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苍穹之上> 第二八四章 陨星藏密 下 求推荐票!

苍穹之上 第二八四章 陨星藏密 下 求推荐票!

  裕嬷嬷看着宋征,道:“这就要说到苍穹之上的秘密,何为神、何为仙,神与仙有什么区别……”

  宋征颇不耐烦的打断她:“嬷嬷,这些常识我还是知道的,你虽然是太古世家,掌握着诸多秘密,可也别把所有人都当成傻子。”

  裕嬷嬷被他顶的有些气恼,瞪了他一眼:“不错,你也知道,在大的层面上,神有神位,而仙没有。仙还保留着人的诸多特性,情感,躯壳;而神这些都已经没有了。

  这周天每一颗星辰,都是一位神明。大星崩碎,流星满天,也就意味着一位神明的陨落。而天条之下,神明的位置和数量都是固定的。

  一位神明陨落,空出来的位置会引起无数苍穹之上存在的争夺。你说,这是不是一件大事?”

  宋征皱眉道:“苍穹之上,有神有仙,那么神在何处?仙在何处?祂们之间的领地,或者说仙领和神国之间,是彼此重叠还是有着清晰的界限?”

  “这……”裕嬷嬷哑口无言,她怎么也想不到,宋征会问出这样的问题,她从来没有想过。

  宋征摇摇头,虽然没说什么,但是脸上的表情很清楚:太古世家也不过如此,还以为你们能真的说出什么了不得的天机。

  裕嬷嬷被他弄得有些暴躁,压着怒火说道:“你不用这样激将我老太婆,该说的我肯定都会告诉你。你的问题老太婆回答不上来,整个灵河东岸也没有人回答的上来。但我可以告诉你,为什么流星陨落,有如此之多的镇国强者争夺!

  一位神明,哪怕是陨落了,身上任何一件物品,落到这世间都是至宝!但是镇国强者们不会只是冲着这些宝物而来。他们要的,是神明身上的一些东西,神格、神火、神种,又或者是神冥之类。

  他们也许是自用,也许是要取悦身后的那些天上者。

  我们崔氏有远祖,这些镇国强者肯定也和天上者们有着各种联系。到了这个层次,图谋的已经不是这世间的什么权势、财富、地位、名誉,而是要为将来飞升、跻身苍穹之上做准备。”

  她说完,狠狠瞪了宋征一眼,不再言语了。

  宋征皱了皱眉头,仅仅如此吗?他又看向了崔敏淑,三小姐也点了点头:“我们知道的,已经都告诉宋兄了。”

  宋征颇感无奈:“若是能跟鹤老谈一下就好了。”

  裕嬷嬷几人勃然大怒,太可恶了!嫌弃我们境界太低?地位不够所以知道的太少?

  到了这个时候,除了裕嬷嬷和袁成罡,另外两位巅峰老祖也无奈了:为什么这小子总能轻而易举的就逗弄的他们暴跳如雷?我们数百年心性修为都让狗吃了?

  宋征叹了口气,总觉得镇国强者们的目的,应该不像裕嬷嬷所说的这么简单。裕嬷嬷以玄通老祖的层次去推测镇国强者的态度,就好像一只猫去揣测老虎。猫很害怕人,就觉得老虎一定也是这样,但老虎也可能会把人当成食物。

  他在脑中不断猜测推算着各种可能,但同样的原因,境界差距太大,他也无法准确的推断出镇国强者们的动机。

  外面的火海已经不再汹涌,当中一些“岛屿”慢慢浮现出来,一道身影带着满天流光,落在了其中一座岛屿上。周围的热浪呼啸席卷,但此人身外围绕着九道暴雪天环,冰冷寒意四下席卷,抵挡住了热浪。

  她在暴雪天环之中张开了双手,晶莹剔透,宛如万古凝冰雕凿而成。十根纤纤玉指精巧玄秘的拨弄虚空,于冥冥之中扣住了某一道天条,而后双手飞快,在非常小的范围内,将天条的中的某些部分暂时修改了。

  呼——

  周围的火焰忽然从炽热化作了冰冷。

  但是这种孤立的天条改变,很难维持长久,天条有自适应的特点,周围其它的天条运转起来,很快就会将被改变的这一部分扭转回来。

  但这短短一瞬间已经足够了。她身外九道暴雪天环一落,嗡嗡嗡的异响声当中,将一块巨大如同小山一般的陨星拔了起来,陨星下面,紧跟着轰的一声一道可怕的灵焰喷涌而起,一枚暴雪天环哗啦一声破碎了,她的身形摇晃了一下,但剩余的八枚暴雪天环仍旧摄住了这枚小山一般的陨星,迅速高飞。

  在半空中,一枚暴雪天环一收,封印收取了那尊巨大陨星,之化作一枚小小的束发玉环落回了她的头顶,捆住一头如同冰河一般的白发。

  剩余的七枚暴雪天环,护着她小心翼翼的退出了火海。

  有人笑道:“雪神宫冰杀天女果然名不虚传。”

  冰杀天女朝着说话人的方向冷冷道:“阁下要阻我?”

