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苍穹之上> 第二七五章 古兽吞天 上 !

苍穹之上 第二七五章 古兽吞天 上 !

  裕嬷嬷一双倒三角眼外面,眼皮层层褶皱,她森森盯着周围一阵打量,双眼蒙上了一层淡淡的黄光,随后确认点头:“没错,此地就是冥月阴火山范围。”

  她接着说道:“冥月阴火山传说是冥凰陨落之地,埋藏凶险无数,更因为冥凰和祂的周天星舰群埋葬于此而深具死亡气息,据说这地方能够直通幽冥,乃是世间天条破碎混乱之处。”

  她指着周围:“这里的虚空看似稳定,却十分脆弱,地面下隐藏着浓郁的死亡之力,必定是冥月阴火山无疑。”她又叮嘱了大家一句:“这种环境极容易孕育魔物,这里的荒兽莽虫、甚至各种植物,都可能发生异变,所以万万不可掉以轻心!”

  崔敏淑点点头:“此地视线遮挡,咱们找一座山峰,便于观察。”

  他们落在一片树林中,周围林木茂盛,几株数千年的古树枝叶伸展将头顶上遮的严严实实。

  袁叔示意了一下,崔敏淑的护卫当先开路而去。

  崔敏淑两名贴身护卫,田飞是明见境,已经死在宋征手下。这一位名叫赵祚,乃是命通境中期——在崔敏淑手下诸人当中已经是修为最弱的,脏活累活全都是他来做。浑然没有半点命通天尊的派头。

  袁叔有意无意的瞥了宋征七人一眼,不屑之意在眼中尽显。

  本来崔敏淑希望借助七人对于圣旨和神烬山的熟悉,可是似乎七人是处于他们的“保护”下。

  宋征七人却不说话,不过看上去并不慌乱。就连一向最沉不住气的周寇,都是一副老神在在的模样,这让袁叔心中更是恼火,已经下定了决心,只要确认流星落下,这七人毫无帮助之后,立刻就将他们杀绝,以惩其不敬老祖之罪!

  “往左侧的山峰去。”崔敏淑吩咐。

  宋征开口道:“慎行,这里是神烬山……”

  几位老祖哂然一笑,其中一位蹲下身去,口中念念有词,手掌轻柔舒缓的按在了脚下的大地上。

  以这位老祖为中心,大地由近到远一层层的被点亮了。

  所有隐藏在地面下的危险,都被喷涌而起的光圈包围住。从众人到左侧的山峰,有一条最为安全的通道被挑选出来。

  崔敏淑没说什么当先走了上去,但谁都看得出来,她对宋征七人有些失望了。

  宋征看了看几位老祖,也跟着走了上去,不再多说什么。

  “这些小修士,显然还不明白,境界的巨大差距到底意味着什么。”袁叔淡淡笑着:“在他们眼中步步凶险的神烬山,在老祖们的眼中如履平地。”

  宋征不和他争辩,是因为这个时候说什么都无济于事,那就不浪费口舌了。

  这里是神烬山,别说你玄通老祖,便是天通镇国莅临,也不敢大意!

  一行人顺顺利利的抵达了山峰之巅,赵祚从芥指中取出桌椅来,请小姐坐了:“只等流星出现,咱们随意收取了,就可以等着天火将我们拉回去。”

  “天火圣旨,不过如此。”袁叔淡淡道。

  ……

  妖皇殿当中,古哈图变化做了一名美貌的守宫妖少女,轻轻为妖皇捶着腿,口中禀报道:“陛下,八臂魔山下的那座古老阵法已经修复了。”

  王座上的妖皇霍然睁开眼来:“通往何处?”

  古哈图哆嗦一下,小心翼翼说道:“通往冥月阴火山的……三皇峰下……”

  “什么!?”妖皇霍然而起,气息控制不住的朝外冲刷,古哈图不敢对抗,像一只球一样被冲飞了出去,在大殿中来回碰撞了几次,才摔在了地上。

  妖皇双目幽深,当中有怒意和惊恐化作的黑冥不断流淌着。

  牠负起双手,在大殿中不断踱步,几个来回之后,忽然站定,咬牙切齿道:“派……罢了,下去吧。”

  “遵旨!”古哈图忍着身上的伤痛,匍匐退出了大殿。

  妖皇孤身而立,大殿空旷高耸,牠许久不动,忽然悠长一叹,双目穿透千山万水,以镇国强者级别的大威能,直视天火:“你……到底是谁?你到底想要做什么?

  三皇峰下乃是亡神故国,你派人过去有什么目的?!”

  天火静静燃烧,外黑内红,小须弥界金光环绕,对妖皇毫无回应。

  妖皇也知道自己不会得到任何回应,牠也没有指望天火会有回应,牠只是要让天火明白:朕盯着你呢!

