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玄幻奇幻 > 破天录 > 第54章 柳暗花明复又生
  原本平静的水潭此时变得波浪翻滚,激流涌动,苏月涵冲到岸边,在即将踏入到水面的那一刻又呆住了,正如同之前的猛鹳一样,她不知道自己该不该出手。

  若是出手,被发现的话,那她就得像逃出西北战家那样,再一次的逃出成安,最关键的是,她将几乎永远的失去窃取对方体内仙力的机会。

  李乘风是不是叛仙,苏月涵不知道,但她知道他体内的仙力那是做不得假的,而她这么多年来之所以混迹在人间界一直没有被抓住,就一直秉承着一个原则,那就是“一旦现行,远遁千里”!

  这是她的保命不二法则,这是她在许多年前曾经因为一次侥幸,重新返回故地想要换一个身份潜入却被当场抓住险些丧命而留下来的深刻教训。

  随后她牢牢的记住了这一教训,她就再也没有被抓住过。

  仙力虽好,但小命更好!

  活着才有一切,死了,一切都是狗屁!

  苏月涵盯着潭水,她踏入水潭的脚下意识的收了半步:你若是真的叛仙转世,这一关你肯定能闯过去的!

  但这翻滚的潭水却在她眼前逐渐一点一点的平静了下去,苏月涵的心也一点一点的沉了下去,但她毕竟是修行多年的妖类,见惯了红尘,见多了生死,李乘风在她的眼里,在她的心里,也不过是茫茫红尘中那回忆时的一个让她稍微驻足片刻的身影而已。

  “看来,转世叛仙,不过如此!”苏月涵看着渐渐平静下来的潭水,幽幽的叹息了一声“可惜了,我还以为能有一个飞升成仙的机会!”

  苏月涵正要飞离这个峡谷时,忽然间水面中哗啦一声,猛的飞出一个黑影,正是之前吞噬苏月涵的怪鱼,它速度快若闪电,鱼尾猛的一扇,砰的一声便将苏月涵轰飞。

  但苏月涵身形只飞出去几米远便在半空中停了下来,她勃然大怒:“你个不知死活的孽畜!姑奶奶不刮你的鱼鳞,拆你的鱼骨,你就应该知道好歹,现在居然敢……嗯?”

  苏月涵怒气冲冲的说着,忽然间看见这黑鱼刚才这一蹦居然蹦到了岸边上来,然后在疯狂的扑腾着,竟然像是自己上岸作死来了。

  “什么情况?”苏月涵觉得莫名其妙,她降了下来,落在了岸边“这黑怪鱼,怎的会自己钻出水面找死?”

  这条黑鱼极大,长约莫有四五米长,宽更是一米多长,往地上一趟,几乎能遮住苏月涵腰腿。

  苏月涵发现这鱼在地上猛烈的扑腾了一阵后,忽然肚皮处噗的一声被戳出一个洞,一根又尖又白的骨头从里面刺了出来,紧接着这根骨刺缩了回去,很快又刺了出来,只一会儿功夫,便在鱼腹处连刺带划的拨拉出一个大口子来,然后里面竟然钻出一个手持骨枪的人来!

  不是李乘风,又能是谁?

  苏月涵一时间呆在原地,像见了鬼一般。

  李乘风从怪鱼肚子里面爬了出来,他回头便狂怒的用骨枪去疯狂的扎这怪鱼的脑袋,几枪功夫便将黑鱼怪扎得死透透。

  “混账王八蛋,居然敢偷袭老子!若不是老子手里面拿着这根骨枪,老子今天就被你活吞了,混蛋!”李乘风一边扎,一边破口大骂。

  等他发泄了一阵后,他抹了抹头脸的鲜血,又忍不住被鱼腥味熏得作呕,他扭头啐了一声,骂道:“妈的,弄得老子都臭烘烘的!”

