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剑断灯灭之时> 第一千零六十章 被迫结伴

剑断灯灭之时 第一千零六十章 被迫结伴

  书接上回,且说得知了仇露华把一个灯奴带回来了,楚寻语他们大惊失色,这等同于引狼入室,简直就是带着死对头进家门啊,楚寻语难得这么紧张,都快蹦起来了,仇露华甚为费解,问道:“到底怎么回事?”

  楚寻语咬牙切齿的解释道:“那些人的左手背上有一只倒三角的眼睛,千万不能把它带进来,这回出大事了!”

  “恩?”仇露华闻言一愣,神色古怪的说道,“就因为这个?那你不用担心了,我把他左胳膊整个连根都砍了。”

  “什……什么?”楚寻语和孙濛馨都愣住了。

  仇露华耸了耸肩膀,大大咧咧的反问:“怎么了?那个该死的混蛋不知道用了什么术,怎么砍都不死,按理来说换成别人最少死了三次了,但他就是不死,于是我观察了好久才发现原来是他左手背上有只奇怪的眼睛,这应该就是他不死的原因,所以我就一怒之下把他胳膊剁了。”

  “漂亮。”楚寻语这才松了一口气,问,“他在何地?我们去看看。”

  “在地牢,回头叫人带你们去就是了。”正说着呢,结果门外有下人拿着楚寻语开的药进来,楚寻语就留下帮他们配药,给仇露华疗伤聊表心意。

  给仇露华疗完伤以后,楚寻语带着孙濛馨一起去找忘尘他们说这个事情,没想到慕缘这几天还算可以,没怎么惹事,还学会买东西哄女孩子了,这不,给商芊买了一串贝壳手链,虽然不值什么钱,但好歹开窍了,楚寻语倒也欣慰,忘尘抽空在屋内给天机阁写了很多信件,原来是他心中不安,觉得黑灯的事情越闹越大,很有必要和师门说清楚。

  楚寻语他们到了住处,等到晚上,其他人也陆陆续续回来了,于是说明白了陈奇和段辰雨的离奇失踪,以及仇露华带回灯奴的事情。在毛毛寻找陈奇和段辰雨下落的时候,楚寻语提议应该找个机会去见一下被仇露华带回来的灯奴,但是找谁去呢?一般二般的人不能找,免得节外生枝,看来这事还是不能找外人,只好又去找毛毛。

  楚寻语让大伙各自忙自己的,自己溜溜达达出门去找毛毛,问了骸谷的下人说毛毛还在处理公务,于是就顺着他们指的路过去了,弯弯绕绕穿过几个船舱,刚要迈腿进下一个房间的时候,伸过门槛的脚停住了,楚寻语感觉到一种十分奇特的感觉,这种感觉在心头若有若无,一丝丝凉意,这么多年以来闯荡江湖那种刀尖上滚过来的感觉是不会错的,但是怪又怪在这种感觉并不是危险或者杀机,相反,是一种荒凉,如同远古的风吹过苍老的大地一般,让人感觉这个世界仿佛都寂寞了许多,有一种独怆然而涕下的幽怨失落情绪萦绕心头,这种感觉前所未有,楚寻语不由得停下了身子,收回了刚要迈出去的脚,站在原地疑惑不已,小心翼翼的转身四处看看,眼角余光处,不知道什么时候有个人坐在栏杆上,挥了挥手,响起了一个青春洋溢的少女声音:“我在这里。”

  转过身,皱着眉望去,发现栏杆上坐着一个女孩声音,相貌十七八岁一般,嘴角上翘,月牙般的笑容,长发过肩,很随意的披在肩头,打扮更简单,只穿了一件很宽松的貂绒米黄色大袍,随意的露着一个肩膀,大袍子过了膝盖,更没有穿鞋子,两条玉腿光滑的叠在一起,两只小脚丫细嫩又白净,一只手托着腮,另一只手举起来朝着楚寻语挥动示意自己在这里。这女孩笑的很甜美,明眸善睐,眼角处还有一颗小小的美人痣,不过一点都不妖艳,为什么呢?因为她的眼神中就流露出了方才楚寻语感觉到的那股眼神,荒凉、麻木又孤独。

  女孩放下手,歪着脑袋笑眯眯的问楚寻语:“知道我是谁吗?”

