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苍穹之上> 第二九八章 神国镇卫 下

苍穹之上 第二九八章 神国镇卫 下

  史乙窜出去数十里,身后一片安静,他小心翼翼的停下来,然后飞快的一转头。

  他最害怕的是,有一位强修悄然无声的跟在自己身后,然后忽然吓自己一跳。好在,身后没有人。他松了口气,毕竟对方只有三人,己方分散逃走,他们不可能兼顾所有人。

  史乙一边庆幸自己运气好,一边又担心其他人,同时祈祷着:那些天尊最好全都去追曹古龄他们。

  他四处来看看,心中忧愁着自己的密旨。

  他的密旨要求找到一枚能够吞噬灵元的特殊陨星。因为是密旨,他也没办法告诉其他人,让大家帮自己一起寻找。

  同样的,他也知道自己完全没有机会从其他的镇国强者和玄通老祖那里抢夺陨星,所以他最后的希望就在裕嬷嬷身上。

  他知道书生心中有着计划,但是裕嬷嬷的那些陨星能否让他们完成密旨……没有人能够确定。

  如果那些陨石也不行,史乙心中不敢去想,那意味着彻底的绝望!天火绝不会对任何人手下留情,圣旨极刑,绝无例外!

  “唉……”他悄然一叹,想着接下来应该怎么做,忽然从一旁传来一阵“咕咕咕”的鸟叫声。他浑身紧绷,冷汗都出来了。

  这里是冥月阴火山,妖族四大圣山之一,山中一片死寂,荒兽莽虫稀少,但是能够在这里生存的,一定都是强种!

  他慢慢的转动着脖子,生怕有什么过激的举动,刺激了那畜生,让它扑杀过来。

  然后,他终于看清楚了,冷汗更盛:在不远处的一座断崖上,站着一只啄天雀!九阶天禽正闲适的用一只鸟爪梳理着自己头顶上一道银色的羽毛,但是一双眼睛却死死盯着史乙,毫无疑问只要史乙稍有异动,它的舌凿一定会穿过这短短距离,将他射个对穿。

  史乙一动也不敢动了,脖子扭着,极度不舒服。但他不知道这头扁毛畜生到底想干什么,它只是这么看着自己,也不进行攻击。

  半空中传来了一阵羽翼破空的声音,又有几头庞大的啄天雀落下来,在第一头旁边咕咕噜噜的鸣叫着。

  史乙感觉有些错乱:为什么我感觉这群扁毛畜生在互相商量什么?他心中感觉荒诞:一群天禽,能商量什么?难道要商量怎么吃老子?油炸清蒸?还是对于天禽来说比较传统的方式:凉拌?

  但是老子对你们来说就是一口肉吧?用得着这么费事?!

  他还是一动不敢动,心中快要崩溃了。

  忽然,一头啄天雀呼啸而来,巨大的阴影快的不可思议,史乙只看到眼前有什么东西一闪,紧接着整个人就被一头啄天雀抓着高高飞起。

  其余的啄天雀轰然一声全部飞起,围绕着史乙不断盘旋,巨大的翅膀拍动着,仅仅是罡风就吹得史乙一张脸像是被无数只手揉搓着变形着。

  史乙在长空中发出了一声凄厉惨叫,拖曳十里……

  ……

  赵绡三女一起逃走,后面传来了一声冷笑:“痴心妄想!”

  一名天尊凌空落下,随之而来的还有漫天撒下的一片云海,四下里顿时一片迷茫,赵绡和潘妃仪、苗韵儿只是相隔了数尺的距离,彼此就已经看不到了。

  而后赵绡感觉到身外有虚空的力量在涌动,她眉头一皱:“特殊的神通?”

  她感知一放,周围空空如也,苗韵儿和潘妃仪已经不知道被挪移到什么地方去了。

  忽然远处传来了一声惊呼,是苗韵儿。赵绡脸色一变,苗韵儿是大家的小妹妹,体贴勤快,每天最快乐的事情不是修炼,而是帮大家准备各种美食。哪怕是最艰难的时候,她也会想尽办法,用最简单的食材做出好吃的,希望能够在绝境中,给大家一个好心情。

  赵绡很照顾她,甚至超过了对潘妃仪的照顾。

  “韵儿!”

  她呼喊一声,罕见的心中有些慌乱。迷迷茫茫的云雾中无人回应。

  她冒险运起灵元,再次呼喊一声:“韵儿!”

  “妃仪——”

  没有一个人回应。

  “难道,还要痴心妄想?”天尊嘲讽的声音从云海中传来,四面八方无死角,让赵绡举着东荒弩,却不知道应该射向何方。

  她的神情越发冰冷,如果说平常的赵绡像是一块寒冰,现在就是万古寒冰,隔着十丈,也会被这种寒冷刺伤!

  天尊的声音再次传来:“美丽、冷漠,这样的态度在平常的日子里,肯能会为你带来许多便利,毕竟这世上很多男人生来下贱。呵呵呵,可惜在战斗之中,不但毫无用处,反而显得你心虚!”

