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苍穹之上> 第二八一章 风云际会 上

苍穹之上 第二八一章 风云际会 上

  王者巫祝迟缓的朝后一伸手,树妖们立刻盘膝坐下,牠们身后的万年魔树战阵根须互相勾连,一点电光闪动,迅速将所有的根须点亮。

  整片魔树森林,地面下一片光亮。这一张“大网”将所有的树妖也笼罩进去,它们的力量一起朝前,从地面下和王者巫祝连接在了一起。

  王者巫祝的双脚以独特的族中秘术化为了树根,深深的扎下去,和魔树森林的根须连在一起。

  宋征恍然,虽然苍老,毕竟是天通境的级别,牠抢先出手,定有依仗。

  一片万年魔树森林,力量何其恐怖?王者巫祝得到了这样的支援,相当于两个自己一同施法。

  那一层冰云迅速变得更加浓郁厚重,当中那枚符文的光芒都被彻底掩盖。浓云如磐石,轰隆隆的镇压下去,要以绝强的优势彻底熄灭火海。

  宋征的虚空神镇关注四周,崔敏淑感觉到肩头压力如山:“我们应该尽快跟鹤老会和,这里强者如林,咱们的实力无法自保。”

  宋征摇头:“鹤老恐怕正和疯道人纠缠不休,自顾不暇,这绝不是一个好的选择。”

  这一次,玄通老祖们出人意料的都站在了宋征这边,虽然没有开口反对自己的小姐,但都暗中朝她微微摇头。

  崔敏淑愣了一下,仔细想了想,叹息点头道:“宋兄说的对,只是如今的情况,即便是有袁叔和裕嬷嬷他们在,安全也无法保证。”

  宋征诧异的看了她一眼:“三小姐,我还要再强调一遍,我们被天火掌控,身处神烬山绝域中,根本没有安全一说。”

  崔敏淑哑然,宋征不再理会她,而是转向了众人:“我有避难处,但只怕躲不开镇国强者的耳目,若是被发现了,就成了瓮中之鳖,谁也跑不掉。”

  裕嬷嬷道:“如果遇上敌对的镇国强者,我们在哪里都一样,天通神威之下,余者皆为蝼蚁。”

  宋征一点头,打开了小洞天世界:“祈祷咱们运气好吧,火海熄灭之前,不会有镇国强者从此地经过。”

  小洞天世界的确神妙,但冥月阴火山中聚集了十几位镇国强者,如果他们从别处经过,不太可能发现,如果正好从宝石上方路过就难说了。

  袁叔几人大感诧异,他们身后是太古世家,本身又是巅峰老祖,却也没有这样一件宝物,对宋征更要刮目相看。

  只是眼神颇多玩味,隐约明白宋征秘密极多,没有跟他们说实话。

  宋征也不想解释那么多,将大家都接进来之后关闭了小洞天,宝石叮当一声掉进了一片碎石之中。

  崔敏淑打量着宋征的小洞天,连连点头:“爬天虎是一种十分罕见地灵植可以改善环境,拓展虚空,对于小洞天世界十分有益。”

  小洞天世界中存放的那些矿石、荒兽,更是让他们啧啧称奇,或许是因为暂时的安全,崔敏淑心情放松了一些,开玩笑道:“宋兄原来富甲一方,之前倒是失敬了。”

  宋征也是莞尔一笑。

  裕嬷嬷在一旁暗中观察,她陪伴三小姐长大,对她十分了解。被天火丢进冥月阴火山这短短几个时辰,她对比了三小姐和宋征,心中明镜一般:三小姐的确磨难太少,平时端庄典雅,多谋善断,似乎能够处乱不惊。

  但那是因为有太古世家强大的实力做后盾,她并没有经历过真正的危险。而这一次……重压之下,她的表现就远不如宋征了。

  裕嬷嬷暗中点头,这一次留下宋征七条小命是正确的决定,他们的经验值得小姐学习,今后会进一步成长,如果真有那么一天,太古世家出现一位女家主有何不可?

  如果宋征知道裕嬷嬷心中所想,只怕要再次哂笑:太古世家、玄通老祖,还是太过自负了,他们还是没有认清楚自己真正的处境。天火圣旨下,活下去才是第一位的,哪里还能考虑什么培养继承人?

  一旁袁叔一声惊呼:“这是……焱桑神木!大日之巢!”

  三位巅峰老祖都已经聚集在了那一株神木旁边,无比遗憾道:“怎么会枯死了?这种神木寿元无尽,和大日同辉,树心也没有了,可惜啊可惜!”

  史乙几个人都低着头,心中狐疑,宋征遗憾一笑:“找到的时候,已经是这个样子了,我移栽进来……嗯,有句话死马当活马医,这是死树当活树种了。如果撞大运活过来那是邀天之幸,不行也没什么遗憾的。”

  袁叔满眼的遗憾之中暗藏着一份贪婪,如果不是自重身份,如果不是之前和宋征冲突过多,这个时候他可能已经忍不住,开口讨要焱桑神木树枝了。

  这可是大日之巢,若是拿来炼制宝物,至少也是灵宝!