  牠一摆袍袖,金光涌起,轰隆一声高大的身躯撕裂虚空而去,妖皇殿中已经不见了妖皇的身影。

  这件事情,牠不放心任何妖,只能亲自去处理。

  忽然,正在虚空中穿行的妖皇猛的一震,一步跨出了虚空回到了世间,抬头一望。

  星空璀璨,在正东方向上,有一枚大星忽然凸显出来,光芒越来越亮,很快竟然照耀了大地,不逊于大日!黑夜瞬间成了白昼。

  当它的光芒达到了顶点的时候,忽然一震,光芒破碎万千,星空剧震,连带着大地也跟着摇晃不已,天下皆惊。

  那破碎的万千光芒呼啸而至,化作了满天流星雨,即将降临大地。

  妖皇心中惊疑莫名,掐指一算却觉得天机如同浓云遮日看不真切。但是事关重大,牠却不能就这样放弃。牠从怀里取出来一片神秘的龟甲,然后用划破了自己的手掌,口中念念有词,将皇者之血抹在了龟甲上。

  片刻之后,牠睁开双眼,金光流淌,朝着龟甲上看去。

  这一次,仍旧是迷雾重重,但是牠看清楚了一个地方:冥月阴火山!

  “大星陨落冥月阴火山?!”妖皇震惊无比,越发觉得有大事即将发生。牠顾不上其他了,再一次撕裂虚空,直奔冥月阴火山而去。

  ……

  夜空寂静,崔敏淑面前的桌子上,摆着几盘新鲜的水果,她却无心享用。时不时的站起来,在山峰上走来走去,有些焦躁不安。

  她一侧头,看到宋征七人在一旁盘膝而坐,闭目存神,似乎十分踏实。

  崔敏淑心中生疑:“天花乱坠,无数流星降世,怎么到现在还没有动静?”

  袁叔知道她有所怀疑,但还是低声说道:“我们四位玄通老祖坐镇,大家都暗中检查过了。这周围没什么诡异之处,小姐不必担心,这一次的任务应该很容易就……”

  他注意到了自己的话,也不由得皱起了眉头。

  崔敏淑道:“袁叔也怀疑了?”

  袁叔虽然很不愿意承认,但还是点了点头:“太容易了,不似天火!”他不会忘记,就是因为小看了天火,他们一群人和镇国强者鹤老才会落到今天这个地步。

  裕嬷嬷也靠了过来:“可是的确周围没什么可疑之处啊。”

  崔敏淑又看了看宋征七人,不得以走到了他们面前:“宋总兵,你有什么要说的话?”

  宋征淡淡道:“不曾有,几位老祖神通广大,哪里需要我们这些小修士置喙。”

  袁叔心中怒意上涌,这分明是针对老祖刚才嘲讽他们境界太低。他恨不得立刻一把捏断了这小贼的脖子,想必那咔嚓一声,是老祖这辈子听过的最美妙的声音!

  崔敏淑心中的不安却越来越强烈,知道宋征心有不满,只好做出一副虚心求教的样子,拱手道:“还请宋兄以大局为重,我等现在处境危急!敏淑谢罪了。”

  袁叔脸色越发难看,这小贼不知天高地厚,他以为他是谁?竟然逼得太古世家的小姐向他道歉?

  宋征睁开眼来,目光炯炯看着崔敏淑:“三小姐可曾深入过神烬山?”

  崔敏淑不知其意,但还是摇头诚实道:“不曾。”

  宋征又看向袁叔和裕嬷嬷:“几位老祖,可曾深入神烬山?”

  虽然心中恼怒,但他们还是认真道:“不曾。”

  “我曾经多次神入神烬山,第一次的时候,刚一落地就是绝死之境。若不是因为我这一身肉太少,不够人家塞牙缝……呵呵。”他自我解嘲的笑了一下,接着说道:“在这一片绝域当中,我见过了太多镇国强者级别的存在,这里的危险远远超出你们的想象。

  天火深具灵性,我问过很多人,第一次圣旨进入神烬山,天火都会直接将他们丢入死境,三小姐聪慧过人,可否告诉我,这是为什么?”

  崔敏淑变色道:“下马威!”

  “不错。天火要维持自己的威慑力,但凡新人,必定入山就是死境。运气好活下来,对它自然充满了敬畏。运气不好死了,对天火来说也没什么损失。”

  “你是说……”裕嬷嬷在一旁难以置信道:“咱们已经身陷死境却不自知?”

  其余老祖也都满脸不信,崔敏淑迟疑,袁叔虽然感觉有些不对劲,但对于宋征所说,仍旧摇头道:“危言耸听!”

  宋征身后,史乙站出来道:“我们一次次圣旨,遇到大修无数,所有不相信书生的,都死了!”

  宋征也知道火候差不多了,再拖下去想要脱困难比登天——他这次之所以敢拿捏火候,还是因为有崔氏诸人,毕竟是四大巅峰老祖。

  他朝崔敏淑等人比划了一个歉意的手势,道:“得罪了。”抬起脚来轻轻一跺。

看过《苍穹之上》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