  李乘风又踢了这死鱼一脚,这才扭头走到水边,将已经破破烂烂的衣服脱了下来,清洗着身上。

  李乘风一边洗着,一边扭头看了一眼,却见苏月涵站在不远处愣愣的看着自己,他大咧咧的笑道:“怎么,看见本少爷大难不死,不开心么?”

  苏月涵回过神来,她吃吃的说道:“你居然还能从鱼肚子里面又钻出来?”

  李乘风斜睨着她,道:“怎么,你还希望少爷我被鱼吃了不成?”

  苏月涵忙道:“不是不是,方才奴婢还以为少爷这次是死定了!。”

  李乘风狐疑的看着苏月涵道:“怎么,你还盼着我死不成?”

  苏月涵连忙摆手:“不是不是,奴婢可没有这个心思!”

  李乘风道:“那你见到我还活着,一点反应都没有?”

  苏月涵抹了抹说来就来的眼泪,道:“奴婢是太吃惊了,少爷若是死了,那奴婢岂不是也要死在这里?”

  李乘风哈哈一笑,道:“这倒是没说错!少爷我大难不死必有后福!这次啊,咱们肯定能脱身了!”

  苏月涵奇道:“少爷这话怎么说?”

  李乘风一连神秘道:“你回头看看。”

  苏月涵回头看了一眼,道:“怎么?”

  李乘风用指头敲了下苏月涵的脑门,道:“笨!你想啊,这么小的水潭,能养这么大的鱼吗?”

  苏月涵张大了嘴:“少爷你的意思是……”

  李乘风得意洋洋道:“这水潭下面呀,肯定有连着外面的通道,要不然它光靠这么小的水潭,能长这么大?光吃我这种从山上掉下来的倒霉蛋啊?那它早饿成鱼干了呀!”

  苏月涵这一次是真心诚意的有些佩服,她拍掌道:“少爷果然好厉害!那少爷赶紧去探探路?”

  李乘风摆了摆手,道:“不行不行,得先找点东西吃,我都快站不住了,方才又是这大飞鸟,又是这大黑鱼的,差点没折腾死我!”

  苏月涵道:“少爷,吃什么?魔物可是不能吃的,它们的血肉都有毒的。”

  李乘风扭头狐疑的看着这大黑鱼:“那这大黑鱼又黑又丑,能吃么?身上怪臭怪臭的。”

  苏月涵笑道:“也许烤熟了,就能吃啦!”

  李乘风道:“也是,饿极了,怕是生的也吃了。”

  苏月涵笑道:“是的是的,说的奴婢肚子也饿了起来!”

  李乘风看着苏月涵,笑道:“那你还等什么呢?”

  苏月涵不解道:“什么等什么?”

  李乘风盯着苏月涵,苏月涵也不解的看着李乘风,两人大眼瞪小眼,好一会儿,他才一巴掌拍在苏月涵脑门上,怒道:“你还等本少爷烤鱼给你吃呀!你是少爷还是我是少爷呀!”

  苏月涵捂着脑门,如梦初醒,她心里面这个委屈啊:她有过许多的身份,但所有身份里面……唯独没有当过下人伺候过人!

  苏月涵背过身,扮了个凶恶的鬼脸,不情不愿的朝着黑鱼而去,她暗骂道:我怎么就扮了个丫鬟呢?亏我当初还自鸣得意!蠢啊!

  苏月涵跑到黑鱼跟前,忽然又折返跑了回去,道:“少爷……”

  李乘风此时累极,一屁股跌坐在岸边,他头也不回,道:“什么事?”

  苏月涵怯怯道:“少爷你能不能把你手里面那根骨头借我用用?我手可撕不动鱼肉。”

  李乘风随手递了过去:“锋利得很,小心点啊。”

  苏月涵接了过来,她跑到黑鱼跟前,刚要动手,忽然又折返了过来,怯怯道:“少爷……”

  李乘风大怒:“干什么!有完没完,就不能让本少爷好好坐在这里等一顿好吃的吗!”

  被爆菊啦,筒子们支援呀,鲜花,收藏,评论刷起来,不吼不行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