  那声音轻轻一笑,随意中带着决断和自信:“自然!”

  冰杀天女脸色一变,那个方向上已经走出来一名气质坚毅的中年男子,他相貌不算英俊,却自有一股气度,让人第一眼看上去,就觉得一片汪洋,广阔浩大无边无际。

  崔敏淑看到这人,意外道:“金印驸马太叔丘?!他也来了。”

  宋征隐隐感觉到她的语气中带着一丝异样,不由得转头一望,崔敏淑的俏脸上隐隐有一片酡红,眼神刹那迷离。

  宋征意外:不是吧?

  崔敏淑也有少女怀春,以她的身份,这世上能配得上她的男子的确不多。而太叔丘和落英公主之间的爱情故事,正是她这种世家少女最神往的。

  太叔丘孤身而来,手持一枚玉戒尺轻轻拍打着:“十九年前,雪神宫肆虐我楚雄西南,冰杀天女阁下一力斩杀楚雄边关六员大将,这笔账天女该不会是忘了吧?”

  冰杀天女满脸寒霜,冷笑道:“传言太叔丘刚毅从容,气度不凡,今日一见也不过是趁人之危的宵小之辈罢了。”

  她的暴雪天环九去其二,实力受损,而且这里灵火肆虐,对她雪神宫的诸般功法神通大大不利,是以才会有此指责,自然也有挤兑激将之意。

  却不料太叔丘洒脱一笑,玉戒尺倒置于双手中,向冰杀天女抱拳一礼:“天女所言不差,正是这种局面,丘才会毫不犹豫的出面清算当年的旧账。”

  他说得坦然,冰杀天女竟然一时间不知该如何斥责他了。

  宋征在小洞天世界中用力击掌,赞道:“这才是镇国强者!哪有那许多矫情?天通之战凶险无比,哪怕能够争取到一丁点的优势,也一定要把握住。更何况眼前如此明显的优势。”

  崔敏淑听他夸赞自己的“梦中情人”,不由得对他大家青睐,之前总觉得这小子别别扭扭,现在似乎英俊了一点。

  太叔丘说完之后,玉戒尺凌空一划,在火海之中打开了一座虚空门户,诸般灵火呼啸一声涌了进去,好似洪水。他和冰杀天女也随之“落入”其中。

  宋征咋舌:“混乱虚空?!”

  裕嬷嬷总算是找到了机会,在这小贼面前展现一下自己太古世家玄通老祖的见识:“小子,没见识了吧,老祖之战在于九霄,镇国之战必在虚空。

  如果在这世间战斗,破坏太大,甚至某些天条都可能受到影响,稍有不慎罪孽深重——将来飞升的时候,这些罪孽全都会反作用于自身。”

  宋征淡淡瞥了她一眼,问道:“嬷嬷乃是崔氏安排来教导辅佐三小姐的重要人物,对人对事岂可如此武断?若是如此,刚才妖皇降服王者巫祝一战,该如何解释?”

  裕嬷嬷有一口陈酿老血快憋不住了,倒三角眼泛着暗红,狠狠地盯着宋征,但她又无话可说,刚才妖皇陛下的确没有进入混乱虚空,在世间解决了王者巫祝……

  那是因为妖皇优势太大,稳稳压制王者巫祝,这毕竟是极少出现的情况。

  宋征云淡风轻的摆摆手:“嬷嬷的心境修为,还要再提升啊。”

  裕嬷嬷:“……”

  火海中,那一道虚空裂痕已经关闭,宋征却在沉思:“太叔丘真的只是为了十九年前的那一笔旧账吗?他从楚雄赶来,会为了一笔旧账放弃争夺陨星的机会?

  显然是不可能的,唯一的解释就是,他知道冰杀天女抢到的这一尊陨星中藏着什么,他要的也正是这一尊陨星!”

  火海四周,镇国强者的气息不断浮现,很快就变成了一片混乱。

  小洞天世界中,史乙等人目瞪口呆继而心旷神怡。

  “大场面,此生无憾矣!”周寇感叹无比:“一般的修士,一辈子也见不到这么多的镇国强者。”

  史乙训斥道:“愚蠢!大好机会观摩如此之多的镇国强者的各种神通,还不快快感悟!”他现在是吃饭睡觉骂土匪,觉得乐在其中。

  周寇恶狠狠瞪了他一眼,却也觉得有道理,急忙观摩感悟去了。

  众多的镇国强者似乎各有目标,出人意料的是,最抢手的不是最大的那一尊,而是在整个火海的东北方向上,有一尊不算特别巨大的,约么十来丈的陨星。

  这一尊看不出有什么特殊之处,但是有三位镇国强者环绕,在他们外面,还有十几位巅峰老祖潜伏着,期待着有机会火中取栗。

  忽然,一片强烈的破空声传来,有巨大的天禽在天边连成了一片浓云,遮天蔽日呼啸而至。

  下面争夺的镇国强者们也不由得脸色一变,暂时停下。

  啄天雀鸟群!

看过《苍穹之上》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