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玄幻奇幻 > 破天录 > 第65章 挑选伴当夜侍寝
  李乘风此时相当的懵逼,自己老娘的话让他开始严重的怀疑人生。

  难道自己体内有两个灵魂?

  如果自己是转世叛仙,那自己现代世界的记忆又是怎么回事?如果不是转世叛仙,那自己展现出来的无法解释的力量和梦到的那些人和事又是怎么回事?

  这些事情让李乘风相当的混乱。

  李乘风呆了一会,他苦笑道:“娘,我如果真是转世叛仙,那就更不能去灵山派自投罗网了,当年朝廷下达诛杀令,若是我身份暴露,恐怕……”

  谢氏摇头道:“不,恰恰相反。本来为娘是想借祭祖这个借口离开成安和灵山派的,但发生了这样的事情,我们再一意孤行的逃走,那就等于坐实我们是谋害孙博仁的凶手这个事实。我方才问你,你没留意到坤叔没有回来么?”

  李乘风极其的聪明,这么一说,他猛的反应过来:“娘……你的意思是说:灵山派其实已经在暗中怀疑我们了?”

  谢氏点了点头,道:“坤叔如果平安归来,那就说明灵山派没有起疑,可坤叔没有回来,这便是一个很可怕的信号!”

  话已至此,李乘风彻底明白了过来,他脸色阴晴不定,过了好一会儿才长叹道:“孩儿明白了,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这也是一个没有办法的办法。”

  李乘风性格坚强,拿定了主意以后,心中的犹豫和恐惧便一扫而空,他道:“既然灵山派起了疑心,那孩儿上了灵山便见招拆招便是。只是,孩儿就一定能进灵山派么?”

  灵山派十年一度的考核十分严苛,李乘风便是自视甚高也心怀疑虑。

  此时谢氏走到一旁的梨花木矮柜旁,打开一个小抽屉,从里面取出了一张金帖,然后递到李乘风跟前。

  李乘风接过这金帖一看,顿时一呆:“这是灵山派的金帖?从孙博仁那里弄来的?”

  谢氏点头道:“既然要上灵山派,便手持金帖而去,做个理直气壮的样子给他们看看。再者,有金帖在手,大典是必定通过的,不用怕被筛选下来。”

  李乘风理直气壮的接过:“这是咱们应得的!”

  交了十年供奉,还不给金帖?那简直太不像话,更何况这家伙还曾折辱过老娘,李乘风想到这里,心中的恨意便消减了许多,看在这家伙眼睛都被烧没了的份上,下次再见到便算是饶过他了。

  只不过,下次再见到,这个家伙只怕也不认得自己了,因为他“有眼无珠”啊!

  李乘风与谢氏对视了一眼,两人都在对方眼中看到了郑重和不舍。

  李乘风道:“娘,孩儿还有两个不情之请。”

  谢氏盯着李乘风,道:“第一个跟赵小宝有关?”

  李乘风点了点头:“小宝是孩儿的发小,我与他亲如兄弟,实在不忍看他一人漂泊在外,还请娘看在他对咱们李家一片赤心,忠心耿耿的份上,就让他回来吧。”

  谢氏叹了一口气,道:“为娘这便让人去找他。其实,为娘早就已经安排好了,让他先去我们要去的永安城,为我们打好下手,但没想到出了这档子事情。希望他没事吧。”

  李乘风大喜:“孩儿就知道娘不是铁石心肠之人,这是一招苦肉计加上瞒天过海,对不对!”

  谢氏笑了笑:“就你聪明!还有一件事情是什么?”

  李乘风道:“孩儿想让苏月涵陪孩儿一同去灵山派,做孩儿的伴当。”

  谢氏大惊:“什么?你让一个丫鬟去当你的修行伴当?”

  李乘风用力点了点头,目光坚定。

  谢氏惊怒道:“你看上她了?”

  李乘风摇了摇头:“她虽然美貌漂亮,但孩儿也不是色中饿鬼。”

  谢氏怒道:“那你可知道,若是你修行过程中把持不住,在筑基之前失了童身真元,那你这一辈子都永远不可能成为大修行人了!”

  李乘风笑了笑,道:“孩儿当然知道!但,孩儿对自己有信心!”

  谢氏摇头道:“不行,这个不行。为娘对她没信心。”

  李乘风认真道:“娘,且不说在山路上,苏月涵出手相救,救了你,就说是孩儿与她在水潭下连番经历生死,有几次孩儿都昏迷不醒,她只要拿一块石头,往孩儿脑袋上这么一砸,孩儿就死定了!她是个新来的,对我们李家没有什么感情,而这成安城,有谁不知道我们与太守大人的过节,有谁不知道我们得罪了战家?她若是想要邀功,只需要动一动手,娘,你就见不到孩儿了!!”

