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玄幻奇幻 > 破天录 > 第71章 天下锦绣第一山
  “北地有山,钟灵粹秀,故名灵山。其山崔嵬,不知其延绵何处也,其地丰茂,不知其盛产何数也。”

  文宗刘丞志来到灵山游玩时,曾写下著名的《游灵山》,其文灿然,堪称传世名篇,也使得原本偏处一隅的灵山变得天下闻名,一跃成为五岳名山之首,位居其中的灵山派也随之水涨船高。

  李乘风送走了自己的老爹,叮嘱着阿斯巴好生照料他,自己忍着火收下了这两张麻将牌,带着苏月涵一路北去,两人走出一百多里后,终于来到了这灵山派的脚下。

  李乘风从小便听说灵山派的大名,但由于很小的时候便要努力骗……赚钱养家,李乘风一直未曾来此处游玩,而灵山派的势力的不断扩张和圈地,也使得灵山派禁止出入的禁地从原先的方圆十几里已然扩大到方圆的上百里地。

  在李乘风和苏月涵的跟前,此时便立着两个巨大无比的石碑,威严赫赫的提醒着每一个见到它们的人:他们已经来到了灵山派的地面!

  李乘风之前坑了灵山派的供奉,又被动烧瞎了孙博仁的眼睛,他做贼心虚下,看到灵山派多少有些发虚。

  李乘风眼见这两座界碑极雄伟,高二十米,宽两米,一左一右界碑顶部各刻着一个仙姿飘渺的大字,分别是:靈山。

  在这两个字的下面,是一左一右,从上到下的两行对联,上联是:万古雄风无双地;下联是:天下锦绣第一山!

  李乘风仰头看着这界碑,只觉得这对联有一股磅礴无比的气势扑面而来,令人心潮澎湃,尤其是在界碑刻字的周围则密布着图腾法阵,有的凿刻沟痕上虽然已经长上了青苔,但那神秘的图纹却依旧充满了无比的威慑力,旁人看上一眼,心中便充满了莫名的敬畏和臣服之意。

  苏月涵也仰着头,目光敬畏的看着这两尊石碑,这便是天下十大门派的威慑力!

  它们虽然只是一个名字,但每一个门派的名称便代表着其背后恐怖强横的势力,这股势力之大,绝非个人所能抗衡!

  便是苏月涵这般纵横百年的妖类,也绝不敢放肆孟浪!若非是随着李乘风以伴当的身份来到这里,以苏月涵的身份和目前尚存的实力,她还真不敢轻易深入灵山派之中。

  李乘风驾着马,刚要继续前行,可这马往前只走了一步,忽然间这左右两座界碑上忽然窜起两道紫光,如利剑一般唰唰的插到了李乘风和苏月涵的马前,这两道紫光中有一个透明但清晰可见的修士,他们穿着长袍修士服,衣决飘飘,目光威严锐利,一人手持铁锏,一人手托一轮火球,两人齐声喝道:“下马!”

  李乘风吓了一跳,他身下坐骑更是吓得长身而起,发出一声嘶鸣,若不是李乘风骑术不错,这一下便能将他掀翻下来。

  苏月涵更是直接被掀翻下马,在地上打了个滚。

  李乘风跳下马来,立刻牵住了苏月涵受惊的马,防止她被踩踏,然后安抚着马匹镇定下来后,他看了一眼苏月涵,确定她并无大碍,这才看向跟前的两个人像。

  “二位师兄,在下李……”不等李乘风说完,这两个蓝色的人影刹那间又消失原地,让李乘风愕然不解。

  苏月涵小声道:“是不是只要我们骑马上前,这两个门神就会出来?”

  李乘风想了想,终究还是没敢再次尝试,他拉着自己和苏月涵的马,小心翼翼的走过了界碑,却没见再有任何异样的动静,他微微松了一口气,回身道:“看来是的,你……咦,这里有字。”

  苏月涵也快步赶了过来,她和李乘风一同看去,却见两边界碑的后面也刻满了字,上边是密密麻麻的灵山派传记铭文,下边则左右刻着几个杀气腾腾的大字:过碑下马,跨界止戈;违此令者,诛杀无赦!

  李乘风走到刻满密密麻麻的传记石碑前,试探性的伸手摸了摸,他只觉得触手冰凉,倒没有想象中的法力反弹或者反馈,他顺着刻字的字痕用手指头摸了一下,惊骇的发现刻字凹槽居然与手指指尖的大小吻合相似。

  “这满满一石碑的字,竟然都是手指凿刻而成的么?”李乘风顿时被震住了,他取出自己随身携带的骨枪,用其尖锐在界碑上划了一下,却只在上面划出一道白痕而已,李乘风一咬牙,左右见无人,举枪往下一刺!

  “铮”的一声响,骨枪与石面摩擦出一丝火花,锋利无匹的骨枪竟然只在石面上浅浅的留下了一个凹槽!

  李乘风呆若木鸡!

  自己这般锋利的骨枪,用力一刺,便是磐石也能刺透,可刺在这石头上,竟然只出一个指甲盖大小的小坑!

  而这界碑上满满的字,居然是人用肉手凿刻而成!

  这等神通,简直骇人听闻!

  李乘风定了定神,再认真的看了看石碑上的一段文字,却见上面写着“……时天下纷争,灵山列位先祖随历代圣君南征北战,东讨西征,其中三征天涯魔渊,五战幽冥九狱,伐第戎国十三役、讨傀器国九役、大小历战一百三十二场,无一败绩!”

  虽然短短几十字,可扑面而来的却是一股傲然之气,李乘风甚至能够透过字里行间看到灵山派赫赫战功之中倒映着的尸山血海!

  “果然……盛名之下,无虚士啊!”李乘风低声喟然叹道。

  以往他对灵山派没有诸多的敬畏之心,是因为他年轻气盛,又没有真正近距离接触过整个庞大门派,同时又对修行有着抵触之心;此时一接触,仅仅只看了一眼界碑,李乘风便觉得毛骨悚然,为灵山派的威势所震慑。

  李乘风肃然后退,他深深的看了一眼界碑,忍不住低声道:“也不知我洗月派当年又是何等的威风!”

  只可惜,李家曾经的光辉岁月只能在自家老爹和老娘的只言片语和家中列位家主的诸多牌位中去寻觅了。

  李乘风想着这个问题,一时间禁不住痴了。

  ============================

  新的一周冲榜啦,麻烦大家阅读的时候登录帐号贡献会员点击啦!另外,小手一点,贡献下收藏,感激不尽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