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玄幻奇幻 > 破天录 > 第43章 掌门人横枪立马
  

  猛鹳一声嘶嚎,几乎与此同时,车队中的马匹纷纷受惊,长身而起,发出惊恐的嘶鸣声,李乘风险些被掀翻下马,他好容易稳住了马匹,惊讶的看着四周:“怎么回事?什么声音?”

  谢氏此时也从马车中探出头来,她目光惊疑的喝道:“前面怎么回事?”

  李乘风赶马到车前,道:“我去看看……”

  他话没说完,忽然地面猛的一震,这一下震动如此的剧烈和明显,以至于马车都跟着跳动了一下,李乘风胯下的马匹这一次又长身而立,终于将李乘风甩了下去。

  李乘风反应极快,人在半空中一个翻身,一只手紧紧的抓住了座驾的缰绳,牢牢的拉住了它不让它跑开。

  李乘风惊怒交加:“到底怎么回事!”

  谢氏同样茫然而不解,前方不远处骑马的绿珠慌张拼命的操控着受惊的马匹,尖叫着:“不要乱,不要乱!”

  李乘风发现整个车队此时都慌乱了,只有苏月涵一脸惊恐的看向车队的前方。

  “怎么了?”李乘风疑惑的对苏月涵问道。

  苏月涵恐惧的看着李乘风:“奴婢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但奴婢知道……一般马匹牛羊会如此受惊的话,一定是碰到了凶猛的动物。而能够有如此动静的猛兽……一定……”

  她没说完,地面又猛的一震,这一下震动比刚才还要猛烈,震得苏月涵险些咬到了自己的舌头。

  李乘风紧接着就听到车队前面传来了极为恐惧凄厉的嘶喊声和求救声。

  “有怪物,快跑!”

  “救命,救命啊!”

  李乘风下意识的一伸手,在马匹腰腹的袋囊处取出一把长剑,剑鞘华丽,剑柄古朴,这是洗月李家的家传宝剑——晴空洗月剑。

  李乘风抽出宝剑,他手腕一抖,挽了个剑花,将剑鞘顺势插回马匹袋囊,然后将马匹缰绳栓在了马车上。

  李乘风咬着牙,冷笑道:“来的什么猛兽,正好给少爷我打打牙祭!”

  他正说着,前排的阿斯巴忽然跑了过来,他一边跑一边喊:“少主,快跑,快下马车,快点跑!阿加莎,快跑!!”

  阿加莎连忙从马车中撩开车帘,惊恐大声道:“阿斯巴,发生什么事情了!”

  阿斯巴声音都带着撕裂音,他疯狂的推开跟前的人,朝着阿加莎的方向冲来:“是猛鹳,是飞翔的死神,猛鹳!!”

  仿佛为了印证他的话,一个巨大的阴影从天而降,轰的一声巨响砸在前方的山道上。

  不远的十米处此时正立着一头这里几乎所有人都从来没见过的怪兽。

  这头怪兽嘴里面叼着一个活人,它尖喙一用力,嘴里叼着的活人立刻被咬成了两截,鲜血四处飞溅,肚子里面的肠子哗啦啦的散落下来,只一会儿便烫得积雪凹陷下去一个小坑。

  此时的人群被吓破了胆,他们发出歇斯底里的惨叫声、嘶鸣声,疯狂的向车队后面冲去。

  绿珠也吓得呆了,但好在她反应快,立刻跳下马来,顺着人流朝着队伍后面的方向冲去。

  而这猛鹳忽然尾巴一甩,它的尾巴如同锁链标枪一样,在身后一甩,划出一道巨大的弧线,尾尖一下扎穿了之前调戏问路女子的混子的胸膛,这混子惨叫着身子被猛鹳的长尾卷着往猛鹳的方向飞了过去。

  这人还在半空中,猛鹳的长尾忽然猛的将他往地上一砸!

  即便地上有着寸许厚的积雪,这一摔,依旧将这混子摔得浑身抽搐,猛鹳不等他发出惨叫声,忽然一爪子拍将下来,瞬间将他踩成了肉酱,脚掌下面鲜血飞溅,印得它脚掌一片血红不断向外蔓延!

  之前还言之凿凿要打牙祭的李乘风此时正目瞪口呆的看着这如同小山一样的魔物猛鹳,他满脸震撼,如同被吓傻了一般一动不动!

  从来没有远离过成安城的李乘风是第一次见到这大千世界的其他魔物猛兽,他的心灵受到了极其强烈的震撼!

  这是什么怪物!?

  成安城附近多山,自然也多猛兽,但李乘风十六岁就曾经亲手手刃过猛虎,十八岁就徒手搏杀过黑熊,他自然不将这山林中所谓的“猛兽”放在眼里。

  可眼前这身高五米,身长十米,体型巨大如同山丘一样的怪物,李乘风就算用屁股想也知道,自己绝对不是这猛兽的对手!

  这一刹那,李淳风感受到了极度的恐惧,他两腿都在颤抖!

  外门功夫修炼得登堂入室的李乘风尚且如此恐惧,其他人就已经彻底疯了。

  整个车队的人都在疯狂的向后逃跑着,李乘风只觉得自己如同置身在一条狂暴的人潮怒流中,他被向后疯狂逃亡的人们冲击得几乎站不住脚跟。

  这些来混吃混喝的混子们平日里最喜欢好勇斗狠,可此时他们所能想到的也只有一个字:逃!

  李乘风被人流冲得下意识也往后退去,他身后,苏月涵和绿珠也搀扶着谢氏跳下了马车,阿斯巴扶住了阿加莎,他惊恐的对谢氏道:“主人,快跑,我们跑不过猛鹳,但我们只要跑过的这些人就可以了!”

  谢氏也吓得呆了,无论她如何聪明,如何谋算,也绝算不到会在祭祖的这一天发生这样的事情!

  这便是绝对力量带来的摧毁性碾压效果,战家比之李家,那简直就是太阳比之萤火,即便隔着老远,太阳依旧是太阳,萤火依旧是萤火。

  太阳之强,只需要射下一道灼热的光芒,便足以焚毁一切;萤火之弱,只需要一根手指轻轻按下便会尸骨无存。

  谢氏耳中嗡嗡作响,还是阿斯巴使劲摇晃了一下谢氏的胳膊,她才逐渐反应过来,周围的声音嘈杂的灌入她的耳中。

  “你说这怪物是猛鹳?你认识?”谢氏猛的想起了什么,一把抓住阿斯巴问道。

  阿斯巴焦急的拉着谢氏一边跑,一边道:“这是西北独有的魔物!非常凶猛恐怖!我们部族的人都叫它飞翔的死神!快跑,少主!”

  谢氏被架着往后跑,她忽然挣扎起来,大喊道:“乘风,我儿!快跑啊!”

  李乘风呆呆的注视着不远处的猛鹳,看着这头凶兽在肆无忌惮的吞噬着生命,他被人流裹挟着下意识向后退着,一时间丝毫没有反抗迎敌的念头。

  直到他忽然背后撞到了一堵墙,李乘风回头一看,却见身后一个身材魁梧巨大的男子骑在高头大马上,这正是洗月派掌门人,李淳!

  这个经常疯疯癫癫的男人平日里浑钝的目光此时犀利如刀,他身着精美盔甲,手提长枪,英武非凡,威风凛凛,于乱流之中,横枪立马,岿然不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