  他忌惮东荒弩和破天箭,以大神通笼罩这一片天地,让赵绡根本不知道他究竟身在何方。

  赵绡暗中已经尝试了各种手段,无法感应到对手所在,也无法冲破这一片茫茫云雾。

  云雾中隐藏着空间大神通,似乎有些错乱,又似乎随时都在挪移转换着。这种手段在天尊的境界上也是十分罕见和惊人的。赵绡知道,现在的自己,无法打破这种神通。

  她沉默了片刻,终于将决心下定,冷冷道:“把她们两个放了,我可以当做这件事情没有发生过,你我各自离去!”

  “呵呵呵!”天尊的冷笑声传来:“你这番话,似乎十分笃定,显示出你藏有重大的秘密,能够反败为胜,只是因为某些原因不愿意动用,对吧?”

  赵绡一身寒冷不言不语,她不会多说,已经给出了警告便足够了。

  “可惜啊,”天尊道:“本尊已经看穿了你的空城计,只凭这样的虚张声势就想唬住本尊?小女娃,你未免太小看命通境了!”

  赵绡咬了咬牙,心中一叹,伸出手第二次摘下了自己的铁面。

  “嗯?”天尊忽然感应到了什么,声音中带着惊讶。

  赵绡举起了自己的左手,原本空无一物的玉手上,不知道什么时候带上了一枚古朴的石戒!

  虚空轰鸣,冥冥中有什么古老的力量被释放出来……

  天尊大吃一惊,他这一道神通的确罕见,以天尊的实力竟然可以操纵空间——他当然没有能力掌控那些和空间有关的天条,这只是神通本身的神异。正是因此,他才是麻街洪氏中玄通境之下第一人!

  但是就在刚才,他明明感应到有一片特殊的虚空在自己的云雾当中打开了,却无力干涉!

  如果玄通老祖或是镇国强者在他的云雾中打开虚空,他当然无能为力,但是赵绡还不是明见境!他的修为压制对方两个大境界,这就非常诡异了。

  “怎么回事!?”

  石戒当中,古老的祭坛上八枚石符一起震动,轰隆隆的缓缓升起,一头头镇守神兽眼中点亮了红光,透出某种兴奋之意。

  这些神兽有的二目,有的三目……有的漫天法眼!

  一股庞大的力量席卷而来,天尊一瞬间嗅到了危险的气息,这是献祭!

  “魔教!”他一声惊呼,尽管魔教已经蛰伏了很多年,可是没有人会忘记他们可怕的手段,这种献祭喂养魔物的手段,便是他们最令人发指的手段。

  天尊没有发现“魔教潜伏棋子”的兴奋,眼前不是功劳而是危机!那种力量竟然让他也感觉无力挣脱,整个魔教中,有这样恐怖势力的人也并不多。

  “你到底是谁……”天尊一声狂吼,身上各色灵光飞起,从云雾中飞来十几道法宝,可是石戒当中,张开了一张黑暗的“大口”,凌空一吞咔嚓一咬,所有的神通、宝物一起破碎。

  天尊魂飞魄散,想要逃走,却已经被那张“大口”凌空吸住,似乎整个天地都在一同发力,将他朝着那张大口推送过去。

  “不——”天尊一声惨叫,落入大口之中消失不见。

  云雾茫茫,赵绡却已经不再迷茫,凌空连抓两下,被禁锢在云雾中的潘妃仪和苗韵儿解救出来。

  两人身上有着禁制,但是并没有昏迷过去,她们感应到了整个战斗的全部过程。两双美目中尽是惊讶和难以置信。

  赵绡的身躯摇晃了一下,脸色一瞬间变得无比苍白。和平日冰霜一般的苍白不同,这是虚弱的惨白。

  她勉强的收起了石戒,诸般异象消失不见,她抬起手想要将铁面重新戴上,却一阵虚弱。潘妃仪和苗韵儿身上的禁制随着天尊的死亡而消失,两女连忙上前扶住她:“赵姐?你怎么样?”

  赵绡虚弱道:“快、快帮我带上,咱们走,越快越好,他、他要来了……”

  “谁?谁要来了?”潘妃仪大为费解,苗韵儿飞快的给赵绡带上铁面,两女扶着她凌空冲出云雾,却仓惶迷茫,不知该去向何方。

  赵绡看到了那座山峰:“去、去那里!”

  “好!”

  三女直奔三皇峰而去。她们离去时间不长,漫天云雾忽然被人霸道无比的一口吹散,灰黑色的身影矗立在天空中,哪怕是全身笼罩在黑暗中,看不到他的面孔,但从他身外那不断翻涌滚动好似沸腾的黑气也能够看出来,他心中的情绪多么的剧烈!

  “原来,你也没死呀,桀桀桀……久违了!”

看过《苍穹之上》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