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玄幻奇幻 > 破天录 > 第63章 大少归来驱邪秽
  尤三看见跟前这人的惨状,他下意识抬头看去,却见大堂处进来两个人影,一前一后,一大一小,一高一矮,一男一女,一壮瘦。

  初进来时兴许是有些逆光,尤三一时没瞧清楚来人的相貌,但当为首的人走进大堂时尤三才发现来人手中竟然还单手拎着一个人,这人被拎得双足悬空,背后穿透了一根白色的骨刺,鲜血正从骨刺穿透的伤口处一路流淌,顺着他的脚尖一路滴淌在地上。

  来人随手将被穿透的人扔在了一旁,露出面目,尤三顿时下意识后退了半步。

  正是李乘风!

  尤三眼中瞳孔一缩,背上寒毛全部倒竖起来,他立刻回头去看绿珠,想要将其挟持在手,但绿珠可不是普通人家的丫鬟,李家的丫鬟仆从没有一个是不练拳脚的,战斗经验虽然不能说丰富,但至少不是遇到事情便手足无措的新丁。

  绿珠瞧见尤三目光看过来,立刻惊醒过来,她飞快后退,尤三脚下一蹬,朝着绿珠扑了过去,两人一进一退,但尤三毕竟是男人,速度比绿珠要快上几分,绿珠身子往后退,一直退到靠到大堂柱子上,尤三眼看手便要抓到绿珠,可他的身子却突然停住,手指悬停在离绿珠身前不到一寸的地方。

  绿珠惊魂未定,定睛一看却见尤三的脑袋瓜上面按着一只手掌,尤三就像是被巨石压住的王八一般,身子都矮了一截,动弹不得。

  尤三身子僵在原地,额头处豆大的汗珠滚滚而下,他想要回头,却又不敢多动弹,从而惹来对方的雷霆一击,他细小的眼珠使劲往后看着,眼神中透着一丝慌乱。

  尤三万万没有想到,自己以为十拿九稳的轻松差事,竟然变成了九死一生的活计,早知道如此,何必来搅合此事?还是没有沉住气!

  尤三暗自自责,心中飞快盘算着脱身的办法,他收回伸在绿珠跟前的手,缓缓道:“原来李公子……”

  他话没说完,脖颈处忽然咔嚓一声,脑袋硬生生被李乘风拧了个转,将他的脸扭到了背后,脊椎骨生生拧断!

  尤三瞪大了眼睛,眼中目光复杂,也不知道是懊悔还是怨恨,身子便软软的倒了下去。

  李乘风微微瞥了他一眼,然后对一旁一脸惊喜的阿斯巴和阿伊莎道:“弄出去,别脏了我们李家的房子。”

  一旁的绿珠定定瞧着李乘风,眼珠滚滚而下,仿佛下一秒钟眼前的这个男子便会消失不见。

  李乘风瞧着她,在她直勾勾的眼睛面前摆了摆手,笑道:“绿珠姐姐?不认识我了?我是经常偷吃你点心的乘风少爷呀!”

  绿珠扑哧一声笑了出来,她破涕为笑,一下扑到李乘风怀中,却紧紧的抱着他大声哭了起来,她一边哭,一边道:“我就说我的点心怎么总是少了一块!我还以为是被老鼠叼去了。”

  李乘风轻轻拍着她的背脊,忍着笑,道:“喂,有你这样当丫鬟的吗?骂你家少爷是老鼠啊?”

  绿珠松开李乘风抹了抹眼泪,她收了收脸上的表情,微微后退了一步,又变回了以往那个谨小慎微,温和娴静的丫鬟绿珠:“奴婢失礼了,请少爷恕罪。”

  李乘风微微一笑,摆了摆手,他看了看大堂四周,此时李家尚在的几名仆从都看着自己,那眼神中充满了惊喜和希望。

  这位李家大少平日里惹是生非,他们没少抱怨,可等真正出了大事才知道,这个混世魔王才是这个家真正的主心骨和顶梁柱!

  李乘风扫视了一圈,道:“那三个傻瓜呢?”

  绿珠苦笑道:“都受了重伤,在后院静养。”

  李乘风道:“我娘呢?”

  绿珠此时才留意到李乘风身上穿着一身破布麻衣,打扮如同田家老农,她赶紧道:“少爷且去洗漱一番,奴婢这便去将少爷平安归来的好消息告诉家母,也好让她安心。”

  李乘风微微颔首,他看向身后不远处的苏月涵道:“你也先下去洗漱换一套衣服吧。”苏月涵微微一礼,自己转身离去。绿珠一脸疑惑的看着李乘风,眼神中带着询问。

  李乘风道:“没有她,我怕是不能活着回来了。”

  绿珠看向苏月涵离去的身影,微微沉吟了一会,忽然快步追了上去,道:“月涵妹妹,现在家中乱得很,你若是洗漱更衣,多有不便,随我来吧。”

  苏月涵朝绿珠笑了笑,她知道,这一刻她才真正被李家的核心人物所接受成为自家的一份子。

  虽然这个家看起来已经是风雨飘摇,倾覆在即。

  李乘风将这些后事交给阿斯巴和阿伊莎,自己往后堂去见自己的老娘。

  穿堂过巷,李乘风来到后院,推门而入,便见后堂中供着两排灵位,分别是李家各个家主的灵位,在灵位前供奉着九重天帝罗九重和昭阳真君张昭阳的神像,这神龛前青烟袅袅,下面跪着一个美妇,她双手合十,双目含泪,喃喃低声道:“九重天帝,昭阳真君,诸天神灵保佑我儿乘风平安归来,我愿受九天雷击,粉身碎骨!!”

  李乘风嘴唇微颤,他轻轻唤了一声:“娘……”

  谢氏身子猛的一颤,她抬起头来,泪流满面的朝着灵位和神龛拜了下去,她重重的磕着头,肩膀耸动,发出一阵阵呜咽的抽泣声。

  李乘风看着心中发酸,连忙上前陪着跪下,去搀扶谢氏。

  谢氏起身抓住李乘风,仔细上下打量着他,说不出的欢喜:“我儿,娘莫不是眼花了?你,你哪里受伤没有?快,快让娘看看?”

  李乘风一把抱住谢氏,笑道:“娘,孩儿没事,孩儿回来了!”

  谢氏紧紧的抱着李乘风,泪如雨下:“天可怜见!老天爷终究是不忍心看着我李家绝后啊!回来了就好,回来了就好!我儿啊,以后切不可再涉险,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只要你人还在,咱们李家就有希望!知道了吗?”

  李乘风用力一点头,他道:“娘,我想去修行!”

  谢氏一愣,随后她面露苦涩之色,眼神中满是痛苦纠结:“我儿,你可知你若是去修行,那可是九死一生之路!”

  李乘风道:“娘,修行可能会走火入魔,可不修行,只能任人宰割!”

  谢氏摇了摇头,她苦笑道:“不,我说的不是这个。”

  李乘风一愣,道:“那娘你的意思是?”

  谢氏道:“我儿,你想去哪个门派修行呢?”

  李乘风其实很想自己修行,但他知道这并不现实,想了想便道:“除了灵山派,哪儿都行。”

  谢氏满脸苦涩:“我儿……除了灵山派,你哪儿都不能去!”

  李乘风大惊:“这是为何?”

  ===========================

  新的一天,老套路了,大家登录点击鲜花收藏支持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