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玄幻奇幻 > 破天录 > 第45章 纨绔子逆流而上
  李乘风飞扑过去,在李淳即将摔到地面上的时候,一把接住了他。

  一旁的谢氏也是一声尖叫,想要扑过去,却被一旁的苏月涵紧紧的拉住。

  此时的人们彻底绝望了,他们发出自己所能发出的最大的绝望嘶喊声,疯狂的向后逃去。

  而猛鹳猛的一跳,一下跳出几十米远,一下截在了后面逃亡的道路上。

  逃在最前面的人一个刹不住,连滚带摔的扑到了猛鹳脚下,猛鹳则尖喙一啄,一下将其叼入嘴中,它一样脖子,像吃鸟儿吃小鱼虾米一样,将这人便吞入了肚中。

  这一下后面的人吓坏了,他们又发疯一样的朝前冲去,而后面扑过来的人此时还没反应过来,前后这一挤,顿时中间的人就像是肉馅一样被挤在中间,他们痛苦的嘶喊着,有人翻倒在地,立刻无数只脚便踩踏了上去,一开始还在拼命的挣扎想要爬起来,但几脚下去便渐渐不再动弹。

  最可悲的是一些被硬生生挤下山路,跌入深渊的人,他们拖着长长的惨叫声,被云雾吞噬,然后从此消失在大山与大山之间的山谷之中。

  李乘风猛的扭头朝谢氏大声喝道:“娘,你快跑,你们快跑!!”

  谢氏绝望的看着身后又疯狂冲回来的人群,她惨声道:“往哪里逃?”

  李乘风一指山上,道:“快,上山,往山上爬!”

  这一句话,倒是旁边许多向后疯狂逃窜的人被惊醒了,他们手脚并用,疯狂向一旁的山上爬去。

  李乘风抱着李淳,冲到阿斯巴跟前,道:“阿斯巴,你背着我爹,向山上逃!”

  阿斯巴犹豫了一下,一旁的阿加莎立刻大声道:“我和绿珠姐姐还有月涵妹妹带着主人一起往山上爬!”

  阿斯巴立刻反应了过来,用力点了点头。

  谢氏无助的流着眼泪,道:“我儿,你先走!”

  李乘风催促道:“娘,你们速度慢,先走!”

  谢氏也知道这时候不是矫情的时候,她在绿珠、苏月涵和阿加莎的帮助下,向一旁的山坡上爬去。

  但他们只爬了几米远,谢氏忽然间一扭头,发现李乘风不仅没爬上来,反而是站在原地,双眼死死的盯着远处的猛鹳。

  谢氏瞬间头皮发麻,知子莫如母,谢氏一下就知道李乘风想要做什么!

  谢氏恐惧到了极点,她大声嘶喊道:“我儿,不要啊!快逃啊!”

  “逃?”李乘风低声喃喃道“你们都可以逃,我不可以……我爹倒下了,我不能逃!我若逃了,洗月李家……就完蛋了!”

  “我不能逃,谁都可以逃,我不能逃!我是洗月李家的少主,我是天下第一门派洗月李家的少主!!我是这个门派的全部未来,我不能逃!!”

  李乘风握着长剑的手越来越紧,他的目光越来越锐利,尽管他的身躯因为恐惧而颤抖着,但他依旧迈动了双腿,朝着魔物猛鹳迈出了第一步!

  以颤抖之身,怀恐惧之念,毅然决然,当头迎敌!

  首当其冲的并不是凶猛的魔物,而是……乱流冲来的人群。

  疯狂奔逃的混混们仗着自己是习武之人,抽出长剑长刀便猛劈猛砍挡在他们逃亡路上的任何一个人,直到他们忽然间看见一个手持长剑的少年双目喷火的看着他们。

  为首的一个帮派武士浑身是血,一路上他砍杀最多,也分不清当中有多少是李家的人还是其他的人,他惊恐的看着李乘风。

  这武士感觉到李乘风身上传来的可怕杀气,他嘶喊道:“李家少爷,给我们一条活路吧!”李乘风瞥了一眼被他砍翻在路边的李家下人,他冷冷道:“你给过他们活路吗?”