  楚寻语下意识的摸紧长剑,“啧、啧、啧。”女孩摇了摇白皙的手指。

  楚寻语手中却空空如也,顿时心中一紧,残情长剑不知道什么时候靠在了那女孩身边不远处的墙上,女孩笑眯眯的自问自答:“看来你知道我是谁了。”

  “‘鬼药童子’罗镜。”楚寻语警惕的小声回答,暗暗检查自己有没有被她下药。

  “我还是喜欢别人叫我‘五方鬼帝’唐五方。”罗镜笑了起来,确实有几分姿色,将两条光滑的玉腿盘起来,引得人浮想联翩,想努力往里面看。

  “您找我干什么?”楚寻语皱眉问。

  罗镜故意妖娆的用指尖把自己的领口拉的很低,用手指在胸口处摸了几下,轻轻掏出了一张纸,上面写满了字,问:“你不知道吗?在骸谷十胜椅但凡用药都要经过我的同意,所以我看到了你的方子,没想到啊,这么多年过去了,竟然有药王府的子弟来骸谷了,真是稀客,药王府也好,唐门也罢,都是同宗同源,严格来说,我们还算半个本家呢。”

  “前辈你找我就是为了倾诉家事?”楚寻语没好气的反问。

  “难道不行吗?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嘛。”罗镜站起身子,楚寻语惊讶的发现罗镜如同蝴蝶一般是轻轻浮在空中的,距离地面不过一尺处就落不到地面了,难怪她的脚丫如此干净,罗镜在空中一举一动轻盈似羽,只见她阑珊的飘舞到了楚寻语身边,斜躺着绕着楚寻语的脖子,对着楚寻语的耳边张开樱桃小口,倾吐幽芳的问道:“告诉我,你打算干嘛?”说话的热气撩的楚寻语耳朵痒痒。

  “我想要找个人带我去地牢看看仇露华押回来的那个犯人。”楚寻语诚实的回答,刚说完,神情一滞,不由得挺纳闷,“我为什么会回答这个?”下一刻,愤怒之情流于表面,伸手就要推开罗镜,却扑了空,罗镜已经飘了回去在空中咯咯乱笑的花枝招展,楚寻语大怒:“你居然给我下药?还是我们药王府自己的药。”不错,楚寻语不知道什么时候就被下了一种药王府用来给犯人逼供的药物,楚寻语气急败坏的往自己嘴里塞解药。

  “想去地牢啊,我带你去呗。”罗镜大大方方的提议。

  “不行,我才不要和一个给我下药的人同行。”楚寻语恼怒的在给自己把脉,看看自己身上还中没中其它毒药。

  罗镜道:“骸谷的管理砍死松散,其实很严格,若是没有我们十胜椅的带领,你一个外人根本去不了地牢,怎么样?就让我带你去呗。”

  “我去找毛毛。”楚寻语坚决不答应。

  “毛毛可没空。”罗镜摇摇手指,“它老人家现在忙着对付各路公文,都快烦躁的掀桌子了。”

  “呵呵,看来你是不了解我。”楚寻语冷笑一声,“你以为我会答应你吗?”

  罗镜楞了一下,斜躺在空中,露出一条雪白的大腿,用手扶着膝盖,另一手优雅的托着脸颊,轻蔑的笑问:“我是来征求你的同意吗?”

  楚寻语神情一阵恍惚,漠然的转身就走,没走几步,楚寻语强行扶着墙壁大口的喘粗气,喘的上气不接下气,眼冒金星,满头大汗,用手指着身后跟着的罗镜想要说话,努力的张开嘴,不停的嘬舌头发出“啧啧啧”的声音,和中风一样,嘴角都抽搐的不停,口水流到了前衣襟上都是,脸上眼耳口鼻扭成一团,就是说不出完整的话来。

  罗镜笑眯眯的用手指勾了勾楚寻语的嘴唇,楚寻语感觉到唇间一股茉莉花香流入嘴中,这才一口浊气喘出来,站在门框那气喘吁吁的说道:“你……你……居然敢……敢下药……逼我……逼我走……”

  罗镜递过去一块手绢:“我刚才告诉过你了,我不是来征求你的意见的,要不然你自己主动走,要不然我就让你跟着我走,你是药王府的人你应该最清楚药理,你强制身体去抵抗药物能坚持多久不用我多说了吧,把口水擦擦。”

  楚寻语恼怒的把她手推开,自己拿出孙濛馨给他绣的手绢把口水擦擦,问道:“那你先告诉我你为什么要去?”

  “因为我要找到陈奇。”罗镜回答的很平静,“陈奇的失踪和你们有重大关系,我问过毛毛了,很多事情你们自己也不清楚,所以光靠你们这么没头苍蝇似的乱转也不行,带着你去地牢看看有没有我们大当家的下落。”

  楚寻语无奈的摇摇头:“早说不就行了,我去叫几个同伴。”

  罗镜一把撑住门框:“不行,就你一个人。”

  “为什么?”楚寻语有些怀疑。

  “谁知道你同伴中那些阿猫阿狗有没有叛徒。”罗镜冷笑一声。

  “你有病。”楚寻语火大的咒骂了一句,但是无奈,还是跟罗镜走了。

  于是楚寻语跟着罗瑶登上了一艘小船,原来骸谷的地牢是在远离万船山的一处恶岛上,这一去,殊不知未来如何……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

看过《剑断灯灭之时》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