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苍穹之上> 第二八六章 各显神通 下 求推荐票!

苍穹之上 第二八六章 各显神通 下 求推荐票!

  “朕的七杀部,朕的神烬山!”

  七杀部妖皇宏大的声音笼罩了整个冥月阴火山,此地是牠的领地,牠本就有地主之利。言出法随施展出来,镇国强者们立刻感觉到,对于天条的细微掌控和修改上,他们都落后了半步。

  对于这个级别来说,这半步就是天堑。

  七杀部妖皇慑服了王者巫祝,击退了蛮妖部平天王,消耗巨大,暂时隐身。但是镇国强者们瓜分陨星却不应该将牠忘记。

  现在,镇国强者当中,能够和牠分庭抗礼的都已经进入了虚空战场,妖皇轰然临世,威压四方。

  但是,镇国强者是什么样的存在?妖皇固然强大,但一句话就让他们交出到手的至宝,这绝不可能!

  “陛下好客!”在场镇国强者中,有一位枯骨如柴的年老行者开口说道。

  这句话一出口,妖皇刚才以“言出法随”凝聚的天条优势,瞬间荡然无存!因为妖皇是主人,妖皇好客,所以他们拿走这些妖皇“地盘”上的宝物,就成了妖皇的馈赠,顺理成章、并无不妥!

  宋征大感惊奇,他看出形势悄然转变,但是不知道还有什么神通,能够和妖皇的“言出法随”在“口舌”上较量一番。

  袁成罡和裕嬷嬷显然是知道的,他们嘴巴大张,好一会儿才合上。却偏偏不跟宋征说,就等着宋征开口相求,他们才好趁机“教导”一番,挽回之前的颜面。

  后面,赵绡已经恢复了正常,冷淡说道:“言辞机锋——永北斋的大神通,据说专克言出法随。”

  只不过,这位苦难行者的水准,要逊色于妖皇,能够一句话打消妖皇的优势,胜在出其不意。

  妖皇反而因此被激的勃然大怒,若牠开口说出“朕不好客”,轻而易举就能反攻“言辞机锋”,可是以妖皇的身份当然不可能说出这话来,于是牠高高升起,凌驾于一切之上一声厉喝:“皇者面前不得妄言!”

  苦难行者刚刚张口,却发现自己没办法开口了。

  但“言辞机锋”这神通,也有“不言之言”的法门,他正要用行动来代替语言,妖皇已经再次一声大喝:“物归原主!”

  几位镇国强者身躯一晃,言出法随乃是直接作用于天条,但他们也有扰动天条的能力,于是各自暗中施展手段,抵抗者妖皇的言出法随。

  妖皇的确强大,但是牠以一对多,难以慑服多位镇国强者。两位镇国强者已经撕裂了虚空,高声邀请道:“陛下请入内一战!”

  妖皇一声冷哼,又一次开口——这次针对一人:“朕观你全身无宝!”

  那位镇国强者,乃是最弱的一位,但也不是“三言两语”能够打发的。他性命交修的各种宝物嗡嗡震颤着,在妖皇的“言出法随”之下,似乎要脱离主人而去。但就是这么稍微一坚持,镇国强者已经影响了天条,保住了自己的这些珍贵法器。

  然而他刚刚抢来的那些陨星,和他之间却没有法器一般性命交修的联系,而且他也顾不上这些陨星,嘭的一声几十颗陨星从他的身上崩炸出来,嗖嗖嗖的飞向了远处,分别落进了冥月阴火山之中。

  宋征看准了机会:“出手!”

  四大玄通老祖当机立断,迅速离开了小洞天世界,四处搜寻那些崩落出来的陨星。

  妖皇最后一次开口:“诸位陪朕一战!”

  那位镇国强者来不及去追赶自己的陨星,就被妖皇一起拉进了虚空战场。

  一位巅峰老祖速度极快,直追着一颗小牛大小的陨星而去,他记得那颗陨星坠落的地方。刚一落地,却看见眼前站着一个人,他浑身汗毛乍起:自己之前怎么完全没有感应到对方的存在?自己乃是巅峰老祖!

  “疯道人!”他看清之后大吃一惊,麻街洪氏的天通境强者已经将手掌一翻,他顿时感觉到整个天地倒悬了过来,天空变成了无尽的深渊,大地当头砸落下来,无比沉重!

  “翻手为云、覆手为雨!”

  “天通境大神通啊……”

  这是他最后一个念头,崔氏的人都知道洪氏的秘法,当然不会没有防备,可是从一位天通境手中施展出来,根本没有反抗的机会。

  疯道人一击而走,鹤老几乎是紧跟着他追了过来,地上已经只剩下崔氏那位老祖的尸体了,生机迅速流失,回天乏力。

  “吾必杀洪氏老祖十名,以报此仇!”

  鹤老沉声怒喝,仇恨却愈发冷静,追击暗藏后手,如果疯道人以为这样就可以激怒他,进而偷袭的话,一定会被他的后手狠狠反击。

  两大镇国强者一晃,就从世间消失,可能穿行于虚空,也可能飞翔于九天,又或者行走在幽冥和厚土的特殊“边界”。

  但是在小洞天世界中,崔敏淑全身一震:“昭叔……陨落了!”

