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玄幻奇幻 > 破天录 > 第3章 玩世不恭
  次日,成安城。

  这时候已是未时三刻,城门已然大开,赵小宝一脸生无可恋的坐在一辆牛拖车后,身后堆满了准备进城卖的蔬菜,他神情痴呆,两眼呆滞。

  一旁的李乘风忍不住道:“哎呀,跟你说了多少次了,不要怕!这人灌那么些粪液,呛都呛死他了!我是不相信他能活下来,要是我,一口气憋死这粪池里面算了,丢都丢死人了,不,臭都臭死人了!”

  赵小宝扭过脸来,一脸悲愤的看着李乘风,一言不发。

  李乘风嬉皮笑脸道:“好啦,别生气啦,少爷我开个玩笑嘛!再说了,这人是不是灵山派的都另说呢!要不然,他贴的破符箓,为何没用?”

  赵小宝忽然激动道:“谁说没用!我一贴上就动弹不得了!”

  李乘风一愣:“啊?这是为何?”

  赵小宝眼圈有些发红:“我哪知道!少爷你就知道欺负我!”

  李乘风将之前的疑问扔到了一旁,他头痛道:“哎,说归说啊,不许哭鼻子啊!”

  赵小宝眼泪吧嗒吧嗒的掉下来:“你就是欺负我!”

  李乘风头大如斗:“哎,还真哭上了!你说你个大老爷们,娘们唧唧的,整天哭鼻子,你要脸不要脸啊?”

  赵小宝含着眼泪,他这俊俏的模样,当真比梨花带雨的俏姑娘还要美上三分,他怒道:“到底谁不要脸啊!”

  李乘风跳下牛车,摆手道:“得,我怕了你了,你先自个回去吧!”

  赵小宝连忙抹着眼泪从牛车上跳下来,然后扔给车夫几枚铜板,朝着李乘风的身影追了上去:“少爷,你去哪里,等等我!”

  李乘风头也不回,道:“你说呢?”

  赵小宝不悦道:“少爷,你又去芷汐楼!”

  李乘风扭头,也不悦的盯着他:“是芷汐大家!”

  赵小宝撇了撇嘴,低声嘟囔道:“不就是个……”

  李乘风脸色猛的一沉,不怒自威:“你说什么?”

  来到这个世界,一没电脑,二没手机,时间长了,李乘风甚至无比怀念那些天雷滚滚的神剧,可慢慢的,时间长了,李乘风只依稀记得电脑手机的模样,影视剧的内容也渐渐从他脑海中淡忘出去。

  现代城市人无法想象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生活是啥样的,灯一黑就没有了娱乐活动的日子是李乘风完全无法忍受的,所以他发现了这个世界一项天黑以后重要的娱乐活动:逛青楼!

  但这种逛青楼跟拯救失足妇女还是不一样的,李乘风爱逛的地方都是花魁所在,非常类似于现代世界的娱乐明星,场中各种作秀歌舞以及看富豪公子们比文斗富。

  也正是在这里,李乘风遇到了刘芷汐,一个惊艳了岁月的女子,也正是她让李乘风开始觉得这个危险的世界有那么几分美好和可爱。

  赵小宝畏惧,怯怯道:“没什么,只是少爷每次去都吃闭门羹,这成安城谁不笑话咱们?”

  李乘风嗤之以鼻,脸上又活泛了起来:“小爷喜欢谁,爱追着谁,关这帮鸟人屁事!不服气,让他们来咬老子的蛋!”

  赵小宝闷声道:“可是……老这样吃闭门羹,少爷你图个什么啊?”

  李乘风仰起头来,眼前似乎出现了那位洛水佳人的芊芊倩影,他痴痴的说道:“知我者谓我心忧,不知我者谓我何求!人活一世,管他娘呢!”

  赵小宝瞧着他前行的身影,低声嘟囔了一句,亦步亦趋的跟在后面。

  两人一路前行,很快经过胡同街,眼见就要到惜莲桥的路口。

  胡同街边当口一溜儿摆开小商小贩,叫卖声此起彼伏,如波如浪,不绝于耳。

  “百年老店的炒麻尖儿,当朝国师金口钦点!”

