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苍穹之上> 第二九六章 神惧之地 下

苍穹之上 第二九六章 神惧之地 下

  慕青华看着前方,虽然是白天,但是冥月阴火山中一片灰暗,远处天之极限下,矗立着一座巨大的山峰。即便是相隔着这么远,也能够清晰地看到那座山峰上的一道道巨大裂痕,甚至有几道裂痕从山脚一直贯穿山顶,但是那座巨大无比的山峰仍旧矗立不倒。

  云赤惊问道:“三皇峰?”

  慕青华点了点头:“你想过没有,为什么镇国强者手中的陨星,最后呼应的都是三皇峰?”

  云赤惊茫然,他是皇朝大将,但修为层次不够,有些秘密还是没有资格知道。

  “三皇峰下,故神之国,你可曾听说过?”

  云赤惊隐隐感觉自己正在接近一个巨大的秘密,他深吸一口气,摇头道:“不知,慕姐可否为我解说?”

  慕青华轻声开口,两人身外有一层光芒波纹如同帷幕一般落下,隔绝了外界的一切,法不传六耳:“古妖来自上一个纪元,但是上一个纪元为何会终结?

  神明不死不灭,若无神战,怎会日暮黄昏?

  只是那一战古老久远,真相早已经湮灭在历史的长河之中。甚至……连现在星海中的那些神明,也不敢擅自深入这一片世界宣扬自身的威能。这是为何?”

  云赤惊其实心中对这个世间早有怀疑,他身居高位,而越是高层次的存在,看到的东西也就越多,自然越容易产生怀疑。

  神明需要信徒,可是这世间庙宇极少,便是城隍庙、土地庙也不太多。那些“大神”的神殿更是几乎不见,这本身就是不正常的。世间关于神话的流传也是极为模糊的,不但无法梳理出来一个完整的神话传说故事线,甚至连具体的神名都没有几个完整的。

  慕青华又道:“传言,那些神明宁愿在别的世间慢慢渗透,也不愿回归诞生之地宣扬威能、发展信仰,这是为何?”

  云赤惊试探道:“难道……我们这个世间,是神弃之地?”

  慕青华摇头:“据我所知,并非神弃,而是神惧!”

  云赤惊一愣,苍穹之上,星海无边,神明会恐惧一个凡间世界?这不合理呀。但联系了眼前的情景,有所明悟道:“祂们畏惧的是陨落在这片大地上的那些故神?”

  “这就不得而知了。有人传说,冥凰便是故神之一,当年神战祂藏身于幽冥之下逃过一劫,而后积蓄实力反上苍穹,可惜功亏一篑。”

  云赤惊忽然一皱眉头,慕青华看了看他,问道:“你想到了什么?”

  云赤惊兵法娴熟,道:“慕姐,所有镇国强者抢到的陨星,最终都和三皇峰呼应,让我感觉……似乎是有意将所有人的注意力都聚集在三皇峰,自然而然的忽视了别处。”

  慕青华心中一动:“可是为何要如此大张旗鼓,将所有的镇国强者都吸引过来?”

  云赤惊心中有一条思路,迅速的联会贯通:“因为不这样的话,无法吸引那些真正的强者,比如慕姐你,又比如……七杀部妖皇!”

  慕青华眼中流露出了一丝欣慰和欣赏:“这般说来,这幕后之人真正的目标,也一定在七杀部的地盘上,在这神烬山之中。”

  她说着微微一笑,心剑飞出,化作了漫天剑影,朝四面八方的飞射而出,越来越远,越来越多,最后每一道剑意都已经淡的看不见觉察不到,但足以覆盖千里方圆!

  随之,将两人隔绝开的那一片光芒波纹也随之收起,云赤惊心下微感失落,而慕青华似乎没有注意到他情绪上的微妙变化,凌空走向三皇峰。

  ……

  一方洞天福地,上有岩顶一线天,天光古照。下有碧水成湖,元能浓郁,在周围的石壁上凝聚成了一颗颗水滴,滴滴答答的落在湖水中,荡起一片片涟漪。

  在湖中央,有一座细细的石笋,细看之下这石笋竟然天然而成一株灵芝模样。

  肖三山正盘膝坐在“灵芝”顶上,身外有一件灵宝,化作了八道光环,不断的盘旋而动,助他将周围浓郁的天地元能融入体内。

  修行进度一日千里。

  而在这一片洞天福地之外,则是更加广袤无边的小世界。和宋征的小洞天世界相比,这里恐怕高出了十几个档次……

  在小世界的一处须弥高处,显化着一片枯荣树叶。忽然“树叶”有所感应,心神一动以大威能掩盖了肖三山的存在。

  片刻之后,虚空震颤,一只紫金葫芦率先跳了出来,紧接着一朵莲花火焰随之燃起。

  “开始了?”

  “那家伙准备了那么久,大好机会就在眼前,它怎么忍耐的住?”

  枯荣树叶冷笑道:“它怎知这次机会,不是某些家伙故意试探的?怎会这么巧,在这个时间点上有大星陨落?”

