有所不知,这灵山脚下的所有商家呀,都要挂这灵山派的令旗,如若不挂呀,那可会有大麻烦。”

  李乘风问道:“有什么麻烦?”

  这店家犹豫了一下,小声道:“买卖都做不下去的!”

  李乘风还想再追问,却见店家有些忌惮的扭头离开,他转头与喝着茶的苏月涵小声笑道:“看来这些修行门派倒跟江湖中的武林门派没什么区别。”

  苏月涵道:“还是有区别的。”

  李乘风好奇道:“哦?有什么区别?”

  苏月涵道:“更凶更狠更贪婪咯!”

  李乘风拍手哈哈大笑:“有理有理!”

  两人修整了一下,继续牵马往山上去,大约又走了半个时辰,两人此时便来到了灵山派的脚下。

  此时灵山派山脚下,有一条店铺林立酒肆酒楼沿途排开的街道,每一家客栈和酒楼的门口和后院都挤满了各种各样的马车和马匹,里面到处都是即将参加大选的候选者和他们的家人。

  当中有年轻气盛拍胸脯打赌说自己一定被选上的,有和家人抱头痛哭的,有惴惴然祈求上苍的,有故作高深独自饮酒高歌的,还有许多叫卖的商人大声叫喊着,一时间这街道上,酒肆和客栈中,大千世界人情种种,五花八门,百花齐放,极其热闹。

  在这条街道的另外一边,却是幽森寂静的一条山路,山路之前站着两名泥胎石像一般的修士,他们身着灰袍,长袍袖口处镶着三道青边,两只手笼在袖口之中,微微眯着眼睛,如若不是李乘风留意到他们的目光在静静的打量着这里的每一个人,他还以为这是两尊石像。

  在这两人身后,是一条蜿蜒小路延绵上山,台阶旁边有一个石墩,已然完全没有之前界碑那样的威风气势,反而矮小歪斜,上面歪歪扭扭的刻着两个字:灵山。

  这两字的字迹模糊潦草,如同顽童涂鸦。

  李乘风笑着对苏月涵道:“灵山派最远的界碑如此气派,想不到山脚下的石碑倒是如同田间顽石,这样不起眼。”

  “大胆!”台阶下的一名修士忽然开口,冷冷呵斥道“这可是灵山派创派掌门人于夜间醉酒时,一时兴起所刻之字!休得无礼!”

  李乘风脸上笑容一收,恭敬道:“是我鲁莽失礼了。这位师兄,请问上山便是走这条路么?”

  这修士瞥了李乘风一眼,道:“等你入得灵山大门,再喊师兄不迟!正是这条道,上去吧。”

  李乘风道了声谢,与苏月涵打了个眼色,两人正要上去,却被这修士拦住:“哎,马匹不能带上去。”

  李乘风愕然道:“那我们的马怎么办?”

  修士用目光示意了一下旁边的街道:“自己去找一家客栈寄存吧,你的行李自己可以带着。”

  李乘风无奈,只好与苏月涵折返往街道上去,但他们刚进街道,没走出几步,便忽然间看见一个人影朝李乘风身上撞了过来。

  李乘风多年习武,身体早就养成了条件反射,他下意识一躲闪,这人从他身边擦肩而过,扑腾一下摔在了地上。

  这人顿时在地上打了几个滚,然后呼天抢地的大喊了起来:“哎哟,撞死我啦!好痛,好痛啊!”

  说时迟那时快,旁边也不知道哪儿冒出一个矮个子来,一脸猥琐,一下扑到这人跟前,呼天抢地的喊道:“哥,哥!你没事吧!”

  这人捂着胸口,嘴角竟是流出一抹血来:“我,我胸口痛得紧,怕是不成了!”

  矮个子立刻扭头朝着李乘风哭喊道:“你撞坏了我哥,你说吧,怎么办!”

  苏月涵张口结舌,一时间没回过神来。

  不,不是,这,这是啥情况?

  小爷我怎么觉得这情形有点眼熟呢?

  该……不会是碰瓷吧?

  这两人一嚷嚷,四周顿时目光齐刷刷的看了过来,矮个子精神一阵,更加理直气壮的对李乘风道:“你说,该怎么办!”

  李乘风一脸关切道:“别急别急,放心,我不跑,我也跑不了,这里这么多人呢!”

  这矮个子微微松了一口气,他瞪着眼睛,一副凶神恶煞的样子,道:“告诉你,我哥要是有个三长两短,我我,我就跟你拼了!”

  周围人群当中也有人大声起哄道:“灵山脚下,也敢放肆,太嚣张了!”

  这里来的绝大多数都是参加灵山派大典的候选者,虽然没选上,但每一个人都潜意识的将自己看成了未来灵山派的修士,他们一个个正义感爆棚,立刻围了个水泄不通,一副一言不合便要上前群殴的架势。

  李乘风不紧不慢道:“哎哎哎,诸位列位各位在其位,我可没说我要跑啊!”

  矮个子义愤填膺道:“那你说,怎么办!”

  人群中有人高声嚷道:“伤这么重,怎么办?赔钱咯!”

  立刻便有人应和道:“对,赔钱,赔钱!”

  矮个子马上接道:“我哥伤这么重,赔钱!至少要赔一千两银子!”

  众人一片哗然,有人仿佛明白了什么,忍不住说道:“一千两?太贵了吧?”

  “这是……在敲诈啊?”

  “灵山派脚下,也有人敢碰瓷?”

  “嘿,今儿个真是长见识了!这灵山派的地面,居然有人敢耍这等伎俩?”

  李乘风也是目瞪口呆:天吶!真是碰瓷啊!!

  杀了李乘风他也想不到,这堂堂天下排行第三的修行门派的山脚下,这光天化日的,居然有人如此明目张胆的碰瓷?!

  李乘风顿时气得笑了起来:好家伙,敢在你家少爷面前玩碰瓷?你这是天帝跟前耍神通,圣人面前念孝经啊你!这一套都是你家小爷玩剩下的!现在居然讹到老子头上来了!

  还有天理吗?

  还有王法吗?!

  ====================================

  第三更咧,童鞋们多多登录支持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