  宋征假装没有看到袁成罡的“小眼神”,转过来朝外看去:“火海的情况如何了?”

  那一片厚重的冰云已经彻底降落下去,轰然白雾升腾而起,在西北方向上,王者巫祝浑浊的老眼中隐隐透出一片喜色。

  可是牠很快变的错愕,旋即感觉到一股恐怖的热浪,顺着那一枚冰芒符文席卷到了牠的后背!

  呼——

  诡异的黑蓝色火焰席卷,当中还隐藏着七八种各色火光,瞬间将王者巫祝包围了。牠背上的冰芒符文霎时间变成了“火纹”,一双已经化作了根须的双脚被焚烧起来,恐怖的热力又顺着和牠双脚相连的根须,飞快的席卷到了后方的树妖和魔树森林中。

  “啊!啊!啊!”惨叫声此起彼伏,树妖们痛苦不堪,牠们的修为远不如王者巫祝,成群的倒下,被这种幽冥狱火和九天星火融合成的可怕烈焰烧化了。

  而后面的魔树森林更加凄惨,已经变成了一片火海——就好像流星雨坠落的火海,转移到了这里。

  王者巫祝一声咆哮,衰老的身躯忽然“死灰复燃”,背后那一枚神秘的冰芒符文被牠舍弃掉了,壮士断腕!牠直接舍弃了一部分天通境神通,切断了火海和自身在天条层面上的联系,终于彻底摆脱了这一片恐怖的火焰!

  而牠身后的树妖和魔树森林却没有这本事了,只能在熊熊的大火中一起化为灰烬!

  王者巫祝损失惨重,丢失了至少三成实力,却终于逃得一命,顾不上其他一个遁走,消失在莽莽群山之中。

  各处镇国强者面带哂笑:树妖部的王者巫祝,乃是老牌天通境,但是牠一直改不掉的一个性格弱点,自以为是。

  三百年前,牠以为自己身为镇国强者,会被妖皇忌惮,故而隐入天荒鸠龙山深处,对外宣布自己已死。连累的本来已经有些崛起之势的树妖部也再次沉寂下去。

  可是实际上呢,妖皇岂会不知道牠是诈死?

  这一次,牠又以为自己身后有依仗,可以抢先出手占得先机,却没想到众多镇国强者,哪一个会弱于牠?为何都不出手?

  当局者迷,镇国强者有时候也难以免俗。

  宋征并不意外,他判断这颗大星乃是天火布局,镇国强者在天火面前也毫无反抗之力,局面一定是这样:谁先出手,谁被剁手!

  ……

  王者巫祝以秘术遮掩天机,穿行于一片晦暗的虚空当中。寻常修士,哪怕是玄通老祖,最多也只能自行打开一条虚空通道穿行过去,有固定的目的地。唯有到了天通境之后,对于“天条”有了自身的感悟,能够一定程度上影响天条,才能这样保持在虚空通道之中自由穿行,随意进出。

  但是牠忽有所感,朝外一看,真实世界当中,鱼肚白的天空中,忽然一阵波动,有一枚小小的金色鳞片忽一下子从虚空中跳了出来。

  王者巫祝脸色大变,金色的鳞片却凌空一落,好像一柄特殊的利刃,将牠穿行的虚空切开来。

  王者巫祝被迫钻了出去,躬身做出顺从的姿态:“参见陛下!”

  妖皇的声音从鳞片上传来:“阁下眼中,还有朕这个妖皇吗?!”

  声音剧震,嗡嗡作响,哪怕是王者巫祝已经是阴神合照的层次,也有些承受不住,头晕脑胀,眼冒金星,身躯竟然摇摇欲坠!

  牠心中骇然:妖皇究竟到了什么层次?这绝不是简单的天通境!自己虽然损失了三成的实力,但牠仅仅是龙鳞分身前来,竟然只用话语就压制了自己?

  “陛下……”牠强自清醒镇定:“老臣绝不敢如此。”

  “你假称已死,便是欺君之罪!”妖皇声音重重落下,九天之上惊雷炸响。

  王者巫祝知道此时虽然艰难,却决不能屈服,否则此生就只能彻底臣服在妖皇脚下,做牠的意奴才了,自己堂堂天通境,岂能如此?

  牠强自道:“陛下这是欲加之罪。”

  妖皇只是龙鳞分身,却一眼看穿了牠的心思:“依靠魔树替身,不断延长寿命,整整一万三千年,硬生生熬成了天通境,但你可知道,你这样的天通境,和那些一步步磨砺上来的差距有多大?

  可笑啊,此等水准,竟然担心朕会忌惮你?”

看过《苍穹之上》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