  宋征也只看到那个方向上,有大神通的波动一闪而逝,灵光骤然爆发又迅速地熄灭了,却没有想到,堂堂巅峰老祖,竟然就这样陨落了。

  “是疯道人!”崔敏淑咬牙切齿。

  宋征黯然一叹:“节哀……”他越发强烈的感受到,天通之下,皆为蝼蚁!

  天火之下,天通也为蝼蚁!

  另外几个方向上,袁成罡已经找到了一颗陨星,半丈大小,他挥手落下一道灵光,罩住了那一颗陨星往上一收,落入了他的储物空间之中。

  却有一道巨大的身影,忽然从虚空中闪杀出来,瞬间成山,轰然一锤砸落下来。袁成罡一声冷笑,巅峰老祖自信从容,手掌朝前一推,九层阵法光芒互相嵌套,化作了一团耀眼的光球挡在了身前,同时另外一只手并起了两指凌空一甩,一柄银光闪烁的小小飞剑,好像游鱼一般划出了一道优美的弧线,绕开了对手的正面,从背后疏忽一下偷袭而至。

  但是那如同山岳一般的对手,丝毫不顾及背后的袭击,蛮不讲理重重一锤,轰的一声砸在了袁成罡正面的阵法光芒上。

  九层奇阵嵌套的阵法光芒竟然毫无对抗的瞬间破碎,乒的一声,好似打碎了一团琉璃。

  轻而易举!

  袁成罡大吃一惊,但是他的飞剑,已经唰一声刺在了对手的后背上,这一剑以巅峰老祖的实力发出,便是一座真正的山岳,也要当场洞穿。可是对手大吼一声,全身力量绷紧,竟然如同金刚法身一般不坏不灭!

  叮——

  飞剑声响,剧烈震颤、旋转,试图攻破对手的防御,但是一切完全无用。

  他猛地一声咆哮,朝后一靠,飞剑乒的一声被震飞了出去!

  好霸道!袁成罡心中吃惊一声,而对手已经大步踏来,双手用力挥舞起自己的巨大战锤,在空中兜了一个圈子,汇聚了强大的力量,借势一锤砸落下来。

  轰!

  袁成罡身前飞出了九件法宝,有九阶法器,有一阶、二阶灵宝,每一件都是一层防御,步步抵挡,却在一锤之下从外到内整齐破碎,一锤直透九层。

  袁成罡心中寒意大冒,自从成就了老祖境界以来,还从来没有过这样的情况,哪怕是面对镇国强者他也觉得自己有一战之力。

  他飞身后撤,巅峰老祖速度极快,可是后面的敌人看上去只是拔步追来,却快速无比,似能缩地成寸。袁成罡看到他一边追,一边高高举起了手中的巨大战锤,身上那一层厚重的铜甲上,闪烁起了一层灵动的光芒,让他的力量更加沉重,气势更加深远。

  袁成罡眼神闪烁,知道自己恐怕不是对手——一击而败,对于巅峰老祖来说,这种难以接受的痛苦,就像是一条毒蛇在啃噬他的心。

  然而他迅速压下了心中的痛苦,飞身向着裕嬷嬷和另外一位同伴飞去,会和三大巅峰老祖,一定能够诛杀此贼!

  小洞天世界中,宋征大为意外:“那是谁?”

  同为玄通境巅峰,袁成罡竟然连对手一个回合都抵挡不住?!

  崔敏淑檀口微张,倒吸一口凉气:“大秦边民刑战天,号称人身战兽,战意天下无双!”

  宋征皱了皱眉头:“战意天下无双?”

  刚才魔教教主清场玄通境的时候,刑战天去哪了了?他躲入了虚空之中,避开了魔教教主,只敢在玄通境之中逞凶。

  裕嬷嬷刚刚将一颗陨星收入了自己的小须弥界中,而后飞快地转身来,朝着紧追袁成罡而至的刑战天张口吐出一道白光。

  白光呼啸,清冽宛如鹤鸣,迎风而起变得数十丈巨大,带起的罡风切开了地面,撕裂了虚空。

  但是刑战天看也不看,只是一锤砸了上去。

  乒!白光猛的一抖,瞬间消散,现出一枚小小的半月形飞刀,上面已经隐隐出现了一丝裂痕,嗡嗡震颤着好似哭泣,朝裕嬷嬷飞了回去。

  裕嬷嬷张口收回了自己的法宝,吞咽之间显得有些艰难,脸色无比苍白,险些吐出一口血来。

  袁成罡得她支援,获得了喘息之机,和裕嬷嬷并肩而来,在两人的身后第三位巅峰老祖已经凌空而至,大喝一声道:“阁下冒犯清河崔氏,可有能力承担太古世家的怒火!”

  宋征在小洞天世界中撇嘴一哂,对太古世家本就留存不多的“敬意”进一步减少了:你们是不是一直都这样,打不过了就要办出家族的名头来吓唬人家?

  可是刑战天显然不会受到影响,他胸中战意如火熊熊燃烧——他之前被瀛王殿下喝退,遇到魔教教主的时候,又心生恐惧,躲入了虚空之中。对于他来说,一天之内接连两次奇耻大辱,已经让他整个人快要燃烧起来。

  他高高举起战锤,一声暴喝轰砸出去。

看过《苍穹之上》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