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苍穹之上> 第二七二章 叛徒 下
  崔敏淑等人脑中轰的一声,茫然呆滞:什么?困于天火?堂堂镇国强者怎么会困于天火?刚才不是已经快要成功了,即将降服天火吗,怎么瞬间形势颠倒,成了被困于天火?

  而更重要的是,他们和鹤老一样,现在都是真身降临,连鹤老都被困了,他们肯定不能幸免。

  但是鹤老说完飘然而去,瞬间不知所踪。

  他虽然艰难的接受了现实,并且以镇国强者的大毅力坚持下来,要闯过天火这一场劫难,但他毕竟是镇国强者,不可能和这些人混在一起,等待天火圣旨的降临。

  史乙和宋征已经飞快逃走。路上史乙还有些不确定:“书生,天火真能逆转?太古世家非同小可,我刚才亲眼所见,天火快要支撑不住了。”

  宋征以自己为基准,对比田飞,本已经十分肯定。此时回头看去,天火已经恢复如常,他更加笃定,道:“你还不明白吗?天火故意示弱,它要捕捉一位镇国强者!如果不给他们希望,镇国强者怎么会亲身降临?”

  史乙骇然道:“好深的算计!”

  宋征默然点头,天火仍旧秉持着自己制定的规则:进入皇台堡范围,命是我的。它没有因为对方是镇国强者就改变这个规则,以求对自己更加有利。它以另外一种方式,维持了自己的规则。

  从某种层面上来说,它比妖皇更加“言出法随”。

  “可惜啊……”史乙遗憾无比。

  按照两人之前暗中商议的计谋,史乙假意和清河崔氏合作,而后得到天火的控制权之后,就将所有人解除束缚。这原本是他们挣脱天火束缚最好的机会,可惜太古世家在天火面前也折戟沉沙。

  失望是一方面,而另一方面,清河崔氏的失败更反应了天火的强悍,他们想要挣脱束缚难比登天!

  史乙的心情很糟糕。

  宋征也是暗暗一叹,拍了拍他的肩膀:“我们总会找到办法的。”

  史乙轻轻点了一下头,显得不是那么有信心。他对清河崔氏的怨气极大,在这事后叫骂道:“狗日的清河崔氏,为什么你不答应就来找老子?老子就这么像是没骨气的叛徒?哼!我史千王,当年纵横大江南北,那可是出了名的义气千秋,重诺轻生死,两肋插刀……”

  宋征在一旁暗笑,史乙瞪了他一眼,道:“要我说,这个崔敏淑太没眼光,她要是去找土匪周,一准成功了!”

  宋征反对道:“史头儿,这就是你不对了,你这是个人恩怨。”

  “哼!”史乙重重一哼,拒绝收回自己刚才的话。

  两人已经到了院子前,宋征回头看了一眼,身后空空荡荡,崔氏众人还没有追来,但他知道早晚会来的:“咱们耍了清河崔氏,他们现在也走不了了,咱们应该担心的,是他们回来找咱们算账。”

  史乙咬了咬牙:“大家现在是一条绳上的蚂蚱,他们想在圣旨中活下来,还得求着咱们!”

  宋征遗憾一叹,说道:“其实也是他们太自信了,我之前已经告诉了他们,天火曾经在妖皇的寝宫,将牠最宠爱的太子抓回来,而妖皇毫无所觉。”

  以此推断,天通境对天火是毫无优势的。

  而宋征自己,也受到太古世家名气的影响,在一开始做出了错误的判断,相信了崔敏淑。

  嘎吱一声,院门打开,赵绡几个人一涌而出,急切问道:“到底怎么回事?天火那边发生了什么,你们两个有什么事情瞒着我们?”

  七嘴八舌,乱糟糟吵闹。

  史乙眼珠一转,把书生推出来背锅:“这都是书生的主意,是他要我不要告诉你们。”

  宋征:“你岂能如此?你也觉得要保密的,而且你刚才还说自己义气千秋!”

  史乙躲得远远的,指着宋征:“就是他!”

  宋征被赵绡他们围了起来,他无奈的将整个经过说了,王九胆战心惊:“崔家岂能放过我们?咱们收拾一下东西,快跑吧……”

  “往哪里跑?皇台堡就这么大,对方有四位玄通老祖,一位镇国强者,你跑的掉?”

  “这、这、这……”王九急的乱转:“这不是等死吗?”

  宋征摆摆手:“事情还有转圜的余地,没那么糟糕。”

  潘妃仪忽然问道:“崔敏淑找你的时候,你为什么不假装答应?史乙身上的九世株连符怎么办?”

