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玄幻奇幻 > 破天录 > 第47章 人间武圣张载峻
  猛鹳此时从崖壁中跳了出来,它虽然受到重击,但并未伤筋动骨,反而被激怒得近乎发狂。它朝着这个男子发出一声震动山谷的嘶吼声,然后四肢猛的一用力,身子如同炮弹一样朝着男子冲去。

  而几乎同一时间,这男子脚下也猛一发力,山路上刹那间凹陷下去一大块,他身形眨眼间就出现在了猛鹳的面前,不等猛鹳挥动前爪,他便重重的一拳轰在了猛鹳的尖喙上。

  猛鹳被这一下轰得身子重重的向地面摔去,不等它爬起来,这男子又是一拳轰在猛鹳的双眼之间,只轰得它发出一声凄厉之极的悲鸣声。

  猛鹳的尾巴猛的一下朝着这男子抽来,这一下隐蔽而阴险,快若闪电,李乘风当初就是被这一尾鞭抽得丧失了战斗力。

  李乘风刚要发声警示对方,便见这男子单手一举,稳稳的接住了猛鹳狠抽而来的长尾。他动作之举重若轻,如果不是这男子在接住长尾瞬间身子向下猛的陷入了一寸,李乘风甚至会怀疑这一尾巴甩过来的力量连一两都没有。

  这男子接住了猛鹳的同时,他双手抱住猛鹳的尾巴,一声发喊,将猛鹳像甩布袋一样甩了起来,一下扔飞到了空中,而猛鹳飞到空中还不到最高点时,这男子又猛的一跳,出现在半空之中,一拳重重的将猛鹳轰向地面。

  李乘风见之前还不可一世的猛鹳就像一个沙包一样被眼前这个男子打得上天入地,毫无还手之力,仅仅几个呼吸之间便已经躺在了深坑之中,发出阵阵的悲鸣声。

  李乘风被震惊了,对方如果用的是法术,能够如此的压制住这头不知名的猛兽,他会觉得理所当然,可对方用的全部都是武士的功夫,这完全超出了他的理解和想象范围。

  武士修炼到了巅峰,竟然威猛至斯!这人究竟是谁!

  只有见多识广的苏月涵知道,天底下以武士之身能修炼到这般境界,举手投足之间能有这般威力的,只有一个人!

  而这个人也正是十几年前曾经和李乘风一样完成以武士之身逆袭修士壮举的:人间武圣,张载竣!

  张载竣三拳两脚便将猛鹳打入深坑,他盯着猛鹳看了一眼,见猛鹳巨大的身子似乎因为剧痛而不断的抽搐着,没有了还手之力后,他这才扭头走向不远处的女伴身旁,然后从她手中接过了洁白胜雪的貂皮大氅。

  可不等他披上,忽然他身形一愣,然后一下将貂皮大氅又推回到她的手中,这女子立刻会意,带着衣服向后退了几步。

  李乘风不解的看去,却见猛鹳此时挣扎着站了起来,它不停的嗑着血,身上的肌肤不停的剥落,露出血肉模糊的伤口,然后它这伤口中的肌肉和筋骨不断扭曲蠕动着,像是在往外生长着什么。

  “我儿!你没事吧!”谢氏见猛鹳被击倒,便再也控制不住,从山上冲了下来,那些逃难的人们也都纷纷欢呼了起来。

  李乘风见谢氏向自己奔跑过来,他顿时惊恐的大声道:“娘,别过来!”

  但天底下没有任何事情能够阻挡一个心系儿子的母亲,谢氏一路飞奔,冲到了李乘风跟前,含着眼泪上下紧张的打量着他,她伸出手,想要去摸自己的儿子,却又唯恐触碰到他的伤口。

  谢氏哽咽道:“我儿,你没事就好!”

  李乘风道:“爹呢?他怎么样?”

  谢氏擦了擦眼泪,道:“你爹伤了筋骨和内脏,暂时没有生命之忧。我儿,趁现在,赶紧跑吧!”

  李乘风道:“恩人还在,孩儿怎能先跑?”

  谢氏顿足道:“你已重伤,又不能伸以援手,不走还能怎样?留下来只会成为负担,拖累恩人。”

  “看,快看!!”绿珠忽然发出一声惊恐的嘶喊,声音发颤。

  李乘风扭头向那边看去,这一看顿时几人都吓呆在原地。

  此时的猛鹳两肋血肉模糊的肌肉处已经长出了巨大无比的翅膀,这翅膀并不像普通的鸟类翅膀,而是由一根一根密密麻麻的骨头紧密排列而成,这些骨头蠕动着,发出咯吱咯吱刺耳的声音。

  阿斯巴浑身发抖,他颤声道:“是飞翔的死神!太阳神啊!救救我们吧!!”

  张载竣警惕的看着猛鹳的剧烈变异,他忽然身形一动,身子冲到近前,飞起就是一腿,这一腿猛烈如同钢鞭。

  但张载竣这一腿刚一踢出,猛鹳两肋长出的骨骼翅膀立刻收拢覆盖在它身前,张载竣一脚踢在这骨骼翅膀上,顿时将猛鹳踢得在地上滑出去几米远,它的四肢在地面硬生生抓出几道深邃的沟壑,但这一次由于有坚硬的骨翅护住了肉身,它分毫未伤!

  张载竣皱了皱眉头,他身形再次一闪,眨眼间又出现在猛鹳跟前,企图逼入到猛鹳的骨翅之中以贴身短打的方式猛攻对方肉身,可这魔物显然极其聪明,它见张载竣欺身而来,它立刻四爪猛蹬,身子跳离了地面,紧接着骨翅展翅振动,身子一下飞了起来,悬停在半空之中。

  张载竣扑了个空,他身子微微下蹲,刚要扑向半空中,忽然间他见猛鹳的双翅高高展开,每一片翅膀上的骨头都倒立了起来,紧接着它身形在半空中开始旋转起来,翅膀上的骨片也随着旋转飞射而出,如同狂风暴雨一样轰向张载竣。

  张载竣身形顿时止住,他立刻看向一旁不远处的女子,这女子与他极有默契,身形一闪,立刻扑到了张载竣的身旁。

  张载竣单脚往地面一顿,地面顿时被他顿出一道横向的沟壑裂痕,他弯腰手往地面一探,像掀起一张地毯一样,硬生生的掀起一大块的地面泥石板,自己和身旁的女子则躲在了他单臂撑起的泥石板之后。

  李乘风看得目瞪口呆,他对自己的天赋和应变十分自负,但此时他第一次感觉到了什么叫做天外有天,山外有山!

  居然还可以这样躲避狂风暴雨一般的飞矢轰击?

  李乘风一把抓住谢氏的胳膊,道:“娘,你说得对,我们赶紧走!”

  四人连忙往山上逃去,可刚跑出去两步,李乘风忽然间听见一阵尖锐的破空声袭来,他下意识的伸出双手拦住身旁和身后的谢氏、苏月涵和赵小宝等人。

  他们只见跟前不到一米的位置处,噗噗噗的钉上了一排锐利无比的骨矢,这骨矢轰击力道之大,硬生生将泥石地面撕裂出了一道可怕的口子,李乘风只觉得地面往下一陷,紧接着整个人站立的脚下地面都往下塌陷了下去。

  这一惊可真是魂飞魄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