  “炸素鸡,孙记炸素鸡,外酥里嫩!”

  “豆腐脑儿,豆腐脑儿,鲜嫩可口的豆腐脑儿!”

  这如此种种的叫卖声把胡同街搅合得热热闹闹,即便是初冬的时节,也透出一股热劲儿来。

  两人走了几步,有人瞧见李乘风的,顿时热情四溢的大喊了起来,表达出最热烈朴素的感情:“李家少爷来啦!姑娘们快跑呀!”

  李乘风不以为意,一路上嬉皮笑脸的跟路人……确切点说是跟貌美的姑娘或者妇人亲切而热情打着招呼。

  “哟,是熊家大嫂啊?几日不见,越发俊俏了啊,没少受你家男人浇灌啊!哟,这水灵灵的,哎,别走啊,别着急走啊,我又不吃人!喂!”

  “哟,小玉啊,快过来给少爷看看,哟,这胸前鼓鼓囊囊揣着什么呀?你藏包子这怀里啦?哎哟喂,这是素包子还是肉包子呀?少爷我正好肚子饿啦,让少爷我尝两口如何呀?”

  “哎哎,秀珍呀,这是狗娃?哎哟,你弟弟都长这么大了呀,太招人喜欢了,快快,狗娃,快过来让我抱抱你姐姐!”

  如此种种,一路上年轻姑娘们闻之色变,逃之夭夭,有年龄稍大胆子稍大点的妇人则将菜叶蔬果朝李乘风扔过来,以示愤怒。

  李乘风也不躲闪,扔多少他便随手接过多少,不以为耻,反以为荣的哈哈大笑:“古有潘安掷果盈车,今有乘风过街纳菜!”

  “少爷,潘安是谁?”

  “不重要不重要!”

  尽管跟李乘风一块长大,但知羞知耻的赵小宝还是很受不了自家少爷这般没脸没皮的劲头,他一路捂脸,满脸羞愧的跟着李乘风穿过了胡同街,来到了惜莲桥。

  这桥原叫洗脸桥,是当年大齐开国皇帝北伐至此,在此处小河边小歇洗漱而留名。

  自从大齐皇帝赵玉成在大国师定天真君常远的帮助下横扫北方诸夷,命人在北部蛮荒设立郡县,传播文教开始,这个曾经的不毛之地“成安”,至今便已有了四百七十八年的历史。

  虽然是边陲之地,但成安比邻天下四大名山之一的“灵山”,修行界当中十大门派排名第三的灵山派便盘踞于此,此处地灵人杰,民风尚武好赌,家家藏兵刃,处处有赌场。

  设立郡县后,大乘十五年,文宗刘丞志在此为官,嫌洗脸桥此名过于庸俗,故而命人在此重新修葺,于桥洞河中栽种莲花,取名为“惜莲桥”。

  此处面湖临河,西邻长堤春柳,东临荷浦熏风,惜莲阁、海云楼、来熏院,诸多胜地横亘其间,粉墙碧瓦掩映竹树,天风云影倒衬湖光。

  此时桥边湖面上停满了红楼粉船,还不入夜便已经有风流入胜的青楼女子凭栏而立,或与桥上之人笑语盈盈,或与湖面亲朋吟诗作对。

  赵小宝虽是仆从,但生得唇红齿白,肤白貌美,美貌胜过女子,他一上桥,立刻便引得爱俏的姐儿高声呼唤。

  “小宝儿,今儿个来姐姐船上玩耍呀!”

  “小宝儿,今夜姐姐教你一曲明月吹箫呀!”

  “呸,你个骚蹄子,光天化日说这等恬不知耻的话!小宝,别理她,来找姐姐,让姐姐好好疼你!姐姐每天想你想得胸疼!”

  “哎哟喂,我看你是每日发情发得胸前那两大白馒头发酵胀痛吧!”

  “哈哈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