  宋征:“崔敏淑找我的时候,我知道清河崔氏肯定有控制我的办法,那个时候我还没有想到摆脱这种约束的办法。

  等他们去找史乙的时候,石原河老大人联系我,我之前拜托他替我去神烬山中寻找的白梨实找到了,他给我传送了过来。

  有了白梨实,我以秘法炼制,史乙便是因九世株连符立刻死去,也马上可以从白梨实中重生,不会有任何损失。”

  众人恍然大悟。这个计划如果成功了,的确可以帮所有人一起摆脱天火,可惜清河崔氏信心十足,让所有人都相信他们可以战胜天火,最后却失败了!自己也成了天火的奴隶。

  赵绡摆摆手道:“没事了,大家都回去修炼吧。”

  等大家各自忐忑的散去,宋征喊住赵绡:“赵姐,《荒神法》后面的部分,你还有吗?”

  赵绡意外看着他:“你可以修炼后续的部分了?”

  宋征点点头,赵绡的神情有些复杂,诸般情绪在脸上一闪而逝,她又恢复了冷意如刀的气质,点一下头说道:“我回头给你。”然后走进了自己的房间,关上了房门,升起了奇阵。

  “赵姐怎么有点怪怪的。”宋征暗自嘀咕,不过她既然答应了肯定会给,宋征踏实了一些。

  《荒神法》有了后续,阴神就可以继续修炼下去。而他现在最头疼的是《道雷鼎书》,他还没有找到办法除掉那只大鼎上的铜锈。

  等他回到了自己的房间,小院里安静了下来。皇台堡前后一片空旷。原本镇国强者抵达,强行收服天火的时候,狼兵、灵火会等都在暗中观察,现在也都回去了。

  没有人会在这个时候去耻笑清河崔氏不自量力,那可是一位镇国强者!连他都被天火收服,其余人深深恐惧到了绝望,只觉得自己再也没有机会活着、并且自由地走出皇台堡了。

  ……

  崔敏淑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回到住处的——在皇台堡中的住处,距离宋征他们不远。

  她甚至不知道自己这种懵懵懂懂的状态持续了多久,脑中一片混乱:怎会如此?远祖的方法不管用?那邪物不是冥凰残魂?那它到底是什么?为何如此强大和狡诈?我堂堂太古世家三小姐,未来一片光明,前程远大,就要死在这里了?

  我还没有许配人家呢……

  也不知道为什么,忽然之间,她一个激灵清醒了过来,再看周围,自己坐在桌子边。到底是走回来的还是飞回来的,还是被别人带回来的,她已经没有一点记忆。

  她噌的一下站起来,不顾一切的朝外走去,两脚飞快行动如飞,一口气从住处来到了皇台堡市集的边缘,朝后望去:大地茫茫,一片生机勃勃的青绿色。在群山和林草之间,一条宽阔的土黄色官道好像浊浊大河一般摆荡着。

  崔敏淑从来没有想过,会有一条路如此的诱人,看上去只要走上去就能活下去。离开天火,她是太古世家的嫡亲小姐!

  她尝试着抬起脚,一次又一次想要迈出一步。

  始终有一种侥幸的念头在心中环绕着:鹤老说他被天火控制了,可是为何我毫无感觉?

  但她又不敢尝试,她知道这是在用自己的生命去赌!留在皇台堡经历圣旨九死一生,但毕竟还有一丝活下去的机会。

  伸出脚、收回来,又伸出去……反复了几十次之后,崔敏淑终于全身力量一泄,一屁股坐在了地上,再也顾不上什么世家小姐的仪态、风姿,坐在肮脏的泥土地上,抱着膝盖,将头埋在两腿之间呜呜得大哭了起来。

  ……

  一直到了夜晚,清河崔氏的所有人才真正冷静下来,被迫接受了现实,再次坐在了一起。

  鹤老除外,没有人知道他在哪里。

  崔敏淑仍旧是三小姐,端坐在主位上,她已经梳洗过了,脸上看不到半点下午痛哭流涕的痕迹。连本该红肿的双眼,也在高阶修士强悍的体魄下极快的恢复了。

  除了她之外,其他人也都是资深修士,一脸木然,看不出心中所想。

  “都说说吧。”崔敏淑道:“接下来咱们应该怎么办?”

  袁叔眼底涌起一股压抑不住的怒气,一拳砸在桌子上,力量直透大地,周围几座残破的房屋再也支撑不住,轰隆隆的各自倒塌了。

  “岂能轻易放过那几个小子?依着老夫,这就杀过去,将他们一个一个捏死,否则难消我心头之恨!”

  其余个人也都点头:“胆敢戏弄我们清河崔氏,不杀不足以立威!”

看过《苍穹之上》的书友还喜欢