  这武士浑身战栗,他忽然一声嘶喊:“李家不给我们活路,跟他们拼啦!”

  说着,他挥舞着手中的长剑,向前扑去。

  周围的人还在犹豫要不要跟随的一瞬间,他们忽然间见李乘风身形猛的一动,手中的晴空洗月剑如一道惊虹一掠而过,这武士挥舞着武器从李乘风身边分身而过,只冲了两步,脑袋便从肩膀上掉了下来,咕咚一下滚落在地上,他的胸腔中喷出三米高的鲜血,身子歪歪斜斜的又走了几步,这才倒地。

  这一下惊住了众人。

  李乘风看也不看身后死去的这名武士,他死死的盯着眼前的众人,一字一顿道:“放下武器!我让你们离开!”

  “可是,没有武器我们……”

  李乘风一声暴喝:“放下武器!!有武器你们难道打得过它吗!”

  一句话惊醒梦中人,为首的几名武士立刻扔下了手中的武器,他们不住的惊恐的回头看着,眼见身后的猛鹳一路吃咬践踏,他们越发的恐慌,几乎要跪了下来。

  李乘风等他们扔了武器以后,这才让开路,这些人立刻如同泄洪一样向后逃去,李乘风看着他们逃亡,大声道:“往山上逃,往四面八方逃,不要只跑一个方向。”

  这时其他人才如梦初醒,纷纷四处逃散。

  李乘风如同中流击水的磐石一样,稳稳的立于原地,迎面冲来的人流见到他后便立刻自动分成两条人流,左右分散而去。

  这个平日里嬉皮笑脸,耍宝卖贱的大少爷目光锐利而坚定,他如逆水行舟,执剑逆流而上!

  一百米,八十米,五十米,三十米,十五米,十米!

  李乘风离猛鹳越来越近,他甚至能感觉到对方张嘴一声嘶吼后,嘴里面喷出来的浓重血腥味!

  李乘风开始慢跑,他速度越来越快,在离猛鹳还差三米的时候,他发出一声似乎血液都要跟着燃烧起来的嘶吼声,然后猛的一顿足,身形如同炮弹一样朝着猛鹳扑了过去!

  这一刻,李乘风手中的晴空洗月剑锐利得似乎连空气都要一起劈开,洗月派的少主打出了他活到现在为止,最好的一剑!

  苏月涵看着李乘风居然逆流而上挑战魔物猛鹳,她简直不知道该说李乘风是愚蠢还是勇敢了,她不相信武士能以凡人之身挑战天涯魔界中逃出来的魔物猛鹳,这是绝对不可能胜利的送死行为!

  谢氏同样也看着自己平日里那个怎么看都不靠谱的儿子选择了与父亲一样的决死冲锋,这一刻她肝肠寸断。

  偌大的李家上下的确都靠她维持,但……自己唯一的儿子若是死在了这里,那她辛辛苦苦维持这个家,又有什么意义呢?

  谢氏拼命的嘶喊着让自己的儿子逃命,但她的声音被很快埋葬在了这惊恐的尖叫声中,如同大海中投入的一粒小石子,根本没有溅起任何的浪花。

  李乘风在空中飞向猛鹳的那短短的一呼吸之间,他的身子舒展到了极致,如同一张完全拉开的强弓,锐不可当!

  但魔物猛鹳依旧没有将眼前的这个年轻人放在眼里,它依旧是轻描淡写的一挥爪,刹那间李乘风瞬间又消失了。

  谢氏和绿珠都是一声悲痛的惊呼,阿加莎也瞪大了眼睛,捂住了嘴巴,她们拼命的四处寻找李乘风被轰飞后的身影究竟在哪里。

  而此时苏月涵眼尖,她一指,大声道:“在那儿!”

  谢氏和绿珠定睛一看,却见猛鹳的前爪胳膊上居然挂着一个人,这个人手中的长剑正扎在猛鹳的前爪上,自己正在努力向上攀爬着。

  “少爷还活着,他还活着!!”绿珠激动的大喊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