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玄幻奇幻 > 破天录 > 第25章 一壶浊酒慰风尘
  刚刚喝阻的士兵刚要上前,却被旁边的长官用手肘嗑了一下,他愣了一下后,随即便反应了过来,连忙二话不说前往放行。

  毕竟这当中许多花魁,平日里往来非富即贵,若是她们吹点枕头风,那可不是他们这些小小的守成士兵吃罪得起的。

  出了城西往南走两里路,便是坟场,冷冬时分,枯藤老树的乱葬岗荒凉凄凄,但也因为一时间来了这许多的脂粉莺燕,倒多了几分人气。

  李乘风领着众人将刘芷汐下葬,落土为安,当第一掊土洒上棺木时,周围有人便红了眼圈,纷纷掩面拭泪。

  等落葬完毕,柳素梅命自己的丫鬟取来古筝,她对着新立的坟头和石碑,道:“芷汐姐姐,妹妹们胆子小,没有第一时间来为姐姐殓尸下葬。我想,姐姐即便身在幽冥地府是能够体谅理解的,对吗?”

  柳素梅素指轻轻挑动琴弦,她轻声道:“姐姐,妹妹们没本事,不能帮姐姐查清案件,一雪冤屈。妹妹们能做的只能是送姐姐最后一程,为姐姐弹奏最后一曲,还请见谅。”

  柳素梅与刘芷汐斗色斗艺,乃是成安城的一大佳话,此时老对手却忽然之间香消玉殒,柳素梅只觉得心中空落落的,莫名的悲伤涌上心头,她轻拢慢捻抹复挑,开始轻声唱了起来,却是一曲《钗头凤》。

  “世情薄,人情恶,雨送黄昏花易残。”

  “晓风乾,泪痕干,欲笺心事,独语斜阑。难,难,难!”

  “人成各,今非昨,只影向谁暮千山。”

  “琴声寒,曲阑珊,送别彼岸,咽泪难欢。慢,慢,慢!”

  她本就琴唱两绝,这一曲《钗头凤》只唱得在场的莺莺燕燕们一个个兔死狐悲,垂泪轻啼。

  李乘风举着一杯酒,来到坟前,他拍了拍柳素梅的胳膊,道:“素梅仙子且让一让,我与芷汐大家最后说两句话。”

  柳素梅起身盈盈一礼,抱着古琴缓步站到不远处,方才柳素梅所作的《钗头凤》让她们都沉浸在一种莫名伤感的气氛之中,一众妓女们纷纷用妙目看着李乘风,似乎在等着他写出一首惊天动地感伤情人的传世诗词来。

  可李乘风一开口便是白得不能再白的大白话:“芷汐大家,我知道你看不上我。”

  一时间众女面面相觑,微微失望,却再没有人因为这位大少爷不能出口成章,没有满腹经纶而瞧不起他。

  李乘风继续道:“我知道,芷汐大家冰清玉洁的魂,瞧不上我这泥淖污浊的骨。”

  众女听得微微感叹,有人心中暗道:芷汐姐姐若是能见到今天的事,听到今天的话,不知道她会不会改变自己的主意,不再喜欢那满腹经纶金玉其外的负心郎,而是喜欢这看似腹中空空,但实则情意绵绵的有情郎呢?

  她们屏气凝神,安静的听着李乘风在坟前接着说道:“我第一次见到你的时候,你在台上,我在台下。距离虽然只有几米,你是风尘女子,我只是个不入流的练家子,我觉得你高在云端,我低入凡尘。世人都说我李乘风,举止轻佻,可世人不知我李乘风在你面前战战兢兢,小心翼翼。”

  “那日银钗来街上突然找我去见你,我其实是能猜到有蹊跷的。但我不愿意猜,因为我只想见你!今日我得知你无人殓尸,无人下葬,我其实是不该来的。但我还是来了,因为我只想最后见你。”

  言至于此,虽然是市井白话,但其中情意绵绵,便是聋子也能听出一二,更何况是这些平日里就喜伤春悲秋的青楼女子。

  一时间一众妓女无不感动,她们不由得想到:若是自己哪一天死了,可会有一个有情人来为自己敛尸下葬,在自己坟前情意绵绵的说着情话?

  平日里极为现实的姐儿们,这一刻一个个都是痴了。

  李乘风深深的吸了一口气,他将一杯酒缓缓的撒在刘芷汐的坟前,低声道:“芷汐大家,一路走好!来世希望你能多看我一眼!”

  众女闻言潸然泪下,哽咽难言,便是冷艳的柳素梅也掩面垂泪。

  众人只见李乘风呆呆的站在坟钱,不再言语,她们等待了一阵后,纷纷上前依次撒酒于坟前,然后又站立一旁,似乎在等待着什么,可等了好一阵,不再见李乘风有一个字说出来,她们便放弃了等待,纷纷扭头离开。

  可刚走了两步,她们忽然间听见身后一个低低的声音传来:“我有一壶酒……”

  众女纷纷站住,她们回首而看,只道李公子又要说一大段白得不能再白,却又感人肺腑的话来,可不料的是,接下来却又是一句五言。

  她们一对对妙目看着不远处的翩翩浊公子低声吟了起来。

  “我有一壶酒,难以慰风尘。醉里红颜笑,乍醒离别生。抬眼寻不见,低眉弄花灯。回首摇红里,烛影照佳人。”

  这一句五言李乘风缓缓的吟诵出来,众女都听得呆了,她们似乎都感同身受的进入到了这其中的情境之中,一时间她们无不物伤其类,纷纷想起自己的情愫,想起自己的不幸,个个都呜咽垂泪。

  柳素梅同样也是以泪洗面,她深深的看了李乘风一眼,扭头对一旁哭得跟泪人儿似的丫鬟道:“回去了。”

  这丫鬟不舍的看了李乘风一眼,道:“小姐,这就回去了?”

  柳素梅苦涩一笑:“郎君虽好,却非我有。再留此地,徒增伤悲。”说罢,她拭泪快步而去。

  她这一走,其他人也纷纷擦泪离开,一时间坟场之中迅速冷清了下来。

  李乘风和一旁默默抹着眼泪的赵小宝立于坟前,他最后轻轻的叹息了一声,也扭头离开。

  刚刚还人影浮动的坟场一时间人去山空,寂静寥寥,只有野鸦声声传荡,此时一阵风吹来,纸钱漫天飘舞,它们一阵凌乱飞舞落在了刘芷汐的坟上,倍增凄凉。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忽然间这坟头的泥土抖动了一下,紧接着泥土不断向上耸起,一只手来突然冒了出来,继而一条胳膊,紧接着一个人从这坟里面钻爬了出来!

  这人容貌俏丽,虽然满身泥土也无法遮掩她的国色天香,不是刘芷汐又是谁!

  ================================

  下次更新时间为明天上午10点左右,另外,求花花,求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