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苍穹之上> 第二七九章 镇国齐聚 上

苍穹之上 第二七九章 镇国齐聚 上

  即将崩塌的山崖上,生长着一株极为罕见的七灵芝花。如幽兰一般的花瓣上,散发着七种朦胧的玉光,香味典雅,嗅之让人精神振奋,宛若登仙。

  一名相貌刚毅的中年人,正轻轻一抓,将看守着这灵物的一头九阶大源蟒掐断了七寸!他控制的恰到好处,生怕破坏了那一株七灵芝花。

  大源蟒长达五百丈,小山一般粗细,在地上好似一道山脉!可是在这人手下却是不堪一击,毫无疑问这也是一位镇国强者!

  他静静的升起,和七灵芝花平齐,然后用手中的一只纯白色的琉璃罩往下一收,将七灵芝花和它生长的山崖一起收了进去。

  然后,他才露出一个如释重负的笑容,坚毅的脸庞上两眼尽是温柔。他将琉璃罩一并交给了身后的亲卫:“给公主送回去,顺便告诉她,我办完了事情就回去陪她。”

  “尊令!”

  亲卫迅速去了队伍后方,打开奇阵将驸马的“礼物”给公主传送回去。

  所有的亲卫望着那条已经死透了的大源蟒叹为观止,几个年轻的修卫更是望着他的背影一脸崇拜:我楚雄,也是有英雄的!

  楚雄“金印驸马”太叔丘,已经独自支撑楚雄镇国强者门面两百年的男人。

  他口中的公主,实际上是楚雄当代天子的姑奶奶。三百年前,太叔丘还只是个命通境天尊,人到中间孑然一身,他游历天下的时候在楚雄境内,正遭遇奸臣叛乱,楚雄落英公主被人劫走。

  他一时仗义出手,不想看到被劫女子的那一瞬间,轰然沦陷,自此无法自拔。

  而后,他留在楚雄,用了百年时光成功突破成为天通境,直到此时才让楚雄皇室同意了他和落英公主的婚事。

  夫妻二人恩爱无比,在楚雄乃至整个人族七雄都是一段佳话。而太叔丘天资过人,悟性极高,他只用了百年时间就突破成为天通境,又用了百年时间,成为了资深天通,在七雄镇国强者中也是翘楚。

  而楚雄国力江河日下,太叔丘竟然成了楚雄官面上唯一的镇国强者。

  一国皇室资源无数,远胜于千古世家,再也没有镇国强者出现,只能说是国运衰落。

  但太叔丘曾经一人击退妖族两位天通境强者,让人族七雄无人敢小觑他。

  他为爱妻准备好了礼物,才觉得今次一行不会不圆满,拍了拍手,惊愕抬头,看到了那一刻璀璨大星。

  当流星满天划过的时候,他身后的亲卫仿佛听到驸马说了一声:“立于苍穹之上又能如何,还不是免不了风流雨打风吹去……”

  亲卫疑惑,不解何意,再去看驸马,他又好像什么也没有说。

  ……

  一头七阶悍刀镰虫正在四处觅食,冥月阴火山中生灵不多,它已经饿肚子了,正要离开这片鬼地方,去别的山里碰碰运气,忽然身旁的大地咔嚓一声裂开了,悍刀镰虫吃了一吓,它体长三十丈,可是那一道裂缝飞快增大,它脚下一滑掉了进去,很快就消失不见了。

  一片幽冥狱火轰的一声喷涌上来,流火数十里,蔓延成灾。

  漆黑的火焰翻滚跳动了几下,逐渐凝聚成了一个不规则的身影。他犹豫了一下,将身躯从幽冥狱火中拔出来,大地逐渐合拢,幽冥狱火埋进去不见了。

  他站在原地,一身漆黑,身形还在不规则的变幻着。

  “别派修仙,我教成神!

  我教典籍可成神,只可惜数万年来,从来没有哪一任教主能够真正成神,差的正是一点神格。”

  他抬头一望,正好大星璀璨,即将崩溃。

  “天赐良机!”

  洪武天朝有三大邪教,华胥古国也有九冥宗等三大鬼修宗门,七雄其他各国也都有大批魔道宗门,但是提起“魔教”,所有人都明白指的是谁。

  甚至“魔教”真正的名字“黄天立圣大正真教”都没有几个人知道,一提起来就是“魔教”。

  魔教的触角遍及天下,不分人妖。

  据说他们的立教本经《黄天圣人经》乃是一部包罗万象,诸灵皆可修行的绝顶道典,甚至被某些人吹捧为灵河东岸第一圣卷。

  不过除了历代魔教教主,从来没有人见过真正完整版本的《黄天圣人经》。教中根据地位高低不同,修炼的都是不同的删减版本。

  凭借着《黄天圣人经》历代魔教教主都能够十分有力的掌控整个教派。但是在三百年前,清水河边一名浣纱女成为了魔教圣女,三十年时间修为便赶超教主,被称为千古魔教第一圣女。而后据说魔教陷入了教主和圣女内争权利的斗争中,偃旗息鼓百年。

  具体过程外人并不知晓,只是最终的结果是,教主闭关,圣女失踪,魔教在灵河东岸全面转入地下。

  现在,没有人知道魔教教主出关了!

