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玄幻奇幻 > 破天录 > 第7章 何方神圣
  

  战家长子战齐天的绝技龙焰波,的确是令人谈之色变的恐怖杀招!即便被龙焰擦到皮毛,灼烧的龙焰就会迅速潜入人的体内,除非找出克制并消除的方法,否则它将一直并且永远的灼烧下去,直到将这人折磨致死!

  而如何消除龙焰波?苏芝仙并不知道!她逃亡了大半年,费尽心思想要削除体内的龙焰,但都无济于事。原本她想假借太守小妾的身份躲在成安,再徐徐图之将龙焰消除,谁料对方如同跗骨之蛆,如影随形而来。

  “绝对不能落在他们的手里面!”苏芝仙想了想战家的折磨手段,她便硬生生的打了一个冷战,她看向李乘风的目光变得无比的冷酷。

  苏芝仙俯下身去,三千青丝从脸颊处滑落,她凌空隔着一尺,朱唇轻启,嘴对着李乘风的嘴,轻轻的吸了一口气,昏迷的李乘风嘴巴便自动张开,紧接着在她身上立刻浮游出无数肉眼可见的细小游丝,这些游丝朝着李乘风的嘴中钻去。

  这无数的游丝从李乘风的嘴中钻入他的体内,苏芝仙流露出一丝笑容,仿佛下一秒钟就要享受一道天底下最美味的大餐。

  外面男子依旧一边不断施加压力,一边悄悄挥着手,打着手势,他身旁的持弩者缓缓上前,不断逼近。

  眼看他们就要靠近窗户时,屋内陡然生变!

  正在不断吸取李乘风体内生机的苏芝仙脸色一变,她猛一眼瞧见在李乘风的口中竟然升腾出一股金色波纹,这股金色气息充满了神圣不可侵犯的凛然神威,这金色的气息渐渐在李乘风的额前幻化成一只紧闭的竖瞳,苏芝仙只看了一眼便只觉得浑身瑟瑟发抖。

  就像丛林中弱小动物看见了洪荒巨兽一样,森严的等级压制让她双股战栗!

  紧接着,这只竖瞳微微动弹了一下,像是要睁开,这一刹那,房间中顿时发出一声低沉的嘶吼声,这声音如同万千九天圣兽齐声嘶鸣,又如同九天雷鸣,沿着耳廓入脑,一路撕裂神经,让人胆战心寒!

  屋外即将靠近的持弩者瞬间被震飞开来,吓得其他人下意识往后一退,手中弓弩纷纷射了出去,但这些弩矢射到窗前时,便被屋内又是一阵低沉的怒吼震荡出来的音波震飞。

  屋外男子惊得面色大变,他惊异不已,一只手举了起来,制止其他人的异动,另外一只手抓紧了腰间的令牌,死死的捏在手中,随时都会将令牌捏碎!这令牌上雕刻的符文和袖珍法阵被压迫得弯曲,一阵阵绿光越来越强烈,如同即将脱弦而出的利箭。

  屋内的苏芝仙在这金光照射下瑟瑟发抖,她眼见李乘风额前的竖瞳微微一颤,眼看就要睁开,她吓得像弹簧一样猛的一蹿,身形蹿到了房间另外一边,侵入到李乘风体内的白色游丝尽数逃命一样逃回到她的体内。

  也就在苏芝仙的气息逃离李乘风的时候,李乘风额前的这只幻化而成的金色竖瞳不等睁开便立刻消散成一道道金色的波纹,然后这股波纹气息迅速的钻入回李乘风的体内,仿佛从来不曾出现过一样。

  这一幕来的快,去的也快。

  苏芝仙缩在角落之中,她无法自制的瑟瑟发抖,这个一度纵横西北,闹得西北修行门派人仰马翻的苏芝仙此时用一种极度恐惧的目光看着躺在地板上的那个年轻男子。

  苏芝仙很清楚,就算自己实力全盛时期,遇到这样的力量,她依旧会瑟瑟发抖!

  这是一种天然的等级压制,就如同地面的猛兽遇见了深渊魔域的顶级魔物!

  之前苏芝仙遇到战家少主的时候,她便以为这位被人称“镇狱龙王”的战齐天便已经是天下年轻修行人当中最厉害的人物。

  可她也并未在这位镇狱龙王的身上体会到如此恐怖的感觉!

  如果论实力,苏芝仙一根小手指头就能碾压这个仅仅只是武士阶层的男子,但……苏芝仙无法想象的是,在这样一个不曾经过修行的弱小至极的身体里面,竟然隐藏着如此恐怖强大的气息!

  此人究竟是何方神圣!!

  这突如其来的变故不仅震慑了苏芝仙,同样也震慑了屋外之人。

  这短暂而诡异的寂静让这屋里屋外的空气都如同凝固了一般,窒息而压抑。

  黑衣人头领此时觉得自己陷入了两难的境地,他知道程千芳中了少主战齐天的龙焰绝魂波,功力不到两成,因此一路尾随追杀而来,目的就是为了抢一个大功。

  这半年多的追杀,眼看就要大功告成,可谁料到,对方居然还有如此实力!

  “莫非……她已经清除了龙焰?不可能啊!如果她恢复了功力,那怎么可能还被他们追得四处躲藏?”黑衣人头领眼神惊疑不定。

  一旁一个黑衣人手下小声问着,声音里面透出一丝怯意:“大人,怎么办?”

  黑衣人头领手中紧紧攥着令牌,五指用力,微微发抖,脑海中天人交战:撤,还是战?

  撤的话,那这半年岂不是白费了?被“苏芝仙”杀死的那么多弟兄,岂不是白白牺牲?回到战家,那等待他的将是无比严酷的责罚!

  可若是战,这苏芝仙若是真的驱散了龙焰,恢复了功力,那别的不说,只要恢复了四成,那他们这里一个人都没办法活着回去;若是恢复了五成,她能一个人把成安杀成空城!

  怎么办?

  黑衣人进退维谷,举棋不定!

  但他万万想不到的是,在屋内的苏芝仙同样也进退维谷,举棋不定!

  她被战家的铁卫追了半年多,辗转几千里,从大西北一路逃到大齐的东北边境,眼看要山穷水尽的时候,她终于有了摆脱这一切的办法,可突然间……她竟然遇到了这样一件诡异的事情,这样一个诡异的人!

  现在该怎么办?

  苏芝仙呆住了,她多年叱咤江湖的经验一时间派不上了用场,此刻的她眼睛死死的盯着李乘风,眼中闪烁着异样的光芒。

  屋里屋外都投鼠忌器,一时间空气中透露出诡异的寂静。

  黑衣人头领挣扎了一会,他一咬牙,低声道:“放火!烧死她!”

  一名手下低声道:“可是大人,这里离战家上万里,若是事情闹大了,那……”

  黑衣人头领扭头,目光凶狠的瞪着他:“所以我们空手回去,就能交差了,是吗?”

  这名手下噤若寒蝉,立刻后退,其他的黑衣人齐刷刷的放下*,将一枚箭头乌黑,箭身上雕刻着精细红色符文的短矢放上了*之中。

  屋内的苏芝仙听到声音,她神情一凛,手指一弹,不远处李乘风的灵台穴微微一颤,他便悠悠的醒了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