  李乘风盯着谢氏,一字一顿的认真说道:“娘,是你教我的!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这救命之恩,我李乘风一定要报!”

  谢氏怒道:“那等你以后学成归来再报不行吗?”

  李乘风道:“这一去,如去虎山,不是打虎死,便是被虎吃!若是孩儿没回来呢?更何况,若娘真是不放心,把她留在这里,岂不是更让孩儿担心?孩儿每日心有所挂,岂不是影响修行进境?”

  谢氏沉默了下来,她一声长叹,苦涩道:“也罢,她知道的太多了,又是新来的人。你带在身边,也好盯着她。若是放在府中,怕是活不长久。”

  李乘风心中一凛,他坚持要带苏月涵去灵山派,便是这个原因!

  谢氏平日里在下人跟前是一个温和可亲的女主人,但是李乘风却知道,自家老娘在长时间操持这个家的艰苦过程中早已经磨砺成长,从一个温柔可人的大家闺秀成为一个杀伐决断的一家之主,在曾经的逃亡路上,她几次临机专断,弃卒保车,这才有一家人活到现在的日子。

  知母莫若子,苏月涵这一次经历了这么多事情,又见到了这么多不该见到的事,自己若是留她在这里,自己老娘必定杀这个新来的丫鬟灭口!哪怕她再怜爱这个新买来的丫鬟!

  但李乘风同样没有想到的是,他自以为是救了苏月涵,但实际上却是救了自己一家人。试想想,若是谢氏想像苏月涵下手,以苏月涵千面妖的身份和性格而言,又怎么会坐以待毙呢?

  李乘风松了一口气,道:“娘,你放心,孩儿自有分寸!”

  谢氏叹道:“希望如此吧!”说着,她自嘲的一笑:“也罢,女孩子毕竟比男孩子心细,只要你们注意分寸,自然是有个女孩子在身边照料伺候着要更好。但你要记住,有些事情不该说的,就算再亲近,一句话也不能跟她说!”

  李乘风点头道:“娘,你放心!孩儿心中有数。对了,娘,救我们的医圣和武圣大人曾经说过他们要去灵山寻药,说不定孩儿也能在灵山遇到他们。”

  谢氏道:“我儿不必刻意去寻找,你只要努力活下去,变得越来越强大,这江湖虽大,但迟早有再次相逢的一天!君子报仇,尚且不惧十年之久,更何况是报恩呢?”

  这两人在密室中商谈的时候,绿珠则指挥着下人将尤三等泼皮混混的尸体拖出去埋了,像这等的街头斗殴,没人报官,官府根本不管,正是民不举官不究。

  可谁会为尤三这样的人去报官鸣不平呢?满成安十万人,一个也不会有!

  阿斯巴和一名健仆拖着几人的尸体往偏僻的街角一扔,第二日便会有差役带人来将尸体收走。

  可等他们抛尸过后约莫过了一个时辰,尤三的尸体居然迅速萎缩起来,过不多久猥琐成一个碎裂的人偶,在这街角的阴影处出现了一个人影,溜肩驼背,正是尤三!

  尤三目光阴沉而闪烁的盯着李家的方向,他手中紧紧捏着一块已经破碎的人偶木像,他咬牙切齿的狞笑着:“幸亏老子留了一手!李乘风,这个梁子,三爷跟你结下了!”说着,他身形往后一退,迅速的消失在了阴暗的街角之中。

  而在李家,谢氏与李乘风两人在房间中密谈了许久,再出来一起用过饭时,再去卧室看望了用了药已经熟睡的老爹李淳,李乘风这一次恭恭敬敬的朝着自家老爹嗑了三个头这才退了出去。一番折腾后,此时已是戌时三刻,李乘风回到自己房间,却看见一个窈窕的人影站在他的床边。

  李乘风一惊,低声喝道:“谁!”

  “次啦”火折子亮起一道火光,将一盏红烛点燃,这幽幽摇动的烛光勾勒出一张娇俏的面孔,正是苏月涵。

  “是你啊。”李乘风微微一笑,道“你吃过了没?身子可还好?”

  苏月涵低着头,她盈盈上前,乌黑鬓云斜堕,雪白香腮蕴红,她双手紧紧攥着一条香巾,犹豫了一会后,她开始轻轻解着自己衣襟的扣子。

  李乘风一愣,道:“你做什么?”

  苏月涵声音羞涩,低低的说道:“奴婢……来为少爷侍寝。”

  李乘风心中猛然一跳,脑海中蓦然想起之前在水潭之中那惊鸿一瞥的乍现春光,一时间他呼吸急促,心跳如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