  ……

  百战王骑围在周围,满眼羡慕。这世上能够让将军亲自动手下厨的,恐怕只有这一位。哪怕是华胥古国的皇帝、太上皇,也不可能劳动将军亲自出手。

  并不因为这一位是镇国强者,而是因为将军是她的仰慕者。据传,将军已经苦苦追求这一位六十年,一直没有成功,但是将军锲而不舍。

  “剑冢仙子”慕青华。她比将军大了整整一百岁,将军在华胥古国军中崭露头角的时候,她已经步入天通境。

  几个亲卫在咬耳朵,臊眉耷眼的说着将军的八卦:“我听说,当年将军血气方刚,一次大战中,帅部下冲阵,一不小心陷入重围,眼看就要被敌军围杀而死,慕仙子从天而降,惊剑千道,一剑杀退了敌军,救了将军的性命。自那以后,将军就对慕仙子一见钟情。”

  已经年近三百的慕青华面貌宛若二八少女,肌肤如雪贝齿如玉,明眸善睐古灵精怪。

  她的道乃是剑心,剑心如童心,时时擦拭方能明净无瑕。

  又有亲卫低声道:“慕仙子还有个外号你们知道吗?死神!”

  “是因为仙子剑下无生还吗?”

  “不是……是因为自从证道天通之后,仙子每一次为国出手,朝中必定有一位大臣故去。”

  “不是仙子动手,每次都是意外,但只要是她为国出手,这个‘规律’就一定发生,百年来从未落空。”

  身旁的年轻亲卫显然是第一次听到这个说法,剧烈的咳嗽起来。

  云赤惊不满的瞪了一眼过来,他慌忙忍住。云赤惊佳人当面,哪有功夫理会他们,瞪了一眼让他安静,就转过去继续和剑冢仙子继续说笑了。

  亲卫低声问道:“既然如此朝廷怎么还敢用慕仙子?这次还将她派来?”

  “嘿嘿,因为将军跟陛下说了,派别人来他不配合。”

  “……”

  想一想,这也是将军的性情,你朝中大臣尸位素餐毫无趣味,死几个有什么关系?

  慕青华不需要去偷听,她剑心干净清澈,宛如湖水,周围的声音好像湖面上投下一粒沙子,涟漪清晰醒目。

  有关于她的一切,她并不在意。她所在意的是剑道,是剑冢当中,会不会多埋葬一柄名剑。

  “青华……”云赤惊刚刚深情开口,就被剑冢仙子促狭的打断了:“叫慕大姐!”

  “好吧,慕姐姐……”

  “你贵为我朝大将军,一百多岁的人了,这样说话不觉得羞臊吗?”慕青华不打算放过他。

  云赤惊拿她一点办法没有,只好再次改口道:“慕姐,这总可以了吧?”

  他一面说,一面将一片炙烤的恰到好处的金毛山牛肉刷上了料汁送过去:“先尝尝这个。”一旁的小火堆上,一口临时掏出来的石锅里,煮着一小锅松茸春笋汤,香味扑鼻而来。

  慕青华手指如剑,轻轻一挑,牛肉落入樱口中,她满意的点点头,大剌剌的说道:“你呀,修为不见增长,用兵的本事也停滞不前,倒是这一手厨艺越发精进了。”

  亲卫们眼珠子差点瞪出来,你鄙视将军的修为没关系,你批评他的用兵,将军不跟你拼命?

  可是更出人意料的情况出现了,云赤惊笑眯眯的,没有一点生气的样子,还颇有些恬不知耻的道:“我身为大将,不需要亲自冲锋陷阵,修为自然缓慢了。

  世无名将,我没有对手互相磨砺,这用兵之道当然也就没什么精进的空间了。

  这几十年来好生无趣,唯有和慕姐在一起的时候才能能感受到一些乐趣,不知道我有没有这个幸运,可以永远追随在慕姐身边,只为你一人烹饪。”

  老亲卫低声道:“千万别眨眼,将军要被拒绝了!”

  慕青华咯咯一笑,指着他道:“我不会让你得逞的,你想把我喂成一个胖子,没门!”

  云赤惊也不意外,苦笑一下不再提这个话题。他神色一正,道:“那件事情,星天监那帮乏味的庸才们可靠吗?”

  慕青华也是肃然:“术业有专攻,这种事情他们应该不会弄错。”她忽然提前感应,指向了天空:“你瞧,开始了。”

  大星璀璨,漫天流火。

看过《苍穹之上》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