  紫金葫芦和莲花火焰也觉得大有可能,沉吟一下问道:“要不要去看看热闹?”

  “没兴趣。”枯荣树叶淡淡拒绝。

  紫金葫芦和莲花火焰也不勉强:“也罢,你正是紧要关头,便留在家中吧,我们去看看情况。”

  枯荣树叶提醒道:“上面有些家伙正看着呢,你们小心一些。”

  “这是自然。”

  ……

  裕嬷嬷闭关一整天了,崔敏淑一直在旁边守护着。她的道剑光芒凌厉清澈,如同少女此时坚毅的心。

  如果裕嬷嬷能够看到,应该会很欣慰,经过这一次的磨练,三小姐的心性修为大增。

  宋征在一旁不敢轻举妄动,好在天黑的时候,崔敏淑还是知道轻重,敛去了道剑上的光芒。

  等到天明的时候,裕嬷嬷终于睁开眼来。

  她的手臂暂时长不出来——她应该是动用了某种秘法,献祭了这一条手臂——伤势也只好了七成,却不敢再耽搁了。

  看到她醒来,崔敏淑暗中松了口气。裕嬷嬷毫不客气的吩咐苗韵儿:“给小姐和老身准备热水和早饭。”

  苗韵儿委屈,但不想给大家惹麻烦,低着头去了。

  裕嬷嬷忽然注意到,在他们的西方矗立着一座高峰。她双眉一蹙,仔细回忆了一下,决定闭关养伤的时候,为什么没有注意到这座山峰?是自己忽略了还是忘记了?

  完全没有印象!

  她倒吸一口凉气,在看那山峰,直通天穹,上面布满了裂痕,有几道贯通上下,如果是普通的山峰,早已经彻底崩塌了,可是它却安然无恙的矗立在那里,似乎还在要往上生长,像一柄剑要将这天穹刺出一个窟窿来。

  一阵不安笼罩了她的内心,她正要下令立刻离开此地,忽然一侧有声音轻轻一笑:“裕老太婆,你受伤了?那我来的正是时候!”

  裕嬷嬷和崔敏淑听到这个声音脸色大变。

  宋征心头一紧,暗道不妙。

  一旁的山坡上,慢慢走来一行人。为首的一名老者身材矮小,眼眶深陷,下巴上一把枯黄的山羊胡子,整个人有一种说不出来的阴森和猥琐。

  他身后,还有三人,两男一女,都是四五十岁的样子,但是修士的年纪完全不能用外貌来判断。他们身上都穿着一件深青色的长袍,袖口上绣着三道水波。

  裕嬷嬷咬着牙说道:“洪三过,你这是要乘人之危吗?”

  矮小老头洪三过嘻嘻一笑:“裕老太婆你还真是了解我,果然是老对手。”崔敏淑脸色平静,但眼神中有一种压抑不住的惊恐。

  洪三过似乎才看到她,哟呵一声惊喜道:“这不是三小姐吗,你可还记得三年前太古盟会上你打断了我那孙儿一条手臂?”

  崔敏淑深吸一口气,道:“想必阁下怀恨在心了。”

  “不会。”洪三过嘿嘿一笑,摆手道:“三小姐替我管教那个不成器的家伙,我怎么会怀恨在心?那小子有什么资格一亲三小姐的芳泽?修为不成,又没什么才干。不过……老夫已经是玄通境巅峰,天通境指日可待,而且在麻街洪氏位高权重,在太古世家中也是威名赫赫,想必是配得上小姐了吧?老夫正准备纳第十九房小妾,甚是中意小姐,不如就在此地喜结连理?”

  崔敏淑脸色大变,怒骂道:“你!无耻!”

  “哈哈哈!”洪三过嚣张一笑:“老夫暗中跟着你们这么久,等的便是此时!裕老太婆,崔三小姐,你们自问还能逃得出老夫的掌握?”

  宋征也没想到,一位太古世家的掌权者,巅峰老祖竟然如此无耻!麻街洪氏居然还留着他,难道不怕败坏了自家的名声?

  裕嬷嬷悄然向宋征使了个眼色,然后张口吐出一团幽蓝色的火焰。洪三过一看这火焰,面皮一紧变色道:“裕老太婆你要想好了,真的要用这‘永寂秘术’跟老夫拼命吗?一旦施展,你的三魂七魄彻底湮灭,永远失去了转生问鼎大道的机会!”

  宋征急忙说道:“洪前辈救命,我是被他们胁迫的!”他飞快几步,进入了洪氏四人当中,洪三过一阵意外之时,他忽然用力一跺脚:轰……

  太古灭雷发动,洪三过猝不及防,他身后的三名洪家修士身形一阵摇晃,一片混乱之中,几道人影朝着不同的方向飞射而出,洪三过一声恼怒怪叫,裕嬷嬷却拼死而上,一口将幽蓝色的火焰吞回腹中,缠住了洪三过。

  “小姐快走!”

  裕嬷嬷两眼血红,自责不已:既然疯道人来了,麻街洪氏怎么可能只来他一个?之前竟然完全忘了提防这个老对手!

看过《苍穹之上》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